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88章 赤脚医馆

第488章 赤脚医馆

按照方案进行变卖,杜淹收集的古玩字画都是经典,买生不愁,很快就高价卖掉了,而商铺也是生意红火的,也很快高价脱手。

整个变卖只用了不到半个月就全部卖完了,其中有些买家还是杜淹介绍的,出价也高,最终得价竟然比原先估计的还要多一些,达到了三十六万贯。留出六万贯作为活动资金,其余的钱全部买了京卝城近郊的良田。这样,基卝金会总共的良田就有八万亩!

经过侯普他们几个钱谷吏的共同计算,这八万亩产粮,按照现在粮价,每年赚的钱,够开设并维持五十家义诊药铺正常运行的费用的!也就是说,按照现在基卝金会的正常运行,可以在全国各地开设一共五十家义诊医馆!基本上大的州县都可以覆盖。

左少阳对杜淹在变卖财产中给予的高度支持和配合感到很吃惊,也进一步认定萧芸飞所说的这笔钱只不过占了杜淹很小的一部分财产而已,没有伤筋动骨,杜淹也不是守财奴,知道如何取舍,所以没有苛刻的表现。

在整个变卖中,左少阳也非常注意观察杜淹的府邸是否有暗道密室隐藏财宝,但是,没有任何发现。对杜淹还有大批财产隐藏着这一点,左少阳没有(露)卝出半点神色,就怕打草惊蛇,只能以后再揪他的狐狸尾巴了。

这期间,甄权的伤已经完全稳定下来,没有出现并发症和后遗症,这得盏于左少阳及时的救治。

就在决定是否将甄权送回监卝牢之时,皇上的圣旨终于下来了,根据大理寺对高祖皇上宠妃病死事件的调卝查结果,认定甄氏兄弟负有相当主要责任,但是不是全部责任。皇上宽宏大量,宽恕两人死罪,每人杖责三十,流两千里,念其年岁已高,准予赎刑,赎金每人两千贯。同时,将甄立言革职。而且,鉴于甄权刚刚身受重伤,准予缴三十贯赎金免杖刑。

这个结果平来,甄家高兴得简自要发疯了,甄氏兄弟两家每家被罚两千贯,这当然不是个小数字,但是对甄家而言却是小菜一碟。

当即全数缴纳。

甄立言挨了三十杖而且丢卝了官,但是命保住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们高兴的事情呢。

甄权派儿子甄悬去感谢左少阳救命之恩,甄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左少阳也没空跟他们说这些事,他正忙着筹建基卝金会。

杜淹移交财产变卖完毕之后。左少阳又组卝织召开了基卝金会全体会卝议。还是邀请多思邈和许胤宗列席。

这一次的议题是确定基卝金会章程,确定第一部要建立的医馆药行数、名称和选定三个义诊医馆和供应药材的义诊药行的掌柜。

这些人对民卝主会卝议还没有概念,所以会卝议差不多成了左少阳的工作部署会。人选也是他定的。

医馆的宗旨是免卝费为穷苦百卝姓治病,这个没有什么争议,所以很快便确定下来了,领卝导成员是:会长左少阳,副会长马周,总帐房是侯普,两个副总帐房分别是杜淹原来的管家杜帐房和原吏部常平仓计吏吉算子。左少阳还任命了一个监事,由杜淹的小儿子杜敬担任。

由于唐朝人对民卝主集中制根本没有什么概念,所以,左少阳原先料想的委卝员会制卝度没办法实施,都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最后,还是搞成了成了会长负责制。也就是由左少阳负责全面工作,负责重大决定的批准,马周协助并负责基卝金会的日常事务工作,三个帐房负责记账和财物管理,杜敬负责监卝督。

商量之后,决定第一步先在京卝城建立三个义诊医馆,杜淹在京卝城南部平民区本来就有三个医馆,直接拿过来就可以用,另外,杜淹还有两个药行,分别在东市和西市,也全部作为下一步供应药材的基卝地保留了。

杜淹在京卝城还有几家米行和仓库,也全部保留,用来存储和变卖粮食。

在医馆的取名上出了一点小麻烦,左少阳让大家出主意,因为各地要设立分馆,所以京卝城总卝部的叫某医馆总馆,各地的以州县命名,叫某医馆某州(县)分馆,这个没问题,但是,具体医馆该叫什么名字,众说不一,马周提出叫“黎民医馆……”侯普说就叫“百卝姓医馆……”杜敬说叫“白丁医馆、……;因为老百卝姓都戴黑色头巾,所以吉算子建议叫“黔首医馆……;杜帐房更是直截了当,建议叫“草民医馆”。左少阳觉得都不好,突然想起文卝革的时候乡村医生的称呼“赤脚医生……”灵机一动,道:“干脆就叫,赤脚医馆,好了,咱们将来不仅要在城里坐着等贫穷百卝姓上门求医,还要走村串寨到田间地头去给老百卝姓送医送药!笑出一点,那就是用脚底板走路,服卝务老白姓!……

虽然马周等文人觉得有些土,但是,本来就是服卝务百卝姓的,百卝姓能看得懂就行,而且这样个亲切,比白丁、草民之类的带有一些轻贱的称呼要强得多。所以,都赞成用这个名字。杜敬和杜帐房虽然觉得太直白太土气,但也没有提出异卝议,因为这个称呼是会长提出的,不好多说什么。

名称定下来了,京卝城的总卝部叫做“赤脚医馆总馆……其余两个分属东西的医馆叫“赤脚医馆东南分馆”和“赤脚医馆西南分馆”。将来各地州县设立的,也以此命名,比如合州的就叫“赤脚医馆合州分馆……等等,而专门负责药材供应的就叫“赤脚医馆东市药行……之类的。

接着任命三个医馆的掌柜,总馆掌柜由医举榜眼邱一壶担任。邱一壶当了个散官,闲居在家,已经联卝系他了,他愿意到基卝金会做事。

另外两个医馆的掌柜,经过与孙思邈和许胤宗商议,分别聘请孙思邈的两个徒卝弟守志子和许胤宗的徒卝弟卢林担任。这两人也是京卝城名医……直在孙思邈和许胤宗的医馆坐堂,不仅医术高明,而且为人稳重,沉着老练,通达事卝故。

东市西市两个药行,还有几家米行的掌柜,则全部撤换,由祝药柜推荐的两个人选,以及翟老卝爷卝子推荐的人选担任,都是多年从事药材和粮食生意的老行家,是信得过的人。

商定之后,许胤宗建议,杜淹拿出这么一大笔巨额资金办这个济民的医馆,现在他不当卝官了,能否也给他一个职务。

左少阳表云,如果他辞官成功,不当卝官了,就任命他为名誉会长,对外代表医馆从事一些协调各地衙门,接待来访等礼仪工作。

可是,事与愿违,随后几天里,传来的消息却是,杜淹的辞职被皇上否决了,皇上只让他安心养病,不同意他的辞职。

当杜寅一脸惶恐地将这个消息报告左少阳,并一再发誓说父亲杜淹绝对是真心诚意请辞,只是皇上坚决不许,所以父亲实在没办法。还请左少阳谅解。

左少阳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请孙思邈进行核实,回来告诉左少阳,的确是这样,杜淹的确打了一份长长的辞职奏折,但是皇上没有批准。至于其中杜淹是否搞鬼了,不得而知。不过孙思邈问了皇上,皇上的确表示国卝家社卝稷还需要杜淹出力,现友还不能让他退隐。看来至少皇上那里表面上是不让杜淹辞职的。

左少阳又请孙思邈去大理寺打听一下杜淹案卝件的进展,反馈的消息走进展缓慢,截至目前,还没有发现杜淹指使他人谋害牛把式和甄权的确凿证卝据。

这个也不出预料,左少阳没法子,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坚持要求杜淹挂印躲回老家去,只怕不能赢得旁人的同情,反而会说自己太过分。因为既然杜淹指使谋杀的事情没证卝据,他也按照自己要求辞职了,是皇上不同意,又拿出了三十多万贯的巨额家财设立免卝费医治百卝姓的济民医馆,这老小子在人情得分方面是占了分的,只能慢慢来,争取揪出他的狐狸尾巴。

左少阳又召开了一次基卝金会会卝议,选卝举杜淹为基卝金会的名誉会长,规定不得干涉基卝金会的活动,只是挂个名,最多在名誉上代表基卝金会对外进行一些礼仪活动。这个虚职竟然让杜淹感激不已,亲自登门拜谢。当然,左少阳心里严重怀疑这又是杜淹在作秀,争取旁人的同情。

与此同时,彭炳的工作也有条不紊进行着,他虽然是吏部侍郎,不管户部的事情,但是他亲自交办的事,户部自然要遵从照办。很快便把整个京卝城各个里坊贫困人家的总数和具体人家(摸)清楚了。将列入医卝疗范围的贫苦人家的名单全部张榜公布,接受举报质疑。

左少阳监卝督了全程,抽样拜访了这些人家,感觉非常的公正,这些人家都是贫困线以下的。对获得免卝费医卝疗简直是感激涕零,感激得拉着左少阳的手就不肯松开。

左少阳还让孙思邈帮忙,邀请了唐初著名书法家篆刻家欧阳询给总馆刻了一方印章。然后特别印制了免卝费医卝疗证发放给这些贫苦百卝姓人家……人一证,由所在里坊里正填写,注明持证人姓名等基本信息,并加盖了医馆的印章。医馆备有所有持证人资料,就医时出示证卝件即可。

万事齐备之后,左少阳选了个吉日,召开了“赤脚医馆”成卝立大卝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