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87章 方案

第487章 方案

左少阳对这座药圃很是满意,对彭炳连声感谢。

彭炳乐呵呵的连说无妨。当晚,左少阳让白芷寒打点精神做了一座好菜,感谢彭炳给了这么好的一座药圃。

乔巧儿她们不喝酒,吃完饭便退下了,大堂里只剩左少阳和彭炳两人推杯换盏喝着。

彭炳低声问道:“听说,你跟杜大人闹翻了,还强令他必须辞官、散财、自首。都说你敢跟他斗,当真胆子不小呢!”

左少阳笑道:“没什么,是他先威逼我的,还用杀害我全家来逼我,我没法子,只好翻脸,正好他病了,那病又只有我能治疗,而且,治疗他这病,必须辞官、散财,否则整天勾心斗角想着想那的,病就好不了。”

彭炳笑道:“你就别跟我这玩虚的了,兄弟我很清楚,你有比杜大人更厉害的后台,嘿嘿,听说便是永嘉长公主,她呀,别说杜大人,就是他侄儿杜宰相,也惹不起啊。”

左少阳很是惊讶,心想这他怎么会知道的,疑惑地瞧着他。

彭炳笑道:“这件事,杜大人找人去问了你悔婚的那三家人,特别是于老太医家,这消息也就泄露出来了,现在京城里,是个官儿都知道这件事了,他们见到你只怕都点头哈腰的吧?”

“那倒没有注意,其实我也注意不到,因为我辞官之后,就差不多没跟当官的打交道了。”

“你现在不当官,可比当官的更厉害。”彭炳笑道,“特别是这一次,你居然能让杜大人低头,将钱财都叫了出来,听说那可是他全部家当了,而且,还逼他辞官了,这两件事,他都服服帖帖遵从了,放眼整个朝廷,还有谁能这样?”

“巧合,纯属巧合。”

“杜大人数十万贯的家财,你打算怎么花?”

“那不是我的,我才不要他的钱呢,这些财产是拿出来赈灾济民的。”

“对对对!我说错了,你打算如何赈灾济民啊?”

“成立一个基金会,主要开设义诊药铺,给穷苦百姓治病。”

“这主意好!现在到了哪一步了?”

“清点财产,变卖商铺,购置田产,把大部分钱用于购买良田,用产出的粮食赈灾和出卖之后用于药铺医馆的治病用资。杜大人在京城的商铺里正好有几家是药铺医馆,其中在南城各处就有三家,正好是在穷苦百姓居住的地方。我准备将这三家改成义诊医馆,先做个试点。总结经验之后,再推广到京城以外的其他地区,特别是缺医少药的贫困地区。”

“药铺药材都好办,这大夫郎中呢?怎么办?”

“准备采取聘用制,签协议,按月付薪水,薪水不低于当地坐堂大夫的平均收入。店伙计则是雇佣的,也按当地标准给薪水。各药铺的掌柜、帐房都是聘用,我们基金会有专门人士对账目进行监督。我不准备把摊子铺得太大,先把京城的搞好了再说,慢慢摸索经验。”

“这可是积阴德的大好事。如果有用得着愚兄的地方,贤弟尽管开口。”彭炳笑道。

左少阳道:“你还别说,我还真有事求你。”

“说罢,办得到的一定帮你办。”

“你肯定能办到。”左少阳敬了彭炳一杯酒,吃了一口菜,道:“我们这义诊药铺主要是面向贫苦百姓的,但是哪些属于贫苦百姓,我们不知道,需要你给京城个里坊的里正商议,用衙门的力量,将贫苦百姓人家的名单给我们。我打算制作一种免费医疗卡,发给这些人家,今后他们凭卡就医,可以免除所有医疗费。”

彭炳道:“这个容易,交给我好了。”

“说容易也不容易,首先要确定什么样的标准属于可以享受免费医疗的穷困人家,其中包括流浪乞讨人员。要防止贫困人家拿不到免费医疗卡,又要防止一些小康之家假装贫困,申领免费医疗卡。特别要防止少数无良里正利用申领免费医疗卡从中鱼肉百姓。必须要监管到位。”

“你说的很正确,这关系到京城千家万户的利益的事情,我会亲自抓这件事的。不敢说绝对没有问题,但尽力把问题减少到最低限度。”

左少阳喜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们这边也会采取一些措施,比如药物只能在我们药铺煎熬好拿回去喝,这样可以避免有的人假装生病领药拿回去卖。同时也能保证疗效。还有一些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

“听说你给甄权开胸疗伤,这本事可厉害得紧呀。这也拿来给贫穷百姓诊治吗?”

“当然,我也会在这些医馆里坐堂行医的,遇到需要动手术的,我也会给动手术。持卡的贫困百姓,可以全部免费治疗。费用都从基金会支出。”

“那若是朝廷官员或者其他大户、小康之家的来就医呢?”

“义诊医馆只接待持有免费医疗卡的贫困百姓就医。不接受其他人的求医。也禁止本堂坐堂大夫给持卡贫困百姓以外的人看病。以保证他们能全身心投入到给贫困百姓治病之中。对于违反规定的大夫,将予以辞退。”

“嗯,这挺不错,不过,要是朝廷官员等人来找你瞧病呢?你也不接待?比如我来找你,或者我的朋友找你。你也不给瞧吗?”说到这,彭炳有些紧张。

左少阳笑道:“我不一样,我不是义诊医馆的签约大夫,我是基金会的会长,所以,只要是找到我看病的,我都会给看,不管是持卡的贫苦百姓,还是朝廷官员、小康之家。当然,找到我看病除了持卡百姓我免费义诊之外,其余的人我是要收费的。而这些收入都是我个人的收入,我不在基金会拿一分钱的薪水,我的收入跟基金会的收入是截然分开的。也就是说,我给持卡的免费医疗者义诊不受一文钱,我开方之后,他们可以拿药方去义诊医馆拣药煎服,我出诊给其他人看病的所有收入,都归我个人。与基金会无关。”

“这样挺不错,要不然,我还担心你白辛苦赚不到自己的钱呢。”

“大夫也是人,也要养家糊口的,不赚钱的大夫谁愿意干啊?”

“那是!”两人都笑了。

数天之后,恒昌药行的祝药柜父子带着家人来到了京城。

左少阳设宴款待他们,几家人互道别后之事,说说笑笑的,其乐融融。

祝药柜告诉左少阳,他已经决定将京城作为主要发展方向,所以将总号搬到京城来了,要在京城开设恒昌药行总号。其中重要的项目便是附片的炮制批发销售。

因为祝药柜父子两家人比较多,左家住不下的,便到鲍掌柜处暂住,同时在东市物色房屋准备开药铺。

侯普一家人来了之后住在左家。左家宅院比较小,姐夫一家住进来,便满满的了。侯普本来是要买房子另外住的,可是一打听京城房价,他们的钱只够买两间房子的,没办法,只能凑合住在左家。

左少阳觉得这样紧巴巴住在一起也不是办法,大家一商量,反正以前拆房子剩下的砖瓦还堆了一仓库的,修房子随便够了,便在药圃里紧挨着他们宅院的空地修一个宅院给姐夫家住。

左少阳本来说自己帮姐夫一家人修的,反正地和砖瓦都是现成的。只花工钱就行了,姐夫和姐姐坚决不同意,说自己的宅院当然自己来修。左少阳只好同意了。

修宅院的工钱由姐夫他们自己出,修建房屋差材料砖瓦,反正拆下来的旧砖瓦多得很,算下来也很便宜。而地是彭炳送的,左少阳坚决不要钱。因为土地自己也没有花钱。所以姐夫他们修这宅院只用出工钱和旧砖瓦的材料钱就行了。

侯普他们带来的钱付了工钱,还剩一些准备付材料钱,左少阳坚持让他们先缓缓,等将来侯普在基金会领了薪水有了闲钱再付,反正自己现在也不缺钱用。侯普和茴香有些不好意思地同意了。

施工队自然还是请工部的工匠,因为要考虑将来左贵夫妻搬进京城居住,还要纳桑小妹等为妾,到时候要扩建房舍,所以侯普他们家的宅院就不能修在紧挨着左少阳宅院的地方,而是在药铺另一边临街的地方划出一块地给他们修宅院,两家距离倒也不远,将来左家扩建达到预料的最大规模时,两家便可以连在一起了。

这期间,左少阳让马周全权负责,清点杜淹移交的财产。按照前面的商定,不动产全部移交转移到了左少阳名下。

这时,基金会的人也全部到齐了。杜淹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于是,左少阳主持召开了基金会全体成员的第一次会议。左少阳邀请老神医孙思邈、许胤宗列席了会议。

这次会议的议题是通报杜淹移交财产的清点情况和变卖方案。马周汇报了他领导的基金会帐房小组对杜淹移交财产的清点登记结果。

杜淹听了之后,没有任何异议,还对马周细致的工作表示了赞赏。

接着,基金小组商定了变卖方案,马周的帐房小组提出了变卖计划草案,众人商议之后,最终确定了下来,杜淹也没有意见,还提出了几个可能的买主供参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