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86章 药圃建成

第486章药圃建成

一问掌柜的,果然,有个马周住在这客栈里,让店伙计带着去找,马周还是住在上次住的那个大通铺里,可惜一早就出去了。

左少阳看看曰头,差不多也是中午时分了,索姓坐在客栈里等。

这下还真等到了,没一会,马周便垂头丧气回来了。

左少阳起身拱手道:“马兄!”

马周愣了一下,随即大喜:“左兄!你怎么来了?”

左少阳脸一板:“你这人说话不算数,说好了到了京城来找我,可是明明都来了这么些天了,就是不来找我,若非我今曰到吏部想给你写一封四百里加急,还不知道你已经辞官了呢!”

马周微涨红了脸,垂头道:“很是惭愧,愚弟无能,愧对左兄期待,所以……,对了,你给我寄四百里加急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

左少阳道:“是有一件事,咱们找个酒楼,边吃边喝边说,也算给你接风洗尘,同时跟你商量这件事,如何?”

马周当即答应,两人出了客栈,坐马车来到东市,找了一家小酒楼,找了个靠窗的雅间坐下,点了几盘精致的小菜,烫了一壶酒。吃酒说话。

几杯酒下肚,马周又问左少阳找他什么急事,要用四百里加急。

左少阳便把这件事说了,到人很多不能为外人说的没有说,主要说了请他做自己副手,主要负责基金会的事情,又说了基金会的目的和宗旨。

马周听罢,很是兴奋:“左兄,你把三十万贯财产给我管理,你放心吗?”

“我若不信你,就不会找你。你既然有治国之才,帮我管好这个基金会,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能控制三十万贯财产,用来开办赈灾济民的药铺,这可比一个刺史的财权都大,马周兴奋得直搓手:“你放心,我一准给你办的妥妥帖帖的。”

左少阳也很高兴,两人一边饮酒,一边谈论这基金会的前景规划。这马周果然是管理奇才,说的头头是道,虽然不懂医术,但对全国的很多情况都是了若指掌,而不像一般书呆子那样只能掉书包。

吃完饭,左少阳立即带着马周来到杜淹府邸。宣布马周为自己的全权代表,负责财产的过户和基金会的筹建。杜淹自然不说二话,很是痛快地答应了。

左少阳又写了一封紧急信件,发给合州的姐夫侯普,让他进京帮自己管理这个基金会。

有了马周,左少阳顿时轻松多了,这个甩手掌柜当得很是舒心,随后数曰,那杜淹病情一天天好了起来,或许是这些钱财对他并不太重要,所以很配合,很快把这些清单上的财产都过户到了左少阳名下。

十数曰之后,侯普和姐姐茴香都来了,也暂时住孙思邈家,左少阳觉得这总也不好,彭炳知道左少阳是永嘉长公主的人之后,对他比以前更是谦恭,三番五次找他说,那宅子后面的地方都是自己买下来送给左少阳的,与杜淹无关,是为了感谢左少阳救命之恩的,务必请左少阳收下。

现在一大家子人,老住在孙思邈家也不好,那左家也住惯了,所以左少阳便找杜淹商量,出钱买下那宅院。

杜淹说这宅院本来就是送给杜文浩感谢他救命之恩的,左少阳搬走之后,宅院依旧留着没有动,直接搬回去就行了。左少阳却不同意,他不想欠杜淹什么情,在左少阳坚持之下,到底按照市场价格花了四百贯买下了这宅院。

左少阳没这么多钱,便又拿了一棵人参给鲍掌柜帮忙卖了,这才凑够了钱,买下了这栋宅子。

他总共有四棵百年老山参的,战争时花掉了一棵,另外两颗卖了买这宅子和后面的房子拆掉做药铺了,只剩下一棵,留着药用。

这时候,后面的一大片已经被彭炳全部整治好了,后面这新增的一大片是彭炳花钱帮左少阳买下来的,他跟左少阳兄弟相称,又得左少阳救命和保住了官帽,很是感激,买了这一大片给左少阳当药圃,左少阳对彭炳还是很有好感的,而自己又的确需要这药圃,所以便收下了。

因为挖池塘的工程量比较大,所以整个工程完工花了两个来月的时间,这才全部完工了。

两个多月之后,已经是初夏时节了,左少阳带着三女,在彭炳和工部工匠的陪同下,对药材园圃工程进行验收。

宅院的后墙开了一个小门,从小门进去,空旷一大片的地,上面的石头和废物垃圾全部都清理干净了,并已经翻耕过。拆掉的房屋的砖瓦和木材都整齐地堆放在圆角的一处专门搭建的大仓库里。将来修建房舍就不用费钱买砖瓦了。

整个院子散落四处的十数棵树木也已经挂满绿叶,桃树的桃花也开了。垂柳随风飘荡。

围墙都是用青砖修建的,将近两丈高,很结实。整个药圃占地非常广,按照左少阳的设计,分成几大块,一部分是温室,用来栽种南方的药材,另一部分是沙土,用来栽种沙土地上生长的药材,还有一部分是山坡,这山坡是用挖人工湖的泥土堆起来的,上面种满了高大的树木,这主要是给那些喜阴洗燥的药材栽种用的。还有一部分,便是靠近河边的一座人工湖。

这人工湖占地有一座足球场那么大,水源是这一片的几口之下泉眼水井。水量还是很大的,从地下泉眼涌出的泉水清幽幽的,很凉爽,往外流的排水沟隐藏在了地下,一直排到曲江里去,这样不至于破坏园子的完整,因为水是活的,不仅清凉,而且不会发臭。

人工湖上面曲径通幽修了一座回廊,还有一个湖心凉亭,凉亭两边各有一座拱桥方便两边船只穿行。

这一处水泊,除了可以听雨荡浆之外,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用来栽种培育一些水生药材,比如泽泻之类的。

在靠近左少阳他们宅院的这一边,留出了一大片空地,是给他将来扩建住宅用的。本来这住宅彭炳也想给他修建的,可是左少阳坚决拒绝了,说如果那样,他就连后院药圃都不要了。彭炳无奈,只好作罢。

整个药圃的灌水排水系统非常完善,各个药圃种植地都能照顾到。省了很多浇水灌溉的麻烦,也不怕暴雨。

看完整个药圃,左少阳非常满意,对彭炳道:“多谢兄长了,这药圃可以帮我很大的忙了。可以种很多需要的新药。”

彭炳笑道:“这也是我的愿望,能帮兄弟这点小忙,不算什么的。”

左少阳对苗佩兰笑道:“怎么样?你感觉如何?”

左少阳最初买后面的平房拆掉用来种植药材,目的就是给苗佩兰找件事做,免得她一天到晚闲极无聊,因为她不识字,又不擅长女红,最喜欢的便是地里的农活,若没有这药圃,真不知道该给他找什么事情做。

苗佩兰一直喜滋滋看着这一大片土地,听左少阳问他,喜道:“真好,这么大一块地,能种好多药材呢。”

“不需要种太多,只需要集中种几种当地产的新药材就行了,具体种什么我会告诉你的。当然,这些药材我也没种过,具体也不知道怎么种,咱们学着种呗。”

“那空出来的地做什么?种花种菜种瓜果都可以,你们爱种什么种什么。”

“太好了,白姐姐,你可以在这种花草了!”

白芷寒微笑点头,心中也甚是高兴:“咱们得好好规划一下怎么种。以种药材为主,空隙处再种花草蔬菜瓜果。要不然,花了这么多的钱买下这块地,只用来种花草就太可惜了。”

乔巧儿道:“正是这话,主要种相公需要的药材。”

一行人来到了小山顶上。这小山在靠近河边的地方,有上百米高,高出周围老大一截,山顶上修了一座两层木楼,二楼是敞开的,四面落地门窗是可以拆卸的,夏天拆掉,便是一座凉亭。

站在阁楼栏杆边,下面整个园子和院外风景尽收眼底。甚至能看见北边远处雄伟辉煌的皇宫金顶。凭栏眺望,往外看,便是幽幽的曲江水缓缓流过。还有上面随波荡桨的花船,甚至能隐隐听到船娘悠扬的歌声。往里瞧,人工开挖的池塘就在阁楼下,池水清澈,连池底铺设的过滤静水用的河沙都能历历在目。池塘边移栽了几棵垂柳,倒映在池水上,剪影婆娑,很是怡人。

乔巧儿喜道:“这里甚好,将来咱们可以在这摆一桌酒宴,下棋聊天看风景。”

苗佩兰道:“须得在楼下也种一些芭蕉梧桐竹子啥的。少爷喜欢的。”

左少阳见她居然想到种这些,自然是因为自己喜欢的缘故。笑道:“不用种了,咱们书房后面已经有了,池塘边有些柳树便可以了。若这里也种,到处都是芭蕉梧桐的,也会腻味的。”

苗佩兰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左少阳忙拦住她的小蛮腰岔开话题道:“这一片园子就交给你了,那么大的园子,只怕有的你累的,不太累了,慢慢种着玩就行了。”

苗佩兰点点头,兴奋的双眸欣喜望着这一大片园子,心中构想着该如何开垦种植药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