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71章 赌一把吗?

第471章 赌一把吗?

甄悬吃了一惊,张口结舌瞧着左少阳,心想这小郎中不是乔冠的好友吗,怎么成了孙老神医的师弟了?他既然是孙思邈的师弟,那自然也是自己的叔父了。

左少阳冷声道:“我师兄奉旨给令尊治伤,带我前来会诊,我现在可以给令尊诊查了吗?”

孙思邈道:“我师弟在合州治疗金创伤很有一套的,曾治愈了不少伤势极重的伤兵的。我带他一起来,便是一起会诊治疗的。我是没办法了,就看我师弟有无良策了。”

一听左少阳当初曾在合州治疗过伤势很重的伤兵,甄悬医术高明,知道父亲这种伤已经没治,不相信这小郎中能有什么办法,可是孙女甄瑶不一样,那是抓到救命稻草就不放的,而且左少阳给她的闺蜜乔巧儿治好了断腿,还治好了股骨头坏死,她完全相信乔巧儿不可能骗自己,所以,左少阳的医术绝对有过人之处。

甄瑶跪爬几步给左少阳磕头:“曾叔祖,求您,给我曾祖父治伤,救我曾祖父一命吧”

左少阳忙伸手将她搀扶起来:“我会尽力的——时间很紧,你们先让开。”

一听这话,一众甄家人都急忙退了开去。甄悬略微迟疑片刻,也让了开去。

左少阳蹲下身,摸了脉搏,还在轻微跳动,不禁一喜,脉搏都还能摸到,不仅说明甄权还没有死,更能说明出血量应该不太大,这就极大地增加了救活的概率。

他又观察伤口出血情况,见伤口出血量不大,很显然,这一剑刺入之后,就松手了,并没有拖动,所以伤口没有扩大,这是好事,否则只怕甄权已经失血休克死亡了。如果出血量不大,而伤口又没有裂开,剑也没有抽出来,这种情况下,血气胸情况应该不严重,如果没有伤到心脏和大血管,只需要在抗休克治疗下,开胸进行肺部裂创缝合修补,进行针对性抗菌治疗即可。

既然伤口被剑堵住,出血量不大,那就先进行抗休克治疗,然后准备外科手术后再取剑治伤。

让孙思邈的药童拿过出诊箱来,打开,取出一合金针,选刺入甄权的十宣穴,随后,又选涌泉、足三里、人中为主穴,内关、太冲、百会为配穴,用针刺入,得气之后大幅度捻转,同时,用艾灸悬灸大墩、隐白、百会等穴。

片刻,甄权呻吟一声,醒转了过来。

甄家人欣喜不已,围拢过来连声呼唤。左少阳可没空让他们这时候哭哭啼啼说长道短,急声对甄权道:“真老前辈,你应该知道,你的伤非常重,可能不治,不过,我有办法治疗你的伤,但是,我没有把握,如果你愿意,我可以试试。你愿意吗?”

甄权艰难地看了他一眼,见竟然便是那位合州来的小郎中,很是惊讶,偏头又看见了孙思邈,复又多了一份欣慰,缓缓道:“你来了”

“是”孙思邈道,“皇上钦命我来给你治伤”

“我这伤,只怕是……”他是一代名医,当然知道自己的伤已然不治,但是,听小郎中说这话,总有了一线希望,在生死关头,有希望总比没希望的好。所以说到这,又转头看向左少阳。

孙思邈忙道:“他是我的师弟,他在想办法给你治伤,要不,就让他治治吧?”

甄权听孙思邈这话,便知道孙思邈自己没辙了,不过他不知道为什么孙思邈对这个小郎中如何高看一眼。既然连孙思邈都这么说了,应该错不了,所以,甄权缓缓点头,嘟哝了一句:“有劳了……”

既然父亲都这么说了,甄悬等人自然不敢再有什么异议,忙问左少阳如何救治。左少阳对孙思邈道:“我需要给他剖开胸部疗伤,还要把胸腔里的积血吸出来,然后缝合。这个手术很大很危险,必须在我家里才能做。上次治疗那关格的病患,我已经准备了手术用品,现在都是现成的,去了就能做。”

孙思邈等一众人等那里听说过把人胸脯剖开治伤的?都惊诧的有些傻眼了,甄悬是医者,知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道理,急声道:“左叔父还请尽快医治吧,如何医治,全听叔父的。”

左少阳听他这几句叔父叫得还挺顺口,不由肚子里有些好笑,便对孙思邈道:“他是重犯,能运出监牢去吗?”

孙思邈点点头,对那牢头道:“想必你已经收到上头的通知,皇上钦命我替甄老神医治病,我必须把病人运出监牢去动手术。你可以派几个禁卒跟着监管。出什么事一切由我负责”

这牢头自然已经得到了通知,所以才把甄权抬出来放在班房等候,又通知了甄权的亲属来准备收尸的,现在孙思邈要把病患抬走治伤,他是奉旨治病,他说要把病患抬出去治疗,谁敢说不?反正这甄权已经重伤,九成九是活不成的了,也逃不到哪里去。当下点头答应。派了几个禁卒跟着盯紧就是了。

左少阳立即派一个孙思邈的弟子赶回自己家通知白芷寒他们准备手术,然后从孙思邈的药箱里取出止血药给甄权服下,用绷带将伤口利剑绑扎固定,免得长剑晃动扩大伤口,增加出血,甚至伤到心脏或者大血管,那就真的没治。

简单处理完毕,甄家人已经就近找来了一辆长马车,众人小心地用门板把甄悬抬到了马车上,然后驱车前往左家。

白芷寒等三女得到报告,赶紧忙着准备起来。好在上次准备给那个关格的病患剖腹,已经准备好了相关手术器械和药品,不需要格外再准备了,所以很快便做好了准备。

马车来到左家,左家的门太小,而且有门槛,没办法进去,又没有开专供马车行走的门,便只能把甄权抬下来,小心地抬进门去。

白芷寒已经帮着左少阳做了多起手术,知道手术的程序,立即安排将甄权抬上手术台。这工夫,左少阳在洗手做手术准备,而乔巧儿则按照左少阳的吩咐,拿了手术同意书给甄权的儿子甄悬,让他阅读之后签字。

这份手术同意书已经按照唐朝人的理解能力进行了改写,将手术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和可能出现的并发症、后遗症用通俗的话进行了解释。甄悬从来没见过这种文书,看完之后倒也懂得了这是可能出现的问题,再说了,这时候也不容他选择,提笔签了字。

孙思邈虽然只让几个徒弟跟着来,徒孙们没有要求,但是,举国闻名的老神医甄权畏罪自杀这等超级大新闻,哪有不跟着去瞧热闹的,尤其是学医的,听说这位泰斗级的老神医出事了,更要去看的,加之孙思邈还带了左少阳去,究竟这位年轻的师叔(祖)本事如何,那是一定要搞个明白的。所以一窝蜂地跟到了监牢,一听出来的人说要把自杀还没死的老神医送到左少阳家去治伤抢救,都把眼睛瞪圆了,——这小师叔(祖)要给堂堂的老神医治病疗伤?而且还是胸口中了一剑这种根本无治的必死的伤?

这个消息可是更加超级巨大了,一众徒子徒孙们嗡嗡议论着,跟着马车又来到了左少阳家。

左少阳家院子太小了,实在没办法容纳这上百人,而且,一路上很多人见他们跟着,也不知道除了什么事,跟着过来瞧热闹。所以到了左家的时候,人数已经增加了好几倍,达到数百人了。

左家后面一大片正在施工,房子都已经拆除得差不多了,平整出了很大的场地,所以院子外面站的地方还是有的,不至于堵塞交通。

能进左家院子里的人,除了甄家几个子女之外,便只有孙思邈和八个徒弟,以及天牢的牢头和几个带刀禁卒了。他们进来之后,便把院门关上了。

孙思邈的大徒弟也就是他的大儿子孙守然痴迷医术,也是众弟子中医术最高的,听说左少阳要剖开胸膛给甄权疗伤。这等超级神技那是必须要想办法看到的,所以悄悄哀求师父孙思邈,能不能跟师叔左少阳说说,让他们在一旁观摩观摩。

孙思邈何曾不是这么想的,便厚着老脸跟在左少阳旁边,瞅空把这意思跟左少阳说了。

左少阳心想,这可是自己扬名立万的绝佳时机,从刚才诊查的伤情来看,甄权胸口这一剑应该没有刺中心脏,要不然,这时间不短了,只怕已经早已毙命,不可能持续这么久,而且,从脸色、脉搏特别是眼睑溶血情况判断,出血量应该不大,也没有形成严重的血胸和气胸,这是非常有利的抢救条件。所以,完成这个手术,救回甄权的性命,自己至少有七成把握。

现在是赌一赌的时候了,赌对了,名震京城,赌输了,大不了还是个小郎中,反正这个伤连举国名医孙思邈都断言不治了,自己治不好,也不丢人。而且也算尽心了。

想到这,左少阳点头答应道:“行啊,我就在院子里动手术好了,你把弟子中觉得有必要观摩手术的人都可以叫进来,在旁边看看,不要影响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