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89章 半官方组织

第489章 半官方组织

大卝会在赤脚医馆总馆举行,这总馆是由杜淹移jiā的最大一家医馆改建而成的。这医馆设在南城,有一个宽阔的大院子,成卝立大卝会酒宴就设在这里。

除了全体基卝金会成员之外,左少阳还下帖子邀请了各方面的嘉宾参加,包括书法家欧阳询、孙思邈和他的八个徒卝弟、老神医许胤宗和徒卝弟、甄立言和甄权以及他们的几个儿子,尚奉御郝海、彭炳、长安县常县令和彭县尉、太医令何泽等太医署高卝官、东南医馆的廖医监、翟老太爷、乔老卝爷和儿子乔冠、祝柜行的炮掌柜、陶掌柜、甄权的儿子甄悬以及左少阳的同榜进士等人、医举状元东宫藏局藏永曲鸣,还有各个里坊的里正、享受免卝费医卝疗的穷苦百卝姓的代表等等。

除此之外,根据马周的建议,还特意邀请了京卝城许多乐善好施的退隐官卝员、豪伸名流和大户人家,满满的一个院子都是人,摆了上百桌酒席。

名誉会长杜淹也带着儿子参会了,他的病在左少阳治疗下很快好转,一段时间过后,已经基本瘙愈。为了尽可能减少他的影响,左少阳这一次没有安排他讲话。

宾客到齐,酒宴齐备,当左少阳正要宣布赤脚医馆成卝立之时,忽听得锣鼓喧天,鼓乐齐鸣,吹吹打打进来了一队人马。

孙思邈、彭炳等人一见,顿时又惊又喜,却原来是皇上身边的贴身太监罗公公!带着一队由大内侍卫和大iǎ太监组成的队伍,抬看一块匾额来了!

左少阳不认识罗公公,旁边孙思邈跟他这么一说,很是惊讶,皇上身边的太监这时候来做什么呢?扭头一看杜淹,只见他坐在那捻着胡须微笑,神情颇有几分得意,顿时明白,这只怕是这老家伙暗中安排的,他莫非想搞什么鬼吗?

没等他想明白,罗公公已经捧着一个金灿灿的卷轴,居中一站,尖着嗓子高声道:“圣旨到!请‘赤脚基卝金会’会长接旨!”

左少阳又惊又喜,又望向孙思邈:“师卝兄,是……是让我,接旨?”

孙思邈乐呵呵道:“自然是你,赶紧跪下接旨吧!”

左少阳忙走上前,学着古装电视剧上的样子,撩衣袍跪倒,正要说话,却又不知该如何自称,说“臣”?自己已经辞官了,说“在下……”那是江湖人卝士用的,不稳重,说“iǎ人”?太卑贱了不想说,说“草民”?自己现在乃是拥有数十万贯财产的堂堂赤脚基卝金会的会长,也不合适。说什么好呢?

没等他想妥当,罗公公又对杜淹道:“杜大人,您是名誉会长,也要接旨的!”

杜淹嘴角笑意更浓了,脸上却一副错愕的神忙起身整冠理袍,迈步走到左少阳身边,撩衣袍也跪倒,还冲着左少阳微微一笑。

左少阳很有些郁闷,他怎么也要接旨呢?莫非皇上也给了他好处?

罗公公展开了金灿灿的卷轴,尖着嗓子摇头晃脑哦起来,这骈体文还真难懂,左少阳竖着耳朵也只听了个大概,意思是夸赞左少阳是个为民造福的仁医,特旨册封左少阳为“朝散大夫”。并御笔题写了“赤脚基卝金会”匾额一块赏赐给他们。

唐朝的官卝职中,以大夫称呼的,最低一级便是朝散大夫,虽然是最低一级,但是却是从五品下,品秩还是很高的了,相当于正厅级干卝部了。不过,这大夫的级别只是散官,也就是只享受级别,没有职权,不管事。

左少阳辞掉了一个从九品下的医正,却换来了一个从五品下的朝散大夫的散官,真是有些造化人。

他已经知道散官是不用管事的,只享受待遇,既然不管事,没有职权,就不存在争卝权夺利的问题,倒也无妨,他可还没有孙思邈那样超然物外的高尚人格,连爵位都不要的。他觉得这散官还是可以的,至少可以让老爹他们满足一下官宦世家的瘾。

上次自己辞官,父亲还不知道,知道了肯定会暴跳如雷,现在高升五品下的中高层干卝部,老爹肯定会笑得合不拢嘴的了。

皇上为什么要册封自己一个从五品下的散官呢?换句话说,皇上到底看中了自己什么本事?想来想去,便只有给甄权开胸疗伤这件事了,不过,前段时间师卝兄孙思邈没少在皇上面前说起自己的医术,还有给彭炳治疗咳喘的事情,能让彭炳短时间内恢复健康,这些事情可能从各种途径让皇上知道了,赏识自己,所以给了这个官儿。他正想着心事,旁边杜淹低声对左少阳道:“左会长,恭喜你了!”

左少阳哼了一声,没理他。

罗公公接着诵圣旨,圣旨后面接着高度赞扬了杜淹视钱财如粪土,仗义疏财,拿出全部家当给百卝姓治病的盛举,为了嘉奖他,特加封“太子少师”。

太子太师、太子太傅、太子太保都是太子的老师的称谓,太师教文、太傅教武、太保负责太子安全。这三个合称“三师”,是从一品的衔。同时,另设太子少师、太子少傅、太子少保作为三师的副职,合称“三少”正二品衔。

当然,隋唐之时,三师父和三少都只是加衔的名号,并不当然便是太子的老师了。但是,作为一种荣誉,却是无上荣光的。杜淹用三十万贯换了少师的荣誉,从正三品栓校礼部尚书一跃成为正二品的太子少师,这三十万贯还是值得的。

左少阳听到这里,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杜淹,只见他嘴角露卝出微笑,十分得意的样子,心中更是气恼,自己还以为整了他一遭,让他散掉了三十多万贯家财,却想不到,他用这三十万贯家财换取了皇上的好感,加官进爵当了太子的老师。也不知道是整了他还是帮了他。

随即,他又想到,为什么皇上这时候要把册封自己官卝职跟加封杜淹官卝职和在一个圣旨里宣布呢?莫非望上另有深意?

罗公公似乎看出了左少阳的走神,挺了一下,轻轻咳嗽了一声,终于把左少阳思绪唤了回来。

罗公公圣旨里接着对成卝立这个为民造福的基卝金会大加赞赏,特意拨了四万亩官田赏赐给左少阳的基卝金会,分别在北边的幽州、东边的苏州、南面的永州和西面的渝州。各一万亩。到户部办卝理相关手续。

听了这个消息,左少阳大喜,皇上赏赐了四万亩良田,使得赤脚医馆实力大增。

罗公公宣读完毕圣旨,左少阳和杜淹谢恩,起身接过了圣旨。

罗公公招手叫人把匾额抬了过来,上面是皇上李卝世卝民的亲笔题词。左少阳歪着脑袋瞧了半天,觉得李卝世卝民的书法到还不错,比老爹左贵是两种不同风格,老爹的稳重内敛,李卝世卝民的剑拔弩张,非常的张扬,真是笔锋如人。赶紧让人把匾额抬到了供桌上,供了起来。

左少阳忙招呼罗公公等入主卝席吃酒。

这时,马周对左少阳道:“会长,咱们得趁这个机会拉一些捐赠,正是绝佳的时候啊。……

“好啊,怎么拉?”

“等会我来办!……

“好!……左少阳点头,想了想,道,“你可以告诉他们,捐赠最好是田地,十亩以下的,可以在基卝金会捐赠名册上登记留名。十亩到一百亩的,可以在总馆的石碑上留名。一百亩到一千亩的,在总馆的碑林单独卝立碑表彰;一千亩到一万亩的,除单独卝立碑之外,还成为基卝金会的荣誉会员;一万亩以上的,列为荣誉会长,可以派员参加基卝金会管理,同时自己可以列席基卝金会会卝议。”

马周点头道:“这办法好!”

两人匆匆决定之后,左少阳先走上台,宣布基卝金会正式成卝立。

顿时间,鼓乐齐鸣,锣鼓喧天,热闹非凡。

接着,左少阳宣读了基卝金会成员名单,自己先说了一通基卝金会的重要意义和设立的目的,对皇上的册封和赏赐深表谢意,然后请享受免卝费医卝疗的贫民代表上台发言,一番声泪俱下的感慨,让在座众人嘘吁不已。

接着,由副会长马周发言。

马周走上台,环顾了一下四周,先抑扬顿挫地颂卝扬了一番皇上的爱民如子和体恤民情,又非常煽情地介绍了一番贫苦百卝姓缺医少的悲惨境地,最后,用非常具有鼓动的言语,号召大家踊跃捐款。然后把捐赠的记名情况和荣誉宣布了,下面嗡嗡声响成一片。

马周在台上说话这工夫,下面这些退隐官卝吏、富豪名流、大户商贾都喝了不少酒,看着皇上都赐捐赠了,自己多少也得表个态才是。

甄立言已经被免职了,成了平民,这一次跟兄长甄权也参加了成卝立大卝会,虽然他挨了三十杖,但是行刑官卝员知道皇上的用意只是表示一下而已,又得了甄家好处,所以这三十杖打下来,只是肿了,但连皮都没有破,在床卝上躺了几天便好了。而甄权胸口的伤也好得很快,能慢慢行走了。这一次,都是带着儿子和弟卝子来参加成卝立大卝会的。

万事齐备之后,左少阳选了个吉日,召开了“赤脚医馆”成卝立大卝会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