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36章 往事须回首

第436章 往事须回首

这篇关于左少阳用廉价药物治愈中风多年病患的报道,从学术价值上看绝对是超一流的了,也绝对是具有轰动效应的,可是,作为太医署的最高领导太医令,他当然知道手下这帮人的德行秉性,写这篇文章的,便是一个溜须拍马欺上瞒下打压同僚的十足的马屁精,他写的文章未必可信,如果贸然上报太常寺并转发全国,一旦引起了太常寺诸位大人甚至医官最高领袖尚药奉御的重视,亲往核查,而这个事情又并不存在或者被显著夸大,惹人笑话倒也罢了,若被杜淹的对手拿来当打压杜淹的事情深究下去,到时候恐怕难逃失察的罪责。

所以,这件事既是一个溜须拍马讨好杜淹的机会,又是一个挑战,一旦弄不好,只怕祸及自己。必须从长计议。

是否下去核查一下呢?不妥!这样一来,明显给人不信任的感觉,要让左少阳知道了,只怕又惹他不高兴,捅到杜淹那里,又是一桩过错。他却不知道左少阳现在根本跟杜淹说不上话。这种事情,往往是越神秘越不知道就越往高处厉害处想。倒教这何泽左右为难起来。

何泽坐在交椅上,拿着这份文章,思前想后盘算了好半天,决定还是谨慎从事为好,先不动神色,按平常公文先转发京城五个太医署直属医馆,看看动静,若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各医馆肯定会组织前往学习取经,根据反馈情况,看看是否真有其事,那时候再决定是否上报并转发全国。

想好之后,何泽提笔写了批文,即刻转发京城五家医馆。

牛把式的中风经过左少阳半个多月的治疗,已经有了明显起色,口眼歪斜已经好了很多,至少不流哈喇子了,偏瘫的左手也能微微挪动了,最让牛老太欣慰的,是牛把式已经能含含糊糊地说话了。

这天早上,牛老太熬了一小锅菜粥正坐在床沿边给牛把式吃,牛家儿子和儿媳都出去扛活帮人洗衣煮饭挣钱去了。家中便只有牛家老两口。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这些天牛老太听这敲门声已经很熟悉了,这是给他们家带来希望的东南医馆的新任医正左少阳的敲门声。赶紧把粥碗放在炕头矮墙上,跑过去拉开了门,果然便是左少阳,身穿酱色官袍,头戴软脚官帽,一手牵着官马的缰绳,一手提着一罐汤药。官帽上,肩膀上,都是白绒绒的雪花。

这两天倒春寒,天上又飘起了雪花。早先他出来的时候白芷寒看着天阴估计要下雪,把一般红油纸伞挂在他马鞍上,但是骑着马挂着风,手里又捧着药罐,实在不方便打伞,所以走半道上下雪了,他也没打伞,结果落了一头一肩的雪。

牛老太满脸是笑:“左大夫,您来了,哎哟好大的雪,瞧您这一身的雪,快请进吧!”赶紧伸手帮他接过马缰绳,栓在门边的拴马石上,左少阳提着药罐进了屋里,径直来到卧室。牛老太关上门,跟着进来,接过药罐放下,又帮他拍打着官帽和肩膀上的雪花。

左少阳在床沿上坐下,替他诊脉望舌之后,又看了看他已经消肿的脸,笑道:“牛老伯,你气色不错嘛,感觉如何啊?”

“好多了……”牛把式声音虽然含糊不清,但已经能比较容易地分辨出说的是什么了,而且说话也连贯很多的了,“多亏了您,要不然,我只怕,已经死了……”

“老伯说笑了,看你就是个多福多寿的人,如何就说到这里了呢。”

“左大夫说我多福,倒还真是,我前后死过两次,两次都能活过来,这不是有福又是什么啊。”

左少阳奇道:“老伯死过两次?”

“是啊,上一次是在……”

咳咳!

牛老太使劲咳嗽了急声,端着一杯茶递给左少阳:“左大夫,您吃茶。”

“好的,谢谢!”左少阳知道肯定涉及什么隐秘的事情或者不能说的事情,也不再追问。

牛老太倒了一碗药递给牛把式:“他爹,来,吃药了。”

牛把式只是偏瘫,右手是可以勉强活动的,单手接过药碗,咕咚咚一口气将药喝光,递给牛老太,道:“你不用打岔,我知道,这件事不能跟旁人说,但是,既然左大夫问起来了,还是得跟他说,若不是左大夫,我这条命已经没了,还隐瞒它作甚,左大夫是做官的人,说给他听,以后有个防备,也是咱们报答一点恩情了。一味只顾自己安慰,该给恩人提醒的,也不提醒,还能算个人吗?”

牛老太听牛把式说完这一通,面有愧色,道:“我知道了,要不,你歇着,我来给左大夫说罢。”

“你好多事不知道,说不清楚……”

左少阳笑道:“不用说了,这个关系重大,就不要说了。老伯病情逐步好转,说明药是对路的,继续按照这个服用,暂时不需要更改药方。我走了。”说罢,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左大夫等等!”牛把式狠狠瞪了牛老太一眼,对左少阳叫道,“这事说给你听,也好有个防备!”

“不用,我与世无争,不需要防备谁。我也不希望因此给你们带来麻烦。”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呐!天下做官的都在他手心下,你不知道他的秉性,只怕有一天会坏在他手里呀!”

左少阳已经走到了门边,一听这话,站住了,回过身来,缓缓低声道:“你说的,莫非是御史大夫检校吏部尚书杜淹杜大人?”

牛把式点点头,叹了口气:“杜大老爷心胸狭窄,手段残忍,杀人不见血,你在京城当官,免不了将来要跟他打交道的。我在他府上当马夫这么多年,被他整得妻离子散的官吏看得太多了!”

左少阳若只是个小医官,又与杜淹没有什么瓜葛,他也就无所谓,反正自己这芝麻官也不会去惹到这位权臣的。人家也不会闲极无聊主动找自己这小医官过不去。所以不听也罢,可是,自己出手救过杜淹,而自己这医官是杜淹亲自保荐的,而收了人家一栋宅院,前些日子又见甄瑶对杜淹恨之入骨,又听伍舒说他花钱从杜淹那买了官,才转行从政了。所以,他很想知道,被自己救了一命的这位权臣杜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于是,左少阳走了回来坐下,望着牛把式:“如果涉及隐秘会带来麻烦,还是不要说得好。”

“也没有什么可隐秘的,我一个车把式,也不可能知道杜大老爷的什么隐秘的事情。都是我自己的一些事。我先说我上此次差点死在杜家的事吧,——两前的冬天,我赶车送杜大老爷上早朝,连着几天下雪,地上都结了冰了,我不敢赶马快了,生怕滑倒,但是杜老太爷让我加快速度。我忙说路上有冰,不能太快了,他扬手就给了我一个嘴巴,把我牙齿都打出血了。我只能打马快行,结果,在意街角拐弯,地上结冰太滑了,马车便翻在了路边。我摔得在街边青石板上,脑袋正磕在地上,当时就昏死过去了。”

左少阳道:“这是你中风之前的事情吗?”

“是,三天之后我就中风了。”

“嗯,你这中风,很可能与这次外伤有关。你接着说。”

“好,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老宅了,两手反绑着捆在马厩院子的桩子上,脑袋上的血都凝固了,两个老太爷的亲兵正用冷水泼我,我是被冻醒的。我吓坏了,忙问怎么回事?问老太爷伤势如何?一个亲兵冷笑着没搭理我,扔下水盆,叫另一人盯着我,他去禀报去了。过不多久,老太爷的亲兵队正大人来了,他姓冷,冷队正二话不说,便让人扒光我的上衣,亲自抡着浸水的牛筋皮鞭一顿狠打,打得我死去活来,惨叫饶命。”

左少阳道:“这个冷队正,长得如何?”

“呃,五短身材,小个子,眼睛冷冷的很阴森。”

左少阳心中暗自点头,他上次为了躲避杜淹,曾经在老神医甄立言断言杜淹必死的那天,躲在城里小巷中,还是被杜淹的人发现了,当时拦住自己的人,也是自称是老太爷的亲兵首领,就是这付摸样,接自己的那人,应该就是鞭笞鞭笞牛把式的那为亲兵队正。当时见他和颜悦色的,想不到如此狠毒。

左少阳让牛把式接着说,牛把式道:“我不知道冷队正为什么要这么狠打我,想必是我驾车翻车了,伤了杜大老爷,所以一个劲求饶。”

“就算伤到了杜大老爷,也不能怪你,你当时已经小心驾车了,是他强令你驾车快跑的。”

“话是这么说,可我是车把式,车翻了,到底是我的错,这是怎么都躲不过去的罪责。所以冷队正把握打了一顿皮鞭之后,我昏死了,他又用冷水把我浇醒,我便不停赔罪,说我错了,求他饶命。可是冷队正说了一句话,我才知道,我原来犯的,是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