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61章 代师收徒

第461章 代师收徒

孙思邈大失所望:“你不收徒?”

左少阳道:“是我太年轻了,我打定主意了,不到五十岁,是不收徒的。”

“这个可以改嘛”

“不能改,很抱歉,再说了,我的接骨术和麻*醉药,是祖传秘方,只能传给我的子孙,不外传的,就算是我的徒弟,也不传的。”

学不到这两样还拜师做什么,孙思邈满脸失望,捋着胡须又开始在屋子里转圈。

他心里琢磨着,这小郎中如果只有中风这一个方子,还可以说是偶然所得的一个偏方,很多江湖郎中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偏方的,这不足为奇(当然,左少阳的这个偏方不是一般江湖郎中能比拟的),但是,左少阳除了这个偏方之外,还有阴沉木接骨术,包括麻*醉药

这个就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医术,能用木头接骨,除了古代神医华陀能用柳枝接骨之外,还没听说谁有这本事,光这一个本事,便已经让人咂舌了。可是这小郎中有一种吃了能让病患熟睡且不知道疼痛的汤药,用来接骨,治疗创伤动手术,可以放心大胆进行,不用担心病患会活活痛死。这又是一个让孙思邈做梦都不敢想的医术,也是古代神医华佗才会的东西。

这两件都是神医华陀的神技,这小郎中却会,莫非他是神医华陀的传人?若是如此,那可绝对不能放过

孙思邈醉心医学和道术,尤其喜好收集民间秘方,对一般的秘方都是不惜钱财想法设法买到手,更何况知道了这两个华佗神技,那更是要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学到手的了。

可是,人家小郎中不要钱不要官不要女人也不稀罕他的药方,唯独喜欢他的长寿术,而自己的长寿术的一般养生之道没有特别新奇的地方,只能用返虚吐纳功交换,才抵得过这样的好方。但是,左少阳只愿意用中风的方子交换这返虚吐纳功,而最让孙思邈眼馋的阴沉木接骨术和麻*醉药方子,却不愿意外传,想什么办法能把这两样学到手呢?

他不肯教,便只能偷偷学了,当然孙思邈的这个偷偷学不是爬墙上房暗中偷窥,而是跟在他身边,凭借自己在医学上的造诣,通过观察琢磨,揣摩出来。

若要这样,便只有想个法子能时常跟左少阳在一起了,拜师是没用的了,左少阳不收徒弟,而且这接骨术和麻*醉药是祖传秘方,就算收了徒弟,也不外传,只传给他自己的子孙的。

那怎么办呢?

孙思邈脑袋里盘算着,既然不能拜他为师,何不翻过来,让他拜师进入自己的师门,不就能有理由跟他在一起,学他的医术了吗?而且,自己这返虚吐纳功也是只能一脉单传,他既然想学这个法术,那正好用这让他入师门当然不能让他拜自己为师,因为自己还要跟他学东西的,哪有师父翻过来求教徒弟的道理,只能代师收徒了。

代师收徒就是以孙思邈的师父的名义收左少阳为徒,成为孙思邈的师弟,这样,师兄弟之间切磋交流医术道术就顺理成章了。这样一来,便可以有理由看左少阳治病,慢慢琢磨他的医术

孙思邈相信,凭自己的医学造诣,就算左少阳不教,天长日久,也能琢磨出一些道道来。

想到了这个主意,孙思邈顿时眉开眼笑,对左少阳道:“你既然要我用返虚吐纳功跟你换中风的方子,也行,不过,你要学我这返虚吐纳功,须得答应我一件事”

左少阳大喜,忙道:“老爷子请说。”

“你须得加入我师门。”

左少阳有些张皇道:“让我拜你为师?”

“不是,”孙思邈沉声道:“只因为我这返虚吐纳功只传本门弟子,所以你要学,就只能入我师门。不过,你跟我学返虚吐纳功,我跟你学治疗中风的方剂,咱们是相互学,所以你不用拜我为师,如果你愿意入我师门,我就替先师收你为徒。算是我的师弟。你意下如何?”

左少阳拱手道:“多谢老爷子厚爱,晚生后学,不敢与老前辈比肩。”

孙思邈笑道:“少来这些假的,你都敢在医举试卷中评说仲景医圣的不是,做我师弟,有什么不敢的?”

左少阳很不好意思,讪讪地支吾道:“这个,我,呃,我是没指望能修炼成仙的,所以……”

“你不是想学长寿术吗?道家不仅可以修炼成仙,也能修身养性,你练我这吐纳之术,每年至少要抽出一个月,去那远离人烟的崇山峻岭,静下心来修炼,吐故纳新,吸日月精华。”

“这么麻烦啊?”

“是,对于醉心仕途难舍人间繁华的人来说,这的确不能接受,所以,如果你不想学,我不勉强,你还是从药方、金银和官职中选一个作为交换吧。”

这反倒激起了左少阳的好胜心,胸脯一挺,道:“不就学道嘛,不就一年抽一个月隐居山林嘛,没问题”刚说了这话,又觉不妥,低声讪讪问道:“老爷子,我拜师门,可以不出家当道士吧?能不能不吃斋守戒呢?也不用戒色吧?”

孙思邈笑道:“都不用”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左少阳笑嘻嘻道,“那别的法术呢?我不学行不行?我怕我没那么多时间,什么都想学,反而什么都学不会。”

孙思邈有些为难,说道:“刚才我已经说了,我这一派,是一脉单传,弟子可以收很多,但是这返虚吐纳功只能传其中一个。你是我师弟,我既然传给你了,我死了之后,你就是我这一派的唯一传人,便是将来的掌门人。你不修炼道术,将来如何指点这帮徒子徒孙?”

“啊?”左少阳有些傻眼,“老爷子有多少徒子徒孙啊?”

“不多,我生性懒散,懒得教授弟子,所以收得不多。”

左少阳暗自舒口气,心想不多的话就比较好办了,道:“有多少呢?”

“我的徒弟只有八个,不过,徒弟又收了徒弟,徒弟的徒弟又收了徒弟,这样徒子徒孙、曾徒孙加起来,不算你,总共有一百五十三个。”

左少阳顿时傻眼了,支吾道:“这些,都是跟您学道的吗?”

“是我学医也是为了修道,所以跟我学道的人,同时也跟我学医。你要是不学道,将来当了掌门人,也不容易服众啊。”

左少阳眼珠一转,道:“反正老爷子您是老寿星,还有百八十年好活呢,有您在,也用不着我教他们道术。”

“你学了返虚吐纳功,也能轻松活过一百多岁的。肯定比我寿命长,到时候我死了,你怎么办?”

“这个……”左少阳吞吞吐吐讪讪道,“我选一个道术高明而又能传承衣钵的年轻后辈,再把掌门之位传给他,不就行了嘛。”

孙思邈苦笑摇头:“其实,修炼道术对长寿也有一些帮助的。不过,既然法术炼丹术这些你不想学,那就不学吧。我也乐得清闲。你将来想学了,随时我也都可以教你。”

左少阳对画符抓鬼、修炼仙丹的法术没什么兴趣,他只想学的长寿术,也不相信这些所谓法术对长寿的帮助。听了这话,眉开眼笑道:“那说定了我拜入师门就是这仪式怎么弄?”

“不急,还有一些事要交代清楚。等说清楚,再行入门仪式不迟。”

“老爷子请说。”

“光学返虚吐纳功,不学其他长寿术也是不行的,必须相辅相成。而长寿术很多都是养生之道,这些方法说着很简单,做起来却不那么简单,而且,养生之道不是嘴上说的,而必须一步步去做,做不到,就算你把我的法子背个滚瓜烂熟,若不照着去做,也是半点用处都没有——话说在前头,这些长寿术你也未必做得到,我跟皇上说了,他都做不到的。所以,还不如要官要钱要女人来得实在。”

“你先说说看,什么事情连皇上都做不到?”

“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皇上他能做到吗?”

“那是”左少阳笑道,“淡泊名利还好说,皇上已经是九五之尊,名利对他已经不是什么问题,可是这与世无争,就做不到了。现如今北边突厥入侵,如果皇上与世无争,不组织抵抗,那只怕便是咱们大唐的末日了。”

“正是这话,所以皇上听了我的长寿术之后,摇头笑着说这长寿术只是给我这样的隐士的,没办法推而广之。——你好歹是个九品官,刚刚踏入仕途,这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你能做到吗?做不到,还是别学的好。”

左少阳笑道:“我说过了,我不想当官,这淡泊名利与世无争我能做到。”

“那就好,不过,真要学得我全部长寿术,只怕你就不能当官了,最好是退隐山林。”

“你说了,每年花一个月时间退隐山林,专心修炼吐纳之术嘛。”

“这是最低要求,若能常年在山林修炼,练他个十年八载的,最好了,特别是刚刚入道之时,环境是很重要的。我年轻的时候,就跟我师父在太白山修炼了很多年。”

“每年一个月的隐士生活我能坚持下去就不错了。我虽然淡泊名利与世无争,但让我现在就退隐山林去,我会闷着的,我可不想为了长寿去当隐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