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60章 乘凉的大树

第360章 乘凉的大树

祝药柜写好了信送来的时候,左贵老爹就跟他商量了,想租他们药行上次送左少阳回来的那辆马车。本来按左少阳的意思是买一辆马车,左贵老爹不同意,说钱不能乱花,要留着娶媳妇,谁知道京城的媳妇聘礼要多少呢。

祝药柜当即表示愿意免费送他们一辆马车,报答他们救命之恩。左家死活不要,只肯租,祝药柜没办法,但不肯租,只肯借,路上马夫的食宿和马的草料钱由他们支付就行了。左贵很感激地答应了。这节约了一笔租车费,自然是高兴的。

马车有了,盘缠也没问题。商定第二天出发,当晚家宴之后,瞿老太太找到了左贵夫妻,他们夫妻正在跟左少阳说话。听说瞿老太太求见,估计有什么急事,忙请了进来。

瞿老太太进来坐下之后,陪笑对左贵道:“这趟进京,有件事想麻烦左老爷您,不知方便否?”

左贵忙道:“客气了,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我们老爷的一位在吏部任考功的旧友前些曰子来信,说老爷以前惹下官司的那件案子,老爷包庇的那同僚,原是前太子李建成的人,圣上前些曰子下旨,赦免所有前太子的人,所以,我们老爷庇护的那同僚的罪已经被赦免,老爷自己的罪自然也就有望撤销了。”

左贵喜道:“那很好啊,老太爷今年才六十五,七十以上才致仕呢,他可以官复原职了!”

左贵一向以官宦世家自居,所以对官场的一些规矩都很在意,也比较了解。按照唐律规定:“年七十以上,应致仕,若齿力未衰,亦听厘务”也就是说,唐朝官员退休年龄是七十岁,而且七十岁以上身体不能坚持工作的,才退休,并不强制退休,如果身体顶得住,就算干到八九十岁也没问题。

唐朝官员退休能享受退休待遇,能拿很高比例甚至全额的俸禄禄米。现在瞿老太爷是获罪告隐,俸禄和禄米是不能享受的,所以生活才如此拮据。这一次均田制分田,他也只是按一般百姓分,而不是按京官分田,那可是相差千里。

听了左贵老爹的话,瞿老太太苦笑道:“老爷这位吏部旧友说了,很多太子旧属的罪赦免之后都官复原职了,但是,我们老爷这不太一样,他是因为包庇太子旧属而获罪,跟太子旧属直接获罪还不一样,这种案,除有特殊情况,原则上是不赦免复职的。”

左贵点点头,心想这倒也对,太子旧属是因为跟随太子这件事本身而获罪,而瞿老太爷则是明知道对方是朝廷罪犯而包庇,这种包庇罪犯的行为本身就是违反王法的,所以,是否赦免全看朝廷自己怎么把握,如果认为应当跟汰渍档一起赦免,能说得通,而如果认为当时明知是罪犯而包庇,本身违反王法,不属赦免之列,也能说得过去。就看负责平反工作的官员如何解释这件事了,正所谓人嘴两张皮,怎么翻都有道理。

左贵道:“那去走走门子啊?”

“老爷这位旧友说了,太子旧属赦免复官这件事,五品以下官吏,由吏部侍郎动议,然后报礼部尚书最后定夺就可以了。所以通关系,得把这两位说动了。还是好些因为太子案受牵连的都开始动作,希望老太爷尽早。否则,时机过了可就麻烦了。”

左贵道:“那老太太希望我做什么呢?”

瞿老太太拿了一个小包裹和一封信给他,唯唯诺诺道:“这是一些首饰,能值个二三十贯钱的,还有一封给老太爷礼部考功好友的信,能否请老爷帮个忙,到了京城,把这些给他,托他帮忙走走门路,看看有没有希望。”

左贵苦笑,没有接:“你这点首饰只值二三十贯,要想办成官复原职的这么件大事,只怕少了点。拿去也是无用啊。”

瞿老太太都快哭了:“我也知道,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家里穷成这个样子,除了这些首饰,还有这栋老宅,再也拿不出什么钱来了。”

左少阳突然插话道:“为什么不卖掉这宅院,筹钱通门路呢?现在瞿少爷已经亡故了,这老宅也不能传下去了。”

瞿老太太瞧了左少阳一眼,神情颇为尴尬:“这宅院已经给了公子,如何还能出售。”

“我明白了”左少阳道,“你们老早就收到了这封信,却一直没有动作,原来是担心这个。——我当时就说了,这宅院我不能要,现在还是这句话。你们尽管卖掉吧。”

“这不行,老太爷绝对不干,这首饰还是我瞒着他拿来的,信也是我写的,老爷说了认命,不要管。可是我不甘心,要是能官复原职多好,怎么都要搏一搏,所以瞒着老太爷来找你们。”

左贵老爹想了想,道:“这样吧,我去找你们老太爷,让他把这宅院卖给我们,不就有钱通关系了吗?一旦官复原职,你们到京城去了,这宅院也就不用了。两下都有好处的嘛。”

瞿老太太惊喜交加,说话连声音都颤抖起来:“真的吗?那,那太感谢了!就怕,就怕我们老爷不答应。”

“你放心,我有办法说服他。走,现在就去!”

一行人出来,天上飘起了丝丝小雨。雨不大,在闷热的酷暑里很是清凉。几个人来到瞿老太爷住的院子,瞿老太爷正坐在廊下一把藤椅上纳凉,见他们进来,忙起身拱手:“左郎中来了。”

左贵老爹乐呵呵道:“是,有件事跟你商量。”

“屋里做。”

“不不,就外头,这凉快!”

“飘雨了呢。”

“正好啊,听着雨才清爽呢。”

“说的是,——给拿椅子啊!”

瞿老太太急忙跑去拿来椅子,左贵等人在廊下就座。

左贵老爹道:“老太爷,圣上赦免汰渍档所有罪责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你们现在缺钱走门路官复原职,直截了当说罢,今儿个过来,就是跟你商量,想买下你这宅院,你有钱到京城走门路,我们也有了个好宅院颐养天年。不知老太爷意下如何?”

瞿老太爷微微一愕,瞧向瞿老太太。

瞿老太太干笑两声,又瞧了一眼左贵他们,那神情分明在说,是他们的意思。

瞿老太爷道:“这宅院原先就说了给令郎的,这老宅已经是令郎的了。”

左贵道:“不是的,因为当初忠儿并未答应接受赠与,这世上也没有强行送给别人东西的吧?得忠儿答应了才归忠儿,忠儿当初没有答应,所以这老宅依旧是瞿家的。我们先前说好了,为了躲避战乱,也只是暂时借住。”

“这个……”瞿老太爷苦笑道,“你这是让老朽打自己的脸啊?”

“不不,瞿老太爷一番厚意我们心领了。现在提议向老太爷买下这老宅,主要是有求于老太爷的。”

“哦,左郎中有事请讲。”

“是这样的,老太爷已经知道,这一趟我携犬子进京,目的便是求亲去的。但是,京城里我父子人生地不熟的,实在惶恐,虽说有祝老爷子的保荐,但是到底人不在京城,而瞿老太爷您久居京城为官,高居六品高位,见多识广,若能牵线搭桥,帮犬子择得良配,不仅是我左家的幸事,也是白姑娘将来的幸事。所以,我们惟愿老爷子能尽快官复原职,助成此事。故想买下此宅,购宅之资,其实也是谢媒之资。还请老太爷成全。”

左贵这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买你这宅院,让你有钱去行贿复原职,那你也得帮我在京城找个门当户对的儿媳妇为交换。两边都有利。

瞿老太爷沉吟良久,缓缓拱手道:“多谢左郎中,无论此番此番能否官复原职,绝不敢忘大恩!”

“老太爷言重了!正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老太爷京城为官,我等有福泽啊。单单是一房门当户对称心如意的好儿媳,就已经很满意了。嘿嘿嘿。如果老太爷能跟我们一起进京,那就更方便了,就不知道老太爷身体是否允许?”

老人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老,这叫不服老。瞿老太爷也是如此。闻言起身,活动了一下胳膊,踢了两下腿,腿还踢得很高,落下来身体都不摇晃,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笑道:“如何?”

左贵抚掌笑道:“好!老爷子六十五高寿,便如同十五少年一般矫健!”

瞿老太爷乐呵呵捋着雪白的胡须,叹了一声,撩衣袍坐下道:“若不是令郎妙手回春,老朽只怕已经作古了。”

“哪里,老爷子玩笑了。”左贵轻咳一声,道:“我曾经问过小婿,这宅院价值几何,小婿说这等宅院,高墙碧瓦,是一等一的上好宅子,少说也得五百贯,我就占个便宜,以五百万买下贵宅,不知意下如何?”

瞿老太爷又惊又喜,他知道,现在房子不值钱,这样的宅院虽然好,但能卖到四百贯已经是上上大吉的好结果了,忙道:“左郎中高估了,这房子最多卖四百贯而已。”

“呵呵,老太爷过谦了,若老太爷觉得五百贯高了,那多出来的部分,权当谢媒之资好了。忠儿的婚事,还仰仗老太爷帮忙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