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52章 水耨锄草

第352章 水耨锄草

“我帮少爷……”白芷寒脸跟火烧云似的,伏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左少阳立即眉开眼笑了:“此话当真?”

“嗯……”白芷寒羞答答点点头。

“现在我就要!”左少阳伸手要去解裤子。

“少爷!”白芷寒含羞带嗔轻轻打了他的手一下:“大白天的,官道上人来人往的哩!”

“没事,下着雨呢!”

“晚上吧,晚上好不好?现在还是想想到底是谁祸害了芹嫂子吧!”

这句话让左少阳立即停下了手:“是啊,到底是谁呢?”

“要不,去问问赵三娘吧,她那晚上不是睡在我的房间吗,或许听见了什么也未可知。”

“没错!”左少阳道,“回去问问赵三娘!”

便在这时,一阵风夹着雨吹了过来,将车帘荡起老高,雨水飘进车棚里,淋了两人一身。

就在车帘飘起来的一瞬间,左少阳透过雨幕,看见路边稻田里,三三两两的农夫戴着斗笠,披着蓑衣,正在田里劳作。

车帘落下来,挡住了视线,左少阳叹道:“好一派田园风光,当真是……咦?”

左少阳想起来什么事,猛地一掀车帘,把头探了出去,瞧着田里的农夫:“他们在做什么?”

白芷寒也从后面趴在他背上,探头往外看:“怎么了?”

左少阳一指田里:“他们在做什么?”

只见田地里,农夫们正冒着雨拿着镰刀割田里刚刚长到一半的稻子。白芷寒道:“没什么啊!”

“什么没什么!”左少阳指着那些农夫,“稻子都还没结穗,他们现在割稻子做什么?”

白芷寒笑得前仰后合:“少爷,你还说你会种地,怎么连这都不知道,——他们在锄草啊!”

“什么?”左少阳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锄草?锄草连着稻子一起割?这算哪门子锄草?”

白芷寒笑得眼泪的出来了:“是这样的啦,水稻田里要长一种杂草叫稗,长得很像稻子,根本分不清的,所以只能等稻子长到一半高了,就把稻子和稗等杂草一起割掉,然后放水淹田,漫过稻子和稗等杂草,稻子是不怕水的,所以不会被溺死,而稗等杂草淹没在水里,很快就会死掉烂掉,就能除草了。——我虽然不会种田,但这些基本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左少阳苦笑:“这样除草,稻子都长到一半了又割掉,然后再长,前面长的不就没用了?这只怕会影响收成吧?”

“总比不管杂草好啊。”

这简直是刀耕火种嘛!左少阳心想。他却不知道,在唐初,合州这样种植水稻的地方,由于地广人稀,田多人少,所以精耕细作的要求并不强烈,都是用这种简单水耨的办法进行除草,虽然这样对产粮影响很大,但是却简单容易。

虽然合州已经有数万人迁徙过来,又有上万的解甲归田的兵士,地多人少的情况已经得到很大缓解,甚至还一定程度上有了剩余劳动力,但千百年来养成的这种耕作方法,却还没有进行改革。

左少阳道:“我有更好的锄草办法,不是这样的,锄草要用耘爪、耘荡、稻?‘三挝、三荡、三掘’,而不是这样一割了之!”

白芷寒不笑了,以前很多人包括种田老手李家兄弟都嘲笑左少阳的新法种田,后来证明,他发明的新式犁和灌溉的高架筒车都是行之有效的东西,谁又敢说他现在说的这些锄草工具不能起作用呢?如果能比较方便的锄草,保住长了一半的稻子,又何必割掉它重新长影响产粮呢?

左少阳很想下去阻止他们这样锄草,可是自己又还没有拿出替代的锄草工具来,没办法说服这些庄稼人的,而且,那么多田那么多人都在用这种落后的方法锄草,自己又能劝说几个人?

白芷寒道:“少爷,要不等回到合州了,你招一些人来看你锄草,我相信,如果大家看见你的办法有效,一定会跟你学的。”

左少阳点点头:“这也可以,不过,要想改变千百年来他们的劳作习惯,只怕不是一年两年能完成的。慢慢来吧。”

“可以叫祝药柜、余掌柜他们帮你推广你的工具啊!”

“嗯,可以试试。回去再说吧。这种事急不得。”

雨小了,路上冒雨赶路的车辆和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最前面的马车上桑母保留灌肠之后也不知如何了,不过,根据桑老爹没有特别的反应这一点,桑母应该还没有死。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马车夫快马加鞭,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合州城。

桑母的病很危重,随时都可能死去,左少阳用了保留灌肠法,不知道能延迟多久,桑家求左少阳把桑母留诊在左家病房。左少阳答应了,所以一行人直接来到左家。

过去的两个来月里,左贵老爹和梁氏不时能从祝药柜那里得到左少阳他们在隆州诊病的情况,所以也不是很担心,反而听说左少阳治愈不少人的消息,二老很是欣慰。现在左少阳突然回来了,二老又惊又喜。

苗佩兰更是笑逐颜开,拉着左少阳问长问短。

左少阳把桑母安置在女病房之后,拿出从隆州买来的漂亮布料、各种糖果点心和一些小玩意,作为礼物,分给二老、苗佩兰等苗家人和瞿家老太爷他们,人人有份,众人都很高兴。

左少阳又拿出这两个月赚的几十贯钱给母亲梁氏收起来。二老非常惊讶,想不到才去了两个月,就赚了几十贯钱。

左少阳生怕他们误会,又解释说其中有一部分是帮人做药材生意的酬金和定金,二老这才释然,觉得儿子现在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左贵听说桑母水肿病再次发作,而且已经病危,不用问也知道肯定又是因为想着钱,虽然她家桑小妹很可能成为自己儿子的妾室,却实在不想见她,所以连前往探望都免了。

左少阳最担心的是田里锄草的事情,抽得空问苗佩兰道:“兰儿,田地锄草了吗?”

“还没呢。”苗佩兰微笑道,“着急了?明天就锄,——前些天我和李大哥他们四兄弟赶着给咱们荒地翻土施肥来着,想着反正也不太着急,所以就拖下来了。他们的也还没锄呢。”

左少阳喜道:“没锄正好,对了,你准备怎么锄草?”

苗佩兰一时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大眼睛眨了眨,瞧着他。

“我就是问,你锄草是怎么锄的,是不是把草跟稻子一起割了,然后灌水泡?”

“是啊。不对吗?”

“不对!不要这样锄!这样稻子产粮不高。明天我教你们一种新的方法锄草!比这个虽然麻烦一些,但是效果好得多,而且不影响产粮。”

“什么办法啊?”

“明天就知道了,我今晚上要造几件新的锄草工具。”左少阳对店伙计丁小三道:“你现在赶紧出城,帮我把李大哥叫回来,今晚要委托他帮我做几件新农具。”

丁小三答应了,飞奔而去。

李大壮赶在关城门之前进城来到了贵芝堂。左少阳已经画好了现代农村中耕锄草常用的几种农具,让他照着每样做上十套。

左少阳还顾不得查黄芹的事情,先跟父母说娶白芷寒的事再说,桑母不知道还能挨多久,得赶紧把这件事说妥了,好纳桑小妹过门,免得还要空等三年。

所以,忙完画农具的事事情之后,左少阳便带着白芷寒来到老爹左贵和母亲梁氏住的瞿家老宅的小宅院里,郑重地告诉二老,说他决定娶白芷寒。

老两口惊喜交加,喜笑颜开,连声称好,梁氏更是拉着白芷寒的手,不停说着儿子的任性,告诉白芷寒,过门之后一定要好生好好管管他。

这句话倒把白芷寒的忧心勾起来了,瞧了一眼左少阳,低声道:“少爷很有主见,不需要奴婢出主意的。”

左贵老爹捋着胡须道:“只要你说的是对的,他要不听,就来告诉我们,我们来管教他!”

“奴婢不敢……”

“什么不敢的,你只要是为他好,就放心大胆地说,如果他明明做得不对,你还任由他,放纵他犯错,那不是对他好,而是害了他!明白吗?”

“奴婢明白了……”白芷寒羞红着脸低头说道。

梁氏道:“你以后就是少夫人了,别总奴婢奴婢的。”

“还没过门呢……”白芷寒羞答答道。

左贵老爹道:“这话也对,等过了们再改口也行。”

“是,老爷。”

梁氏又心疼地擦了擦白芷寒被锅灰弄得灰黑邋遢的俏脸,埋怨地瞪了左少阳一眼,道:“瞧你让芷儿把这脸弄成什么样?”

白芷寒忙道:“不是少爷说的,是芷儿自己弄的,因为不弄这样,会影响诊病的。”

“胡说!”梁氏嗔道,白了左少阳一眼,“肯定是忠儿的鬼主意,怕自己媳妇漂亮了,人家多看几眼吃亏吗?哼!人家求都求不到这么漂亮的媳妇,你倒好,生怕媳妇太漂亮,非要把媳妇弄得跟叫花子似的才高兴?”

左少阳讪讪道:“我没那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