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59章 进京找媳妇

第359章 进京找媳妇

祝药柜一拍大腿:“你这话算是猜对了,我听说你那方法太过麻烦,人家来学,一听这么麻烦就不学了。用简单的办法种地都还种不完,哪有精力去那么费劲提高那么点粮食产量啊?有那功夫,还不如多种几亩地呢。”

“是啊。”左少阳有些沮丧。

祝药柜宽慰了:“你也别着急,等以后人丁多了,田不够种了,饭不够吃了,大家就会来学你这精耕细作的方法的。”

“但愿吧。”

“你这法子有一个还是挺好的,就是耕田的那个。我看你春耕的那个犁就挺好,只用一头牛,省力省事,比原先的犁好得多。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帮你做了卖,春耕的时候,我相信会有人买的。”

“行啊。”

左少阳对推广先进农具已经没什么信心了,含糊地点点头。

祝药柜又道:“听说你们家这些日子在挑媳妇,挑来挑去没合适的?”

“是啊……”左贵老爹含糊其辞道。

“我又听说,你们挑媳妇都离谱了,一上来就问人家,我现在有三个女人,你们家闺女嫁过来,一年后我就要把三个女人纳妾过门。有这事吧?”

“这个……”左贵老爹说起这件事也有些窝火,想借着祝药柜的嘴给儿子一个忠告,便点点头:“是啊,我家忠儿是个实诚人,不想骗人家闺女。”

“哈哈哈,小郎中,——你也当太实诚了点。哪有一上来就说这个的,你不是娶妻一年之后才纳妾吗?你就不能先把媳妇娶到手,生米煮成熟饭了然后再说纳妾的事吗?妾嘛,也就是个陪睡觉的丫鬟,一般富贵人家老爷公子,谁没个侍寝的丫鬟?怀了孩子,收房做侧室就行了。就算娘子有点不安逸,唠叨两句也就算了,谁还当真泼了醋罐子不成?就算是有,嘿,你不是还有休妻的法宝吗?祭出来,我就不信女人不怕!你倒好,还没过门就咣铛铛说上这么一大堆,哪家还敢把媳妇给你?这些人家都是官宦世家,书香门第,闺女那可都是香饽饽,不愁没人要的。就算开明一点,对你三妻四妾能理解,可是你别说出来呀,有些事情是做的说不得的!”

左贵老爹频频点头,捋着胡须道:“祝老掌柜说得再好也没有了。\\我家忠儿就是太直,生怕委屈了这三个姑娘。所以每次都要开门见山这么说,我们也劝过他,这些官宦世家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大户人家三妻四妾的也能理解,只是看挂在面子上大家不好看。可是他就是不听。”

祝药柜问左少阳道:“小郎中,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这么憨呢?”

左少阳闷声道:“这件事得说清楚,如果你们说的自然是这样,我也相信,但是,我就怕碰到不讲理的人家,就不准纳妾的,而这三个女孩对我都很好,我是必娶无疑,所以要明说,就怕以后起纠纷,我不想到时候撕破脸,大家都不好看。还是现在说清了的好。”

祝药柜点点头:“这话也对,看样子,你对她们三个是真心的。这也是他们的福气。”

说了这话,桑小妹又羞又喜,低头瞧了左少阳一眼。正好碰上他的目光,更是羞涩,有心躲了开去,可又想知道他们说些什么,便把脸扭到一边。

祝药柜没注意他们俩眉来眼去,只顾自己说得高兴:“小郎中,你这也真是,瞿家外孙女好端端的送你当妻子,你倒好,非要弄个什么奴婢,现在后悔了吧?否则哪有这么多事?”

左少阳苦笑:“这事都知道了?”

“那还不知道啊?你个拥军楷模,瞿家又是合州最大的退隐京官。而且,你们这婚还是县太老爷亲自登门劝阻的,嘿嘿,这几样加起来,那这消息不得长了翅膀一般啊?”

左少阳无语了,左贵老爹忧心忡忡道:“祝老爷子,你们各州县好多都有分号,别的州县你有没有认识的门当户对的好人家?保个媒啊?”

祝药柜道:“嘿嘿,认识的官宦世家书香门第是有那么几家,说句老实话,小郎中一上来就告诉人家要纳妾,而且一纳就是三个,我可不敢保证有哪家闺女愿意给你们家。我弄得鼻子灰倒也没什么,这张老脸无所谓,只是耽误了事情,而且,我倒也不是看不起这些人,说实话,这些闺女,我真没有看得上眼配得上你家小郎中的。我很看好小郎中,他医术之高,照我看,连惠民堂的倪大都未必比得上他!这正妻一定要娶好。”

这几句夸奖让左贵老爹又是惶恐又是高兴,所谓高处不胜寒,真要这样,找媳妇若要挑好的,那只怕就更难了,苦着脸叹了口气。

旁边祝药柜当年一起撑船的老伙计,是酒肆的掌柜,姓杜,这杜掌柜开的酒肆,自己就生性好酒。每天清晨都要先喝上二两才出门,在茶肆喝茶,人家在茶水里加盐加香料,他在茶水里加酒,所以一整天都是醉醺醺的,。听了他们这话,眯着醉眼道:“小郎中既然这这本事,该娶个公主才是!”

“公主?”祝药柜嗤的一声笑,“你当公主那么好娶啊?那是给金榜题名的状元爷准备的。再说了,都是自家人,我也说句实话,我还真不赞成小郎中去娶公主!”

“这是为啥?”杜掌柜道。

“你想啊,小郎中这脾气,一上去就跟人家公主说:‘喂!我可告诉你,娶了你之后,我可要立马纳妾,而且一纳就是三个。你乐不乐意啊?——结果会怎么样?”

杜掌柜手在脖子上一横:“咔嚓呗!”

“那是,所以,娶了当公主的,纳妾只怕就难了,连偷偷摸摸的都不行,万一被公主知道了,跑皇帝爷那里一哭,就算不把驸马爷宰了,只怕三个姑娘都得赐死!”

“对对,这话对,看来这驸马爷威风是威风了,却也少了很多滋润哟。特别是小郎中这样的,已经有三个摆在这了,就更不能当驸马爷去!”

左贵老爹笑道:“咱们这是杞人忧天,忠儿不参加科举,甚至连京城都不去,如何能当驸马爷。”

祝药柜一拍大腿:“这话倒提醒了我,——上京城啊!京城达官贵人书香门第那不满大街都是啊?只要不找公主,不找郡主,找个一般官宦人家闺女,先托媒好生说说,还是很有希望的!”

这可是左贵老爹不敢想的,诺诺道:“这样……,能行吗?”

“有什么不行的?京城,天子脚下,害怕了?甭怕!京城的人也是人,也吃五谷杂粮,生的女儿也是有鼻子有嘴巴的,怕什么?你们是去求亲,又不是去抢亲!有什么好怕的。”

左贵讪讪笑了:“在这吧,我们贵芝堂也算是开了多年的老字号了,忠儿这拥军楷模别人家差不多的也都知道,可是到了京城,有几个人知道啊?人家怕不会把我们当骗子告官哟。”

“哈哈哈,左郎中,平素我看你冠冕堂皇的很有气势,怎么这会子认怂了?你们如果愿意去京城相亲娶儿媳妇,那这么着吧,我恒昌药行在京城也认识不少药行药铺,其中的‘济世药行’的鲍掌柜,是我老哥们,我们经常都生意往来的。我写封引荐信给你,引荐你们,由我给你们作保,再请鲍掌柜他们托媒说亲,人家应该相信了吧?如何?”

左贵老爹大喜,拱手称谢,回头对左少阳道:“忠儿,你觉得呢?”

左少阳知道,这件事现在是当务之急,得先办了,把终身大事解决了之后,再考虑别的,而且祝药柜说得对,只有去京城这种大地方才有更多的选择。便点点头:“行啊。”

“那好,那咱们可就说好了!我回去就给你们写保荐信!”

桑小妹听说左少阳要去京城求亲,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更不知该说什么好。

有了这个打算,左贵老爹很是高兴,回到药铺跟妻子梁氏这么一说,梁氏也很高兴,商量之后,决定事不宜迟,第二天就起身去京城。左贵老爹亲自陪同。

左少阳想带三女同去,但是马上就要到秋收了,而去京城求亲,一时半会是回不来的,所以苗佩兰去不了,桑小妹那边也走不开,便只有白芷寒了。可是跟老爹左贵这么一说,左贵断然拒绝,理由很简单:“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一个美妾吗?”

左贵老爹还义正词严地指出,在合州的教训绝对不能再犯。相亲时可以提将来如果想纳妾,看看对方的反应,但绝对不能再直截了当说已经放着三个美妾在家等着一年后过门。会把人家吓跑的。

但是左少阳只答应了说话委婉一点,却没有答应不说纳妾的事,这对他来说是原则问题,绝对不让步。左贵也只好由他。

因为左贵和左少阳都要进京,药铺自然只能暂时停业,为了香火大计,这也是没办法的。

店伙计丁小三分了二十亩地,但是他从懂事就在药铺当学徒,所以自己不会种地,便租给了别人种,自己仍旧在贵芝堂当伙计。

贵芝堂不营业,丁小三自然要跟着左贵一起去京城,因为要去求亲,得讲个排场,虽然是乡下小地主,但还是要讲究一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