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70章 畏罪自杀?

第470章 畏罪自杀?

道教很多大师都擅长**,比如五斗米道的张道陵张天师,便是一位**专家,史料记载,他不仅传授**给自己的徒众,还使用**来给人治病。医学大师同时也是著名道士晋代的葛洪,也是一位**的大理论家。三国枭雄曹‘操’,也是一位房中道术的痴‘迷’者。

至于孙思邈,更是‘精’于此道,他的名著《千金要方中》便有专‘门’的一个章节论述“房中补益”,他的弟子也普遍都修习此术。不过,他教授弟子此术,并不是采用常人理解的所谓“双修”法,而是告诉人家修炼的方法,弟子遵照实行就是,当然,弟子们有不清楚的地方,是可以向师父或者师祖请教的。

弟子中守静子这一支是道姑,尤其‘精’于此道,这一支道术‘精’进,很多源于此。她说清媚子只是跟太师叔祖讨教道术,并没有说要跟太师叔祖双修,是守虚子自己把这黑锅套人家姑娘头上的。所以守虚子听了师姐守静子这句话,讪讪笑了笑,无从反驳,便岔开了话题:“咱们都不要争了,各自把自己的行医心得给了师叔,请他老人家指点大家道术速成法,也不伤了和气,如何?”

一众人等纷纷叫好,争先恐后从怀里掏出各自的宝贝秘籍,递给左少阳。

左少阳又好气又好笑,这些人浑然不把他当一回事,仿佛拿出这些医书过来,自己便一定会答应是的。自己连他们师父、师祖孙思邈的数十年行医心得都有手抄本,这些弟子的医书能强过孙思邈去?

左少阳正要说话,孙思邈已经急匆匆从外面进来了,众弟子急忙将各自的医书都揣进了怀里。讪讪地退了开去,让开一条道。

左少阳的医术孙思邈非常赞赏,很多医术连自己都不会,代师收徒目的也是为了偷师学艺,若是知道他的徒子徒孙以为左少阳医术差劲,只会道术,现在拿出医书是想用此来换取左少阳的所谓“道术速成法”,只怕气得当时便要大耳刮子扇过去。

幸亏孙思邈这时候没空理睬这件事,他急匆匆过来,对左少阳沉声道:“师弟,甄权在狱中畏罪自杀,伤势很重,皇上下旨让我去给他医治,要想尽办法救活。我得立即赶去。你在这指点一下他们医术吧。”

左少阳吓了一跳,甄权畏罪自杀?都好几个月了,他要畏罪自杀,早该什么去了,为什么要拖到现在才动手?莫非一直没有机会?

众弟子听了这消息,也是议论纷纷,不过,对他们而言,甄权的命远不如左少阳的“道术速成法”来得有‘诱’‘惑’力,听孙思邈让左少阳指点他们医术,这些人心中嘀咕,这小师叔医术平平,连基本的东西都没搞清楚,只会厚脸皮‘乱’抨击医圣哗众取宠罢了,让他能指点什么医术?他道术非常深厚,师父是不是着急之下没注意说错了,应该是指点大家道术吧。

左少阳环视一眼,见这帮子道术围着自己,就等着孙思邈走了好再来磨自己教他们什么道术速成法,自己哪有什么速成法,刚才那一声浑厚至极的长啸,全靠孙思邈暗中相助而已,要是留下来,非‘露’馅不可,而且,甄权老神医自己学医的时候就很敬重,他对自己也还不错,她的曾孙‘女’甄瑶对自己‘挺’不错,把甄立言的行医心得都抄录来给了自己。甄瑶又是乔巧儿的闺蜜,两家也不错,出了这种事,还是去看看的好。

而且,还有一件事一直在左少阳心中搁着放不下,那便是甄权为何要杀杜淹?自己是杜淹一手提拔的,自己又救过杜淹的‘性’命,其中关系总得搞明白,以后才好把握方向。

所以,左少阳忙道:“我跟你去瞧瞧吧。或许能帮上什么忙也不一定。”

孙思邈心头一动,缓缓点头,对孙守然等八个弟子道:“你们几个也一起去”

孙思邈出诊,很少带弟子的,就算要指点医术,也最多只带一两个,从来没有八个一起叫上的。八人都有些惊诧,不敢多问,忙连声答应,早有弟子跑去拿来出诊箱,又有弟子备好了几辆马车。

一行人上了马车。直奔天牢而去。

天牢在北城的皇城之外。距离孙思邈的医馆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在孙思邈一叠声催促下,车把式高声吆喝着行人回避,手中铃铛摇得山响,马车飞奔往前,路边行人见马车上挑着的“孙氏医馆”的幡子,知道这是孙老神医出急诊,都纷纷躲避让路。

马车飞驰,终于来到了天牢。

孙思邈亮了腰牌,天牢已经得到了消息孙老神医要来抢救甄权,虽然看见左少阳等面生,但情况紧急,也不敢检查,赶紧让了进去。好在人犯已经抬出了监所,放在了天牢班房里。

一众人下了马,牢头慌忙迎上来,哈着腰道:“孙老太爷,您来了。”

皇上李世民几次要赏赐给孙思邈官职和爵位,都被他婉言拒绝了,所以,现在孙思邈还是平头百姓一个,不过,他估计是全国最受人尊敬最有地位最没人敢轻视的平头百姓了。

孙思邈道:“人呢?”

“在班房里呢”

“还活着吗?”

“小的不知道,不过看样子还有气,眼睛还会眨呢。”

孙思邈急匆匆进了屋里,只见班房的地上放着一块‘门’板,上面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穿着囚服,双脚带着镣铐,两眼紧闭,一动不动的,‘胸’口处赫然‘插’着一把长剑正是老神医甄权

这一剑正中他左‘胸’,只怕已经‘洞’穿心脏而死了。

可是,左少阳观察甄权,果然眼睫‘毛’还在眨动着。说明人还没有死

孙思邈蹲下检查了一番,叹了口气,道:“肺已经刺穿,无治”

古代中医在外科手术方面由于不懂无菌术,而华佗的麻沸散又已经失传,抗菌消炎的‘药’也没有,这些严重制约了外科手术的发展。

唐朝时期的外科手术也是非常落后的,仅限于对骨伤和疮痈肿痛之类的手术治疗,对于‘胸’腹部的开放‘性’创伤,特别是伤及脏器的损伤,基本上是没治的。

所以,孙思邈见这一剑正中左前‘胸’,从剑入的深度看,就算没有刺穿心脏,也刺穿了肺部,以唐朝的外科技术而言,同样没救。

那牢头很是惶恐,哭丧着脸辩解着道:“老神医,这件事真的不怪我们,御史台的老爷说了,他们正提审他的时候,想不到他趁御史台在一旁警戒的‘侍’卫不备,一把‘抽’出‘侍’卫的长剑,倒转过来,便刺入了‘胸’膛。老神医,我们的人当时并不在场,我们可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啊。”

难怪如此紧张,毕竟是他监管的犯人自杀了。

左少阳心头一动,竟然是御史台在提审时自杀的,而且还是夺剑自杀,当真古怪。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得先救人。

可是,对于‘胸’外科手术,他虽然学过,而且学得很认真,手术步骤和要领都很清楚,相关的抗菌消炎等用‘药’以前就配好的。手术器械也都是现成的,只是,自己没有亲手‘操’作过。

若是一般的病患,左少阳想都不用想便会提出由自己做手术,可是,甄权不一样,他是行刺杜淹的人,又被打入了死牢,这一次又是御史台提审时夺剑自杀,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如果贸然救治,会不会‘激’怒杜淹从而惹祸上身?假如手术失败了,甄权死在了手术台上,会不会成为替罪羊?

虽然只他的这芝麻官只当了没多久,但是,官场的黑暗和恐惧已经让他有些心惊胆颤了。不由得不去想这些问题。

没等他拿定主意,班房外急匆匆进来了数人,男男‘女’‘女’的十几个,左少阳一瞧,当先的那位,真是跟自己曾经有过摩擦的甄权的大儿子甄悬。后面紧跟着的男‘女’中,还有一位大嘴‘女’,正是给自己偷抄医书的甄权的曾孙‘女’甄瑶

男男‘女’‘女’哭声‘乱’成一团,围着跪在甄权身边,望着他‘胸’口那柄‘阴’森森的长剑,都是又怕又慌,望着甄悬。

甄悬是老大夫了,京城名医,一见长剑刺入的部位和深度,便知道已经没治。但是,到底还是心存侥幸,朝孙思邈拱手道:“叔父,求你救救家父吧”

孙思邈与甄氏兄弟年岁相仿,平素也是好友,都以兄弟相城,三人中甄权最大,孙思邈小一岁,所以甄悬平素称呼孙思邈为叔父。

孙思邈叹了口气,道:“皇上钦命让我来救治的,我何曾不想救他?只是,你也看见了,你父亲这伤,实属不治呀”说到这,孙思邈有意无意瞧了一眼左少阳。

这句话使左少阳眼睛一亮,对啊,皇上让救治的,就是说皇上不希望他死啊,自己还怕什么?出什么事大不了还有孙思邈顶着,当下道:“让我瞧瞧”说罢,上前便要查看。

甄悬认出了他便是上次跟乔冠一起来医馆,跟自己话不投机的那位小郎中,本来就伤心,见他竟然当着两位京城名医的面,班‘门’‘弄’斧,要给自己父亲看病,不由怒道:“你做什么?走开”

孙思邈忙道:“悬儿不得无礼他是叔父的师弟,也是你叔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