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28章 富途险恶

第428章 官途险恶

听左少阳答应了,廖医监这才放下心来:“下官让刘医正带你见见医馆的医工、针工还有太医署的学生们。下官和马大人摔伤了脸,就不陪同了。还请左大人原谅。”

“好说。”左少阳道。

廖医监和马屁精又是连连作揖,这才告辞离开,当下马屁精跟刘医正说了,刘医正见他鼻青脸肿的样子很是惊讶,听他说摔伤的自然不信,但也想不通刚才并没有听到什么特别打斗声,怎么一晃眼这两位就成了这狼狈样。不过也不好细问。

当下刘医正叫来医馆所有的医师、医工、药工等人跟左少阳见面,这些人几乎都比左少阳年纪大,见左少阳如此年轻,竟然便是医举探花,还当上了太医署医正,都很惊讶。不过,从眼神里到十有八九并无敬佩之色。

左少阳明白,要想在医术上服众,就得拿出真本事来。

见过面之后,左少阳便开始坐堂问诊,他们太医署医馆里诊病,都是分科的,类似于现在的医院,主要坐堂问诊的是医工、针工,以及在这里实习的太医署学馆的学生们,而左少阳、马屁精、刘医正他们三个医正和廖医监四个人,则相当于专家门诊,但是不接受预约,只有医师、医工搞不定的病,才交给他们来看。同时,大户人家请出诊时,便由他们几个出诊。诊金是双倍给付的,上缴医馆。但是病患家属多给的赏赐则归自己。

太医署的医馆是公立性质,实行按时上下班制度,中午休息一个半时辰。左少阳坐了一上午,也没给一个病患看病。因为病患不直接送到他这里来看病,而那些医师、医工似乎并不太相信他的医术,就算遇到疑难杂症,也没有人转到他这里来就诊,而是去找刘医正和马屁精他们了。

左少阳看着别人忙碌,很是无聊,到了中午下班了,便骑着马回家。

从东南医馆到左家,要经过慈恩寺。瞧见后面围墙外那棵大榕树,左少阳心中一动,纵马过去,翻身下马,找了一根树枝插在草地上,这才骑马回家。

这是左少阳第一天上班,所以,白芷寒打点精神,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做了一桌好菜。因为下午还要上班,不敢喝酒,所以没有预备酒。

左少阳吃的却不开心,似乎心事重重的,古人讲究食不言寝不语,所以都没有问他怎么了。吃完饭,左贵老爹问了两句,左少阳只说没事,左贵也就没在追问。

左少阳没有午睡的习惯,在床前练了一会字,差不多到点了,便又骑着马上班去了。

远远望见慈恩寺那棵大榕树了,左少阳骑马过去,突然,他看见榕树下站着一个老者,正是女扮男装的萧芸飞!

“萧姐姐!”左少阳惊喜交加,纵马来到她身边,翻身下马,“你来了!”

“是啊,探花郎大人叫我,我敢不来吗?”萧芸飞嫣然一笑,下巴上胡须飘动,声音也变成了男声,而且略带沙哑,低声道:“以后我没有改装束,就还是叫我萧老哥。不然会吓坏旁人的。”

左少阳也笑了:“好的,萧老哥。”

“怎么样?头一天当医官,感觉如何?”

“不好!”左少阳左右看了看,道:“咱们到河边说话吧。”

慈恩寺后面便是流入曲江池的曲江,碧波荡漾,沿着河堤有一条林荫小道,两岸的柳树已经开始发芽了。

左少阳牵着马跟萧芸飞并肩走着,然后把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扭头瞧着他:“我猜,他们两个被人暴打,是你做的吧?”

萧芸飞到没有否认,笑道:“是,你第一天到新的地方,我知道,京城的官吏很势利眼,他们又不知道你的来历,还以为你是个没有背景的穷书生,你又得罪了于老太医,而于老太医在京城行医数十年,跟随高祖皇帝,不免有很多势力的,我担心他们会给你来个下马威啥的,所以暗中跟来了,没想到,这两个龌蹉家伙,竟然是于老太医的人,已经找了个泼妇,准备找你看病时,诬陷你调戏她,要陷害于你,我这才收拾了他们一顿,若不是担心给你惹麻烦,我就直接结果了他们!”

左少阳听的心头一凛,这一招还真是毒辣,自己半点防御都没有,幸亏萧芸飞暗中跟随,要不然,惹上这身脏水,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不禁对京城官场的污秽丑陋的勾心斗角很是厌恶。可是,自己现在身在其中,又该如何呢?

萧芸飞见他阴沉着脸不说话,笑道:“放心,我已经教训他们一顿,他们肯定不敢再找你麻烦了。”

左少阳想起上午廖医监说的话,似乎以为自己是什么永嘉长公主的

人,便道:“你是不是又拿永嘉长公主的印章,冒充永嘉长公主去吓唬他们两个了?”

“嗯,我发现,只靠武力有时候不管用,他们可能表面上会怕你,但暗地里可能还会使坏,到底不如用权势来得方便,让他们知道你背后有人撑腰,他们自然不敢害你,还会想法设法来巴结你,你才会如鱼得水,这就是官场!”

左少阳苦笑:“可是,如果让永嘉长公主知道了,岂不是麻烦?”

“放心,她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把你怎么样!我保证!”

“你保证?——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跟永嘉长公主很熟吗?”

萧芸飞似乎说漏了嘴,赶紧岔开话题:“时候差不多了,你第一天上班,可别迟到了才好,快去吧!我也走了!”说罢,生怕左少阳追问似的,逃也似的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远处柳荫后,左少阳只得翻身上马,来到东南医馆。

这一下午,还是老样子,看着别人忙,自己闲得没事。廖医监和马屁精看样子还没从惊恐中恢复过来,脸上又有伤,只是躲在屋里不出来,也不接诊病人。所以医工们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便都转到了刘医正那里,等了好些人。

左少阳有心过去帮忙,但是又怕人家说自己多事。再说了,病患不找自己看病,自己最好不要主动找人家看病,看病这种事情,太热心了,便可能会好心没好报,好心办坏事。所以,他无所事事地坐了一下午。

下班之后,左少阳郁闷地策马回家,左贵老爹坐在大堂廊下喝茶看书,见他来了,本想说两句话,可见他那郁闷的样子,便住嘴不说了,心中有些纳闷,怎么这官当得不顺心吗?

饭菜正在做,天井里飘着幽幽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左少阳径直回到屋里坐着,把窗户推开了,瞧着后院依旧挂着霜雪的芭蕉竹子发呆。

乔巧儿瞧见夫君心情不佳,心中揣揣,到底还是小心地跟了进来,在他身边坐下,却也不敢多问。

左少阳回头瞧她,勉强一笑,把她拉倒腿上坐下:“我没事,只是第一天当医官,跟咱们药铺不一样,所以还不习惯。”

乔巧儿依偎在他怀里,道:“相公若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甭管它,不用去想着法讨好别人,自己开心就成。”

左少阳很是诧异:“你是我娘子,怎么不劝我好好往上钻,争取做个大官,将来光宗耀祖,夫贵妻荣呢?”

“一切随缘吧,大官就那么几个位置,人人都削尖脑袋往上钻,能当上的没几个人的。相公本来就不喜欢当官的,若是费劲心思去钻营,与相公本性不符,再说了,相公高明的是医术,而不是为官之道,为官不为民,民则受苦。医术高明了,病患便有福了。咱们只是医官,一心只想好如何提高医术,造福百姓便好。这官嘛,要是不开心,不做也罢!”

左少阳心中暖洋洋的,搂住她深深一吻,道:“娘子,我今天第一天当医官上班,遇到的事情很不开心,加上以前看到的官场的丑恶,让我对官场更加失望,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下去。正如你说的,我做得很不开心。”

随即便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包括廖医监和马屁精两人准备设圈套整自己,以及萧芸飞帮自己暴扁了他们俩的事情,说得乔巧儿心惊胆战的,一阵的后怕,若不是萧芸飞暗中发现了他们的阴谋,只怕当官第一天就被这些人整了。

左少阳道:“虽然廖医监和马屁精他们是不可能再对我怎么样,但是,这已经提醒了我,官场勾心斗角的事情太多了,我又如何会想到悔婚官司会惹到这些人对我下手呢?他们两个是不会的了,可以别人呢?想拍于老太医马屁的人太多了,廖(尿)医监是不会找我麻烦了,谁敢保证以后不会再来个屎医监?”

乔巧儿扑哧一声笑了:“就是,人心难测,笑面虎多了去了。”

“嗯,这种人不仅是官场,哪都有这种人的。只不过官场更多,更隐蔽。也才更让我觉得没意思。刚才听了你的话,当真是茅塞顿开,反正我只是医官,治病救人才是我的本份。不用去想那么多,对于那些小人,只能是小心提防了,没别的办法的。”

“对,相公只要开心就好,反正这官咱们也不稀罕,大不了回合州继续当郎中,逍遥自在的。”

左少阳高兴地搂住她亲了一下:“正是这话,开心就好!——‘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我的娘子当真是我的贴心豆瓣,有你这么开导我,我就宽心多了!”

乔巧儿听夫君这么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搂着他的脖子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