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57章 两个老神医

第457章 两个老神医

廖医监等人见他们抬着病儿回来,七手八脚都过来帮忙,将把病儿抬到了左少阳的诊室小**放好。

许胤宗的侍从见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不仅喜上眉梢,忙过来道:“左大人,现在可以走了吗?”

左少阳道:“抱歉,孩子的病是急症,需要观察,我担心走了病情会有变化,这是关系到孩子性命的事情,不能轻视。所以,得等孩子病情稳定了才能去。”说罢,迈步进了诊室。

在椅子上坐下后,左少阳提笔正要写方,又觉不妥,搁笔沉吟,这孩子大便不通已经五六日,用大承气汤太猛,还不对症,而小承气汤又是轻剂,担心效用不够。最好能有一种介乎于两者之间的方剂就好了。

便在这时,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前几日被萧芸飞困在华山山崖上,自己看过的几本萧芸飞抄回来的医书,许胤宗的医书中有一个方子,是他本人的经验方,是治疗阳明腑实证介乎于重症和轻症之间的一种病证的药方。是在小承气汤的基础上加味而得,增加了甘遂泄实破积,配以小承气汤的大黄、枳实、厚朴荡涤胃肠热结,增加莱菔子、槟榔,使得行气破积,导滞除满之力倍增,另加当归和血润肠,加杏仁宣上导下,润肠通便。

这方子是许胤宗数十年行医的经验方,肯定是经过无数次有效病案总结之后,才写入自己的医书中的,是经过了实践检验的,自己何不用这个方子试一试呢?

想到这,左少阳当即提笔写了方子,还是觉得不放心,又看了一遍,眼珠转了几转,提笔又加了川芎、延胡两味活血止痛药,和一味理气药木香。这才交给药童拣药。

煎药期间,左少阳开始做手术准备。

开腹手术是个大手术,必须要做好充分准备,而且,一个人是难以完成这个手术的,必须有助手。之前给人做手术,都是接骨和外创手术。这种开腹大型手术难度是不能比拟的。但是,如果孩子的病症危及生命,必须做手术时,他便没得选择了。所以,要做好这个准备。

手术主要器械都放在家里了,要做这个手术,便只能把病儿运到家里去做。不过,这个手术是不能告诉别人的,因为唐朝人从来没听过当朝有谁剖开肚子治病的,再说了,孩子的病还不是必须做手术,能保守治疗最好不过了,左少阳自己也没有把握在古代条件下做好这样大的手术。所以,左少阳只是跟廖医监说要回一趟家准备药材,然后告诉梁医师如果孩子病情极度恶化,有生命危险时,立即到家里来通知自己,便骑马返回了家里。

这之前,白芷寒曾经作为助手帮左少阳作个一些接骨和金创伤手术,但是这一次可能要做的,是开腹手术,要求程序都有很大不同。听左少阳说可能要给病人开膛破肚做手术,三女吓得脸都白了。

乔巧儿道:“相公,这人开膛破肚了,还能活吗?”

“当然能活”左少阳道,“神医华陀就是给人开膛破肚治病的。”

“可是,他是神医耶。”

“你丈夫的医术绝对不比华佗低,放心好了”左少阳笑道,自己比历史上真实的华佗的医术要先进差不多两千年,除开神话因素不说,若与真实的华佗想比,自己说这话还是不夸张的。别说自己这个从现代高科技时代穿越回来的人了,就算唐朝孙思邈之类的名医,医术比华佗先进四五百年,水平肯定也是超过华佗的。他这话是实事求是,可是听到乔巧儿耳朵里自然不一样,咂舌道:“相公你……”

她本来下意识想说你怎么能跟华佗比,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了。

白芷寒和苗佩兰也很担心,但是,她们两对左少阳的决定是不敢说什么的。

左少阳道:“行了,放心,这个手术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动,咱们只是做好准备,万一孩子病情恶化,只能动手术解决的时候,不至于忙忙乱乱的。”

“好的,需要我们做什么?”乔巧儿道。

“我需要一个助手,芷儿懂一些医术,又帮我做过手术,她帮我好了。你们两个帮我准备药材和对器械进行消毒。”

消毒用的高压锅以及手术器械,左少阳在合州就定做好了,当时为了做接骨手术。苗佩兰在合州帮他做过手术准备,所以带着乔巧儿有条不絮地准备起来。

左少阳则向白芷寒教授开腹手术的基本知识和她在手术中需要做的工作。拿了一叠纸,画着图跟他讲解。

这是一个需要细心的工作,左少阳尽可能说得细一些,包括手术中的许多,这一说直说了差不多一个时辰。苗佩兰和乔巧儿已经把手术准备完成了,而且还还准备好了一张手术台。

这时,院门响起砰砰的拍门声,还有人高声叫道:“左大人左大人”

苗佩兰急忙冲过去打开院门,只见一个医馆的药童牵着一匹马急声道:“那孩子肚子痛得更厉害了,满床打滚,但是脉象还没有危症,梁医师让我来问大人怎么办?”

腹痛加剧,却没有出现危症,左少阳也搞不太懂了,道:“我去看看芷儿,你们接着做好手术准备。”

苗佩兰急忙把左少阳的马牵来,左少阳翻身上马,带着那药童急匆匆赶回了东南医馆。

一进医馆,便听到说笑声,是从自己诊室里传出来的,听声音,除了廖医监、马屁精还有刘医正和那妇人的笑声之外,另有两个老人的声音,却不熟悉。

左少阳很是奇怪,不是疼痛加剧了吗?怎么这些人还在笑?快步进去,便看见那孩子孱弱地躺在小**,一双眼滴溜溜转着,也不喊痛了。

屋里,除了廖医监等三人之外,另有一个白发和一个黑发老者,那白发老者须发皆白,特别是下颚那缕长髯,银白如雪,一直飘到肚子上。而那位黑髯老者,也是胡子老长,看岁数只怕也有七八十岁了,可是头发胡须却没一根白的

唐朝应该不会有人染发的吧?怎么这老者这么一大把年纪,这须发却黝黑如年轻人一般?

见他进来,廖医监喜道:“左大人来了呵呵,快快,左大人,许老大人和孙老爷子两位老神医亲自上门来拜访你来了”一指那须发皆白的老者道:“这位是散骑常侍许胤宗许老大人,”指那黑发黑须老者:“这位是老神医孙思邈孙老爷子”又引荐左少阳道:“两位老神医,这位便是鄙医馆新任医正左忠少阳。”

左少阳惊喜交加,他万万想不到,两位老神医下帖子请自己去,自己因治病不能前去,两位老神医竟然返过来亲自登门拜访,真有些受宠若惊了,急忙上前长揖一礼:“晚生左忠,拜见两位老大人。”

两人同时伸手乐道:“左大人免礼。”

廖医监道:“经过两位老神医诊脉确认,孩子的病已经大好了,左大人,你的方子很管用,先前孩子还肚子痛得不行,结果就通气了,再接着拉下一大堆其臭无比的乱七八糟的大便出来,然后肚子就不痛了。呵呵呵。”

那妇人忙给左少阳福礼:“多谢大人,孩子这才得救了。”

左少阳很是高兴,瞧向刘医正:“孩子病都好了,你还派人来叫我?”

刘医正道:“刚才是痛得很厉害,满床打滚的,我这才叫药童去叫你,没想到他前脚走,后脚这孩子就通便了,大便一通,肚子也就不痛了。”

“那两位老神医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好一会了,”廖医监插话道,“本来是要去叫你的,两位老大人说暂时不要叫,说你这个时候离开病患回家,一定有重要事情要做,别耽误了你。所以才没叫。”

左少阳很是钦佩,忙拱手道:“很抱歉,不知两位老大人会大驾光临,晚生这才回家了,是准备药材的。”

“无妨。”许胤宗手里拿着一张处方,道:“左大人,你给这孩子用的药,这方子,你是怎么得来的?”

左少阳一眼瞧见正是自己使用的许胤宗医术方子的那张处方,有些好笑,心想这自然是你的亲笔书写的行医心得上的,是萧芸飞偷抄出来的,只不过,不能告诉你。

现在该怎么办?左少阳不知道许胤宗和孙思邈会亲自来医馆拜访自己,所以不仅写了方子,而且没有藏起来。只能硬着头皮抵赖了,道:“是晚生想出来的。”

许胤宗面色一沉:“你自己想出来的?”

“是,”左少阳硬着头皮抵赖,“这孩子是阳明腑实证,其病症介乎于大小承气汤之间,用哪一个都不太合适,故此,晚生在小承气汤的基础上加味,增加了甘遂、莱菔子、槟榔,还有川芎、延胡、木香等药,成了这个方子。”

许胤宗又仔细看了一遍那方子,果然如此,这川芎等后三味药,是他自己的经验方里没有的药,想了想,左少阳说也有道理,大概真是凑巧了,脸色这才和缓下来,缓缓道:“左大人这方配的很是精妙啊。”

“多谢老大人谬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