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59章 长寿之术

第459章 长寿之术

有人曾对5100余方唐朝墓碑上记载的时间推算统计,写了一篇《关于唐代家庭规模与结构的总体分析》的文章,认为唐人平均死亡年龄为59.3岁。当然,这个数字明显是不正确的,取样存在很大问题。

因为只有老人死了才立碑,对于夭折的孩子是不立碑的,而古代由于接生技术的极端落后,婴儿死亡率非常高。此外,贫穷人家也没钱立碑,“路有冻死骨”的那些死在路上的流民乞丐,也是没法立碑的,所以,这个数值显然偏高了,合理推算。开元盛世也就是唐朝人均寿命最高时期的平均寿命也就48岁左右。

因此,整个唐朝的平均寿命也就三四十岁,而孙思邈活了一百六十五岁,这个岁数,不仅在唐朝绝对是超级老寿星,就算在现在,也是无以匹敌的。如果能跟孙思邈学会养生之术,活他个一百六十五岁,那才有意思呢。

算算啊,现在自己二十出头,还有一百四十年,呃,不仅能看见李世民嫁文成公主给松赞干布,能看见唯一的以为女皇帝武则天登基为帝,还能经历大唐第二个强盛时代开元盛世能看见李白让高力士脱靴,看见李隆基跟胖妞杨贵妃跳霓裳舞,最后还能看到安史之乱中胖妞美女杨贵妃被逼自缢于马嵬坡。

也就是可以目睹唐朝从一个强盛走向另一个强盛,最后走向衰弱的历史进程

哇塞想起来就让人热血沸腾的只是,孙思邈的长寿之道只怕不能复制。想想又沮丧起来。

就在左少阳脑袋里翻江倒海琢磨如果能学到孙思邈的长寿术,将来如何如何的时候,孙思邈却在琢磨如何得到左少阳炮制附片的方法。想来想去,只有这个法子,既可以知道方子,又不影响他们赚钱路子。

想到这,孙思邈问道:“那祝老掌柜现在何处?还在合州吗?怎么找到他?他的药行在哪里?——左大人?左大人”

左少阳心驰神往地走神,直到孙思邈连声叫他,这才回过神来,刚才正想着虽然不太可能像孙思邈那样活他个一百六十五岁,但如果能活他个一百来岁,也赚到了,便脱口道:“你教我长寿术你刚才说的那些我不能外传,不过,我可以用别的医方跟你换保证让你满意的医方”

孙思邈喜道:“行啊什么医方?”

左少阳心想,自己领先一千多年的医学知识,可以教孙思邈的那简直太多了,得找一个让他最感兴趣的,把他的兴趣吊起来,好让他用心教授自己长寿术。他既然感兴趣彭炳的病案,就用这个最好,除了附子不能说之外,还有华山参

左少阳道:“你或许知道,彭炳彭大人在面圣当天早上还剧烈咳喘,引起窒息差点死亡,是我用了一种药,把他咳喘平抑住了,让他不仅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还能在皇上面前唱歌跑步,保住了乌纱帽,这种药能迅速抑制喘咳,我就用这药跟你换长寿术,如何?”

孙思邈笑了笑,从怀里取出一根胡萝卜般的药笑道:“是这个药吗?”

左少阳一看,正是华山参,惊讶道:“您是如何得来的?”

“我问彭炳彭大人事情经过,他说了,说当时你送来了一枚药材,彭大人服用之后效果显著,华山县令便派当地采药人上山采药,挖了不少回来。我就跟他要了一枚。”

左少阳苦笑:“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是啊,这个药得来没花本钱,彭大人也不好意思不告诉我,嘿嘿,——你还有别的什么药吗?像华山参这样我不知道又很管用的这种。必须是管用的,也就是你用这药给人治过病而且治好了的,最好是很多人都用过都有效的。”

左少阳本来想从后世新药中找一个常用的给他,听他这话,还必须是曾经使用过的,那这范围顿时就狭窄了很多,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道:“请问老神医,给人治疗中风,使用什么方剂?”

孙思邈一听这话,喜上眉梢,道:“我看过太医署转发的你用很便宜的药方治疗中风,治好了牛把式等病患的文章,我今天来,也是想跟你买这个方子你愿意用这方子给我换长寿术?”

原来孙思邈已经知道了这件事,那就简单多了,他治疗中风的方子的用药成本比唐朝常用方便宜上百倍所以,在唐朝的确算得上点石成金的方子。而孙思邈经常给平民百姓治病,最需要的就是这种用药很便宜的方剂,难怪如此心热了。

没等左少阳回答,孙思邈又皱眉道:“不妥”

左少阳急道:“您不愿意?”

“不是,当然愿意,只是,我的长寿术本来就是免费教给别人的,谁问我都教,你要想知道,我免费教你都可以,跟你换秘方,对你不公平。这样吧,除了长寿术我教你之外,我再告诉你几个秘方,觉得抵得过你的方子的秘方,如何?”

左少阳心中暗笑,你的方子全都写在了《千金要方》和《千金秘方》里,后来你都全部免费公布出来了,其中的重要方剂我都烂熟于胸了,就算你没有公布在这两部书里的,你现在知道的重要方子,只怕都写入了你的行医心得里了,萧姐姐都已经帮我誊抄了一份给我,你已经拿不出我不知道的方子了。

所以,左少阳微笑道:“不用了,我不想学那么多方子,我自己的方子能用好就行了。”

孙思邈很是奇怪地望着他:“你要知道,我教你的方子,绝对别人不知道的,也觉得是生白骨活人命的不传秘方”

“我知道,可是,我师父教我的方子已经够用了,我不想再学别的。”

“你这娃娃当真狂妄”孙思邈很是有些不悦,吹胡子瞪眼睛瞅着他,半晌,见他并没有改口的意思,哼了一声,道:“好吧,你既然不要我的医方,我再好好想想,用什么来换你这点石成金的绝世好方,你这方子太珍贵了,能救活很多人性命,得想一个值得当的东西来交换才行”

孙思邈的话让左少阳心头一凛,突然想到,自己的这些方子都是后世才出现的,如果自己现在告诉孙思邈,而孙思邈又在他的两部“千金方”的医书里披露了,那后世发明这些医方的人怎么办?而且,很多医方是具有划时代的,比如治疗肺痨等唐朝根本没办法治疗的疾病的方剂,把岂不是打乱了历史的进程?会不会因此引起混乱?

如果是自己因为要学长寿术而任意披露后世方剂,而引起历史出现混乱,那恐怕要成为历史的罪人了

没等他想清楚这件事该如何处理,旁边的许胤宗已经重重哼了一声,道:“老朽的岁数可比他大好几岁,要论高寿,我可排在他前面,左大人为何用这方子跟老朽换取长寿之道,反而舍本逐末去找他换呢?莫非我这差不多一百岁的长寿术还比不上他八十多岁的?”

孙思邈迫切想换左少阳治中风的方子,赶紧道:“说句话不怕你不爱听,老家伙,你可活不过我,你没看见我八十多岁了,头发胡子都还是黑的吗?你各处找找去,若能找到一个我这岁数头发胡子都还是黑的,我拍屁股就走,再不提长寿二字如何?”

这正是许胤宗的痛脚,虽然自己比他大了几岁,可是,自己这身子骨自己知道,不仅已经老眼昏花,牙齿也掉光了,而且一身病痛,只不过自己强撑着瞒着别人,有的病已经是不治之症,后面的日子都是数着天过了。而这孙思邈从小修道念佛练丹,深谙长寿之术,所以现在虽然已经八十八岁了,身体矫健不输于年轻人,眼明耳聪,牙齿一颗没掉,吃坚果都咬得嘎嘣响,而且绝少生病,经常其中毛驴爬山过河,走村串寨,风里雨里地给四处行医,所以他说肯定比自己活得久,并非狂妄之言。

许胤宗说这话,只是一时不服气罢了,他对左少阳治疗中风的方剂并没有孙思邈那么大,因为他这岁数已经不能出诊巡医了,他也没兴趣把自己的医术刻成书公之于众,所以这方子能知道固然好,不知道也无所谓。便也不跟孙思邈争了。

左少阳知道孙思邈是个活了一百六十五岁的历史上最著名的老寿星,要讨教长寿术,自然是要找他的了,见许胤宗不吭气了,正合心意,笑道:“两位都是老寿星,一般的高寿,跟哪一位讨教都一样。——孙老爷子,咱们去后院说罢,那清静一些。不影响别人诊病。”

“好”孙思邈笑道,迈步出了门。

左少阳向许胤宗等拱拱手,跟着出门,领着孙思邈来到后院。

东南医馆的后院是个四合院样式,两边厢房是留诊的病房,还有炮制药材的炮制房以及药材仓库等,正中三间房,则是几间不同样式的会客厅,有小有大,最大一间也是医馆的会议室。小间会客厅也是达官显贵或者富家小姐不方便见外人的来就诊的诊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