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50章 搜山

第450章 搜山

左少阳知道,许胤宗是南朝隋唐时期的名医,精通脉诊,用药灵活变通,不拘一法,曾给陈国柳太后治过病,这个病案在医学史上很有名,叫药物巡熏蒸法,电视剧《神医喜来乐》中喜来乐用给牙关紧闭、汤水不进的格格治病,就是引用许胤宗的这个著名医案的**熏浴法将其救活,赢得靖王爷称赞。只可惜,许胤宗除了神医的名号和一些经典医案之外,没有留下什么医学著作。想不到自己穿越过来,手里竟然有一本他的数十年医学经验方!

另外一个老神医叫张宝藏,这人在医学史上也是赫赫有名,这人最有名的一个医案是替皇上李世民治好了气痢,被唐太宗提拔为三品鸿胪卿,这时候他七十岁,他也因此而成为中国医学史上官品最高的医者。他也没有什么医学著作流传后世,现在他数十年行医的医方经验总结便在自己手里。

还有两个老神医便是甄权和甄立言两兄弟,大哥甄权的医学著作其实不少,只是因为各种原因都湮没在了历史长河里,没有流传下来,只有医书的名字。甄权的针灸术非常有名,左少阳得到的这本甄权的医术汇总中,相当一部分内容都是阐述针灸的,而这一直是左少阳的弱项,所以得到此书,当真如获至宝。

甄氏兄弟中弟弟甄立言的医书上次甄瑶已经抄录给了他,当时左少阳还从中学到了一套治疗**的针法,教给了黄芹,给桑娃子治疗。萧芸飞抄的这套书,便是甄瑶抄的那一套,完全一样。

甄立言的医书中相当一部分是《伤寒论》中杂病部分,此外,甄立言精通本草,一生写有不少本草著作,手抄本中就有很多是关于各种药材的药用经验记录。上次左少阳没有好好研读,现在空闲下来,细细翻看,里面记载的许多唐初使用的各种药材,还是对自己用药很有帮助的。

最后一本,是赫赫有名的药王孙思邈的!

孙思邈的两本汇集他毕生行医经验的《备急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是中医经典著作,一直流传至今,左少阳在大学时曾系统学过。不过,由于这两本书成书年代都是数十年之后,这时候的孙思邈的这本医学经验集里,这两本书的内容只占了一部分,另有相当一部分内容,并没有写入两部医书中。

孙思邈特别喜欢收集各种民间验方、单方,常常为了一个方剂千里寻访,不惜重金买到手,所以这本书里汇集了很多没有流传下来的珍贵方剂,也是左少阳爱如至宝的。

这五人都是唐初最著名的老神医!看来,萧芸飞不懂医,所以找的全是名医的医书誊抄,以确保有用。

左少阳拿着这五本书,喜不自胜,开始一本本津津有味地细看了起来。

箱子里还有一套笔墨纸砚,估计是萧芸飞留给他看书的时候批注和写心得体会用的。

看书时间过得最快了,特别是自己感兴趣的书,转眼间便天黑了,那就看不成了,便躺在被窝里回忆白天看的内容。

第二天天一亮,又爬起来接着看。饿了有干粮,渴了有清水,下雨了有红油纸伞,转眼又一天过去了。

左少阳心里自然很是牵挂乔巧儿她们,可是下不去山崖,只能困守这里,便只能看医书打发时间。

这天黎明时分,左少阳蜷缩在暖和的丝绵被里呼呼大睡,忽然,他被隐隐的声音惊醒了,睁开眼,天还没亮四周黑漆漆的,正是黎明前的黑暗。耳边传来远处隐隐的喊声,那声音非常的熟悉,好象是在叫一个人的名字,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

他直愣着耳朵听着,声音渐渐的大了一些了,而且越来越近,似乎已经来到了山崖下!

这下听清了,叫喊的名字竟然是“左少阳!左大夫!”

在叫自己的名字?

左少阳立即反应过来了,很可能是彭炳派人来山上搜寻自己来了!妻子乔巧儿和苗佩兰、白芷寒也肯定跟来了!虽然听不到有女人的喊声,但他可以肯定这一点!

左少阳一骨碌爬起来,小心地摸到松树下,抓紧树干往山崖下瞧。华山多云雾,白天云雾缭绕,他们又在一处绝壁之上,根本看不见山下景色,可是夜里,却能看见闪亮的灯笼火把!

再细细听了,真的是喊自己,而且喊声跟着灯笼火把已经到了山崖下。

左少阳拼尽全力叫嚷着:“喂——!我在这!我是左少阳,我在悬崖上面!我被困在这上面了……!”

他声嘶力竭地狂喊了一盏茶的时间,可是,下面传来的喊声依旧是那一句“左少阳!左大夫”!下面的人似乎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的任何反应,灯笼火把也继续往前移动着!

左少阳急了,把两手拢在嘴边成个简易喊话筒,使出吃奶得了力气,歇斯底里狂喊着:“我在这!我在山崖上……!”

小松鼠也在那松树上跳上跳下的吱吱叫,仿佛也在帮着叫喊似的。

直到左少阳喊得嗓子都哑了,下面的人似乎还是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依旧喊着“左少阳!左大夫!”

左少阳实在没力气喊了,细细一琢磨也就明白了,下面的人肯定是许多人和声一起喊的,因此声音很大,自己能听见,而自己只有一个人,这声音自然很微弱,所以自己能听见他们的喊声,而他们却听不见自己的喊声!

这可怎么办?他第一个反应便是在地上找块石头砸下去引起他们的主意。但这突出的山石是一整块,松树是从山石下面的缝隙长出来的,没地方找石头去,而且,从半空乱扔石头,一旦落在下面搜寻人的脑袋上,那可就死定了。

把箩筐扔下去?也不行,这么高的地方,箩筐落下去砸中人也是不得了的。就算把干粮扔下去,也有可能砸伤人。

把棉被扔下去?这倒可以,不过,万一落在下面的人看不见的地方,没有引起下面人注意,自己反倒没了棉被,这山顶上夜晚温度降到零下,没有棉被可不行。

他急得在山崖上团团转。

这时,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很快,金色的曙光又洒满了山峦。山崖下的云雾随着阳光的升起又飘飘荡荡在山间了,遮挡住了下面的灯笼火把。

小松鼠见他神情沮丧,嗖的一下从松树上跃下,大大的长尾巴在空中飘荡,轻飘飘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用柔软的身子在他脸颊上磨蹭。

左少阳眼睛一亮,顿时有了一个主意!

他打开箱子,找出那套笔墨纸砚,快速在一张纸上写了写了几句话,然后,他抓过棉被,在晨光里将棉被的缝纫线抽了出来,把棉被的背面取下,四个角用缝被子的线捆住,做成了一个简易降落伞。从背篓里取出一棵华山参,撕下一块布条,将那张字条折好包住华山参,然后用布条捆结实,绑在小松鼠的背上,再把降落伞的丝线捆在布条上。

又做了一边检查,然后把背面做的简易降落伞折叠好,捧着小松鼠走到悬崖边。亲了小松鼠小脑袋一下,轻轻往空中一抛。

小松鼠本来很轻,但是加了那一枚华山参之后,便有些沉了,所以流星一般往山崖下落,随即,它后背的降落伞呼啦一声展开了,吃足了风力,小松鼠下坠的力道顿时缓慢了下来,清晨无风,那降落伞很稳地拖着小松鼠往山崖下落去。

彭炳哮喘剧烈发作,呼吸不上来,软软地瘫倒在了草地上。

这下侍从们可是吓坏了,搀扶着他急声呼唤着,跟随上山的太医急忙过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扎十指,可是彭炳这不是昏厥,而是严重哮喘咳嗽引起的窒息,光用苏醒法是不起作用的。

太医抢救了半天,一直到天亮,什么办法都用尽了,还是没能让彭炳喘过气来。眼看着彭炳进气少出气多,两眼翻白,嘴唇乌紫了,气息奄奄,命在顷刻。

苗佩兰等人也焦急地守在旁边,想着这老官儿是为了帮着寻找丈夫,不顾重病累了一天一夜,这才病发危殆的,心中感动,都围在旁边焦急地守着。

便在这时,旁边一棵树上突然黄光一闪,跳下一只松鼠,落在了苗佩兰身上。

这小松鼠背上捆着什么东西,但那熟悉的身影让苗佩兰立即认出了是自己当初抓到的后来送给左少阳的那只小松鼠黄球。这次上山跟着左少阳一起的,陡然见到,顿时狂喜,叫了一声:“黄球!”忙伸手抓住,抱在怀里,同时四处张望,口中嘶声喊着:“哥!左大哥你在哪里?”

这一嗓子让白芷寒和乔巧儿又惊又喜,也看见了苗佩兰手中的黄球,便也想着是不是左少阳便在附近。也跟着喊了起来。

彭炳身边的侍从知道,彭炳这病只有左少阳才能治,现在见来了一只小松鼠,左少阳的三个女子便四处叫嚷,也是喜出望外,只要左少阳来了,彭炳这病就有救了!忙也跟着狂喊起来。

正乱糟糟喊着,苗佩兰突然又是惊喜地叫了一声,从松鼠背上抽出一张纸,激动的声音都变了:“一封信!是左大哥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