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02章 朝朝暮暮长相见

第402章 朝朝暮暮长相见

桑小妹已经许给左家为妾,妾原则上还是属于奴婢的,所以,桑小妹便改口叫左少阳少爷了。

黄芹在身后笑道:“行了,到楼上屋里说会话吧。苗姑娘就在下面喝杯茶,歇一歇等你。”

桑老爹也从柜台出来,陪笑道:“是啊是啊,楼上说话。”

左少阳这才扭身过来,冲着桑老爹拱手施礼:“伯父辛苦了桑大哥呢?他怎么样了?”

桑老爹依旧满脸是笑:“还能怎么样,躺**呗。”

“人客多,那你们就更忙了。”

“没啥的,——小妹,陪左少爷上楼去说说话吧好久没见了。”

桑小妹已经卖给了左家做妾,只是因为要守孝三年,而且左少阳还没娶妻,所以没有过门,虽然不能做别的,不过,在房里说话还是很合情理的。

桑小妹忸怩地笑了笑,瞅了左少阳一样,拎起裙摆,款款踩着吱吱嘎嘎的木楼梯上楼去了。左少阳跟在后面,上到楼上,走到尽头,便是桑小妹的房间。

桑小妹让了左少阳进屋,轻轻把门掩上,靠在身后,望着他,不言不语。

左少阳走回来,伸手过去,搂住了她的小蛮腰,将她拉进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桑小妹先是被动地任由他吻着,片刻,开始娇喘,然后抬起手,环住他的脖颈,热烈地回吻着。

左少阳的魔爪隔着厚厚的夹袄衣服,揉弄着她隆起的胸脯,可是丝棉夹袄太厚了,大部分都是丝棉的感觉,又听得她开始动情娇喘,便要从她襦衣下摆探进去抚摸,却被桑小妹一把按住了:“不行”

“为什么?”左少阳欲火已经燃起来了,想跟她好生亲热一番,没想到刚开始便被阻止了。

桑小妹歉意地笑了笑,吻了吻他的脸:“我还在守孝呢,按理说,守孝期间,连亲热都是不许的。”

“哪有那规矩”左少阳将她打横抱着,走到床边将她扔在**,一边吻她,一边去解她的衣裙,却被桑小妹死死按住了。

左少阳感觉到了她的坚决,很有些意外,压在她身上,隔着厚厚的夹袄,抓捏着她的酥胸:“真的不给我?”

“真的不”桑小妹羞涩无限,紧紧把他搂在身上,在他耳边呢喃着:“少爷,等,等我三年守孝满了,过了门,便是你的人了,那时,任你怎么折腾”

“我现在就想要啊”

“让,让白姐姐和苗姑娘陪你,好吗?小妹要守孝的。”

左少阳又尝试着进攻,可是,遇到了桑小妹非常坚决的抵抗,他终于知道,桑小妹说的不是假的,她虽然敢于冒着被人笑话把嫁妆给心上人还债,敢于装疯摆脱父母的强行逼婚,虽然母亲对她非常不好,但是,到底是生育自己的母亲,所以桑母病了,她却还是去求左少阳来救命治病,母亲病危,她还是会伤心落泪。母亲去世了,她还是要坚持按孝制来给母亲守孝。

正所谓“百善孝为先”。“忠”和“孝”是儒家教育最核心的东西,是两块基石,是原则。桑小妹虽然敢于反抗,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但是,却不会不守孝道。

左少阳把她放了起来,拉着她的手,说道:“对不起。”

“不不,”桑小妹歉疚地说道,“少爷能体谅小妹,是小妹的福气。”

“什么福气我想早点迎娶你过门,都不能,唉”

“这次进京相亲,不顺利吗?”

“很不顺利。”左少阳简单地把三家连续悔婚和父亲打官司的事情说了。

桑小妹瞪大了眼:“怎么会这样?”

“现在不知道,过完年,我爹还要回京城继续打这场官司。我想劝他别打了,大不了重新再找人家,可他不听,他要出这口恶气。——对了,我在京城替一个高官治病,他推荐我参加医举考试,过完年我还要去京城参加医举考试。不知道能不能中。如果能中,估计要在京城做医官,你跟我一起进京,好吗?”

桑小妹望着他,目光变得黯淡,轻轻摇摇头:“我不去了。”

“为什么?就因为你要守孝?你在我身边也可以守孝啊。”

“不仅是因为这个。”

“那是为什么?担心茶肆人手不够?——聘用伙计啊花不了多少钱的。”

“也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

桑小妹抬头望着他,幽幽说道:“少爷,小妹还没过门,如果少爷带我在身边,你不当官也就罢了,要是当了官,别人会说闲话,对你不好的。说不定还有小人到御史台告你,会影响你的仕途的”

御史台的老大便是杜淹,而自己是杜淹的救命恩人,所以左少**本不怕这一点,可是这不能说出来,便道:“我不在乎我本来就不想当官的”

“我在乎”桑小妹幽幽道,“我们家这样,你还不嫌弃,纳我为妾,老爷他们已经很不高兴了,如果再因为我耽误了少爷的前朝,只怕老爷会……,更不高兴的。”

左少阳心头一凛,这是实话,左贵很不喜欢桑家,之所以没有坚决反对自己纳桑小妹为妾,都是因为自己对桑小妹很好,但是,左贵老爹对这次的仕途非常看重,若桑小妹影响到自己的仕途,难保老爹不会坚决反对这门亲,甚至可能会因此逼自己不准纳桑小妹为妾,那就麻烦了。

但是左少阳不死心,低声说道:“我去跟我爹说,让你跟我们一起进京。”

“不不,千万不要”桑小妹慌了,仰着脸望着他,“你要这样说了,老爷一定会以为是我让你这么说的,他不仅不会答应,还是更加讨厌我的万一他因此不让你纳我作妾,那……”

左少阳轻轻拍了拍她的手:“我已经决定让兰儿跟我一起进京,我反正也要去求老爷同意的,就一并说了不好吗?”

“不好苗姑娘跟我不一样,我娘得罪过你们家,老爷很讨厌我们桑家的,而老爷不讨厌苗家,只要你坚持,他会勉强同意苗姑娘跟你去的,但是绝不会同意我跟你去,不禁因为我身有热孝,还因为老爷他讨厌我们家,生怕我连累了你的仕途。所以千万别说。”

左少阳见她吓得花容变色,知道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兴奋,她很在乎,生怕出一点点纰漏,把整个婚事都耽误了,那才得不偿失。

左少阳心中感叹,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桑小妹见他低头不语,涩涩一笑,搂住他的胳膊,将粉首靠在他肩头,低声道:“少爷,来日方长,小不忍则乱大谋,切不可为了儿女私情断了前朝,等小妹以后过了门,咱们就能长相厮守了”

“可是,我真的很想你,想和你在一起”

桑小妹甜甜地笑了,笑得很满足,搂着他的脖颈,吻他,柔柔地道:“有了少爷这句话,小妹再苦,也能忍的。”

左少阳搂住了她,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要说服父亲同意二女跟自己进京,他不想再次忍受分离的思念之苦。

……

左少阳和苗佩兰走了之后,桑小妹躲在屋里哭。哭得很伤心。桑老爹听到女儿哭,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儿媳黄芹去问问。

黄芹来到桑小妹屋里,坐在床边,望着她:“怎么了?婚事有什么问题吗?”

桑小妹呜呜哭着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黄芹。

黄芹托着腮帮子想了想,道:“那你想不想跟他在一起?”

“当然想一想到三年见不到,我,我……呜呜呜”桑小妹哭得很伤心。

黄芹道:“你在守孝,就算跟他在一起,也不能做什么呀。”

桑小妹一抹泪眼,爬起来道:“我,我只要能在他身边,时常见着他,我就满足了,我这心才定的下来。——你有什么办法吗?”

黄芹笑了“其实办法很简单,既然你想见他,先等他科举考试,如果及第了,在京城做官了,那时候你想见他,就悄悄的去,反正这离京城也不太远,又或者索性在京城住下,只要不跟他住在一起,就不会影响他的仕途,别人也说不出闲话。就算他父亲,也不能指责你什么的。”

桑小妹先前一心只想着不能跟着去,免得拖累左少阳,就没想别的辙,一听这话,顿时眼睛一亮:“对啊我的脚长在我身上,我爱去哪里去哪里,不跟他在住一起,不打扰他,就不会给他惹麻烦,就不会惹他父亲生气能时时见见他就好,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都好。”

“这倒不必,你是他没过门的妾,偷偷见面又怎么了?只要不过分就行。我想他爹也不会太过分的,再说了,左公子虽然很敬重他父亲,但是真要到了关键时候,他是不会退让的。”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桑小妹点点头,“那好,等他科举考试完了再说,当真在京城做了官,我就悄悄的去京城看他。——嫂子,你陪我去,好不好?我一个人害怕。”

“咱们两都去了,你哥哥,还有茶肆,谁来照管?”

“雇人啊,现在茶肆生意比以前好多了,赚的钱也比以前多得多。而且,上次少爷给的五贯钱翻修了房子之后,还剩两贯,可以买个丫鬟来照顾我哥,同时可以帮着店里做事,再雇一个伙计帮爹打点茶肆,不就行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