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01章 重逢在冬日

第401章 重逢在冬日

“我不”苗佩兰扭着腰肢撒娇,“回到家,到处都是人,想跟你说话都没机会,就在这说说话再回去”

“好啊”左少阳搂紧了她,把她的两手捂在手心里,哈着热气给她暖手。

苗佩兰开心地咯咯笑着,依偎在他怀里,快乐地说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包括秋收的辛苦和快乐,抢先别人家卖掉了二十亩地的双倍收成大赚了一笔的喜悦,四里八乡百姓的羡慕,移栽药材时的苦恼,移栽成功的兴奋等等。

左少阳也简单说了三次相亲对方悔婚的事,以及给乔巧儿治病,乔巧儿跟着一起回了合州,还有自己给一个高官治病,高官推荐自己参加科举考试,所以过完年又要回京城。

苗佩兰听到这里,笑容突然僵住了,就好像被冰雪冻住了一般。

左少阳忙问道:“怎么了?你不喜欢我考科举?”

“不不”苗佩兰赶紧把已经僵硬的笑容融化掉,但笑得很勉强:“只是,只是哥靠上了进士,是不是,要在京城当官了呀?”

“我当官不好吗?”

“当然好,只是,哥心地善良,一旦做官了,听说官儿吃人不吐骨头的,哥能拼得过他们吗?”

左少阳笑了:“呵呵,放心,我如果医举及第当了官,也当的是医官,是给人治病的官,虽然挂了个官的名号,其实没什么权力,依旧是给人治病的而已,不管人,不管钱,不管事,不用跟人勾心斗角,也就不会被人吃了连骨头都不吐的。”

苗佩兰顿时开心了:“那样就好,只是,哥在京城当官,那以后,兰儿就见不着哥了。”

左少阳爱怜地抚摸着她冰凉的脸蛋,笑了笑:“傻蛋这次你跟我一起进京赶考,若我真的医举及第,在京城做了医官,你就陪着我,好不好?”

“真的?”苗佩兰心花怒放,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患得患失地望着他。

“嗯当然是真的你母亲和弟妹就留在合州我们家,有我娘在,会照顾好他们的。”

“好啊”苗佩兰又蹦又跳搂着左少阳,能跟心上人一起进京,以后能在一起,她觉得心中的幸福就像泉水一样汩汩地往外冒,荡漾到了全身各处。随即转念一想,又有些担心道:“可是老爷会不会同意呢?”

左少阳愣了一下,父亲非常看重自己这次的入京医举,对自己将来当医官寄予厚望,任何有可能损害这件事的事情都可能会强烈反对。苗佩兰只是内定的妾室,如果一同去京城,两人住在一起,有点类似于未婚同居,特别是自己还没娶妻,便跟另一个甚至都不是自己的妾的女人同居,这只怕要引起非议,老爹恐怕也不一定会答应。

但是,左少阳已经下定决心说服父亲,便微笑道:“没事,我来跟他说。”

“嗯”苗佩兰点点头,“那小妹呢?她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上次已经商量好了,三女共侍一夫,所以苗佩兰自然而然想到了她。

“如果她愿意,自然可以一起去。”

“嗯,那我们去问问她。”

“不着急,过完年再说。我要过完年才走。”

苗佩兰回头看了一眼山坡下的田地和山坡上的药材,又道:“可是田地怎么办?”

“租给别人种啊。”

“药材呢?”

“交给别人照料啊。”

“他们照管不好的”

“学呗,招聘几个药农,给薪水高一点,这些天好好教教他们,便能学会的,种药材比种庄稼简单。没问题的。”

“不”苗佩兰知道这些都是稀有的药材,是在药铺里买不到的,是左少阳给人治病必不可少的重要药材,她一直在照料这些药材,都有了感情了,如今要抛下,确实舍不得,仰着脸道:“要不,我们把他们移栽到京城去吧?”

左少阳笑了:“移栽到京城?京城可不比乡下,到处都是田地可以栽培,那里没地方栽种的。”

苗佩兰自言自语道:“要是我们能把老宅搬到京城去就好了,有老宅那么大的一个后花园,就能种下这些药材了。”

左少阳道:“是啊,有位高官倒是送了我一处宅子,可惜很小,种花草还行,大范围种药材就不成了。——乔老爷家倒是挺宽敞的,比咱们老宅还要大好几倍,后花园好多地方都是空着的,若用来种这些药材应该是够了。她这次生病了,我一直在给她治疗,这一次也跟我回来了。不过,那是人家的地方,只能看着眼热。”

苗佩兰忙道:“巧儿姑娘上次到合州来找你治病了,正好你进京城了,她也跟你回来了?”

“嗯,是啊。”

“她的病怎么样了?”

“好些了,不过,还需要时间调养,她这病急不得,只能慢慢治。”

苗佩兰轻轻咬咬牙,伸手搂着左少阳的脖颈道:“巧儿姑娘不是你妹子嘛,跟她说说,借她后花园种药材,好不好?”

“这个……”

“你要是考上了医举,定居京城了,以后就需要这些药材给人治病的。我知道你为难,我来跟她说她跟我还是很合得来的。”

“那也行,只要她答应,当然很好,不过得等我医举及第了,又在京城当官了,要在京城长期居住了,才能办这件事,而且,现在大冬天的不好移栽,要等春暖花开之后再说。”

“行,我先给她说好。等到时候再叫人专门移栽过去。”

“行啊。”

一阵寒风吹过,左少阳机灵打了个冷颤,苗佩兰笑道:“行了,看你冷成这样,咱们回吧”

两人手牵手踩着茫茫雪原,一边说笑着一边慢慢回到了城里。

两人不急着回家,径直来到清香茶肆。

茶肆变了个样了,大门改成了三大块的厚厚的丝棉门帘,而临街一面的木墙和窗户全部重做了,窗户全部改成了落地窗,减少窗棂的数量,贴上透光性好而不透气的白纱做窗屉纸,这样,大堂就显得很亮堂了。

他们俩挑起门帘进到大堂里,顿时感到暖洋洋的。扫了一眼,发现大堂四处都生了大铜火炉。一个大铜管从厨房引出来,绕过大堂的四个角,然后伸到了外面,看样子应该是灶台的烟囱。用烧水的余热进行取暖,桑小妹的想法跟自己还真是不谋而合。

这茶肆里很暖和,难怪茶客不少,差不多都坐满了,闹哄哄的说笑声很是热闹。

黄芹正提着一个大铜壶在跟几个茶客续水说话,柜台后面,桑老爹正翻弄这一本账簿,却不见桑小妹,估计是在厨房烧水添柴呢。

黄芹见到有人挑门帘进来,喜滋滋迎上来:“客官喝茶啊,请坐……,左公子?左公子是你吗?”

左少阳是背着明亮的窗户的,黄芹迎着光看着有些晃眼,不敢确定,只是惊喜交加道。

“芹嫂子,是我,我从京城回来了。生意不错嘛。”左少阳微笑道。

黄芹啊的叫了一声,过来抓住了左少阳的胳膊,生怕他扭身就跑似的,回头冲着厨房扯着嗓门喊道:“小妹左公子回来了”

大堂里本来乱糟糟的各自说着话,黄芹这一嗓子,所有的人都扭头看来,不少人认识左少阳,不仅因为是用很便宜的药治中风,给很多人治好了蔬菜日光性皮炎水肿,饥荒时被大将军授予“拥军楷模”称号,更主要的,是饥荒时期,左家忍饥挨饿从牙缝里挤出粮食,合着能够充饥的中药做成中药粥,救活了无数饥民。在座的很多都曾在左家领过药粥,受过人家的恩惠,所以见左少阳进来,都纷纷起身拱手打招呼:“左少爷回来了”

左少阳忙拱手还礼:“诸位好”

有好事的知道左少阳进京的目的,嬉笑着说道:“左少爷,到京城相亲怎么样啊?新娘接回来了吗?”

左少阳嘿嘿笑了笑:“还没呢,咱们乡下人,哪那么容易就把人家京城的媳妇娶回家啊。”

另有人笑道:“别人不成,少爷您可是大将军册封的‘拥军楷模’,京城姑娘又不都是公主郡主,一般官宦人家千金,那还不得巴巴往上送啊。”

另一个笑道:“你这话不对,就算公主郡主,左少爷一样能配上”

“那是那是……”

他们乱哄哄起哄说着,左少阳却没有搭话,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厨房门口站着的身材俏丽的桑小妹身上。

数月不见,桑小妹越发清秀了,三千青丝拢在脑后,用一条雪白的绢丝系着,穿着月白色右衽交领小袖短襦,同样月白色的百褶裙,腰间系着一条白麻布的腰带,将她的小蛮腰勒得不盈一握,烟雾缭绕而略显昏暗的大堂里,如山崖云雾间的一朵迎春花,绰约亭亭。

本来桑小妹是要戴孝的,但是开门做生意,不能总穿麻戴孝,那别人就不上门来了,所以桑母下葬之后,桑小妹和黄芹都是穿了白色衣裙,并在腰间系一条麻布腰带,权当戴孝了。

“小妹”左少阳一边跟打招呼的茶客点头示意,一边穿行走过大堂,来到桑小妹身前。

桑小妹仰着一张宜喜宜嗔的俏美脸蛋望着他,柳眉轻扬,双眸闪烁如星,有水波荡漾,眼睫毛也是湿漉漉的,不知是烟熏火燎所致,还是久别重逢欣喜噙泪。轻轻地唤了声:“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