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27章 转眼之间

第427章 转眼之间

,廖医监嘿嘿冷笑。刘医正陪着笑正要跟出,却被廖医监吓住了:,“刘医正,你去把马大人叫过来。”

“是!”刘医正忙答应了,屁颠屁颠出了门,见左少阳一脸怒气站在场中,先过去,拉着他到了最边上一间屋子前,低声道:“左医正,这间诊室是你的,以后你就在这里诊病。

我的诊室在你的隔壁,有什么事就叫我。”

左少阳对这个热心的刘医正很有好感,忙躬身施礼道:“多谢刘大人!”

刘医正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进了马屁精的屋子,告诉他廖医监有请。

马屁精起身出来,正好左少阳撩门帘进了诊室,一声冷笑,背着手来到医监门口,撩门帘进去,拱手道:“廖大人!”

“你来了,请坐!”

马屁精撩衣袍坐下,回头看了看门外,笑道:“刚才我给他吃了个瘪,把这小子气得脸都绿了,于老太医知道了,一准高兴,夸咱们会办事。”

廖医监捻着胡须微笑道:“是啊,于老太医于本官有恩,若当年不是他老人家提携,本官也做不到这个位置上,知恩图报。这小子竟然把于老太医告到衙门去,让他老人家丢了这么大一个面子,这个仇他老人家肯定是记在心里的,虽然没有告诉本官,但是,在官场混就得机灵着点,眼里得有活。这种事,他老人家是不会说的,但是,若我们给这小郎中好看了,于老太医肯定会很高兴的。”

“正是!他现在在咱们手里,那还不得好生整治整治他,管教他倒霉倒个够!”

“嗯!让你找到人来了吗?”

“来了”一大早就等在外面了,是个有名的泼妇”马屁精低声**笑道:“我已经好生叮嘱她,等一会进了那姓左的诊室”先关上门勾引他,若这小子上当了最好,咱们当场抓奸,到时候这泼妇会说他强奸她的。若这小子不上当,就让这泼妇撕烂衣裙,抱住姓左的撕扯叫喊救命,然后我等冲入,嘿嘿,那时候,管教这小子颜面扫地!丢人丢到姥姥家去!”

“很好!”廖医监冷笑道”“要闹就闹大一点,不禁让他颜面扫地,说不定把他这官帽都整掉,才算解了心头恶气!”

“对对!等会我再叮嘱一下那妇人,搞得热闹一点!”

两人脑袋凑到一起吃吃笑得十分得意,突然”空中一双手伸下来,抓住二人的下巴一扯,下巴顿时脱了臼。剧痛之下正要叫喊,脖子咔嚓被那双手掐住子,做声不得!

半空中轻巧地翻身下来一人,一身黑衣,蒙着脸,一抖手,将廖医监脖子缠在空中垂下的一根细索上,腾出右手,噼里啪啦一阵耳光,打得马屁精鼻口流血,眼冒金星,牙齿都掉了两颗,面颊肿得跟猪头似的,偏偏脖子被掐住叫不出声来。

黑衣人一顿耳光之后,将马屁精往地下一贯”马屁精在这人手里,简直跟婴儿似的毫无反抗之力,仰面摔在地上”正要叫喊,黑衣人一脚踩在他脖颈上”喉咙顿时哑了。

这工夫,那廖医监已经被细索累得两眼翻白都快断气了,黑衣人这才解开绳索,掐着他脖子,又是一顿噼里啪啦的耳光,抽得他瘦小的马脸成了肥猪一般肿胀起来,牙齿掉了好几颗。

黑衣人脚尖一挑,将马屁精从地上挑了起来,寒光一闪,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白森森的短刃,架在了两人的脖颈上,声音冰冷如刀:“敢叫一句,切下你们两的人头!”

两人魂飞魄散,慌不迭点头,连求饶都不敢说。

黑衣人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抖开给两人瞧:“看清楚了!”

两人忙定睛观瞧,只见那纸上写着一行字:“谁敢对左忠少阳无礼,就切下他的脑袋!”没有落款,只有一方红印,细细辨认,竟然是“永嘉长公主之印”!

永嘉长公主?

这位长公主是高祖皇上的心肝宝贝,是当今皇上的亲妹妹,生性**荡同时心狠手辣,京城无人不知。嗯不到这位小郎中左少阳竟然是永嘉长公主的人?

两人吓得腿都软了,永嘉长公主要杀他们俩,那还真跟捏死两个臭虫似的。

黑衣人冷冷道:“看明白了吗?”

两人哆嗦得跟筛糠似的,想使劲点头,表示听懂了,可是刀子架在脖子上,又不敢用力,生怕把脖子给伤着了。

黑衣人道:“我且问你们,是不是那于老太医指使的?”

“不不!”廖医监嘴巴被打肿了,牙齿也掉了,说话不清楚,“于老太医并没有指使我们,是我们自作主张的”

……哼,我料他也不敢!”黑衣冷声道,“本来,你们算计左公子,我可以直接切下你们的头回去交差的,看在你们给人治病多年,没有功劳也有点苦劳的份上,暂且把脑袋寄存在你们脖子上,若再让我知道你们对左公子半点不敬,我自会来取你们俩的狗头!听明白了没有?”

两人赶紧答应头,却不敢点头,生怕脖子上的刀割到肉里去,眼睛直直的瞧着前方不敢乱动。

黑衣人缓缓收回利刃,又冷声道:“公主不喜欢别人知道这件事,你们二人要敢把这事传出去半个字,我也立即取你们的狗头!”

“是是!”两人又急忙答应。

嗖的一声,黑衣人收了手中短刃,抓住二人衣领往地上猛地一贯。两人摔得昏天黑地的,半晌才哎哟着爬了起来,〖房〗中那黑衣人已经不见了。

两人相互瞧着,都是鼻青脸肿,口鼻流血,地上好几颗占着血水的牙齿,也分不清谁是谁的。脸上又是惊恐又是害怕又是羞愧。

马屁精忙起身把廖医监搀扶了起来,低声道:“大人,这,这小郎中竟然是,是她的人,咱们……,咱们可怎么办?”

“赶紧的去给左少阳赔礼道歉去!难不成还敢跟永嘉长公主斗?不想要脑袋了?对了,你先赶紧出去把叫来的那娘们赶出去!”

“是是!”

两人踉跄着捂着脸低着头出门,门口应声的仆从见到两人狼狈的样子,都吓了一跳,见两人的神情,又不敢多问,忙闪到一边。大堂里不少坐堂大夫瞧着他们这狼狈样,脸上除了惊讶,还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病患们瞧着他们都在低声窃窃私语。

等候的病患中,其中一个中年肥胖女子,上前两步,探寻地望向马屁精。

马屁精一只手蒙着脸,快步过去,从怀里摸出一小块碎银塞给她,含糊道:“快走!”

“啊?动手?”马屁精嘴巴被打肿了,说话不清楚,这中年女人给听成了拧了,赶紧接过银子,扭着肥屁股就要往左少阳诊室去,马屁精又惊又怕,从后面一把揪住她的头娄:“站住,快出去!”

肥胖女子被扯得哎哟一声倒退回来,扭头瞧这马屁精。马屁精又重复了一遍,胖女人这才听清了,但有些不明白,低声道:“大人,不整他了吗?我可都准备好了,里面的贴身小衣在家里就已经撕烂了的……”

“闭嘴!不整了!你马上滚!”马屁精咬牙切齿低声吼道。

肥女子吓得一哆嗦,赶紧磨转身,快步出门走了。

马屁精捂着脸回到门口,跟着廖医监进了诊室,只见左少阳正坐在四方桌后面呼呼生着闷气。见到他们俩进来,不仅鼻青脸肿的,而且嘴角鼻孔还沾有鲜血,不知他们搞什么鬼,难道自己打起来了?

廖医监上步躬身一礼:“左大人,下官有眼无珠,不知道您是…………,这个,适才说话好生无理,很是惭愧,特来赔罪,求您宽宏大量饶恕下官吧。”

马屁精也跟着连声赔罪,连连作揖。左少阳听他自称下官,很是奇怪,怎么才这么会工夫,他们就成了这个德行了?淡淡道:“两位大人言重了,你们的脸怎么肿了?嘴唇也破了,在流血呀,门牙也不见了,怎么受伤了?”

“没,没事,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两人面有愧色。左少阳眼珠一转,立即想到了萧芸飞,只有她才有这本事神不知鬼不觉潜入他们诊室房里把他们暴扁一顿。当下笑道:“两位这么大年纪了,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啊,瞧摔成这样子。”

两人诺诺答应,两张老脸又羞又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廖医监捂着猪头一帮的脸,陪着笑道:“左大人,这女科和疮疡科我另交给旁人就行了。”

“那我做什么?”

廖医监还真不知道该分派什么任务给左少阳,生怕分派不好,得罪了他,到时候永嘉长公主又找自己麻烦,这公主脾气不好,到时候暴怒,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跟马屁精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才支吾道:“这个,大人乃是今科探花,医术高明,就看着有疑难杂症的,您就给瞧瞧。咱们医馆常年都有太医署学馆的学生,就麻烦你带带他们吧,指点指点他们医术就行了。”

“行啊,带学生没问题,疑难杂症大家一起研究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