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26章 当官第一天

第426章 当官第一天

第第一天

这太医署医馆的大堂还真是宽敞,布局有点类似甄氏医馆。正面挂着一付医药之祖神农氏的画像,下面放着供桌,摆满了各种供品。

供桌两边有四间房间,左边一间,右边三间。都挂着门帘,上面贴着牌子,左边一间写的是医监诊室,而右边三个写着医正诊室。

左边一长溜药柜,有四五个伙计在忙碌着给人抓药。右边诊查室并不像甄氏医馆那样隔成一间间的小间,而是齐腰高隔板,里面一张四方桌,后面一个坐堂大夫,彼此都能看见的。

在靠门的这边墙边,有好几排长条座椅,一大半都坐着人,有几个还神情颇有些痛苦。还有病痛的孩子肆无忌惮地哭着,夹杂在其他病患痛苦的轻轻的呻吟声里,有些渗人。

门边一个伙计见左少阳身穿官袍,微觉一诧,忙上前躬身哈腰道:“大人,您是……?”

“我是新任东南医馆医正左忠少阳。”

“原来是左医正左大老爷廖大人和诸位医官大人正等着您来呢。”伙计回头高声对医馆里道:“医监大人,医正大人左医正来了”

这一嗓子,大堂里所有的人都仰脸看向他,包括坐堂大夫和候诊的病患们。

这时,正对面供桌旁医正房间的门帘挑起来,出来一个中年人,瞧见左少阳,拱手走了过来,满脸堆笑道:“左医正来了,老朽姓刘,是本医馆的医正,昨日已经收到吏部公文,说新任医正左大人要来,都等着呢。没想到今日就来了。——还不赶紧把左医正的官马牵到后面马厩去?”

先前迎客的伙计忙答应了,问了左少阳骑来的官马之后,出去把马牵到后院专用马厩里去了。

左少阳忙拱手见礼:“原来是刘大人”

刘医正嘿嘿笑道:“以后都是自家人,就不要见外了,来来,我领你去见廖医监,还有马大人,呃,他们,这个,应该是正在忙着看病,所以没出来。这边请”

刘医正领着左少阳来到供桌右边第一间房间门口:“这是医正马大人的诊房,都是同僚,进去见个面吧。”

左少阳撩门帘进去,便见一个中年男子,身材很是有些矮胖,正在给一个老者诊脉。刘医正道:“马大人,这位是咱们医馆新来的左医正,今科医举探花郎呢”

左少阳忙躬身施礼:“马大人,你好”

马屁精斜了他一眼,没反应,依旧诊脉。左少阳有些尴尬,不过人家正在诊病,病人至上,不理自己也是情有可原。便耐着性子等着。

诊脉完了,那马屁精东拉西扯跟那病人说着,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等了好半天,终于提笔写了方子,让病人取药。

趁这空档,左少阳忙又拱手笑道:“马大人,你好忙啊,嘿嘿,我叫左忠,名少阳,是……”

那马医正对左少阳还是视而不见,面无表情转头冲着外面叫道:“下一个”

外面伺候的伙计急忙招呼候诊的病患进去看病。那病患似乎是个老病患了,马医正认识,两人旁若无人地攀谈起来。

左少阳气不打一处来,这马医正也太目中无人了,他跟自己一样只不过是个医正,怎么连这点礼貌都不懂?袍袖一拂,转身出了门,便听到身后马医正冷冷道:“狂妄之徒,自取其辱”

这句话也不知是不是说自己,左少阳心中跟压了一块石头似的,真想揪住他问个究竟。

刘医正看出左少阳的恼怒,急忙跟出来低声道:“左大人息怒,他这人就是这样,只会拍当官的马屁,对同事对下属,整天吊着个脸摆官威别,他姓马,因为喜欢溜须拍马,我们暗地里都叫他马屁精。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咱们去见医监大人吧。”

“好谢谢”左少阳勉强一笑,跟着刘医正来到供桌左边的那间房门前。刘医正撩门帘道:“左大人请”

左少阳欠了欠身,提着衣袍走了进去。只见这医监的办公室挺大,是里外两个套间,朝后开有一排窗户,很是亮堂,只是窗户关着的,不知道后面是什么。房间的外间是个会客厅,摆着几把交椅茶几,放着茶具。两边靠墙是两排搁架,放着一些器皿摆设。里间通道挂着厚厚的门帘,大红锦缎绣花的。

刘医正撩起过道门帘,往里哈着腰道:“廖大人,左大人来了”

里屋一张大理石梨花几案后面,坐着一个长脸干瘪的老头,三角眼,下巴上几撮稀稀拉拉的山羊胡。手里正握着一卷书,晃着脑袋看着。听到他们说话,眼皮翻了翻,瞧了左少阳一眼,鼻孔里哼了一声,又收回目光看书去了,仿佛压根就没这回事似的。

左少阳原以为他在给病人诊病,所以没空出来打招呼,想不到他只是在看书,自己到底是新来的,又是他的副手,就算不出来打个招呼,自己进来了,也该给个笑脸,招呼坐下啥的吧,怎么能这么冷冷的呢?心中颇有些不舒服。

也难怪,医监是从八品下的官,而自己这医正是从九品下,两者虽然在品秩上相差一级,但是在级别上,由于每个品秩都有“正”和“从”,又有上下之分,也就是品秩相差一级,级别上就相差四级。所以左少阳跟廖医监相差了四级。难怪他架子这么大。

不过,高官左少阳是见了好几个了,包括三品(副总理级干部)的御史大夫检校吏部尚书杜淹,自己都见过,虽然对方只是在病中,昨日见到的吏部侍郎彭炳,人家已经是正四品的高官,比这廖桂昌级别高得多的,见到自己也是和颜悦色的打招呼。这山羊胡也太不把人看在眼里了。想必是不知道自己是杜淹推荐的,要不然,纵然不愿意巴结权贵,也不会如此漠视的。

本来左少阳是想拱手见礼的,见他如此,便也冷冷的背着手,直截了当道:“医监大人,我是新任本馆医正左忠少阳,特来报到来了。”

医监还是不理,优哉游哉地翻了一页纸,继续看着。

左少阳真想转身就走,可是第一天上班,总不能跟顶头上司闹翻了,便强忍着背着手等着他示下。

又等了半天,廖医监这才拖长了声音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左少阳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就算你没受到吏部公文,但你总长着耳朵的吧?我刚才说了名字你没听见吗?当下又重复了一遍。

廖医监仿佛没听见,又津津有味看起书来,好象左少阳他们压根就不在似的。

左少阳实在气不过,冷冷说了句“我做事去了”说罢转身要往外走。

“站住”廖医监啪的一声,将书卷拍在桌上,“本官还没说完话,你走什么?”

左少阳慢慢转身过来,瞧着他,也不说话。

廖医监三角眼瞪圆了,指着左少阳对刘医正道:“你瞧瞧他这样,背着个手,连礼都不施,他眼中还有本官吗?”

“这个……”刘医正讪讪陪着脸笑不敢接腔。

廖医监鼻孔里重重哼了一声:“也难怪,人家都敢在试卷上抨击仲景医圣,如此狂妄,如何会把本官看在眼里”

左少阳有些明白了,这医监为何一来就对自己如此冷漠,想必是知道了自己医举考试中答卷上指出了张仲景《伤寒论》白虎汤证的错误。这在后世是不争的事实,在唐初,却还无人认可,这些人把张仲景当作医界的圣贤,当成神,如果有人敢抨击神,而这个人又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后生小辈,肯定会引起医界老学究们的强烈反感了。

看来,这老医监并不是对自己本人如何看不起,而是气不过自己对医圣张仲景个别小错误的批评。是对事不对人,想通此节,左少阳也就心平气和了,不管如何,人家到底是长辈,看在他花白胡子份上也该见个礼,便拱手道:“医监大人,卑职这里给你施礼了”说罢,长揖一礼。

不料这并没有让廖医监态度稍好,冷笑着哼了一声,撩衣袍坐回几案后面,拿起那卷书又看了起来。

左少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转头望向刘医正。刘医正笑了笑,朝外面努努嘴。

左少阳点点头,拱手对廖医监道:“若大人没有什么指示,卑职就告辞了。”

“站住”廖医监终于懒洋洋说话了,“本医馆女科、疮疡科无人领首,以后你就负责好了。”

左少阳愣了一下,拱手道:“疮疡科由卑职负责,这倒没什么,只是女科,卑职是男的,这个,有些不方便啊。”

“不方便就不做了?”廖医监冷冷道,“咱们医馆医监三名医正,都是男的,你觉得不合适,那谁合适?本官合适?”

左少阳无话可说,也懒得说,拱手道:“既然医监大人信任卑职,卑职就负责女科好了。”

“信任你?嘿嘿,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廖医监拖长了声音,怪腔怪调说道:“本官可事先提醒你,女科关系女病患的清誉,你一个年轻人,别见到美色动了色心,动手动脚的,惹出麻烦来,本官可不管给你兜着”

左少阳气得脸都绿了,哼了一声,袍袖一拂,转身蹬蹬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