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18章 其实你不是

第418章 其实你不是

萧芸飞面无表情望着他们两:“你先帮她处理伤口,我们再说话。”

“是——哎哟”左少阳想夺下乔巧儿手里的剪刀,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掌已经被剪刀尖刺入,痛得叫了一声,右手却不敢放开剪刀,左手死死搂住她,生怕她又找别的东西自尽。

乔巧儿本想是想再接着自尽的,但听左少阳招呼那老者,两人竟然认识,不禁很是意外,听到左少阳叫痛,也发现手中剪刀刺伤了他,可是左少阳却还是死死抓着剪刀,知道他怕自己还要自尽,忙放开了剪刀,急声道:“相公”

左少阳右手将剪刀背在身后,紧紧攥着,顾不得把剪刀拔出来,左手紧紧搂着她:“巧儿为什么要死?”

“因为我”萧芸飞淡淡一笑,对乔巧儿道:“行了,你不用死了。”

“真的?”乔巧儿狂喜。

“是,我要再让你死,你哥哥会把我一口口咬死的。”

“谢谢谢谢你那永嘉……,那边怎么交代。”

萧芸飞叹了口气,苦笑道:“放心,我有办法。”

乔巧儿啊的叫了一声,狂喜地原地蹦了一下,扑进左少阳的怀里,搂着他脖颈又蹦又跳,顾不得脖颈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欢喜的泪花四处飞溅。

这一蹦达,左少阳攥紧的刀尖更透进些许,痛得他直呲牙。

本来这木房子隔音就不太好,前面说话声音还不大,外面的大堂里的人还听不到,巧儿这一高兴地大喊大叫,外面的人便听到了,以为小两口忍不住大白天就做那事,不禁相顾莞尔,吩咐大堂外鼓乐手卖劲点吹打,造点气氛也掩饰一下屋里的动静。

左少阳望着萧芸飞道:“萧大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芸飞道:“先处理伤口吧,不然,今晚你们可洞房不成了”

乔巧儿赶紧放开左少阳:“相公我不用死了,我不会自杀了,快把你的手给我看看,我帮你把剪刀取出来”

左少阳听了这话,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不太放心,说道:“我自己来”抓住剪刀,小心地把刀尖从手掌退了出来,鲜血立即滚滚而出,左少阳却死死攥着那把剪刀。

萧芸飞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瓷瓶,还有一卷绷带,扔给左少阳:“喏,止血药,——还是你上次给我的,想不到你自己先用上了”

左少阳笑笑接住,先查看了乔巧儿的伤,只伤到了表皮,而且伤口不深,这才放心,正要给她上药,却被乔巧儿把药抢了过来:“我给你先上药”不由分说,把伤药倒在伤口上,拿过绷带帮他裹好。

左少阳手掌的伤口也不深,而且这伤药很是灵验,很快便不流血了。又拿过伤药,给乔巧儿倒在脖颈伤口上,包扎好。

处理好伤口,左少阳搂着乔巧儿的,回头瞧着萧芸飞,道:“萧老哥,究竟怎么回事?你不会要告诉我,破坏我几次婚姻,搞得刚才巧儿差点自杀而死,都是你搞的鬼吧?”

萧芸飞点点头:“不是搞鬼,是永嘉长公主派我来阻止你的婚事的。但是巧儿她宁可死也要嫁给你,我就没办法,只能告诉你实情。”

左少阳爱怜地轻轻拧了巧儿粉嫩的脸蛋一下:“你呀,刚才在你家,应该已经把他抓到了吧?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等乔巧儿说话,萧芸飞已经先说了:“告诉你她全家都得死,但是她又不愿意负你,所以求我让她成亲之后马上自杀以向公主谢罪。”

“你到底不忍心看她死,所以暗中跟着,及时阻止了?”

“我想不到她如此坚决,出手慢了点,还是受伤了,很抱歉”

“你能及时阻止她,免了我终生痛苦,应该谢谢你。”

乔巧儿依偎在左少阳怀里,跟着左少阳叫萧芸飞萧老哥,面有忧色道:“萧老哥,永嘉长公主那边,你恐怕不好交代吧?”

萧芸飞淡淡道:“你是担心永嘉长公主知道了还要杀你们全家,对吧?”

乔巧儿自然也是担心这个,俏脸微红,道:“萧老哥是我家相公的忘年交兄弟,那就也是自家人,也该关心的。”

“我不是你们家人,我是我。”萧芸飞不买乔巧儿的情,冷声道。

左少阳见乔巧儿尴尬地不知说什么好,笑了,搂住她腰肢的手轻轻拍了拍,对萧芸飞道:“萧老哥,在合州,我要娶芷儿,结果县太老爷跑来阻止,还郑重其事拿着大唐律,说不能娶奴婢做妻。这件事……,你知道吗?”

萧芸飞笑了:“我承认,是我干的,是永嘉长公主让我告诉钱县令,命他去劝阻这门亲事。”

“原来你一直跟在我身边,为什么不现身直接跟我说?”

“很抱歉,这时永嘉长公主的意思。”

“永嘉长公主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派你阻止我成亲,而且连续四次?”

“具体我不清楚,应该是看上你了吧。”萧芸飞微笑道。

“永嘉长公主想嫁给我?”

“这个,应该不是,她已经成亲了,不过……”

“想要我做她的情人?”

“这个,我可不敢妄自揣测。”

“嘿嘿,”左少阳微微一笑,扭头对怀里的乔巧儿道:“巧儿,你现在可以放心,我这萧老哥根本不是那什么永嘉长公主的人,永嘉长公主也压根不知道我这么个人所以他根本不用交代什么,公主也不会找你家麻烦。这一切都是萧老哥跟我开的一个差点要命的大玩笑。”

啊?

乔巧儿大吃了一惊,一双美目望向萧芸飞。

萧芸飞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很快又镇定下来:“什么意思?”

左少阳笑道:“你要真是永嘉长公主派来阻止我成亲的,应该在第一次阻止我之后,直接告诉我说永嘉公主要我做她的情人,不准我成亲,这才符合逻辑,而不会耐着性子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止我一次次的相亲。她贵为公主,只怕没这么多闲情来跟我这个小郎中玩这种猫抓老鼠的游戏吧?再说了,永嘉公主只是要我的人,所以不管我成不成亲都没关系吧?那又为何要阻止我成亲?这根本不符合逻辑,所以我断定,什么永嘉长公主派你来等等,都是你杜撰的,压根就没这回事。”

“我为什么要杜撰这件事?”

“这就需要你来告诉我了。”

“你说的或许有些道理,不过,当真是永嘉长公主派我来的。”

“行啊,”左少阳对乔巧儿道:“萧老哥给你的那张纸条还在吗?”

“在。”乔巧儿从怀里取出那张纸条,递给左少阳。左少阳拿在手里,抖了抖,“既然你坚持是永嘉长公主派来的,那咱们一起去见永嘉长公主问个明白”

萧芸飞没想到左少阳会来这一招,忙道:“永嘉长公主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到的。”

“没错,我只需要把这张纸条递进去,我想,她立即便会召见我”

萧芸飞沉默不语。

左少阳叹了口气,道:“萧老哥,你帮我我家很大的忙,甚至可以说救过我们家的命,可是这一次,你差点害死我的新婚妻子,我想知道究竟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用永嘉长公主的名义阻止我的婚事?”

萧芸飞终于缓缓道:“好吧,我承认,我说了谎。我不是永嘉长公主的人,永嘉长公主根本不知道你,更谈不上看上你,那几封信都是我用永嘉长公主的印章伪造的,因为我碰巧有永嘉长公主的印章,所有的都是我编的。至于我为什么会有永嘉长公主的印章,我不能说。”

“我可以不管你是如何得到永嘉长公主的印章的,但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的婚事吗?”

“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左少阳沉声道:“萧老哥,我很感激你敬重你,但是,你做的这件事,差一点逼死了我的妻子,你不觉得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吗?”

萧芸飞盯着左少阳,缓缓道:“你,当真想知道原因?”

“是请你务必告诉我”

“好”萧芸飞低头想了想,才道:“白芷寒是奴婢,按大唐律是不能做妻子的,所以我阻止你了,为了不让你触犯王法。你到京城相亲的三个女子,都配不上你,而且,你们才刚刚见面没一个时辰,就决定娶她们,我觉得太仓促了,你不是强调你的妻妾应该是跟你情投意合的,而不是买来的吗?”

这话以前跟萧芸飞喝酒的时候说过,左少阳点点头:“是,这四个女人你阻止都情有可原,但是巧儿呢?为什么要阻止她?我和她不能算陌生吧?”

“这个……,我觉得她们家把她嫁给你,是贪图你的功名,看重你未来的成就。太市侩了,跟他们结亲,将来会有麻烦。”

乔巧儿俏脸通红,想反驳,又不知说什么好。

左少阳会意,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腰:“谁家的父母都希望子女能有一个好的婚配,这无可厚非的。”

听了这话,乔巧儿抬起俏脸望着他,感激地笑了笑。

萧芸飞捻着胡须微笑道:“但是我觉得不合适,所以我要阻止,谁叫你是我的好兄弟呢。可是,我没想到,巧儿姑娘宁可死,也不愿意负你。从这一点来看,她还是不错的,当得你的妻子。”

乔巧儿有些不好意思,又有几分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