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35章 一篇文章

第435章 一篇 文章

xxx爹摇头:……大过仓促,合州老宅和药铺,真要处xxxx一时半会就能办好的。特别是,你新近刚刚做了医官,万事开头难,若把精力都放在置办家宅和举家迁徙上面,牵扯精力,多少会对仕途有影响,这是最要紧的。所以,为父尽管也想搬来京城,跟你们共享天伦之乐,但是,为了你的仕途着想,还是暂缓个三两年的,等你在京城站稳根基了,咱们家也有些闲钱了,合州药铺、老宅也商量着能卖出好价钱了,那时候再商议举家迁来京城的事情。”

左少阳知道父亲一向做事稳健(当然,除了这次打悔婚官司被气疯了不顾一切之外),举家迁徙这样的超级大事,他自然不会轻易作出决断的,尤其是自己在京城才起步,就更不愿意因为这件事影响自己的仕途,便点头答应了。

左贵老爹又道:“你在合州种的药材,想必在京城要用,为父回去之后,便跟祝药柜商议,托他们药行把这些收上来的新药材给你每月按需送来。”,左少阳喜道:“好啊,我还担心巧儿家后院地方到底小了点,拿娘家的家宅后园来种药材到底不方便,兰儿住在哪里照料时间长了也是不妥,正琢磨着怎么办呢。父亲这办法太好了!”

左贵老爹微笑点头,捻着胡须道:“将来,你用这些新药给人治病,创出名气来了,药材需求量增大,地若不够,还可再拿一些田地来种药材的,又或者,到时候在京城附近再购置一些田地种药材,那便是将来长远打算的事了。”

“是啊,另外,我们在合州用新法炮制的附片,这几天我给人治病”用了之后效果明显,已经小有些名气了”估计今后使用新法炮制的附片的数量会很大,光靠我们自己炮制只怕不够用的。而且,我们已经把附片、乌头炮制新法卖给了祝药柜独家专营,新附片的疗效和用量已经得到合州医官的认可,但是,京城还不知道也不认可,我正在努力扩大新附片的知名度,如果将来新附片被京城医学界接受之后,大量应用在各种医方里的时候,那附片的销量肯定会成倍增加。所以,父亲回去之后,可以把这件事告诉祝老掌柜,让他可以筹划来京城开设药铺,专营附片了。我们家在他们恒昌药行有份额的”他们赚了钱,我们也就能赚钱了。”,“嗯!为父回去就办这件事!”,左贵老爹对新附片的作用还是很有感触的,上次在合州,左少阳当着县太老爷和两位医官的面,用一斤附片给倪智治病,将垂死的倪智挽救了回来,由此获得了合州医官汤博士的许可,将新附片作为合州官方医术用量认定,对此”给左贵老爹很大的震撼,现在听左少阳要在京城推广新附片使用,便是信心满满的了。

又喝了几杯之后”左少阳对乔巧儿道:“既然不在你们娘家种药材了,那兰儿再住称们家只怕就不太妥当了,要不,还是找个地方搬出来住吧。”

乔巧儿道:“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的,不过既然相公决定让苗姐姐搬出来住,就依相公所言。明儿就找地方租房子,须得离咱们不远的,也方便有个照应。要不然,他一个姑娘家孤身一人住在别处,总让人不放心。近一点的好。”左贵老爹饮了一口酒,想了想,叹了口气,悠悠道:“罢了,不用外面找去了,明儿叫他搬来这里住好了。”,左少阳原本也在担心苗佩兰一个姑娘家单身一人住在外面不妥当,想不到一向倔强得甚至不讲道理的父亲,竟然松口让还没过门的妾室先住到家里来,老爹左贵的决定当真是让他感觉如腾云驾雾一般狂喜,只怕这是自己的幻听,忙不迭又问:“,父亲是说,让兰儿住在咱们宅院里?”

“嗯,要不然,他一个姑娘家单身住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如何向她母亲交代?对外嘛,就说是同乡,暂住的。等满一年后纳过门就是。”

左少阳这才肯定父亲说的是真的,狂喜不已,将旁边巧儿和芷儿的手一边一个抓住不停摇晃着:“太好了!这下子就放心了!”

乔巧儿和白芷寒也高兴地点头称是。

左贵老爹瞧着左少阳,到底还是摇了摇头:“忠儿,你是牲情中人,这本是好事,只是太过痴迷于儿女情长,对你仕途不是什么好事,切记,咱们左家光宗耀祖的重任,已经落在了你的肩上,切不可辜负了这番大好前程!”

左少阳急忙把二女的手放开,讪讪笑道:“是,父亲教诲,我记住了。”

左贵老爹瞧着他眼中依然抑制不住的喜悦,心中暗叹,这孩子虽有大好前程,但是只怕真不是当官的料,想有什么青云直上飞黄xxx是难上加难的事,转念一想,原先都已经彻底失xxxx现如今儿子不仅考中医举探花,还当了医官了,这边已经是喜出望外的惊喜之事,所谓知足常乐,仕途之事,到底不可强求。

第二天,左少阳把煎好的新药用砂睢装了,上班的路上给牛把式家送去了,依旧是三天的量,届时再煎新药。而左贵老爹则去了瞿老太爷和乔老爷家辞别,又到车行雇佣了一辆马车回合州。次日一早,得了信的人都来送行,喝了线行酒,左贵老爹带着丁小三,乘马车出城往合州去了。

苗佩兰高高兴兴搬到了左家新宅里,跟白芷寒两人住一屋有伴。苗佩兰身有武功,力气又很大”有她在家,再加上小松鼠黄球,左少阳上班就放心多了。

一、一一一一太医署皇城皇城医馆。

太医令何泽刚刚给一位皇亲国戚看完病送走了回来,门外一名小吏送来一叠文案,是有各地报上来的各种文书。

何泽伸了个懒腰,拿起一份文书随意翻了翻,都是夸夸其谈宣扬功绩的陈词滥调,扔到一边,又拿一份翻阅着。

突然,他被一个名字吸引住了一一左少阳!

翻回封皮看了看,是东南医馆通报的材料。标题写的是:“廉价祖方治愈数年中风沉疴”!内容写的是东南医馆新任医正左忠少阳,使用每剂药仅二三十文的祖传秘方,替牛把式治好了患病长达两年的中风偏瘫。如今牛把式已经能下地自由行走了。

何泽脑袋立即翻江倒海地倒腾起来。

整个太医署只有他何泽知道,这位左少阳是权臣杜淹亲自推荐参加医举的。能得到这种殊荣,要么是心腹,要么是很有来头的口左少阳的背景何泽知道很清楚,只是一个合州的小郎中,当初战乱,因为拥军,曾获得了赵王爷李元景的嘉奖。此外没有什么来头。杜淹亲自推荐他,肯定不是看在赵王爷面子上,因为赵王爷如果要推荐左少阳”他自己便可以直接推荐,用不着拐弯抹角通过杜淹来做这件事。所以,左少阳很可能是杜淹的心腹之人。

现在,他到了东南医馆没几天,东南医馆便报上了他这么一个很有震撼力的医案通报。说不定便是杜淹的人暗中给东南医馆的人打了招呼的。要不然,东南医馆廖医监那个势利眼,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就把新人往上推荐的。就算这新人真的有什么秘方治好了大病,在廖医监眼中,也是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的。而现在左少阳去了没几天”便报上这样一篇文章来,只能说这老家伙得到了杜淹的点拨了!

他却不知道,廖医监不是得到杜淹的点拨,而是被萧芸飞用永嘉公主的名号威胁了,以为左少阳是永嘉公主的人。

何泽自以为想通此节之后,便开始琢磨这件事该怎么办了。按照常理,下面报上来的文件,他看完了扔一边就行了,觉得好的有价值的,才会往其他医馆转发,特别好的,才报送上级主管部门太常寺领导审阅。但是,这必须非常有价值的武者大有来头的文章才行。而这一篇报告,便具有了这样的价值。

唐朝没有什么学术刊物,想写学术文章只有两个途径,要么自己掏腰包出书,要么通过衙门公文形式转发。前者因为印刷术和造纸术跟不上,所以对于一般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而后者,要以公文形式转发,则是一种难得获得的高级待遇了,只有那些有声望有名气的老大夫才有这种荣耀,而新近后学特别是刚刚到岗的这些小年轻,一般是不可能享受这个待遇的,当然,如果这个小年轻有足够强大的后台,那就另当别论了,做何泽眼中,左少阳便已经具备了这种条件。

唐朝太医署相当于现在的卫生部加皇家医学院加首都医院的角色,不仅有医疗功能,还负有领导全国各地州县医学的职责,有指导下级医馆业务的职权。

太医署以自己的名义转发下面上报的医学文章,可分这样几种情况:第一种是就在太医署内部传阅,第二种是转发到京城太医署直辖的五个医馆,第二种是转发到京城所有医馆,最后一种,是对有重要学术价值的文章,则可以转发全国部分州县甚至所有州县的医馆和医官”并同时上报上级主管部门太常寺。

当然,最后一种是相当露脸的事情,没有一般的关系是绝对不成的。当然,文章本身也必须要有足够的学术价值,要不然,转发下去让人笑话,那也是不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