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58章 着名老寿星

第458章 着名老寿星

孙思邈对左少阳道:“听说乔家女儿,也就是你现在的妻子,曾经摔断了腿,你用阴沉木替她接骨,保住了腿,行走自如了,后来她的腿坏死,连甄家兄弟都治不好,却让你给治好了,可有此事?”

左少阳听孙思邈竟然知道这件事,很是有些惊讶,他却不知道,孙思邈对医学上的事情最是关心,手下弟子又多,而且他生性随和,没有什么架子,三教九流的朋友都结交,这些人知道这老爷子平生最喜欢收集各种奇妙医方,但凡听到哪里有个什么特异的方子或者有意思的病案,都会告诉他的,所以这方面他消息很灵通。

左少阳在合州用阴沉木给乔巧儿和余掌柜接骨,这两人也不是普通人家,所以消息很快传了出来,加上乔巧儿一家搬到了京城之后,把这件事也跟亲戚朋友说了。后来,乔巧儿股骨头坏死,甄氏兄弟都断言这条腿不保,是左少阳治好的,现如今已经基本上可以甩掉拐杖慢慢行走了。

这两件事在医学界那也是奇闻,知道的都当奇事说,于是乎,三传两传的,便传到孙思邈耳朵里去了。所以他也就知道了这两件事。

左少阳忙道:“是有这么回事。”

孙思邈面露喜色,捻了捻黑黝黝的胡须,想了想,又道:“听说,你还有一种药,吃了便昏睡不醒,接骨治伤都不知道疼痛,可有此事?”

这件事在合州也是奇闻,左少阳用现代中药麻醉剂配方配置的麻醉药,用于给病患接骨治疗金创,很是灵验,病患一觉醒来,骨头已经接好了,创伤已经清理包扎完了,在合州军民之间当作奇闻传扬,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自然也通过各种途径传到了孙思邈的耳朵里,现在当面核实。

左少阳笑了笑,心想这药王还真是消息灵通,道:“是,我是有这么一种药。”

孙思邈高兴地一把抓住左少阳的胳膊,拉着他走到一旁,急切地低声道:“你的阴沉木接骨法,还有治你媳妇腿疾的方子,还有你那吃了昏睡不知疼痛的方子,还有你给吏部侍郎彭炳治好哮喘,用的附片的炮制法?都教给我行吗?啊不,卖给我多少钱都行”说着这话,脸上满是期待。

贞观初年,孙思邈已经将近九十岁,他很早便因医术高明而誉满华夏,年轻时除了行医之外,还隐居太白山学道炼气养生,还兼顾学习佛典,当然,他还特别精心专研养生长寿之术,这可是做皇帝最钟情的方术了,所以早在周静帝时期就诚邀他出任国子博士,可是孙思邈只醉心医学和修道,对仕途毫无兴趣,称病不就。隋朝两位皇帝和唐朝唐太宗都想找他去当官,讨教长生之道,孙思邈索性躲到四川峨眉山一带修炼行医去了。

孙思邈以前曾说过,如果将来出了贤明君主,他可以出来做些济世活人的事,唐太宗李世民登基之后,听说了这件事,自诩还算明君,便下旨诚邀孙思邈进京。孙思邈欣然前往,那以后便住在京城了,李世民经常跟他讨教养生之道,获益匪浅,要封他做官,还要给他爵位,都被孙思邈谢绝了。唐太宗对他更是敬重,赏赐了他不少银钱,这些他却没有拒绝,只不过,差不多都用来跟别人买方剂了。

孙思邈特别喜欢收集各种民间验方秘方,以及各种新药,为此荡尽家产也不可惜。这些方剂后来全部记录在他的著作《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两本书的记载的药方加起来有近万个之多大部分都是他搜集整理的民间验方秘方。

他之所以把这两部书都以“千金”命名,正史上说是因为他认为这些方剂是用于救治人命的,而人命贵过千金,故以“千金”命名,其实,是因为这两部书的很多医方,都是他不惜重金买来的,所以这些方剂真的是价值千金,才以此为名。

当然,孙思邈自己家产并不算多,购买大量方剂的巨资不是他个人家财能支撑的,前期主要靠自己的家产,后来,他深得唐太宗李世民的敬重之后,李世民经常赏赐他大量金银,这才使他有花巨资收购民间经验方和秘方的能力。

孙思邈亲自给彭炳治疗哮喘,因为附片有毒,而又不会正确的炮制方法,所以没办法提高用量,疗效也就很不令人满意。他听说皇上因为彭炳病重久治不愈,已经决意让他退隐,孙思邈为此很是愧疚,不料,前几日竟然听说彭炳的病已经好了,在金銮殿上当着皇上的面又唱歌又跑步的,竟然不咳不喘,很是惊奇,也不相信,便亲自跑去看了彭炳,果然如此,当真是又惊又喜。

正好许胤宗也听说了很好奇地前来探望,两人问了彭炳得知,他的病竟然是今科医举探花郎,新任东南医馆医正的左少阳治愈,拿了左少阳的配药来看,这附片却看不出有何不同之处,不知道为何能超剂量使用却不会中毒还能治好病,两人一商量,决定由许胤宗出面下帖子请他来。没想到左少阳竟然为了替人看病不来见他们,两个老神医一商量,得嘞,你不来,我们去好了。于是乎两位便来了。

这孙思邈之所以被后世称为“药王”,是因为他最大的成就实在药物学研究上,他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研究药物,从药物的采集、炮制到性能认识,以及在方药配伍组合临床治疗,都进行了精心研究。

现在他听说左少阳有这么多的新奇医方和技术,非常心热,前段时间他到太白山修炼,顺便巡医出诊,最近刚回来,便听说了这法子,正好许胤宗找他说这左少阳的事情,两人一合计,便下帖请他来,不料左少阳因诊病没来,两人便倒过来登门拜访来了,当然,这主要是孙思邈的主意,他太想知道这些神奇的医方了。一见面,便拉着左少阳要买这些方子和技术。

左少阳摇头道:“老爷子,这些方子,都是我祖传秘方,我不能外传的。”

孙思邈哼了一声:“骗人的吧,既然是祖方不能外传,你为何把炮制附片的方法传了你们合州恒昌药行了?”

左少阳更是惊讶,心想这老头还真是厉害,连合州那么偏僻的小地方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笑了笑,道:“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去年合州发生饥荒之前,我预计到要发生饥荒,为了换钱买粮度过饥荒,我才把方子卖给我们合州恒昌药行的祝老掌柜。”

“能卖给他就可以卖给我嘛”

“不行的,这方子是专卖,以后只能由他们来炮制这种新附片,我不能再把方子告诉别人。我必须言而有信,所以,只能表示抱歉了。”

“这样啊。”孙思邈满脸沮丧,放开了左少阳,想了想,“那我找这祝老掌柜买,应该可以吧?”

“这应该没问题,不过,大家都知道,老爷子您四处收集医方是为了写在书里,将来公开给更多人知道,那他就赚不到钱了,所以只怕不肯卖。”

孙思邈奇怪地瞧了左少阳一眼:“你怎么知道我会把我的医方公开?”

左少阳猛然醒悟,孙思邈晚年时将毕生收集的近万个医方和大量的近千种药物效用,先后写了《千金要方》和《千金翼方》两部伟大的医学名著,这两部书代表了当时中国乃至世界医学的最高水平。他没有将这两本书作为秘密传给子孙,而是将两部书花钱刻板出版,公布于天下医者这正是因为他这种大公无私的行为,赢得了广大民众的爱戴,死后给他立碑修庙纪念他。并尊称他为“药王”。

那是数十年之后的事情,左少阳没注意时间,一下说漏嘴了,赶紧笑着掩饰道:“晚辈听说,孙老神医悬壶济世,从来计较病患有没有钱,所以晚辈以为,以老爷子这等胸径,买药方自然不是为了自己的了。嘿嘿”

孙思邈笑了笑,捻着胡须沉吟片刻,道:“要不,我等他老死了,我再公布这个方子,这总可以了吧?”

左少阳吓了一跳,孙思邈随口说出这话,仿佛已经断定别人活不过他似的,浑然忘了他自己已经是近九十岁的高龄了,似乎已经胸有成竹还能活上**十年,别人铁定活不过他一般。不禁好生看了看孙思邈,见他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双目炯炯有神,牙不掉,腰不驼,特别是那一头黑发和下巴的黑须,比中青年的都要光亮,哪像近百岁的样子。他只比许胤宗小几岁,可是许胤宗已经老态龙钟了。

左少阳心想,世传药王孙思邈是个长寿仙翁,活到了一百六十五岁。现在看着他这样子,只怕此言不虚。

由于医疗水平、战乱、饥荒等等原因,古人的平均寿命普遍偏低,唐朝初年,数十年的战乱刚刚平息,人口寿命也是非常低的,资料显示也就二十八岁左右。当然,到了唐朝强盛的贞观后期和开元盛世,人口寿命已经得到大幅提高,以开元盛世的大诗人杜甫48岁时写的名作《赠卫八处士》为例,其中写到“访旧半为鬼”,也就说是,他的朋友那时候一半都已经死了,因此可得出那时候的平均寿命大约是4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