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72章 开胸术

第472章 开胸术

孙思邈大喜,急忙吩咐各弟子出去挑选有资格进来旁观的人,学医的为主,学道中医书比较好的也可以,而且几个辈分的都选几个。

这样,一共进来三四十个人,差不多将院子挤满了,有的年轻弟子,站在后面为了看得明白,都爬到了走廊的柱子上瞧。

手术台被抬出来安置在了院子中间,所有应用药品放在旁边。手术准备妥当,甄权被送上了手术台,胸口还赫然插着那柄长剑。

左少阳先给甄权服用了抗休克的自己的秘制药丸人参四逆丸。这种药里面加了千年人参,在合州战场上屡建奇功,挽救了无数生命垂危的伤兵的性命。

药服下之后,苗佩兰端来一碗汤药,给甄权喂下。甄权经过左少阳抗休克针灸治疗之后,已经略微苏醒,能自己服用汤药。

左少阳在一旁解释道:“现在给病患喝下的药,就是麻醉药,也就是吃了之后便昏睡不醒,不知道疼痛的那种药,当麻醉达到需要的深度之后,便可以动手术了。”

一众弟子都发出一阵低低的抑制不住的惊叹,目光一起瞧向那碗乌黑的汤药。

汤药灌下,等了一小会,甄权便陷入麻醉状态。左少阳检查之后,已经达到理想麻醉状态,便开始手术。

他先采取了止血措施,然后才抽出长剑,再进行开胸手术,发现甄权的心脏稍稍偏中部,所以这对准心脏的一剑才没有刺入心脏,几乎是贴着心脏刺入的!真是万幸。而且正好从两根胸骨间刺入,没有刺断胸骨。

这样处理起来相对容易一些了,他让白芷寒做助手,摘掉相应胸骨之后,对肺部裂创进行清创之后,做了缝合,然后装好胸骨,插上用消毒的南瓜藤作的引流管,缝合了伤口,敷上防止破伤风和伤口感染的玉真散等药。

手术进行很顺利,负责监护甄权呼吸脉搏的乔巧儿报告甄权呼吸平稳。左少阳用帮助苏醒的盐水给甄权灌下,然后宣布手术完结。

围观众弟子的一阵欢呼。他们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被剖开胸膛,缝合里面裂开的肺部,然后又缝合好伤口,而人却没有死!这真是一个奇迹。

下面的关键便是人到底会不会在随后死去呢?一众弟子们又叽里咕噜议论起来。

望着一张张兴奋崇拜的脸,左少阳心里一点都不轻松,开胸手术的真正危险在后面出现的呼吸道感染等并发症!特别是对高龄患者,痰液会引起肺不张、肺萎缩。能否避免并发症,后期护理工作非常重要。另外,肺血栓栓塞症由于发生隐匿,是病患术后死亡或者致残的重要原因。所以,后期必须进行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特别监护,随时对出现的情况进行处理。

他虽然心里波涛汹涌,但是周围的人已经是被他们看见的震惊了,特别是甄家人。

甄悬也被亲眼目睹的一切震撼住了,加上父亲得救的狂喜,让他已经激动的说不是话来,作为一个医者,能目睹神医华陀才有的神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震撼的呢。而伤得如此之重的父亲,竟然还能活到现在,而且取出了胸口的利剑,缝合了伤口,却还活着,想起先前自己对左少阳说话的倨傲,心中又是惭愧,这时候,他已经没有话来表达心中的崇敬和感激。只是长揖一礼为谢。

他是甄家长子,他作揖了,三个弟弟和晚辈们跟着作揖感谢,甄瑶等女子则福礼致谢。

甄瑶跟乔巧儿都还只是半大的孩子,虽然比乔巧儿老成一些,但是见到曾祖父动完手术还活着,面对这一奇迹,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施礼之后,搂着乔巧儿又蹦又跳,喜极而泣。

甄瑶留着泪一叠声的感谢左少阳,左少阳挥手让众人安静,说道:“目前为止,手术进行得很顺利,但是,后面会不会出现恶化还不知道,甄老神医必须留在我家住院治疗,我才能随时替他诊治,一旦出现危险好及时治疗。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眼下甄权尚未苏醒,他们又没人见识过开胸手术,哪里能说出什么异议来,自然是左少阳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忙不迭的答应。

又过了一会,甄权终于慢慢苏醒,睁开眼环视四周,左少阳道:“甄老爷子,欢迎你回到人间!嘿嘿,能看见我的手吗?”说罢,伸手在他眼前晃动。

甄权孱弱的声音道:“能……,能看见。——谢谢你!”

这句话立即引来围观众弟子和甄家人的惊喜的呼声。甄悬上前弯着腰道:“父亲,你感觉如何?”

甄权还没完全苏醒,只是微微点头。

左少阳道:“把老爷子送回屋里休息,不要多问了。”

众弟子急忙闪开一条道,让甄家人把甄权连同手术床一起抬进了旁边厢房腾出来的病房里。

牢头此刻才从震惊和惊喜中恢复过来,甄权不死,他监管不力失职导致的这个罪过也就可以减轻很多,所以对左少阳简直是感激涕零,有心上来说几句感激的话,却被孙思邈的徒子徒孙们堵住了。

孙思邈的这帮子徒子徒孙们一大半都惊得傻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说现在甄权还不能说已经彻底治好了,但是,单单是开胸手术实施完毕病人还能说话这一点,就足以让人震惊了,所以,都围拢过来叽叽喳喳问着问题。

本来还想用医术跟左少阳交换修道速成法的那些弟子,心中开始揣揣起来,人家如此高明的医术,别说自己了,就连师父(祖)孙思邈也没这本事,人家还会不会稀罕自己的医术?

孙思邈更是震惊,现在亲眼目睹这等神技,的确是自己都不曾会的,不过,这算不算得上神技还不能这么早断言,必须要等甄权真的伤愈之后才能确定。

外面的一众弟子和围观的其他人听说手术完成之后,老神医甄权还没有死,都是惊诧不已,议论纷纷,久久不愿离去。

孙思邈对左少阳道:“他要多久才能完全康复。”

左少阳低声道:“现在还谈不到这一点,后面有可能会伤势恶化,也许会晚上或者明天死掉,也许会几天之内伤势恶化死掉,这都说不准的。至少要等五六天之后,伤势平稳了,才能放心。”

孙思邈点点头:“我明白了,他的伤本来就属不治,你能做到这一步,已经相当难能可贵了。我去向皇上复旨,看下一步该如何。”

孙思邈走后,左少阳安排了天牢牢头和几个禁卒住在病房旁边的厢房和门房里,他们也要日夜守在旁边,这是死刑犯,可开不得玩笑的。那牢头还调来了十几个禁卒,轮岗在门口值勤,不让闲杂人等靠近。

孙思邈的弟子们陆续都回去了。左家现在才安静下来。忙了一天,还没吃饭,白芷寒又去做饭。

牢头和禁卒们的饭菜甄家负责了,所以左少阳他们不用管。

吃过饭,左少阳一直守在甄权身边。

孙思邈下午的时候回来了,对左少阳道:“我把你给甄权动手术的事情向皇上说了,皇上很是赞赏,说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抢救甄权的性命。”

左少阳心里暗想,这句话在现代社会的高层领导也是这样说的,看来,作为领导,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这个态度都是要表的,话也差不多。其实,哪个医生大夫不尽全力救护病患呢?说这句话在治疗上实际上等于没说,但是,却能温暖病患和家属的心。

所以,旁边的甄家听了这句话,都很感动,妇人甚至盈盈地哭了起来。连声感谢圣恩。

甄权的麻药药劲还没有过,加上一定量的失血,所以一直昏睡着,到了入夜,这才慢慢苏醒。病房里,只有甄家人。左少阳告诉他们,病人可能需要五六天的观察时间,所以他们得商量好如何值守。

商量好之后,其余甄家弟子回去了。

眼见甄权醒过来了,孙思邈便让甄家留下值守的人离开,自己奉皇上圣旨有话要问。甄家人离开之后,左少阳也要走,却被孙思邈叫住了,让他留下。

孙思邈把房门关上,也在床边坐下,叹了口气,道:“甄老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就要自杀呢?皇上可没想让你死啊!”

左少阳听这话,心头一动,从皇上下旨全力救治这句话来看,皇上的确不想要甄权的命,现在孙思邈又这么说,看来是真的。

甄权孱弱地笑了笑:“不是……,不是我要死,是……,是他们要我死!”

一听这话,左少阳和孙思邈都大吃一惊。孙思邈沉声问道:“谁要你死?”

“还能有谁?”

“杜淹?”

甄权微微点头:“今天上午,他派人来提审我,其中有他的亲兵卫队长,当胸给了我一剑,然后说是我夺剑自杀的。”

左少阳问道:“是不是那个姓冷的卫队长?”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