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69章 **

第469章 **

没等他说话,旁边的孙一守然的大弟子真端子拱手道:……请教师叔祖,仲景医圣《伤寒论》有云:“伤寒脉浮滑,此以表有热,里有寒,白虎汤主之,。听说师叔祖在医举答卷中对此曾指责仲景医圣此言大谬”我等愚钝,请师叔祖指点,仲景医圣这句话有何谬误之处?”左少阳心中更是咯噔一下”自己在试卷里评说张仲景这句话写错了,这件事已经作为新闻在京城医学界传开了”只不过”稍有脑袋的都知道左少阳背后有人,所以不敢公开质问他,可是这帮子孙思邈的徒子徒孙”仗着孙思邈这把大伞,又借口向长辈讨教学问,便公然质问了。

左少阳沉吟着,他知道,面对上百名律景医圣的狂热信徒,如果自己把仲景医圣这个错误之处说出来,只怕会立即激起这些孙思邈徒子徒孙们的强烈反感,这可是不明智的。

正在他沉吟不决的时候”守虚子的大弟子真壶子也跟着发难,问道:“徒孙也想请教师叔祖,该如何治疗传尸鬼疰?闻得晋葛洪《肘后备急方》言,全蝎可治,不知是否属实,请师叔祖指点。”

“传尸鬼疰”就是肺痨”也就是肺结核,别说唐朝了,在上世纪之前数千年,都是个不治之症。现代社会不仅西医能治疗肺痨,纯中医制剂同样可以治疗。当然”一般都是中西医结合治疗。晋葛洪说全蝎可以治疗,这个论断显然是不对的,全蝎不能治疗肺痨。左少狙知道如何用中医方剂知道肺痨,但由于肺痨是个顽疾,治疗还是有相当难度的。

现在对这个问题如何展开说”便涉及到如何治疗肺痨的问题这方面的方剂那可是比中风更有价值的方子,别说这些人只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就算是诚信求教,这等贵重的方子也不能轻易外传。

见其他几人嘴张着蠢蠢欲动的样子,左少阳明白了,如果自己当当当回答了这个问题”想必肯定还有后续问题一个个接连而来,非要问住自己不可。

自己跟孙思邈用中风方剂交换长寿术特别是返虚吐纳功,只是二人的一场交易为了学这返虚吐纳功,不得已加入孙思邈师门,并不是真要成为这帮子徒子徒孙长辈,既然他们不愿意认自己这长辈,自己又何必充大头非要当呢。

如今他们提问的问题,除了第一个医案或许大家都知道正确〖答〗案之外,第二个和第三个〖答〗案,在唐朝都是没有正解的,自己就算耐心跟他们解说了,也没有人能站出来说自己说的是对的因为这两个问题唐朝人是没有正确〖答〗案的。嗯指望本身就是错误认识的人来帮自己说话,简直就是笑话。而自己又不愿意用唐朝的错误〖答〗案来告诉他们所以”还不如不回答的好。

想到这里,左少阳耸耸肩”淡淡道:“我才疏学浅,称们的问题我答不上来还是请教你们师父师祖好了。”

此言一出”众弟子一片哗然,都低声议论着,言谈间不失讥笑声。

八师弟守虚子一脸假笑,大声道:,“师叔是主修道术的这医术嘛,师叔已经说了,他初学不久,答不上大家这些刁钻的问题,就不要为难师叔了……”

正要说话”就听到脚步声急跑进来两个店伙计,急声道:“真人!掌柜的,朝廷的公公来了说有圣旨口谕!”

众人一听”都吃了一惊忙分开一条路”孙思邈对左少阳道:,“师弟,你在这稍等,我去接旨。”

说罢,孙思邈抢步去了前堂。

众弟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低声议论着。不过,那一帮子修炼道术的道士们却瞧着左少阳嘀嘀咕咕说着。

清妙子也是一双凤目眨也不眨地望着左少阳,心中有喜有悲,她原以为自己的得遇名师,跟了孙思邈的徒弟学道,在清字辈里道术已经走出类拔萃,假以时日,一定能名扬天下”不料今日见到这位年轻师叔祖,跟自己年轻相仿,可是道行却不知比自己高深了多少倍,那一声清啸”就算自己再练一百年,也未必有这等修为。嗯到这,不禁是心灰意冷”但是转念一想,左少阳这么年轻就能修炼到这等地步,他也是人,他能做到的自己一定也能做到,当然,前提是如果他肯指点自己的话。

清妙子是这么想的,其他主修道术的弟子自然也是这么想的,包括医术道术兼修的弟子们。

守虚子微笑着对左少阳道:“师叔,我们师父的医术举国*名,您只要愿意学,师父指点师叔一此皮毛,便足以让师叔成为名医了,当然,师父太忙了,这朝廷公公来传圣旨,指不定又是哪位皇子王爷或者嫔妃娘娘身体有恙,要请师父前去诊治,师父很难有闲暇时刻的,如果师叔不嫌弃,愿意不耻下问”师侄愿意把所学医术悉数敬献给师叔您。到时候”师叔也指点一下师侄这修习道术有何捷径。一师叔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一定有修习秘方的。呵呵”

这句话说到了一众弟子的心坎上了,道姑守静子也是这个主意”想着这小师叔也就二十来岁,道行已经如此高深,一定有快速修炼的捷径,或许这也是师父为什么如此高看他的原因,若是能把小师叔这快捷修道法门学到手,那自己就能盖过二师兄孙守行了!

所以守静子也是满脸陪笑,凑上前低声道:“师叔,弟子这有一本师父传授的行医心得,是不传秘籍,师叔只要学了,京城杏林包管有师叔一席之地!弟子孝敬给师叔”请师叔指点修炼道术之法。如何?”,她这话虽轻,却还是让旁边的二徒弟孙守行听见了,冷笑一声:“你有行医秘籍,难道我就没有吗?一师叔,我的传自家父,乃是家学医术”比她的强百倍,还是跟我换了吧!”

大徒弟孙守然的大弟子真端子也动心了”他虽然跟随师父主修医术,但是,孙思邈的弟子都是医术道术双修的,只是各有偏重而已,他见到左少阳如此年轻便有如此高深的道行”便也动了心思,忙道:“师叔祖,我师父的医术,是所有弟子中最高的,对吧师父,你要换医术”何不跟我师父换?那才是名师出高徒呢!”,“胡说什么!”,大弟子孙守然瞪了真端子一眼。真端子猛然醒悟,这话说反了,师侄教师叔”不能说名师出高徒的,想换一句好听的,却一时又找不到。

旁边的守静子已经斜眼瞧了一眼自己的徒孙清媚子,清媚子会意,挤过去,搂住了左少阳的胳膊,腻声道:“太师叔祖,我跟师父师祖修炼〖房〗中术的,小妹尚未婚配”一人习练此术,也不知管不管用,嘻嘻嘻,太师叔祖道行如此高深,就指点一下小妹〖房〗中术如何?”,〖房〗中术也是道术的一种,这清媚子年方十七八岁,却是天生媚骨,这几句话说出来,揉入媚功,直说蹲荡气回肠,孙守行等一众老道的定力高深,还不觉如何,那一众年轻男弟子都是个个面红耳赤,周身血液奔流。左少阳虽然修炼道术才几天,定力本来是不够的,听了她这话”也是心旌摇曳,立即发掘不妙,暗中施展返虚吐纳功收摄心神。他跟孙”思邈修炼的这套功法是道术修炼内丹功法中最高的,修成之后可以延年益寿”功能之一便是收敛心神,不为外界所动。神功运起,立即生成抵御,稳住心神不为所动,所以面色一闪便如平常了。

这下子,守静子等一众老道又是惊骇不已,清媚子的媚功在众弟子中那是佼佼者,别说年轻道人,便是四五十岁修炼道术多年的道人”也有一大半听的老脸发烫,心旌摇曳。可是左少阳这年轻轻的”还是被清媚子搂着说的这番话,却只是脸色略微一变,就恢复常态,古井不波,心若止水”这等定力,当真是非同小可。见他如此,众修道之人对左少阳的功法更增羡慕。

左少阳想要挣脱清媚子的搂抱,可是清媚子简直跟麻huā一样扭在他身上脱不得,眉头一皱,道:“你想让我教你道术速成法,就赶紧放手,这么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再不放开我”就别指望我教你!”,一听这话,清媚子立即弹手放开。一众弟子都笑了,八徒弟守虚子对清媚子冷笑道:“正是,你跟太师叔祖来这一套,要太师叔祖指点你〖房〗中术?莫非还想跟太师叔祖来个双修?当真不成体统,让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不得立即将你开草了!”,守静半冷冷瞧着守虚子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清媚子说了她要跟太师叔祖双修了吗?她初学〖房〗中术,想跟她太师叔祖讨教这〖房〗中术道术,有何不可?莫非你对〖房〗中术还有偏见不成?”

〖房〗中术是道术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内容”不是简单的教人如何行房”而是把行房作为一种修炼方法,要举行某种特定仪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