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41章 药圃

第660章乘风归去

乔巧儿欣喜地说道:i,相公回来了9……伸手接过他手里的马缰绳“嗯”左少阳把小松鼠抱在怀里抚摸着它光滑柔顺的皮毛,走进院子,看见苗佩兰正坐在天井里的一根矮板凳上洗衣服,见他回来,甩了甩手,起身跑过来接过乔巧儿手里的缰绳,

左少阳见院子里多了好几盆花草,摆放在大堂屋檐下的走廊外侧的石阶上,另有几盆花,放在两侧厢房屋檐下排水沟边,笑道:“哎哟,买了这么多花啊?”

乔巧尼笑道:“是啊,好看不?”

“不知道。”

“为什么?”

“花都还没开,我怎么知道好不好看呢?都是些什么花我也不知道。”左少阳道,把乔巧儿拉过来揽住她的小蛮腰,“不过,既然是我们巧儿买的,自然是好看的了!”

“嘻嘻,可惜不是我买的,是白姐姐。”

“哦?”左少阳想起了合州老宅后花园的那些花圃,便道:“这个不稀奇,芷儿最擅长的便是种些花花草草的了。她弄的花一准错不了。一芷儿呢?”左少阳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笑了:“在做饭是吧?”

“是啊。对了,跟你说件事,中午你走了之后,我和白姐姐我们俩下围棋,苗姐姐不会下,闲极无聊,就扛了把锄头,把后窗那块荒地开了……”

左少阳吃了一惊,很是紧张地问道:“那后窗的芭蕉和竹子呢?也挖了?”

“是啊!”乔巧儿顽皮一笑,见左少阳脸都有些白了,扑哧笑出了声:“咯咯咯,逗你的,苗姐姐自然知道你喜欢那芭蕉和竹子”下雨的时候听雨声用的,谁敢动你的宝贝?都留着呢,只把空地挖出来了。”

左少阳这才舒了口气,瞧见天井的脏鞋子”笑道:“这鞋子是她的吧?这些天下雪,那块地满是冰雪,很潮的,而且地上还冻着,现在挖它作甚?”

苗佩兰已经系好马回来,听见他这话,笑道:“地已经解冻了,现在是回春寒,很快就会热起来的。现在开荒正好,春暖便可以施肥种地了。”

左少阳苦笑:“兰儿,你不会在后窗施肥吧?好具的!”

苗佩兰微黑的脸蛋有些潮红:“不会施便溺肥的,我知道,只施草木肥,一点都不臭的。”

乔巧儿道:“相公你也真是,把苗姐姐想得那么笨啊?谁会在住宅后面施那种臭肥?”

“嘿嘿,是我说错了。兰儿”走,咱们看看你开垦的荒地去!”

二女跟着他来到宅院后面。这块地也就篮球场那么大,窗下的一小半地种了两棵芭蕉和一丛竹子,其余的地方是杂草丛生的荒地,现在,所有的杂草都被锄掉了”石头也捡到一边堆着的,开出了一块荒地,土坷垃也破碎了。

左少阳知道苗佩兰不识字,又不懂琴棋书画,女红也不太在行,除了地里的农活,别的都不会,到了京城,便闲得无所事事的很闷,她又是个闲不住的人,所以才在还天寒地冻的时候便开荒种地”实在是她闲得发慌了。心中有些疼惜,抓她的手拉过来要揽她的小蛮腰,苗佩兰却羞红着脸挣脱了开去”瞅了乔巧儿一眼。

乔巧儿笑道:“苗姐姐还害羞呀?别担心,我不吃醋的。”

她越是这么说”苗佩兰越不好意思,又逃出了几步,躲到了乔巧儿身后去了。

左少阳无奈地苦笑,问道:“兰儿,你开这地,准备用来做什么?”

“嗯,种菜,这块地种了瓜果蔬菜,咱们家吃菜就不用去市场买了,又省钱又鲜嫩。

“这倒是个好主意。在屋后种花不妥,看不见,种菜最好不过了,而且兰儿又是地里的行家里手,一定能种出香啧啧水灵灵的瓜果蔬菜来的。说的我都流口水了!嘿嘿”

苗佩兰听他夸奖自己,很是高兴:“只可惜,这块地太小了,要是再大一点就好了,还能种一些在合州不能种的药材!”

左少阳心头一动,对啊,合州跟长安气候相差比较大,一些合州没有移栽成功的唐朝没有的药材,比如华山参、党参、羊红膻、天仙藤等,这些大都是陕西本地的特产,在长安能种,而且又是很常用的药物,比如党参,具有一定的可以替代人参的作用,还能补血,在一些必须使用人参的方剂中作为替代药,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贫穷病患的用药问题。

想到这,左少阳顿时兴奋起来,脱口道:“兰儿说的太好了,这提醒了我,咱们在京城里买块地来种药材,多好的!”

苗佩兰刚才也就随口这么一说,却不成想左少阳当了真,忙道:“哥,京城的地老贵的,咱们买来种地,太贵了,不划算。”

“买便宜的地啊,现在大唐建国之初,很多东西都很便宜,特别是房屋和土地,现在买很划算,到过些年,土地肯定会成倍地涨价,那时候再把地卖掉,可以赚一大笔钱,相当于投资!”

乔巧儿道:“相公说的没错,咱们后面这一大块都是贫穷百姓家,如果能出钱买下来就好了,只是不知道要多少钱。不过应该不贵。”

“你估计要多少钱?”

“这一带的房价比较便宜,不过一座三间小瓦房,估计也不会少于十贯吧。”

“嗯,那咱们还是勉强能买得起的,不过最好问个清楚,心里有数,这样好了,我马上去找这里的里正,让他帮忙问问卖价,看看咱们能买得起不。”

苗佩兰瞪着大眼睛瞧着他们俩,这两人怎么说风就是雨,自己刚说希望有块地大一点好种药材,他便要去找人问价了,忙道:“三间小瓦房就要十贯,这一大片买下来”只怕得好几百贯吧,咱们去哪里筹这笔钱啊?”

老家已经没什么钱了,去年挣的钱买了老宅之后,加上两次进京住了半年的花销”差不多都折腾光了。虽然粮仓里粮食倒还有数千斤,但现在粮价大跌,卖不出什么钱来。

家里有近千亩田地,但粮食价格大跌,一年赚的钱也不过百余贯,扣除家庭开支”也只有七八十贯,而且,今年如果不出意外,随着贞观之治的前进脚步,粮价肯定会进一步下降,到时候像马周说的五文钱一斗米,那就没什么赚头了。

卖田地左少阳是绝对不卖的,因为将来田价还会上升。恒昌药行的一份份额短时间内也分不到这么多钱,靠老爹经营的贵芝堂药铺的收入,只怕一百年也未必能挣到这么多钱。

靠薪水?左少阳是从九品下的官”月傣是一千三百文(折合人民币六千五百元)。一年也才十五贯左右,只够买一栋三间瓦房的。

这一片买下来,也得数十年不吃不喝才行。

左少阳想了想,只能拿一枚人参出来卖了。

他现在手里还有三棵极品百年老山参,这次也悄悄带到京城来了。虽然知道价值不菲,但是”具体值多少钱不知道,得去问问药行的鲍掌柜他们。

见苗佩兰如此无所事事,只怕时间长了会不开心的,得找些事给她做,最好的事就是种药材。现在已经开春了”破土动工正是时候,事不宜迟,赶紧动手。嗯到这,左少阳道:“我这就出去找人商量这件事!你们饿了先吃。”

乔巧儿嗔道:“哪有妻妾先吃饭的道理,自然是等相公回来的了。”

“那好,我办完就回来了。帮我把马牵出来!”

苗佩兰见他着急着要出门”看天色还早,离二更宵禁还有两个时辰,便跑去把马给他牵了出来。重新套上马鞍。

趁这功夫”左少阳进屋从箱子里找出那旧枕头,取出一枚人参揣在怀里,出来骑马来到东市。

虽然快关市了,但炮掌柜的济世药行采购药材的各地药商和一些零买药的客人还是不少,饱掌柜正忙着接待药商,见到左少阳进来,自然是将生意先交给二掌柜料理,自己过来招呼左少阳:“左大人来了!”

“嗯,找你有点事,一咱们里屋谈好吗?”

“好!这边请!”

炮掌柜把左少阳让到后院花厅里,吩咐泡茶。左少阳摆手说不用了,说自己说完事就走,还有事情要去办。炮掌柜忙问什么事。

左少阳从怀里取出那枚极品百年老山参放在桌上:“我这有棵老山参,你帮我看看怎么样?”

炮掌柜拿过来一瞧,眼睛都亮了,啧啧连声:“好参!当真是极品的好参啊!我开药铺三十来年了,这么好的老山参,还真没见过几次。这可是难得的好参啊!”

左少阳微笑道:“我想卖掉这棵老山参,你看值多少钱?”

“嗯……,少说也值两百贯!如果遇到着急要的又肯花钱的主顾,高了可以卖到三百贯!”

“我急等着钱用,可慢慢等不了,你帮我想个办法行吗?”

炮掌柜想了想,道:“要不这样吧,人参搁我这,帮你卖,我先给你预付两百贯,到时候卖掉了,我在把余款给你。”

“行啊,多谢。这佣呢……?”

“咱们两的关系,还说什么佣金,一文不要!往后你当了大官,我还等着大树底下好乘凉呢!”

“这你可要失望了,嘿嘿,我不会当官,也当不了大官。”

“这可说不准,山不转水转,不定什么时候就转到你这来了!”

“不用费脑筋就能当官,那感情好。”

说笑着,饱掌柜让帐房取来二百贯钱,整整两大箱子,用一辆车装着,又派了几个膀大腰圆的伙计护送着,给左少阳送回了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