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85章 得力助手

第485章 得力助手

“杜如晦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财产,我敢说,就算他杜俺自己,只怕也不十分清楚他到底有多少钱。浮在表面的财产或许就这么多,但他还有很多隐蔽的资产没有说出来,杜如晦等人是不会知道的!连当今皇上都不知道!”

“你是如何知道的?”左少阳问了这话”立即又醒悟过来,心想萧芸飞的身份绝对不一般,连永嘉长公主都听她的”她自然了解很多外人不知道的内幕。

萧芸飞道:“我早就听说他收敛巨额钱财,金银堆积如山,绝不止家中那么点钱,所以,我曾经蹲守盯着他xiao半年时间,这才现了他隐藏在京城一处普通宅院下面的藏宝库,我偷了拿去捐赠给了寺庙,那一次得手的钱,便不比你这一次的少多少!所以我知道是真的!”。米。花。在。线。书。库。?book.

“他其他的钱财呢?藏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不知道”那一次他被我偷了一个宝藏之后,加紧了防范,我再没有得手,但我相信,他〖真〗实的钱财绝对比jiao给你的这些多得多!”

“他哪来的这么多钱?”

“切莫xiao看他!他祖父和父亲都是隋朝高官,当时就已经是赫赫有名的巨富”后来他当了隋朝的御史中丞,接着又当了王世充郑国的吏部尚书”深得王世充的信任,他也利用这个机会,大肆收敛钱财,利用职权贪污贿赂,聚敛金银堆积如山,同时,他还利用王世充的信任”大肆侵吞皇室珍宝。

皇上率军击败王世充攻入洛阳,曾抓住杜淹,抄了他的家”但是,并没有找到多少钱财,皇上后来还说,杜淹聚敛钱财的说法是妒忌他的人编造的谣言”因为他是御史中丞,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想害他。后来他又当了皇上的谋士,皇上为了跟太子李建成斗,收揽了很多谋士,而且将以前战争中收集的钱财大部分都拿来赏赐给了杜淹这些人,杜淹被高祖皇上流放外地时,皇上为了宽慰他,仅那一次,就赏赐给他三百两黄金!更不要说平时的赏赐了。”

三百两黄金,那就是三千贯!左少阳真的傻眼了:“这么说,他的钱都隐藏起来了?”

“是!除了隐藏起来,他还有很多用别人名义办的商铺和买卖,全国很多地方都有!这些商铺和买卖挂的是人家的名字,所以没人知道。光是这一笔,每年收入就不计其数!他拿给你这三十万贯,只怕一两年时间便能全部捞回去!换得你救了他xìng命”当然值得!而且还博得一个捐资济民的好名声,嘿嘿,这主意当真妙啊!”左少阳狠狠道:“十年清知府还十万雪hua银呢,他的官可比清知府高多了”钱财肯定少不了,这一点我想到了,不过,我觉得三十万贯不少了,估计他一个御史大夫,就算贪一点”也应该贪不了多少的。没想到这老xiao子狡兔三窟”抛出这么一根毫mao,就说已经是全部家产了,暗地里还是隐藏了巨额家财!哼!我让他将所有家财的九成五拿出来散财”他只拿出一成,好,我找他理论去!挖不出来就不给他治!”左少阳一拍桌子就要往外走。

“等等!”萧芸飞道”“你去跟他理论,怎么理论?当初皇上抄他家都没能抄出他多少钱来,你去问他”他绝对会百般抵赖的,而且,这些钱财都是隐藏起来的,或者以别人名义开的,你如何查证?他抵死不认,你怎么办?你说不给他治病,他说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拿出全部家产,甚至让你当会长管理这些财产,你却不给他治病,说得过去吗?你说他还有钱财隐藏起来了,他让你指出来”你能指得出来吗?到时候人家会说你贪得无厌,一心钻在钱眼里了!”

左少阳顿时泄了气,慢慢坐了回来:“你这话倒也有理。我就说嘛,这老xiao子怎么这么痛快就答应了,原来这不过是他一成的财产”用这一成财产换名气,换一条命,当然是值得当的。怎生想个法子,把他全部的财产都挖出来呢?这些都是民脂民膏,应当用于百姓才好。”

萧芸飞叹道:“我前后蹲守了差不多一年,才挖出他一处宝藏”而且里面机关重重,差点丢了xiao命,要找其他财产,只怕是难上加难”而且,很多财产用别人的名义经营的,他不说”如何找去?”

“蛛丝乌迹总会露出来的”只要留心。他答应了把九成五的钱拿出来散给百姓赈灾济民,只要找到这些钱财”能解老百姓多少人家的忧愁苦难啊!”

萧芸飞撇撇嘴:“你呀,就是个滥好人!想挖出杜淹隐藏的财产,那走动他的心用,他岂会善罢甘休,能心平气和让你拿老?那是要玩命的。你为钱财玩命”值吗?”

左少阳笑了笑:“那倒是。没必要。”

“可不是嘛,再说了,就算你挖出了杜淹的钱财,那是你拼了xìng命挖回来的,凭什么白白送给老百姓?你这么为百姓着想,你是什么人物啊?忧国忧民的圣贤吗?”

左少阳讪讪道:“他这些钱是收刮的民脂民膏,取之于民而用之于民嘛。”,“收刮民脂民膏的官多了去了。何止他一个?那么多官儿,有几个没收刮民脂民膏的?你管得完吗?再说了”你一个修道之人,还想长寿活他百岁,你就这样子一会担心这个老百姓吃不饱,一会担心那个老百姓没钱看病,你不累吗?心力憔悴的,你还怎么修炼长寿术啊?”左少阳有些傻眼,心想萧芸飞说这话到也是实情,整天netg的要求不符。叹了口气”道:“是,你说的没错。算了,杜淹能拿出这三十万贯济民也可以了”我没有义务为民请命”也更没必要用我的xìng命去挖一个贪官的钱。还是专心练我的道行我的医好了。”

“这就对了!”,萧芸飞眉开眼笑”“到什么山唱什么歌,你现在连九品官都不走了,还去搞什友忧国忧民?你已经为老百姓挣得了三十万贯钱,这些钱来给那些贫穷百姓治病,已经够了,没必要出自己的能力去做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你真要心疼那些穷苦人,行医的时候,多到那些穷乡僻壤去巡医”给穷苦人免费义诊”也就是尽心了。”,“你说的没错,上什么山唱什么歌。有多大能耐办多大事”我就是个xiao郎中,别的什么都不是。”

相通此节,左少阳心中大慰”心情也舒展多了。

说了一会闲话,萧芸飞要告辞离开,左少阳让孙婆婆送她出去。

送走了孙婆婆,左少阳吩咐套马”决定去一趟吏部,他想找吏部侍郎彭炳,让他帮忙用吏部四百里加急给马周送一封信去,问他是否愿意辞职到京城来帮自己。

左少阳乘马车来到吏部,很顺利地找到了彭炳。

彭炳见到他非常的意外,甚至有些尴尬”但是随即便恢复了老样,比以前更热情地接待了左少阳。很显然,彭炳知道了左少阳的〖真〗实身份,也知道了左少阳与永嘉长公主的关系,甚至知道了左少阳跟杜淹闹翻然后杜淹现在认怂的事情。对左少阳多了几分敬畏。

左少阳也很不习惯这种气氛”索xìng直奔主题:“彭老哥,我想找一个人,就是今年井秀才个探hua郎马周,我想通过咱们吏部的四百里加急给他一封信,请他来京城,不知可否?”,彭炳一拍胸脯:“这点xiao事何足挂齿,你马上写,我让他们立即给你四百里加急送去!”

四百里加急,已经是除了紧急军情之外的最快的度了”左少阳忙提笔写信,而彭炳让人去叫分管送信的官吏来,要亲口jiao代立即执行左少阳信写好了,那官吏也来了,可是”看了左少阳这封投递的信和人名之后,歉意一笑,道:,“很抱歉,彭大人,左公子,这封信只怕没办法送到了。”

“为什么?”左少阳大吃了一惊。

“因为马周已经辞职了!”

“辞职了?”左少阳和彭炳都是非常的惊讶,“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前几天的事。下面传上来的消息,说了他已经于到任数日后便即辞职。

“去哪里了?”,左少阳急声问道。

“这个还真不知道。不过估计回京城了”下面禀报说这xiao子眼高手低,整天饮酒之后便高谈阔论”估计是不是返回京城另谋高就了。”

左少阳急声问道:“那他在京城有亲戚吗?”

这负责驿站的头儿对马周还算了解,到底是秀才科第三名,说道:“没有,他一个穷光蛋,有什么亲戚,就算有,人家也不认他啊,而且”他脾气臭的很,一副穷酸还不得了的样子,硬不肯人家帮忙。跟茅坑的石头一样又硬又臭!”

左少阳听了这话,心中暗喜,已经估计到马周会在什么地方了”取回那封信,对彭炳拱手道:,“既然他已经辞官,这封信就没办法送到他手里了,我自己去找,告辞!”,彭炳一直把他送到了mén。”左少阳乘车径直来到上次马周住的那个三流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