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19章 女儿真身

第419章 女儿真身

左少阳道:……这么说,当初在合州饥荒结束时,欧阳刺史乱涨粮价,我让你想办法,你当晚就搞定了,让欧阳刺史把粮价降了下来,我曾问过你怎么做到的,你当时不说,现在看来,你也是用永嘉长公主的印章,假冒永嘉长公主的名义做到的?”

“是的。”萧芸飞道。

“欧阳刺史就不奇怪永嘉长公主为什么要干涉这件事吗?”

“当然责怪,不过他不敢问。”

那是,随便打听皇家的事情,是做官的大忌,这欧阳刺史虽然觉得古怪,却不敢多问的,反正只不过是钱的问题,这里贪不到,别处一样可以贪到的,犯不着为了钱得罪长公主。

左少阳又问道:“萧老哥,你说你冒用永嘉长公主的名义几次阻止我的婚事,是因为你觉得那几个女子都不配做我的妻子,是吗?”

“嗯!”

“你没有说实话。这不是你阻止我成亲的真正原因!”

萧芸飞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瞧着他:“是吗?为何这么说?”

“因为你压根没有必要躲在暗处帮我相亲,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地走出来,陪着我一起去看。又或者,你觉得用相亲这种方式娶妻不适合我。你完全可以直截了当告诉我,没有必要躲着,用这种冒充长公主的人的办法来阻止我,、盗用公主的印章,冒用公主的名义,恐怕是死罪吧?能直截了当当面解决的事情,你犯得着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来暗中阻止吗?这是明显不合情理的事情,只能证明你还是在说谎!”

萧芸飞愣了一下,苦笑:“我还是轻视你了,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一些。”

“多谢老哥夸奖”不过这不需要太聪明就能看得出来。一老哥,你还是实话告诉我吧,为何要三番五次阻止我成亲?”

“你真想知道?”

“嗯!”

“知道了,只怕并不是好事”徒增烦劳!”

左少阳笑道:“我的烦恼已径够多的了,不在乎多这一个。”

萧芸飞定定地瞧着他,终于,缓缓点头:“好,我告诉你!”

说罢,萧芸飞低下头”抬两手在后脑脖颈处摸索一阵,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小心地缓缓地往前揭下了一层柔软的面具下来,露出了一张光洁清秀之极的女人的脸。

这张脸肌肤白皙如玉,俏嫩幼滑“洗若透明一般。柳眉斜飞入鬓,腻如玉脂的高挺鼻粱,嘴也变成淡红润泽的香唇。最是那双黑眸,已经不复原先苍老浑浊,深暗如晨星闪烁,俊俏中透着冷冽之气。

在左少阳和乔巧儿惊诧之极的注视下,萧芸飞又从怀里摸出一个瓷瓶,倒出一枚丹药,放在嘴里嚼碎,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清水漱。”然后吐到了痰盂中。扭转身,嫣然一笑,一口老黄牙已经变得晶莹整洁犹如碎玉一般。

萧芸飞反手背后,从衣摆探入,解开束胸”胸前立即高高隆起两座乳峰,浑圆挺拔。

原来,萧芸飞竟然是个女人!一个绝色美女!

白芷寒的美,是文雅清秀之美,而萧芸飞,却是飒爽英姿冷俊之秀”一柔一刚,各有各的美。

左少阳惊呆了,与乔巧儿互视了一眼,对萧芸飞道:“你,你原来是女人?”

“是!”萧芸飞声音也变成了女人”清脆却透着淡淡的寥落,“我是女人,我阻止你成亲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喜欢你,希望能嫁给你,可是,我的身份让我不能这样做,而我又不愿意看见别的女人成为你的妻子,所以,我才作出这么些孩子气的事情来,真是抱歉。”

这个变故太突然了,左少阳甚至没有一点准备,萧芸飞一直以老者身份出现,因为萧芸飞的化装技巧太高了,左少阳丝毫没有看出破绽,也从来没想过萧芸飞会是一个女人。所以对他只是尊重感激,从来没有过男女之情,陡然知道她是个女人,而且对自己一往情深,深到甘冒奇险冒用永嘉长公主的名义阻挠自己的婚事,一时之间很是惶恐,期期艾艾道:“萧老哥,啊不,萧妹妹,呃,这个,萧姑娘……”

“我比你大两岁,叫我萧姐姐吧。”

“好,责姐姐,这个,你,我……,对,对不起,萧姐姐,我不知道,这个,真的很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其实我一直暗中跟着你的,你在每个寺庙前插的树枝,我都看见了,但我没有出来见你,因为我不能嫁给你,但是我又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你娶别的女子,才一再阻止你成亲,实在太孩子气了……”

“萧姐姐,你应该早就告诉我这些,你长得这么漂亮,又对我那么好,如果我早知道,或许我……”

“你或许会爱上我,我知道,萧芸飞淡淡道……i可是我不能!”

“为什么?”

“我说了,因为我的身份让我不能嫁给你。”

“你可以说个假身份啊?”

“这是没办法欺骗的。”

乔巧儿不知道萧芸飞是个飞贼,听她说不能暴露身份,很是好奇,低声问左少阳道:“相公,她究竟是做什么的呀?”

这话虽然轻,还是被萧芸飞听到了,淡淡一笑:“我是个贼,说的好听一点就是粱上君子。害怕了吧?”

啊?乔巧儿惊讶地笑了,觉得这飞贼心胸坦荡,殊无半分可怖之处。朝着她莞尔一笑。

左少阳也笑着低声对乔巧儿道:“萧老哥,啊不,我这还一时改不过来,萧姐姐是个侠盗,劫富济贫的侠盗。”

“不用给我脸上抹金,我劫富,但不济贫。我的钱只捐给寺庙。一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要走了…………”说罢,萧芸飞转身往后窗走。

“等等!萧姐姐!”左少阳放开乔母儿,上前两步,道:“你,你要去哪里?”

“我本来就是四海为家,我也不知道我该去哪里。”萧芸飞有些落寞地说道。

“你不能留下来吗?”

“留下来?”萧芸飞转身瞧着他,“留下来做什么?”

“呃,大家在一起,有个照应啊!”

“你照应我还是我照应你?”

“这个,彼此照应嘛!”

萧芸飞淡淡道:“抱歉,我不喜欢被人照顾,我也没兴趣照顾别人。再说了,我们非亲非故,我呆着你身边算什么?”

左少阳哑口无言了。

乔巧儿慢慢走了过来,轻轻咬了咬小贝齿,声音有些沙哑,道:“萧姐姐,你那么喜欢相公,咱们两可以做相公的平妻啊。”

让一个已经拥有原配正妻地位的女人,主动提出与另一个女人一起做平妻,这无疑需要极大的宽容之心。乔巧儿心地善良,而且年纪还小,对夫妻这个词还没有足够的理解,也还不知道吃醋的味道,更主要的,是她感激萧芸飞及时阻止,又说出了真相,没有让自己白白死去,得知她这样做的理由之后,心中对她又恨不起来,反倒有些同情,所以,才说出了这话。

萧芸飞回身过来,感激地笑了笑:“谢谢称,天无二日,人无二妻,一家只能有一个妻子的。”

并嫡在唐朝中后期才开始出现,唐初的人还是相对比较传统的。

乔巧儿咬咬牙,又道:“要不,你当妻,我做妾吧,我没关系的!”

左少阳爱怜地打了她一下:“瞎说什么,咱们两都拜了天地,已经是夫妻了,覆水能收嘛?”

乔巧儿吐了吐舌头,道:“那怎么办?”

萧芸飞叹了口气,道:“谢谢你,巧儿姑娘,我如果可以嫁给他,是轮不到你来做他妻子的。我没有这样,只因我不能,我的身份不能让我嫁给他。”

听她的话,左少阳有些奇怪,低声道:“你不就是个飞贼吗?当时你已经告诉我了啊。”

“我不仅仅是个飞贼。”

左少阳吃了一惊:“那你究竟是什么人?”

萧芸飞苦笑:“我还不能告诉你。抱歉!我要走了!”

“那,咱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萧芸飞瞧了一眼乔巧儿,似笑非笑道:“我差点害死你妻子,你还当我是朋友?”

乔巧儿忙道:“我不是没死嘛,有惊无险,再说了,你又不是故意的存心要我死,你不是已经出手救了我了吗?”

“若我没救到,你就死了!”

“这个……,萧姐姐,没关系的了,不要假设那么多。留下来吧,好吗?相公说了,就算你的身份原因不能做相公的妻妾,那也可是朋友啊!”

萧芸飞冷冷道:“我不能呆在你相公身边,否则,我见到你跟他亲热,说不定会杀掉你的!”

乔巧儿吓得一哆嗦,藏在了左少阳身后。

萧芸飞笑了,笑得那样的落寞:“跟你开个小玩笑。

好了,我走了,暂时不会离开京城。少阳,这段时间你有事找我的话,就在前面慈恩寺后院围墙外那棵大榕树下的草地上插一根树枝好了。”

慈恩寺距离左少阳家不远,头一天他们曾去那里的塔林题词,慈恩寺很大,香火很旺盛,寺庙后面有一颗大榕树,跟巨伞似的,有一条小路从树下经过。左少阳忙点头道:“行啊。今天是我跟巧儿成亲的日子,你留下来喝酒,好吗?”

“抱歉,我不喜欢这种场合。就在此恭喜二位吧!”说罢,福了一礼,打开后窗,飞身而出,瞬间便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