大唐小郎

第351章 落红点点谁人留

第351章 落红点点谁人留

黄芹坐直了腰,离开了左少阳的怀抱,退回车棚另一边,斜靠着:“好,我就等你几天。——不过现在,请你替我婆婆治病,我们已经对不起他们桑家,我希望你能弥补一下我们的错。婆婆说,你拿茶肆和三十五贯欠款当彩礼就行了,不要额外的彩礼。”

左少阳苦笑:“我是真的没办法治她的病。她的病真的没救了。”

“那你总得想个办法,让她活到你把小妹接过门啊,要不然,小妹可是要守孝三年的。”

“我也是这样想的,回到合州,我就跟父母说娶芷儿,然后纳小妹和兰儿过门。就不知道你婆婆能不能熬到那时候。估计很难”

“你想想办法啊”黄芹急道,“婆婆现在这么痛苦,大小便都排不了,如果真没办法医治了,你就不能想点办法让她死得平静一点吗?”

“排便……?”左少阳心想,桑母的病西医上属于慢性肺源性心脏病急性发作。由于多脏器功能受损,电解质紊乱、心律失常,必须纠正电解质紊乱,倒可以试试保留灌肠法,这种方法特别适合高度浮肿的老年患者,应该能缓解一下她的痛苦,同时去去邪毒,延缓一些时日的生命。左少阳道:“好,我就再替她治一回,不过,这个方法只能延缓她的生命一些时间,估计能再拖后十天半个月的,等小妹过门。却救不了她的命。”

黑暗中黄芹道:“尽力就可以了,尽了力,我们也能心安一些。”

左少阳道:“这个办法需要你们帮忙才行。”左少阳介绍了保留灌肠的操作办法。

这次到隆州看病,左少阳是带了急诊箱和巡医出诊箱的,箱子里有常用药材,还有左少阳制备的一些常用医疗器械,其中就有灌肠用的器械。灌肠也是现代中医经常使用的一种治疗手段。不过,这种方法在唐朝没有出现过,黄芹自然闻所未闻,好在保留灌肠的方法也比较简单,说了几遍之后,黄芹便记住了。

左少阳撩开车帘,叫前面的车夫把马车停下来。

雨还是哗哗下个不停,但是,东边山峦已经现出了白色,黑蒙蒙的天开始变成深灰色,然后渐渐变白。

黎明来的很快的。

听到叫马车停,桑小妹顿时心中燃起了希望,顾不得撑伞,冒雨钻出车棚,站在车辕上回头望,便看见左少阳和黄芹撑着伞,提着药箱过来了。

一把伞从车棚里伸出,挡在桑小妹的头顶,回头一看,却是白芷寒。桑小妹感激地笑了笑,接过伞柄,跳下马车,踩着一地的泥泞迎着左少阳他们过去。

黄芹低声对桑小妹道:“左公子说了,他回去就要娶白姑娘过门,然后纳你作妾,为了延缓婆婆一些时日,挨到你过门,左公子教了一种给婆婆延缓生命的方法,估计用了之后能再延缓十天半个月的,这方法需要我们两来做。”

桑小妹又是高兴又是伤感,望着左少阳涩涩一笑。

接着,黄芹把保留灌肠的方法跟桑小妹说了。桑小妹自然对这种方法也是非常的惊讶。

左少阳他们几个来到最前面桑母躺着的马车前,桑母已经昏迷过去,桑老爹哭丧着脸坐在哪里。

白芷寒替左少阳撑伞,左少阳从药箱拣了附子,大黄,牡蛎、一见喜几味治疗水肿急性发作的救急药,车上随车带有火炉,就是为了方便煎药路上给桑母治病用的。当下由黄芹生火熬药。左少阳详细又说了一遍保留灌肠的办法。

药熬好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把车帘放下,只撩起两边车窗的帘布,桑小妹和黄芹在车棚里给桑母实施保留灌肠。

灌肠手术时间不长便结束了。

手术之后,桑母还是昏昏沉睡,雨还在下着,小了很多,空气格外的清新。

马车继续前行,速度很快。黄芹跟白芷寒又重新调换了回来。

白芷寒坐在马车上,也不问方才黄芹说了什么。还是左少阳最后忍不住先说了:“芹嫂子的确怀孕了。”

白芷寒瞧着左少阳,神情中不知怎么的有一种幽怨。

左少阳瞧见了,但是读不懂为什么会这样,说道:“是真的,我替她诊脉了。的确怀孕了……”他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不把黄芹认为孩子是自己的这件事告诉白芷寒。

白芷寒还是没说话。

左少阳成了自言自语:“那天在老宅里的男人不少,而且大家都喝醉了,保不齐有坏心眼的见她喝醉了到我阁楼睡觉。会是谁呢?石郎中?丁小三?祝掌柜?到底是谁做的这缺德事?不,这不仅仅是缺德的问题,这是冒充别人进行偷奸,是犯罪”

白芷寒把头低下来了。

左少阳终于忍不住:“你倒是说句话啊”

白芷寒没有抬头:“酒宴第二天早上,我们俩回阁楼换床单的时候,我就……,就发现了床单上有落红……”

“落红?”

“是的,这些落红星星点点散在床单上,不像是女人熟睡中的月事流红。”

“你是说女人**的落红?”

白芷寒脸上飞烫:“我不知道,我猜可能是吧。”

“这就是说,黄芹真的是那天晚上在我的**跟人同房,也很可能就是那一次怀了孩子?”

“那应该不是黄芹留下的。”

“为什么?”左少阳刚问出这个问题,立即便知道了答案,因为黄芹的丈夫桑娃子不能人事,这件事并没有公开,除了本主、桑小妹和左少阳,别人都不知道,包括桑家其他人,当然也包括白芷寒。便道:“你认为是谁留下的?赵三娘?”

“肯定不是三婶孩子都有了,更不可能。”白芷寒终于抬头看了一眼左少阳,眼中的哀怨又浓了一些,“少爷真的不知道落红是谁的?”

“你觉得是谁的?”左少阳有些好笑。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既然少爷把我当作未婚妻,就不应该把事情瞒着我。”

左少阳简直有些哭笑不得:“我瞒你什么了?”

“你和草儿搀扶三婶进后花园到阁楼去休息,一直到你跟草儿回来,中间差不多有两顿饭的工夫,用得着这么久吗?”

左少阳阴着脸道:“你的意思,是我在**把草儿糟蹋了,留下了落红?”

“我没这么说……”

“可你这么想来着”左少阳声音提高了几分,“等回到家,你把草儿领到一边看看,究竟是不是处女”左少阳突然又想到,万一草儿来之前就已经不是处女,那不是更说不清楚了吗?便又补充了一句:“如果她不是处女,问她跟谁上的床……”突然又觉得这样好无聊,心烦意乱道:“我们在查芹嫂子怀孕的事情,扯到草儿身上做什么?我跟草儿清清白白,我很敬重她,而且她还只是个小丫头反正就这样,你爱信不信”

白芷寒见左少阳发怒,低头不语。

她不说话,左少阳更觉得憋屈,道:“有什么话别憋在心里,是好是坏说出来啊咱们说好了,回去就成亲了,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有什么不能开诚布公的?”

白芷寒慢慢抬起头:“我相信少爷的话,我也相信少爷不会跟草儿如何,但是床单上的落红……,我不知道是怎么来的,所以心里是有些猜疑。”

左少阳呼呼喘了半天气,终于把手伸向她:“过来,我告诉你落红是怎么回事。”

白芷寒跪坐起来,身子一歪,倒在了他的怀里,柔柔的娇躯却有些强直。

左少阳伸手拧了拧她滑腻的脸蛋:“你呀告诉你吧,芹嫂子那一夜之前,还是处女”

“啊?”白芷寒娇躯一颤,水蛇一般扭转过来,直愣愣望着他,似乎想看看他说的是不是真话。

左少阳道:“芹嫂子的丈夫不能**,这件事她告诉了我,还找我问药。她并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她守了很多年的活寡,心中凄苦,见到你女扮男装如此英俊才会动心,她是真心喜欢上你,当然是男儿身的你,这才想跟你私奔。这件事桑小妹也知道,她还求我让给你自由,让你跟芹嫂子私奔,因为不忍心看嫂子一辈子守活寡。所以,可以肯定,我那张**的落红,就是芹嫂子跟别人留下的。”

白芷寒脸上已经有了笑意,没等她说话,左少阳又恨恨道:“你还想我跟草儿在那**怎么样,当真荒唐——你先搀扶芹嫂子上楼,睡在我**,我和草儿是后来搀扶三婶去阁楼的,我的**已经睡有芹嫂子,我真要有心跟草儿如何,大热的天,地板上、躺椅上、草地上,哪里不能办事,不用把芹嫂子搬下床来,然后跟草儿在**圈圈叉叉,完事再把芹嫂子搬上床去,你不嫌累我还累呢”

白芷寒扑哧一声笑了,藤缠树一般搂着他的脖颈,把香腮贴上去在他耳边腻味着,嬉笑道:“对不起咯嘛,奴婢没脑子还胡乱猜疑少爷,奴婢给少爷赔罪”

左少阳故意板着脸冷冷道:“你想怎么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