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43章 官要当不成了

第443章 官要当不成了

左少阳心想,若只是看病,大可不必如此大费周折,吏部侍郎这样一级官员,直接派人把自己请到府上看病不就行了嘛,何必亲自到医馆来求医。看样子,必有别的缘由。

片刻,便看见一辆大车过来了,到了门口停住,有跟班上前掀开轿帘,吏部侍郎彭炳撩衣袍下了轿子,一路咳喘着迈步慢慢走上台阶。

廖医监满脸是笑哈着腰拱手道:“卑职参见彭大人”

彭炳连正眼都没瞧他,把目光落在了左少阳身上,见到他,立即喜上眉梢,不停哮喘咳嗽着,脸上满是笑意,乐呵呵道:“左大人幸亏你在,呼哧呼哧……,我还担心你出诊去了呢咳咳咳……,”

这下子,满屋子人都大吃了一惊,礼部侍郎那可是正四品的高官(相当于现在的中组部副部长),这样的高官亲自来到东南医馆,却不理医馆负责人廖医监,而是直接跟下面的一个助手医正打招呼,而且说话口气很是亲热,不自称本官,而是直接自称“我”,显得十分的熟络,场中众人心中都各自开始嘀咕起来,猜测着左少阳跟这位吏部侍郎的关系。

左少阳也吃了一惊,忙拱手道:“卑职……”

“少阳贤弟,你跟老哥我……,还这么客套?咳咳咳……,嘿嘿,我今日……,不是官,是病患,是特意来……,找你瞧病来的咳咳咳……”

上一次跟彭炳见面,虽然彭炳也比较随和亲切,但却还没有现在这么熟络,甚至称兄道弟的,左少阳都搞不懂怎么会这样,听他喉咙哮喘之声更盛,说话长了居都说不完整,得停下来喘两口再接着说,比一个月前见到他似乎病情更重了,忙躬身道:“大人要看病,派人来叫卑职就行了,何必……”

“贤弟咱们两兄弟就不要说那些客套话了,赶紧给愚兄我看病吧呼哧呼哧……”

左少阳笑了笑,侧身把他往自己诊室里让:“请在诊室瞧病吧”

彭炳点点头,伸手抓住左少阳的胳膊,两人并肩走进了诊室。

进到诊室里,左少阳把他往自己椅子上让,彭炳却没坐,放开左少阳的手,撩衣袍坐在了病患的圆凳子上,不停哮喘着:“贤弟请坐呼哧呼哧……”扭头看见跟进来的廖医监和马屁精等人,脸上笑容顿时没了,冷声道:“你们进了做什么?呼哧呼哧……本官找左大人看病,跟你们没关系,出去咳咳咳……,”说着,剧烈咳嗽起来。

廖医监和马屁精都是老脸微红,忙诺诺着退了出来。把门帘放下了。

彭炳鼻孔里哼了一声,又才扭头回来,扭过脸来的时候,脸上又满是笑容了,道:“贤弟,你可知道我为何要亲自跑来找你看病吗?”

左少阳摇摇头。

“贤弟,你上次给我开了方子,说实话当时我是不敢用的,毕竟,附片是有大毒的,呼哧呼哧……,万一用了,呜呼哀哉了可就完了。前些日子,我偶尔问起太医署的太医令何泽,你在医馆的情况。”

说到这,彭炳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毕竟贤弟是杜大人亲自推荐的,愚兄自然要关心的了。想不到何泽拿了几篇文章给我看,咳咳咳……,都是关于你的,这两个月下来,太医署已经,呼哧呼哧……,转发了关于你医术的三篇文章了,我这才知道,贤弟在医馆当真是混得是风生水起。咳咳咳……,我很是高兴,便去跟杜大人禀报,杜大人很是欢喜,说你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让我转告一声,让你好好干,咳咳咳……,争取闯出个名堂来。呵呵。呼哧呼哧……,”

左少阳忙拱手道:“多谢彭大人关心,多谢杜大人提携”

彭炳故意把脸一板,吹胡子瞪眼睛哮喘咳嗽道:“让你不要大人大人的,呼哧呼哧……,你怎么不听,你是看不起老哥,不愿意跟老哥称兄道弟的吗?咳咳咳……,”

左少阳忙拱手道:“不敢”

“就叫我一声老哥”

“呃,老哥”

“对了我虽比你大二三十岁,咳咳咳……,可咱们也算得上是忘年交。”彭炳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要跟你称兄道弟的?咳咳咳……,又可知为何我也亲自到医馆来找你看病,而不是把你请家里去?呼哧呼哧……,”

左少阳眼珠一转,低声道:“莫非是杜大人的主意?”

“对喽难怪杜大人夸你目光敏锐,果然一看就准。杜大人虽然没有让我跟你称兄道弟,呼哧呼哧……,但说了让我想法子帮你提高知名度,好让更多的人来找你看病。我思前想后,要快速提高你的知名度办法很多,最简单的,便是我亲自来找你看病,我看了关于你医术的文章之后,对你也很佩服,年纪轻轻便有如此高的医术,呼哧呼哧……,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我这眼睛看人还是很准的,所以,走到前头,趁你现在还没有飞黄腾达,赶紧先跟你拜把子结成兄弟,将来大树底下好乘凉啊,怎么样?是否愿意跟老哥结拜兄弟啊?咳咳咳……,”

彭炳剧烈地咳嗽起来,面红耳赤的。

“大哥言重了”左少阳等他稍停之后,才笑道:“大哥如此看得起,小弟怎么不愿意呢?”

左少阳对彭炳的印象还不错,他是这么高的大官,但是从第一面开始,人家对自己就是和颜悦色的,现在又称兄道弟,虽然他明显有他的用意,但每个人做事总是有自己的目的的,也有自己的私心,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也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虽然他知道彭炳跟自己称兄道弟,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杜淹对自己的重视,把自己当杜淹的心腹,所以才着意巴结。而不是真的欣赏自己,不过,人家六十来岁的老头,又是高官,愿意折节跟自己结拜兄弟,又不是害自己,有何不可,当下便直言相称大哥了。

彭炳大喜,拍了拍左少阳的肩膀,不停咳嗽着:“好兄弟咳咳咳……,以后咱们兄弟同甘共苦,携手并进……。咳咳咳……”

刚说到这,彭炳喉咙里跟拉风箱似的,越喘越厉害,时不时咳嗽两声,到后来,连脸都憋得通红。

左少阳急忙取出金针,帮他用金针刺穴止咳。说道:“彭大人,你这病再不及时治疗,一旦哮喘咳嗽引起窒息,会有危险的”

好半天,彭炳这才缓过气来,苦笑道:“哎呀,贤弟,你不知道,咳咳咳……,这些日子,我都快死了,这哮喘简直要了我的命。你得帮帮我才行,咳咳咳……,要不然,我这官可就当不成了……,呼哧呼哧……”

左少阳奇道:“大哥这话是从何说起?”

彭炳喘着,摇头哮喘咳嗽着悲声道:“实话跟你说吧,咳咳咳……,大哥我跟你结拜兄弟的目的,一来是杜大人的要求,让你出名,以大哥我的身份地位,这次来登门求医,咳咳咳……,一定会增长你的名气的,这第二个目的,便是私心了。唉我这病已经很多年了,呼哧呼哧……,总也治不好,后来有幸来了位名医,帮我开了方子,但是效果还是差强人意,上次在吏部衙门,你曾说过我方子的,附片剂量不够,所以不能治好,其实,那位名医也说过这话,说我身体太弱,耐不住正常剂量的附片,所以附片份量不够,病便治不好。你说的话,呼哧呼哧……,竟然跟这位老名医说的一样我当时就对你有几分佩服了。咳咳咳……,”

左少阳奇道:“给大哥治病的这位老名医是谁啊?”

“孙思邈咳咳咳……”

“药王?”左少阳惊喜交加,“药王孙思邈给你看过病?”

“是啊,——孙思邈叫药王?谁这么称呼他的?不过也对,咳咳咳……,这老小子用药当真很准的,用了很多很新奇的药,叫他药王也不错。咳咳咳……,”

左少阳兴奋地问道:“我真想拜见一下这位老神医,就不知道方不方便,上次我去他家了,可惜他不在,到外面修炼巡医去了。”

“哪有什么不方便的,等他回来了,我请他家里来吃饭,你作陪就是。呼哧呼哧……,估计得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一回来我就叫你。咳咳咳……”

“好多谢大哥”左少阳最想见到的便是这位医学史上的传奇人物,历史上有名的老寿星,现在终于有望见到,很是兴奋。突又想起刚才两人说的事情,忙回到先前的话题道:“大哥,你说官当不成,究竟怎么回事?”

“我的病啊”彭炳叹道,“我的病久治不愈,很是苦恼,这几天偶然得知,咳咳咳……,你用新法炮制的附片能超剂量使用,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我这才心动了,原先说实话我不太相信你的医术,毕竟不了解,呼哧呼哧……,现在太医署都三次转发你的医案,太医令何泽也对你的医术交口称赞,咳咳咳……所以,我才决定来找你,让你帮我治治病,你要是也没办法,我这官,只怕就当到头了,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