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42章 筹划

第442章 筹划

乍见这么多钱,二‘女’都惊呆了,乔巧儿问:“相公,这些钱是谁的啊?”

“咱们家的!”左少阳笑道,“上回在合州我帮了倪大夫家,他送给我一棵人参。我生怕老爷不准我要,所以偷偷藏着的,刚才拿去卖了。一你们可别跟老爷说!”

三‘女’一听舁笑着点点头,对她们来说,这当真是天降横财。

左少阳又去找了这个里坊的里正,商议跟后面住家购买房地的问题。左少阳是今科医举探‘花’郎,当时里正也曾来庆贺过,这也是这里坊的荣耀,而且左少阳成亲的时候也邀请他参加了婚庆的,所以已经比较熟了,加之左少阳现在已经当了东南医馆的医正,从九品的官,这里正自然是要巴结的了。所以这里正一听左少阳说要买后面的房子,拆毁修建成‘药’材地,立即拍‘胸’脯说这件事包在他身上,带左少阳去商议。那里正也是个急‘性’半,带着左少阳来到他左家宅院后,跟挨着的十来家一家家商议。左少阳的住宅已经靠近曲江了,距离曲江河边还有十多家,正好,将这十多家买下来,便可以连通曲江了,推窗便能看见清幽幽的江水。所以,左少阳决定把这一片十多家都买下来。

他们住的里坊整体上是平民区,房价在长安城里算中下等,由于大唐建国初期,房地产价格都不高,而且房屋出售的也比较多,只要给个稍高的价钱,这些人都愿意卖掉再买一间差不多的房子,而且还能小赚一笔钱,所以卖都愿意卖,只是要价稍高。

里正软硬兼施帮着左少阳杀价,一直忙活到入夜起更了,这才把后宅十多户人家宅院出售价说定,当下来到左家签了文契”里正作中为证,房契价款当场两清。商定十天之内全部搬迁腾房完毕。

由于各家宅院大小和房屋结构都不一样。要价自然也不尽相同,差不多也就是十二贯左右。

这十多家买下来,‘花’掉了一百六十多贯。

左少阳很是高兴,给了里正一贯钱当谢礼。那里乐得都合不拢嘴了,又拍‘胸’脯主动请缨”这几天帮忙找散工和泥瓦匠来帮左少阳拆房子建围墙,将整块地圈起来,并平整场地。反正这些房子差不多都是砖木结构,修建围墙的砖便是现成的,只需要给劳力钱就行了。具体价钱左少阳到时候自己跟工程队的人谈。左少阳便答应了,委托他帮忙找拆房的散工和建围墙的泥瓦匠。左少阳送走里正之后,天‘色’已晚。但是乔巧儿她们三‘女’却〖兴〗奋地想去看看新买的房地。于是锁了‘门’,一家四口出来,把后面十多家宅院都看了一遍。

古代因为人口少,所以家家户户都是单家独院的”面积也比较大,这十多家买下来,还是很大的一片的。一直连同到了曲江边。

特别让苗佩兰高兴的,是这一片有两眼水井,正好可以提水浇地,而且还有若干棵槐、柏、桃、柳等树木。三‘女’都说着要把这些树留下来”夏天了可以乘凉。又说有一两家的宅院‘挺’不错的可以留下来不要拆。左少阳都微笑着答应了。说由她们三人自己规划如何修建这‘药’材园圃。三‘女’更是高兴,立即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这一晚,乔巧儿在左少阳枕边不停地说着修建‘药’材园圃的事情,直到左少阳把她按在身下‘吻’住她的嘴,这才不说了。

说是十天搬迁完毕”其实这些人家也着急,又是些平民,家里没什么贵重家具物件,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只用了五六天,所有的人家都搬走了。

里正也帮左少阳找好了十几个拆房的散工和建围墙的泥瓦匠。跟这些人的包工头商议之后”整个拆房修墙工程全部算下来,包干共十五贯钱。

商定之后,当下开始动工,根据这些天乔巧儿她们三‘女’商议的方案,留下了靠近河边的一栋青砖二层宅院不拆”用来观河景。院子里若干树木不动,水井不动,其余的全部拆除,将拆下的青砖用来砌围墙,剩下的木料和砖瓦,都整齐地堆放在一旁将来备用。

里正得了左少阳一贯钱的好处,十分感‘激’,自告奋勇当左少阳的监工,现场指挥拆房修墙和材料的管理。这给左少阳省了很多心。

工程施工过程中,鲍掌柜帮左少阳把那棵极品老山参卖掉了,价钱是两百七十五贯。又给左少阳补了七十五贯钱。

这样左少阳当即决定再买一些地,进一步扩大范围于是又请那里正帮忙,将四周的几家平房小宅院买了下来。左少阳很想将园子里两眼水井挖开,四周挖掘成一个池塘,通过地下排水沟流出园子外。这样,水从水井里涌出,池塘的水便是活水,很清亮,能养鱼种荷‘花’。还能提水浇灌‘药’圃。挖一个人工池塘在古代没有重型机械情况下,这工程量还是很大的,要耗费大量的人力,所以要‘花’的钱只怕不在少数,跟包工头一商量,果然,挖半个足球场那么大两米深的人工池塘,都至少要两百贯。左少阳现在可没这份财力,只能先用多出来的钱多买些宅院,先把地方占了,以后有了钱再说。

经过与包工头讨价还价商议之后,又补签了一牟补充施工协议,包括新买的宅院拆除和扩建围墙,所有投资算下来,总共‘花’了两百四十多贯,还剩差不多三十贯,留着将来建设‘药’材园圃用。

要拆除二十来栋房舍,还要平整场地,清除垃圾,然后修建围墙,这工程量还是比较大的,‘花’了一个来月,房屋都还没有拆完,更不要说围墙了。这一个多月里,左少阳则忙着医馆治病的事情。

他自己治疗的,以及医馆其他医工移‘交’给他治疗的需要用大剂量附片治疗的病患,还有几个中风久治不愈的病患,经过左少阳随证治疗,都有了明显好转,牛把式已经能下地扶着墙慢慢行走了,说话也更是清洗,刘医正的那个少‘阴’证虚损伐木工病患,脑鸣消失,心悸好转,面部和下肢浮肿也显著消退,口中也不再冒凉气,神疲、肢冷等症状也有了好转,但是,由于沉寒痼冷很深,还需要继续服‘药’治疗。

这一个多月来,左少阳替左邻右舍那些类似牛把式这种家境贫寒病患治好了中风的病症,对一些特困户还减免了不少‘药’费,这些费用左少阳要贴的,廖医监拍马屁不让,而是从医馆支出,反正有些大户是多给诊金的,两下冲抵也不亏损,这使得他赢得了不少赞誉,所以来找左少阳看病的病患已经多起来了。左少阳看病用‘药’的一部分是他自己的‘药’,这部分他自己收钱,当然基本上都是按成本价给的,他不想赚这些穷哈哈的钱,要赚就赚那些富贵人家的钱。这些天他也到富贵人家出诊,开‘药’自然都不打折,而且都开一些贵重‘药’材,这些富贵人家也有个‘毛’病,你开的方子便宜了,他觉得这方子不好,你开贵的‘药’,他反而觉得你医术高明,乐意给钱买贵‘药’,即使很多贵‘药’对治病用处并不大,其实压根就没必要加在方子里用的,加了他们往往更高兴。

这样下来,左少阳给穷哈哈看病虽然赚的诊金很少,但是,一个月下来,他看病给医馆赚回的‘药’费却比其他大夫要多一大截,原因便在他给那些富贵人家看病抓住了这个心理。

同时,有的富贵人家也很大方,左少阳看病用方准确,疗效显著,高兴之下,在诊金之外额外还给些银钱,这一项收入按照医馆规矩是归大夫本人的,就这一项,左少阳这个月下来,净赚了六七贯钱,比他自己的月傣还高几倍。

这一天,左少阳正在医馆诊病,突然远远地听到铜锣开道的声音,街上行人顿时‘乱’了,东躲西藏的,在古代,冲撞了官家出行走要打屁股甚至蹲大狱的。

又过得片刻,铜锣声越来越近了,接着,便听到‘门’口‘乱’糟糟的脚步声,冲进来数名衙‘门’皂隶,腰跨单刀,嚷着:“吏部‘侍’郎彭大人到!闲杂人等立即回避!”

一众病患慌不迭四处找躲藏之地,可是‘门’口封了不让出去,大堂里又没地方躲,左少阳忙让他们躲到后院去。病患们这才跟受了惊的羊群似的慌慌张张涌出到了医馆的后院。大堂里顿时空了许多。

廖匡监带着左少阳他们三个医正急忙来到‘门’口迎接,其余的医工、针工、‘药’工紧随其后,其余的‘药’童和店伙计四角垂首站立。

这吏部‘侍’郎彭炳左少阳自然认识,一个多月前左少阳去吏部领委任状的时候曾经见过,当时彭炳的哮喘非常厉害,差点背过气去,左少阳曾用金针帮他止咳。帮他诊病之后也下了‘药’方,只是因为方剂中附片用量超出唐朝医者使用的正常标准,彭炳不敢用,就此作罢。嗯不到现在跑来了。难不成是来找自己看病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