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60章 换方

第460章 换方

左少阳领着孙思邈来到小会客厅坐下,自由店伙计上了香差。

孙思邈还在皱着眉捋着胡须琢磨用什么跟左少阳换方子,想了半天,孙思邈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只好用最庸俗的办法了:“这样吧,你既然不想要我的药方”那我就用金银买好了”你当初卖给合州恒昌药行的方子,也是卖了钱的,现在我给你更高的价钱就是,你那些接骨的方子,吃了昏睡不知疼痛的药方,还有中风的药方等等,都卖给我吧,这价钱你说多少就多少,我不还价!”左少阳摇头道:“我不要钱。我家虽然不敢说大户人家,却已经衣食无忧,这就够了,要那么多钱做什么。钱多了”也就第460章?换方是个数字。”

“你这娃娃有集意思,你不要钱,要官如何?我找皇上说说,给你升官!”

“我不想当官。我这官是我爹他们唠唠叨叨非要我考,这才考医举当官的,虽然现在当了官,我也不想专营往上爬,也不想争权夺利,所以”对升官没什么兴趣。”孙思邈歪着个脑袋瞧着他:“你这娃娃当真奇怪,钱也不要,官也不要”莫非要女人?那也容易,我跟皇上说,每年选秀,给你也选百八十个的俏美人,绝对是花容月貌百里挑一的,一个方子抵十个,啊不,二十个,三十个也行啊。就按这数,你有多少方子我就帮你选多少美女给你!你觉得如何?”左少阳忍不住笑了:“实话跟你说,我能让你动心到方子只怕数量不少,随便都有上百个,一个方子换三十个美女,那不得好几千?我身边的将来要成为我的妾室的女子,都是百里挑一的美人。

我应付她们都有些力不从心了再弄几千美女在我眼前晃悠,我别练什么长寿术了,直接就给她们掏空了!”

孙思邈也笑了,挠挠头:“这第460章?换方也不要那也不要你到底要什么?”

“老爷子的长寿术教了很多少人吗?”

“是,上到皇上,下到贩夫走卒”只要问了我的,我都告诉人家,没什么藏着掖着的。”

“那一定有不少人跟老爷子您一样八九十岁了还精神矍锋,满头乌发了?”

孙思邈摇头笑道:“没有”目前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到了我这岁数,还能这一头黑发的。”左少阳压低了声音,道:“老爷子能做到这一点,应该还有井么长寿秘方没有告诉别人吧?要不然为何你能做到,别人做不到?”

孙思邈身体一震,直勾勾瞧着他,站起身背着手低着头在屋里转圈圈,转一圈回头瞧他一眼,终于,站住了”半晌,才笑了:“你个小娃娃当真聪明过人。没错”我还有一个长寿秘法,没有告诉任何人。”左少阳只是随口一猜,没想到竟然猜中了”大喜过望:“什么秘法?”

“返虚吐纳功!”

“返虚吐纳功?”

“是!”孙思邈坐回椅子上压低了声音道:“其实,我的长寿术里,最珍贵的,最有价值的,就是这套返虚吐纳功。这是一套调息呼吸的吐纳术,要说养生之道很多人都有,包括外面的那位许老头,他能活到这岁数能说他的养生之道不好吗?可是,我比他小不了几岁却比他健康得多,很显然,我能活的岁数绝对可以超过他!而且远远超过他!我有这个自信。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这套返虚吐纳功?”左少阳感到心跳猛地加快了。

“没错!我的长寿术跟很多人都说过,但是,这套返虚吐纳功”却从没教过任何人!”

“为什么?正如你刚才说的,让人人都长寿,岂不是更好吗?”

孙思邈笑道:“别着急,你慢慢听我说。我年轻时,隐居太白山,遇到了我师父,一个一百三十六岁的老道,他不留神从山崖上摔下来,伤势很重”快死了,我给他治好了伤。他感激我,又觉得我有慧根,就收我为徒。”左少阳奇道:“这么说,您是道士了?我咋不知道?”左少阳还真不知道,在宋金之前,只要是修道之人都是道士,北魏寇谦之改草天师道,规定道徒可在家立坛,朝夕礼拜,不必出家修行。所以在那之后,金元以前,道士大部分都不出家,他们平时的穿着打扮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也能娶妻生子,也不斋戒。在电影电视里看见的道士打扮,是从宋金时代之后才出现的。宋朝全真教创立后,制定了出家制度,道士也成了现在的模样。

孙思邈从小体弱多病,家里为他治病耗尽家产,为了强身健体”年纪稍长便开始掌老庄之木,同时学习佛典,十八岁开始学医,三十八隐居太白山学道,炼气,研究养生长寿秘术。所以”孙思邈其实也是一个道人,或者说是修道之人。

孙思邈自然不理解左少阳所说的道人”是指的后世王重阳的那种拢发于头顶挽成髻,戴着道冠”长着道袍,摇着羽扇道骨仙风的老道。所以对他的惊讶有些不解,心想我修炼道术从来不藏着掖着,这小娃娃既然如此崇拜自己的长寿术,为何这都不知道,便点了点头”道:“我跟我师父在长白山修炼,他传了我这套返虚吐纳功,说他这么大岁数”全靠这套返虚吐纳功!”,“一百三十六岁?哇塞,好家伙!””左少阳目瞪口呆,吉利斯世界纪录上最长寿的人,也才一百一十四岁。比这老道差远了。忙问道:“那尊师还活着吗?””

“大概五年之后便去世了。””

左少阳叹了口气:“可惜了。””

“家师活到了一百四十一岁呢,我很是神往,就想,我要是能活到那么矢年纪,该多好啊,所以我这么多年一直苦练这返虚吐纳功”果然觉得大有效果,别看我现在已经八十八岁”我上山挖得药,下河抓得鱼,四方游医,风里雨里,跟年轻人没有两样。全靠这返虚吐纳Jb。””

左少阳听罢连连点头:“有些老寿星虽然活了一大把年纪,但是到了晚年”吃也吃不得,动也动不了,生活质量不高,长寿的意义也就大打折扣。看来”这返虚吐纳功还真是管用,可是,老爷子,你还没说这套返虚吐纳功为何不能外传呢?””

“因为这套返虚吐纳功是我这一派的秘技,而我们这一派都是一脉单传的。””

左少阳勉强一笑:“我明白了,那你应该没有传给你的子孙吧?”

“当然没有,我儿孙资质平平,再说了”我现在岁数还不大嘛”跟我学医的徒弟倒是不少,但是资质也不怎么样,不足以传承这套秘术。”,“嘿嘿,那我,这个,恐怕也不是修道的最佳人选,我对道术可没什么兴趣。””

“我没让你修道啊。””孙思邈哼了一声”“我只是用这套返虚吐纳功跟你换你的宝贝药方罢了。你说”我这返虚吐纳功,可以换你丹个方子?”,“既然是如此宝贝,自然不能只换一个了!””

孙思邈大喜:“好!我就用这个返虚吐纳功,换咱们前面说的你的那些方剂如何?””

“不行的,你刚才提到的麻醉药、阴沉木接骨术都不能外传,是我祖传秘方。至于这个附片炮制法”我卖给恒昌药行了,不能外传,得守信。””

左少阳说到这,斜眼看孙思邈已经是满脸失望,便话锋一转,说道:“不过,这治疗中风的方剂,倒是可以用来跟你换。别嫌少,这中风的方剂有差不多十种,是治疗中风的三个不同阶段的不同方剂,而且,这些方剂都是一些常用方,只要懂得运用,不仅能治中风,还能治若干其他病症。

孙思邈听得心痒难耐,可是眼看着那些方剂不能学到,总是于心不甘,道:“这样好不好,我教你返虚吐纳功”再给你若干银钱,再请皇上升你的官,你把这些都教我”我保证不外传,也就不会损害你的祖传秘方了!怎么样?””

“实在抱歉,我说了不要钱也不想升官的。这接骨术和麻醉药我真的不能教你。最多只能用中风方子跟你换这返虚吐纳功,我说了”这方子全天下只有我知道,而且”你学了绝对不会冤枉。””

“这个我知道,这是个好方子!可是,你的麻醉药和接骨术,也是好东西,你说吧,我用什么东西你才能答应跟我换?”,“真的很抱歉,要换只能换这中风方子二””左少阳不想一下把什么都泄露出去,这些东西可是自己在唐朝混下去的本钱。

孙思邈满脸失望,捻着胡须又开始在屋里转圈。转了几圈,停下了,苦着脸道:“要不”我拜你为师如何?””

左少阳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头当真是为了收集方剂什么都不顾了,甚至八十八岁高龄誉满华夏的老神医的身份都不顾,竟然要拜自己一个小郎中为师,当真让人敬佩,连连摆手:“不不,我可不敢当。””

“有什么不敢当的,我这就拜师!”“说着,孙思邈撩衣袍就要跪,慌得左少阳急忙一把搀扶住:“使不得!老爷子,你听我说,我才二十多岁,不收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