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68章 一鸣惊人

第468章 一鸣惊人

于是乎,修炼道术的和修习医术的分作两帮,叽里咕噜说起如何跟左少阳“讨教”道术和医术。

孙守然瞧着他们,心中很是不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左少阳跟孙守然学了大半个时辰的返虚吐纳功,便告辞骑马上班去了。一帮子徒子徒孙们没空找他麻烦,只能等他休息曰再说了。

这几天下来,孙思邈用左少阳的廉价中风药方治疗的中风平民病患,差不多都出现了好转,有的病程比较短的,恢复速度就很明显了,这让孙思邈高兴得乐开了花,可是,一众徒子徒孙们,特别是那帮子学医的,知道这是师父从小师叔哪里学来的,便面面相觑,有些心里发虚了。倒是一帮子修道的信心满满,只等着左少阳休息时间的到来,好跟他讨教道术。

唐朝官员除了节假曰休息之外,平常是十天休息一天,叫做“荀假”。几天之后,终于到了休息曰了。

这天,左少阳跟随孙思邈修炼完返虚吐纳功,七徒弟守静子和八徒弟守虚子带着几个机灵的徒弟等候在门外,躬身对师父孙思邈道:“师父,师叔他老人家医术高明,这些天众位师兄弟们一直想跟师叔亲近亲近,能否请师叔到道场跟大家指点一下,不知可否?”

孙思邈自然不知道这帮子弟子要搞鬼,微笑问左少阳道:“师弟,你今曰休息,便去看看他们练功,如何?”

左少阳冷眼瞧这几个人,已经明白他们想搞什么鬼,肚子里有超过他们一千年的医术,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当下微笑道:“行啊。瞧瞧去吧!”

一行人来到前面大堂。

里面已经黑压压都是人,一百多号,孙思邈的徒子徒孙们都在这里等候了。门窗上挂着的厚厚的毡毯已经全部放了下来,挡住了光线。但是大堂四周都点着明晃晃的灯笼。依旧亮的如白昼一般。

七徒弟道姑守静子吩咐弟子把大堂的门都关上。

孙思邈见到这架势,已经猜出几分了,不觉浓眉一挑,便要训斥,想想又忍住了。

守静子上前打躬作揖道:“师叔,劣徒孙清妙子初学清啸功,想请师叔指点,不知可否?”

左少阳心想,我才跟孙思邈学了几天的返虚吐纳功,道术更是一窍不通,哪里谈得上指点,先前孙思邈提醒自己若不学道术,只怕这帮徒子徒孙不服气,瞧他们这阵势,还当真如此,会就会不会就不会,也不用装腔作势,且看看孙思邈这些道士弟子到底有何道行,开开眼界也好,当下点点头。

守静子面露喜色,回头瞧了清妙子一眼。

清妙子忙迈步出列,向左少阳打躬作揖道:“太师叔祖,徒孙清妙子,初学道术,正修炼内丹,吐纳清啸之功尚浅,想请太师叔祖指点可有不妥之处。”

说罢,清妙子两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一声清啸从喉间悠扬而出,声音清脆尖厉,若裂锦之声,悠悠越半盏茶的工夫,这才停歇。

孙守行和众弟子听了,不禁微微脸上变色。

这种道法其实是考校人的呼吸吐纳之术,这是道家修炼内丹的基本功,其实是调节呼吸的功法,到一定的深度,能连续不停地呼气,所以长啸声可以经久不断。

清妙子的清啸能持续半盏茶的工夫,可见起调息功已经到了相当高的地步了。

虽然清妙子这调息吐纳功法在孙守行眼中不值一提,但是,在第三代清字辈里,绝对是佼佼者了,就算第二代的真字辈中专修道术的弟子中,也有不少不如她的。自己跟守静子暗中较劲,虽然自己盖过对方少许,但是门下弟子,却比她的弟子有相当差距。所以不禁脸上微微变色。

守静子很是得意,向左少阳打躬作揖道:“师叔,你就指点一下这孩子的吐纳清啸功吧?要不然,也请师叔施展一下清啸功,让这孩子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至于做了井底之蛙才好。”

左少阳现在明白了,四周挂着的厚厚的毡毯,是用来吸收音波的,弟子们在这里面修炼这种清啸功的时候,把毡毯放下来,便可以阻挡啸声传出,免得惊扰四邻。

听这清妙子的啸声,左少阳方知道学道之后,能发出这么长啸,听守静子话语里隐含着几分等着看热闹的嘲笑之意,他虽然跟随孙思邈修炼道术,也主要修炼的是吐纳术,而且是最高深的返虚吐纳功,但是,毕竟为时尚短,总共才几天时间,已经学了入门的吐纳术,知道如何换气了,可内息太差,根本不可能像清妙子那样长啸半盏茶时间不停歇的。

左少阳正要拱手说不会,旁边孙思邈重重在左少阳后背一拍,朗声道:“师弟,你就露一手让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听听,什么才是真正的清啸功!”

左少阳顿时感到一股浑厚至极的气息涌满全身!身体仿佛是一只被迅速吹胀的大气球,外形虽无半分变化,但体内气流奔腾,冲撞四肢百骸,忍不住便要纵声长啸,否则那气息便要从每个毛孔喷出来似的!

左少阳一仰脖,一股浑厚至极的啸声从丹田直冲而出,犹如滚滚洪流,恰是虎啸龙吟,直插云霄!

这声长啸直持续了一顿饭工夫,方才停歇!

长啸之后,左少阳顿时觉得周身那滚滚气息散入百骸,全身如沐春风,说不出的舒畅。再一看那一众弟子,人人均是脸上变色,那清妙子,一张俏脸惊骇得惨白,连半点血色都没有了。特别是二徒弟孙守行和七徒弟守静子二人,更是面如死灰!

他们听了左少阳这声长啸,内息浑厚之极,以功力深厚而言,只比师父孙思邈稍逊而已,却比两人远远高出不知多少倍,二人自忖再训练六十年,也难望其背,一时之间都傻了,互视一眼,不由自主跪倒在地,守静子口中道:“原来师叔道术如此深厚,我等拜服。得罪之处,还请师叔恕罪!”那孙守行也是连声赔罪,两人磕头不已。

他们两人跪倒,他们的弟子自然也跟着跪倒一片。

左少阳不知道自己如何而来如此深厚的内息,想必是孙思邈在自己后心处按的那一掌。刚才受了他的掌力,脑清神明,全身充满劲力。那种全身飘飘欲仙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受用,由此知道,孙思邈的这返虚吐纳功当真威力无穷,心中欢喜无比,将来若能修炼到孙思邈这等功力,也有这般好处,那才真是跟活神仙没什么两样了。

左少阳侧头瞧了孙思邈一眼,见他捋着胡须微笑,便知自己才想没错了,忙让孙守行等人起身。

孙思邈扫了众弟子一眼:“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当真不识好歹,行了,还有什么古怪,尽管亮出来吧!”

一众弟子忙说不敢。

孙守行和守静子二人算是心悦诚服了,但是一众主修医术的弟子却还不太服气。八徒弟守虚子躬身道:“师父,师叔,今曰难得师叔空闲,又听闻师叔医术高明,能否到医馆指点一下师兄弟们的医术,解答疑难呢?”

孙思邈之所以代师收徒让左少阳拜入师门,目的却是为了能在左少阳身边,观摩他的医术,特别是学到他那阴沉木接骨术和麻醉药方子。这一次中风病患用药之后的普遍好转,更增添了他对左少阳医术的兴趣。而要琢磨左少阳的医术,自然最好是看他行医了。众弟子的要求也整合他的心意,便微笑问左少阳道:“师弟以为如何?”

对医术左少阳可是胸有成竹的,不比道术,心里发虚,当下微笑道:“行啊。”

众弟子都很高兴,跟着两人出门前往医馆。

孙氏医馆就在孙思邈家附近,一盏茶工夫便到了。这医馆很大,比太医署的东南医馆大多了。甚至比甄氏兄弟甄权的医馆都要大上一些。

医馆里病患很多,众弟子本来在看病,此刻都停下来,起身施礼。

孙思邈招手示意大家继续给病患诊病,带着左少阳把医馆看了一遍。

因为弟子人太多了,加上求医病患,大堂里挤得满满的站不下,孙思邈便让大家到后院说话。

后院天井是个大院子,很是宽敞,众弟子围拢在孙思邈和左少阳二人周围,八徒弟守虚子躬身对左少阳道:“师叔,弟子有一疑难病案,想求教师叔,不知可否?”

“请讲。”左少阳微笑道。

“有一病患,恶寒蜷卧,肢体萎软,神靡、头晕、失寐、纳少,睾丸坠胀及腹,凉麻疼痛,小便浑浊频数,**。面色萎黄暗黑,舌质淡白,全舌白苔弥补,根部苔黄厚腻,脉象沉微细。请教师叔,该当如何辩证?如何用药?”

左少阳笑了,这是比较典型的少阴证淋病,也就是西医的前列腺炎,是少阴阳衰、阴寒内盛,须得补阳温肾,散寒止痛,用四逆汤加减治疗即可。

他正要回答,却瞧守虚子嘴角一抹得意的微笑,似乎等着看笑话,其余几个弟子也是带着嘲弄的笑容等着,跃跃欲试想要发难,顿时明白了,虽然刚才道术上这帮子弟子信服了,但在医术上,孙思邈这些徒子徒孙是对自己还是不服气的,存心用这些来刁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