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56章 承气汤

第456章 承气汤

左少阳道:“我就是。”

那妇人忙福了一礼:“左大夫,我儿子病了,病了都两天了,肚子痛,满床打滚,您能不能去给看看啊。”

一旁的马屁精手一挥:“把人带到这里来左大夫马上要出去,散骑常侍许大老爷请我们左大夫去府上叙话,哪有空上门出诊啊?”

那妇人一个劲施礼:“我家男人出去做活了,儿子太重,我背不动……”

“你不是说都病了两天了吗?怎么不叫你丈夫背来?”

“觉着可能只是吃坏肚子了,熬一下就能过去,可是,没想到今天越发的重了。满床打滚,——左大夫,麻烦您帮忙去看看吧?”

马屁精又道:“你叫邻居背来啊再不成,花点钱叫马车啊。”

“邻居都不在家啊,我家……,没钱请马车的。”

马屁精冷笑道:“没钱请马车?那可有钱看病?出诊可是要双倍给钱的”

“这个……”那妇人哭了起来,她家徒四壁,还欠了一屁股债,哪里还有什么钱看病啊,“左大人,都说你心肠好,能用很便宜的药给人治病的,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儿子吧”双膝一软,就要下跪。

左少阳急忙拦住,道:“大婶,你别担心,我马上跟你去看孩子的病。”

“谢谢太谢谢了”

左少阳吩咐药童去拿出诊箱,太医署医师以上级别出诊,可以带随身药童的。

廖医监忙道:“左大人,那边散骑常侍许大老爷还等着您呢,要不,你去许大老爷那吧,这边我另找医师过去出诊。”

左少阳摇头道:“人家点名要我去出诊,这是病患对我的信任,我不能另让旁人去,许老大人那边也不着急,只是登门拜访,晚一点也不打紧。”

那侍从两人互视了一眼,为首那个躬身道:“左大人,不仅是我们老太爷等着公子,还有孙思邈老神医也在呢。”

左少阳又惊又喜:“药王孙思邈孙老神医?”

“是,彭大人的病原先就是孙老神医治的,没能治好,听说你给治好了,所以便也想见见你。”

左少阳有些犹豫,在大唐朝他最想见的神医,便是这位中国最伟大的神医之一的药王孙思邈。现在人家两个八九十岁的老人等着自己去,若不及时赶去,也太不尊重老人了。可是病患这边……。他扭头瞧了一眼那妇人。妇人可怜巴巴望着他,满是期盼的眼神。便道:“治病救人要紧,麻烦回复两位老神医,说我看完病立即赶去。”

那侍从忙躬身答应,一个留下等候,另一个急匆匆赶回去复命。

廖医监眼见左少阳坚持,也不好再劝,吩咐梁医师跟着一起去,若病症不要紧,便帮着处理,好让左少阳腾出时间赶去许府。

便有马车夫预备好了医馆的马车,这种马车是专门用来出诊的,如果病患病情需要连续治疗,便用马车运回医馆治疗。所以马车比较长,可以平躺在上面,而且还备有一副担架。

两个药童分别帮左少阳和梁医师提了出诊箱,坐着马车带着那妇人往家赶。

这妇人家里离医馆还是有些远的,都在城廓脚下了,城墙又高又大,一遮遮一大片,在城郭下面,冬天晒不到太阳,冷得跟冰窟似的,夏天没风,热得跟火炉似的,而且采光也不好,所以住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贫民。

到了路口,马车已经进不去了,只能下车往里走。路是泥泞的,到处都是垃圾,还有老鼠不停窜来窜去。天已经开始热起来了,不时传来恶臭。

绕了好半天,终于来到一间歪歪斜斜的低矮的草房前,没有院子,甚至没有套间,便是一间草房,中间用一块洗得发白的白布隔开的。

外面是厨房加卧室,进门是灶台,一口铁锅,一个黑漆漆的锅盖扣着。灶台上放着几个瓷碗。

靠里一张土炕上,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的孩子正在满床打滚,炕沿边放着一个木盆,里面有一些呕吐物。

左少阳道:“你先别滚了,让我看看病,我是大夫,来给你看病的。”

那孩子这才强忍着停下来,呼呼喘着粗气。

左少阳问道:“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肚子痛,好痛啊……,一阵阵的,好象肚子里有一股气在窜动似的……”那孩子喘着气说着。

左少阳道:“你平躺着,我给你检查一下。”

那孩子努力忍着痛,仰面躺着。嘴里不停地哼哼着。

左少阳撩起他的粗布衣衫,露出精瘦的腹部,一对排骨森森地展现着,上腹部高高隆起一团,腹部发胀,伸手按诊,着手柔软。稍稍用力,那孩子急忙用手捧着腹部嘶声喊着痛。

经过按诊,发现上腹部和右下腹均有压痛,但没有反跳痛,用耳朵听听,能听到明显的肠鸣音。但是没有气过水声。观察腹部,疼痛剧烈时,能看见肠型蠕动波。提腕诊脉望舌,舌苔黄糙而厚,脉弦滑而数。

这是一例急腹症,急腹症的原因很多,急性肠梗阻、化脓性腹膜炎、胆道感染、胰腺炎等,在缺乏现代诊查手段的情况下,病患又剧烈疼痛翻转,查体不太配合,就更难判断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急性肠梗阻的可能性最大,而急性肠梗阻又分若干种,其中,单纯性粘连性肠梗阻、麻痹性肠梗阻、蛔虫团、粪块或者食物团堵塞所致的肠梗阻可以用中医保守治疗,对绞窄性肠梗阻则一般要用开腹手术治疗。而对于单纯性肠梗阻经过保守治疗不能好转的,也需要手术治疗。

在唐朝条件下,手术风险很大,能不用开腹手术是最好的。

左少阳摸了摸病儿的额头,发觉并不烫。问那孩子道:“你多久没有解大便了?”

“五六天了。一点都解不出来。”

“吃了些什么?”

孩子痛得又是满床打滚,无法回答。妇人在一旁垂泪道:“就是吃的……,米糠饭。”

左少阳转身来到灶台前,掀开锅盖,看见锅里还有小半锅所谓的“米糠饭”,说是饭,其实大部分都是米糠,还有一些野菜,基本上看不见有什么米饭。

吃这样的食物,很容易不消化造成粪团肠梗阻,从适才诊查的症状来看,也比较符合粪团导致的急性肠梗阻的特征,但是,这也只是初步的判断,左少阳没有十足的把握。扭头对一旁的梁医师道:“你也瞧瞧,孩子是什么病证?”

病患是请左少阳来出诊,梁医师自己只是陪同来的,所以没有主动诊查,听了左少阳的话,左少阳是医正,也就是他的上司,他的话梁医师自然得听。当下点头答应,走到炕沿前弯腰诊查一番之后,捻着胡须道:“孩子的病,应该是阳明腑实,积滞阻塞,肠道不通。必须通里攻下才行。”

梁医师的判断跟左少阳的完全吻合,进一步印证了左少阳心中的想法,点点头,道:“你觉得用什么方好?”

唐朝没有腹腔手术一说,唯一可供选择的,便是汤药了。梁医师眉头微蹙,沉吟片刻,道:“《伤寒论》有云:‘胃中有燥屎者,可攻,宜大承气汤’。何不用大承气汤试试?”

左少阳摇头道:“大承气汤是通便泄热兼用,针对的发热是一种典型的日晡所发潮热,也就是下午发热。病患并没有热证,所以热证上用大承气汤就不对症了。而且,大承气汤硝黄并用,大黄后下,且加枳、朴,故攻下之力颇峻,为‘峻下剂’,主要是治疗痞、满、燥、实四症俱全的阳明热结重证的。孩子年纪小,腹部还比较柔软,也不太适合此证。”

梁医师心头一凛,躬身道:“左大人言之有理,老朽唐突了。以大人之见,该用何方?”

“小承气汤”左少阳道,“孩子的痞、满、实、燥症状不明显,属于阳明腑实证初起的轻证,而小承气汤不用芒硝,又是大黄、枳实、厚朴三药同下,用量也比大承气汤少,攻下之力较轻,正适合孩子使用。”

梁医师连连点头:“左大人用药精到,老朽叹服。”

左少阳嘴上说得轻松,其实心里一点都不轻松,万一自己判断失误怎么办?不是粪团引起的急性肠梗阻而是绞窄性肠梗阻呢?又或者是别的急腹症呢?那就得动手术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得做好手术准备

左少阳对妇人道:“把孩子送到医馆去吧,我要观察孩子用药情况,再决定后面如何医治。”

“好好——这诊金……?”

左少阳看了看他们家徒四壁的样子,苦笑摇头:“算了,救孩子要紧,我用的药不贵,不行我就帮你们贴吧。”

“谢谢谢谢你左大夫”妇人咕咚跪倒磕头,左少阳忙让她起来。老妇哭着道:“都说您心肠好,今儿个孩子的命算是遇到救星了谢谢您……”

左少阳没空听她唠唠叨叨感谢,吩咐药童帮忙,把马车上的担架拿下来,把孩子抬出了家里,穿过小巷,来到了大路的马车边,小心地把孩子放好。赶车回到了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