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53章 纳妾的期限

第353章 纳妾的期限

梁氏道:“管你有没有,反正以后不准把脸涂锅灰了,就这样漂漂亮亮的清清爽爽的多好,穿男装已经够委屈这么天仙似的孩子了,还弄成那样,真是的,对吧老爷?”

左贵老爹捋着胡须频频点头。

左少阳道:“等以后芷儿过了门,自然在家里不用老跟着我出诊,也就不用涂黑脸了。”

梁氏瞪眼道:“你的意思是现在还要涂?”

白芷寒忙道:“太太,没事的,反正时间也不长,再说了,我都涂习惯了,不涂还觉得不舒服呢。”

“瞎说!”梁氏埋怨道,“我们让你管着他,你还护着他!那怎么成!”

白芷寒羞红了脸。

左贵老爹道:“咱们现在去跟瞿家老太爷他们商议婚事,找个好曰子成亲,现在家里有田也有些钱了,这婚事得好好办办,不能委屈了两个孩子。”

左少阳忙道:“爹,能不能把纳妾的事情也一并商量了,我想成亲之后就纳妾。把兰儿和小妹……”

左贵老爹冷声道:“这件事先放放,哪有媳妇刚进门就纳妾的道理?说出去人家不定以为出了什么事了呢!”

左少阳心里咯噔一下:“那,要等多久?”

“等芷儿生养了儿子,或者过了几年芷儿都还没儿子,再纳也不迟。”

左少阳急了:“可是她们的年纪……”

“不用说了,就这样吧,纳妾的事先放放。”

梁氏也道:“是啊忠儿,现在忙娶妻的事情,这才是头等大事,芷儿在这呢,你就说纳妾纳妾的,也不怕伤了芷儿的心?”

“已经说好了,娶妻之后就可以借兰儿她们过门的呀!”左少阳有些急了。

左贵老爹瞪眼道:“那也不能前脚娶妻,后脚就纳妾吧?这成什么规矩?”

“那你们说个准数。我不想无限期拖下去,兰儿是我救命恩人,又跟我一心好的,若不是她家境贫寒,你们看不上,我就娶了……”

“够了!”左贵怒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没个遮拦?芷儿还在这呢!”

白芷寒勉强一笑:“老爷、太太,没事的,少爷纳妾的事,我们在隆州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等过了门,我们三女共侍一夫的……”

“成何体统!”左贵老爹怒道:“妻者齐也,秦晋为匹,妾者,通卖买也,二者如何能相提并论?忠儿是你的天,你是妾室的天,个中规矩,决不可乱!”

“是!”白芷寒垂首轻声答应。

左贵老爹见左少阳阴着脸不吭气,便放缓了语气,道:“为父知道兰儿是你的救命恩人,小妹也是你红颜知己,你以后对她们两都会很好,不会低人一等对待,这是你的仁慈,不等于她们就能与妻平起平坐。明白吗?”

左少阳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爹,我会处理好她们三个的关系的,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娶妻之后,最早什么时候可以纳兰儿她们两人为妾?——小妹的娘已经命在顷刻,随时会死,我想在她娘去世之前,把小妹接过门。”

左贵老爹瞧了他一眼,捋着胡须沉吟片刻,道:“小妹的情况特殊,可以考虑提前。呃……,这样吧,你成亲三曰后纳她做妾,你已经用心救治了她母亲,是她自己不听你的医嘱,乃至病危的。这种情况下提前纳妾,说出去别人也能理解。至于苗姑娘,等一年吧!少于一年,乱了妻妾规矩!就这么定了!”

左少阳知道父亲也是个倔脾气,把他惹毛了敢断绝父子关系的,好歹自己的身体是人家的儿子,一年也就三百六十五天,还是等得起的。反正桑小妹的事情先解决了,这才是大事,便道:“好,成亲后三天纳小妹为妾,再等一年,接兰儿过门!”

梁氏听儿子答应了,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喜道:“好了,说妥了,忠儿、芷儿,商量婚事你们就不用去了,我们来安排,你们一路辛苦,这就回去歇息吧。”

两人答应了,退了出来。

左少阳快步往前走了一截路,站在一棵树荫下,等后面跟着来的白芷寒走上来,这才回身道:“芷儿,对不起。”

白芷寒嫣然一笑:“没什么,若不是我家的门第,我还做不了你的妻子,应该是幸事了。”

左少阳笑了笑,随即又板着脸道:“你刚才说我什么有主意,不用听你出主意,是不是埋怨我不听你的话不愿意参加科举?”

“没有啊,奴婢哪敢埋怨少爷。”

“哼!现在老爷、太太授权给你了,我有做得不对的,你说了不听,可以到老爷太太那告我。你是不是打算把我不愿意参加科举的事情告诉二老?”

白芷寒望着他:“少爷不禁医术高明,诗赋更是绝妙,别说医举,就是秀才科,奴婢觉得也能手到擒来,少爷如此本事,实在不忍荒于乡村田园,若能贡举及第,这是光宗耀祖、光耀门庭、报效朝廷同时还能为民造福的大好事。所以,奴婢是真心希望少爷能参加贡举,但是,如果少爷执意不去,奴婢是少爷的人,‘夫者,妻之天也’,夫唱妇随,这些妇道芷儿还是明了的。所以断不会私下告诉老爷太太的。请少爷尽可放心。”

左少阳瞧着她:“真心话?”

“真心话!”

“好,我信你。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兰儿和小妹,你帮我叫一下兰儿,我去叫小妹,顺便看看桑母的病。咱们在后巷清风寺里说话。”

白芷寒答应了。

两人出后门来到贵芝堂病房,左少爷来到病房里,桑家人正坐在床边守着,反正现在贵芝堂没有留诊的女病人,所以女病房这边就成了桑家的专用病房了。留守茶肆的桑娃子已经得到消息赶过来了,也守在老娘身边。

桑小妹见到左少阳,忙迎了上来。左少阳微微一笑,又瞧向黄芹,黄芹却面无表情地扭脸开去,仿佛没看见他们两似的。

左少阳道:“伯母怎么样了?”

桑小妹黯然道:“一会儿醒又一会儿昏睡的,醒来就说要见你,要你救命,我们说了你已经给她用药了,她才放心,昏睡一会醒来,又忘了似的,又要我们叫你救命,跟她说了用药了,这才又睡着。”

左少阳道:“现在只能用保留灌肠拖延她姓命了,没别的办法。”

桑小妹点点头。左少阳低声对桑小妹道:“你跟我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桑小妹俏脸微红,点点头,跟着左少阳出了病房。见左少阳出了后门,径直往清风寺走。便也跟着,一起来到清风寺。

白芷寒和苗佩兰已经等在寺庙的院子里了。寺庙里静悄悄的,此刻天已经暗了下来,余晖洒满了天空,金灿灿的。映衬得三个女子更加娇美。

左少阳不知怎么的,觉得有些尴尬,一颗心也开始乱跳起来,说话都有些结巴:“呃……,刚才我和芷儿,跟,这个,我爹和我娘说了,呃,就是关于结婚,啊不,关于成亲的事情,我和芷儿成亲,然后接你们两过门,我爹说不能太着急,他是个老古板,什么事都要讲规矩……”

三女听他居然说老爹是古板,都忍俊不禁,只是不敢笑话,都憋着笑。

“我爹说了……”左少阳有些窘迫,“这个,娶妻后不能马上纳妾的,我很生气,本来想跟他理论,可又怕把他气个好歹的,所以,我就只好听着……”

桑小妹有些紧张,低声问:“要等多久?”

“本来我爹说要看芷儿生养儿子之后再说,还说如果几年还不生养儿子,才能考虑纳妾的事情……”

桑小妹清瘦的脸颊苍白的没有了血色:“还有等几年啊……?”

白芷寒见桑小妹着急那样,扑哧一声笑道:“少爷,你还是赶紧告诉她们吧。免得急出病来。”

“那好,我爹说了,你的情况特殊,已经同意我和芷儿成亲三天后纳你过门,再等一年,就可以纳兰儿过门了!”

左少阳原以为二女会惊喜地蹦起来,甚至扑进自己怀里撒娇,没想到二女只是互视了一眼,都低下了头。只是连耳朵根都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天上火烧云的缘故。

瞿家只是白芷寒的外祖父家,按理是管不着白芷寒的婚事的,但是,因为白芷寒的父母双亡,祖父母也早就不在了。所以才有外祖父母做主。这门亲正是瞿老太爷最希望的,自然是满口答应、喜不自胜。

处理好这边的事,左少阳独自来到赵三娘家。

赵三娘对左少阳的到来是喜出望外,两个月过去了,赵三娘已经基本恢复了元气,她还有几家商铺和住宅可以收租,养活一家三口绰绰有余。

左少阳在客厅坐下,赵三娘奉上香茶。不停问这问那。

左少阳顾不上寒暄,因为距离宵禁已经没多少时间了。问道:“三姐,这些以后再聊,我找你有件急事。”

“说罢,什么事?”

“我父亲大寿那天,你在我阁楼上睡,听到有什么人上来过吗?”

赵三娘奇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我随便问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