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51章 起死回生

第451章 起死回生

乔巧儿扑过来抓住那张纸,匆匆看了一遍,只见上面写着:“我没事的,不用找我,几天后我就回来,黄球身上捆的药是给彭大人止咳平喘的,可以单用,也可以配伍麦冬、甘草使用。”下面落款正是左少阳。

乔巧儿一连串急声道:“相公怎么不回来?他在哪里啊?为什么要把药绑在松鼠背上送来?相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白芷寒心里也很担心,但是为了不增加乔巧儿心理的负担,只能微笑着安慰她道:“夫人别担心,从字条上看,老爷知道我们在华山找他,所以不让我们找了,这就说明老爷没事,他肯定是什么事情耽误了,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听了白芷寒的分析,乔巧儿这才稍稍放心。苗佩兰却还是有些担心:“这华山上很冷的,左大哥又穿得不多,万一着凉了怎么办?”

白芷寒勉强笑了:“你们呀,老爷又不是小孩子,会照顾自己的,他真要有危险或者麻烦,便会在字条里求救的,他都说了没事,那就肯定没事。放心,咱们还是赶紧想办法救彭大人吧。彭大人那么大年纪还帮着我们上山找老爷,这才病重了的。”

乔巧儿道:“对对相公字条里说松鼠背上这药能救彭大人,咱们赶紧的吧”

乔巧儿从苗佩兰手中接过华山参,转身递给那太医:“这是我家相公采挖的药,说可以治得彭大人的病,赶紧给他用吧”

太医接过华山参仔细端详,从来没见过这种药,也没听说过有人用这种药只哮喘,要是让他自己决定用药,那是绝对不敢乱用不熟悉的药的。可是他此刻正焦头烂额没了主意,眼看着彭炳再不想办法救治,便会死在这华山之上,这当口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他虽不知道左少阳给彭炳治病的事情,但上山寻找时已经问过,得知他们在华山上找的这位左少阳,是今科医举探花,现任太医署东南医馆医正。既然是他推荐的药,总也是行家的推荐,就算出错也有个托词。当下点头道:“那赶紧用吧?”

说了这话,见众人依旧望着他没动静,忙道:“赶紧把左大人这药给彭大人用啊光看着我做什么?”

“怎么用啊?”太医可怜巴巴问道。

白芷寒没好气道,“这里就你是大夫,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太医哭丧着脸道:“这药我从来没见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用啊。”

乔巧儿道:“我相公字条上说了,可以单用,也可以配伍麦冬和甘草使用。”

“老朽倒是带了药箱上山,可是没灶台也没有煎药的砂锅啊。如何煎药?”

这时,传来彭炳的侍从惊声道:“我们老爷好象没气了”

太医慌了,急忙蹲下身察看,摸过脉之后,脸色大变:“呼吸感觉不到了,不过脉搏还有,只是时断时续的,非常微弱,再不救治……”

苗佩兰道:“让我来”一把抢过那华山参,蹲在彭炳身边,伸手掐住他消瘦的双颊,将他的嘴掐开,攥着那华山参放在彭炳的嘴上,用力一捏。从她的拳头下滴滴答答滴下一串药汁来

药汁滴了大概一小酒杯,便不滴了,苗佩兰换了个位置,又使劲一捏,又滴滴答答滴下来不少药汁。终于,把那华山参都捏烂了,再也滴不出药汁,这才作罢。

药汁入口,彭炳只是呼吸不上来,却还懂得吞咽,躺在地上,还是一动不动的。

太医一直神情紧张地蹲在彭炳旁边,不停握他的手腕诊脉,观察着病情。彭炳的脉搏还是时断时续的,虽然没有什么起色,却也没有断绝。

太医蹲累了,索性盘膝坐在草地上接着诊脉,太阳出来了,明晃晃的有些刺眼,彭炳的侍从们赶紧脱下外套,展开了给他遮挡阳光。

由于已经有了左少阳的消息,又有了左少阳让小松鼠带来的药方,左少阳又说了不要再找他,乔巧儿几个商量之后,觉得还是听左少阳的,先不找了,让那些人回来。

华山县县令一直带着衙役满山搜寻,也是喊得喉咙都哑了,听说不用找了,有了消息了,这才放心。可随即又听说彭大人病重昏厥了,顿时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慌慌张张往回跑,来到彭炳躺倒的地方时,连脚上的鞋子都跑掉了也顾不上拣。

县令一头冷汗,气喘吁吁问太医:“彭,彭大人怎么样了?”

太医赶紧抓起彭炳的手腕,用心诊脉。片刻,面有喜色,道:“太好了脉象比先前强了一些了”

一句话,在场众人都情不自禁一声欢呼。

那县令高兴地抹了一把汗水:“诸位,都退一退,这样围着气息不畅,影响彭大人呼吸啊。”

侍从们忙退了开去,静静等着。

又过得大约半个时辰,彭炳的呼吸明显增强,而且喉咙的哮喘之声也小了许多,呼吸也平稳了不少。

太医惊喜异常,拿起被苗佩兰捏的不成人形的华山参左看右看:“这东西管用左大人医术当真高明啊快,快派人去挖,多挖几棵回来,带回去给彭大人治病用”

县令忙答应了,派衙役把住在华山脚下的采药人都叫了来,让他们去采挖。

这些人都围拢在一起传看那不成形了的华山参,因为当时唐朝没人用这做药材,所以采药人都没采挖过,好在这棵华山参的地上植株并没有扯掉,有些人见过,只是不知道它可以做药。大家记住了植株外形和块茎的样子,四散开了去寻找去了。

这些人中有的见过这种药,所以很快挖了十数棵回来。

又过得差不多半个时辰,彭炳的脉搏逐渐增强,呼吸也愈加有力,终于,嗯了一声,苏醒了过来。

“大人醒了大人真的醒了”众人七嘴八舌赞叹着,“左大人当真是神医啊,不见面都能把彭大人的病治好”

乔巧儿她们三个听了,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侍从小心地把彭炳搀扶起来,坐在草地上,彭炳四处张望,道:“我,我怎么了?”

旁边的太医忙陪笑道:“大人,您适才哮喘大作,生命垂危,左医正让他豢养的小松鼠把一根药绑在身上送来,先前给您服下,您的病果然大好了”

华山参是治疗哮喘咳嗽的特效药,能在短时间内产生明显的止咳平喘的作用,彭炳服药之后,很快便抑制了哮喘咳嗽,呼吸也就自然恢复,所以用药不久便苏醒过来了。

彭炳抬手抚摸了一下胸脯,轻轻咳嗽了几声,感觉喉咙里虽然还有嗬嗬之声,但是舒服多了,喘气也顺溜了,也不心慌了,急忙叫侍从把自己搀扶起来,呼吸了几下,自觉呼吸从来没有这么舒畅过,惊喜交加道:“果真是好了不咳了也不喘了,真是太好了,——左贤弟呢?”

“左,左贤弟?”华山县县令不知道彭炳与左少阳的关系,自然不知道这声贤弟是指的谁,张皇道。

“就是左医正左大人啊他在哪里?”

县令还是第一次听这位吏部侍郎大人称呼一个九品医官为贤弟,又是紧张又是羡慕,可是他也不知道左少阳在哪里,只是得到消息说不用找了,便张皇道:“左大人,这个,他……,只是传来这个药,他的人,这个……”

一旁的乔巧儿忙过来,把左少阳那张字条递给彭炳:“我家相公把这字条和药材绑在跟他上山的小松鼠身上带回来的,相公应该没事的。”

彭炳看罢字条,乐呵呵捻着胡须一连串说好,抬头看了看天,发现太阳已经快到正中了,心中一凛,想起今日便是皇上给自己的最后期限,要看自己的病情如何,好决定是否因病隐退,急忙道:“弟妹,贤弟既然传来的字条里没有示警,应该没事,他让我们不用找了,我们就先回去吧,静等贤弟的消息。”

乔巧儿忙答应了。

彭炳道:“弟妹你们慢慢来,愚兄有急事赶回去,先行一步”

说罢,吩咐先前跟随左少阳上山的那几个侍从在山下客栈会同当地衙役一起等候左少阳,又另派几个武功好手侍从跟乔巧儿她们随行进京,又觉不放心,便又吩咐华山县县令派一队捕快护送乔巧儿她们回京城。

彭炳安排妥当,这才与乔巧儿等人告辞,带着其余侍从打马扬鞭,朝京城疾驰而去。

————————————————————

悬崖峭壁上。

左少阳望着小松鼠的影子消失在悬崖下,想着降落伞成功打开,下降的速度也很理想,应该不会什么事,落地之后,小松鼠也应该能轻易咬断那降落伞的细线,关键是,它能不能找到苗佩兰她们

身在悬崖之上,这些都不得而知,反正喊了下面也听不到,左少阳也就懒得再叫喊,抓住松树,一直留心观察着下面的动静。

天已经亮了,灯笼火把也消失了,只是下面整齐而又节奏的呼喊声也渐行渐远,最后也听不见了。左少阳这才心里悬吊吊地走回来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