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90章 不请自来

第490章 不请自来

听了马周的鼓动,又听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只是没个挑头的前面说,所以都还不曾起身表态。甄权一条命是左少阳救的,很是感激,又喝了几杯酒,头脑有些发热,加上他甄家在京城行医数十年,积攒的家产很多,听说杜淹现在是名誉会长,不愿输给他,当下跟弟弟甄立言一商量,便起身道:“老夫捐赠良田一万两千亩!”

当时的田价已经涨到了八贯一亩了,这一万二千亩良田,价值便是近十万贯!

此言一出,场中哗然,想不到甄权出手如此大手笔。

马周更是高兴,已经准备了一个捐赠公德名册,急忙捧着过去,让甄权当场写下名字和认捐数目。席后好去办理具体捐赠事宜。

甄立言没有得到左少阳的直接救助,但是还是很感激左少阳救了自己兄长的。同时,皇上赦免了两人的罪责,现在皇上都给这赤脚基金会捐赠了,自己若不表示一下,似乎辜负了皇恩。所以也站了起来,朗声道:“老夫也捐赠……,这个,五千亩良田!”

他不比甄权,他一直在朝为官,对外行医要比甄权少,而他只是个医官,赚的钱自然比甄权少,也就比不得他,不过,这五千亩良田也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了。又引来众人一阵的惊叹。

有了他们俩开头,其他的人自然也就跟着了,接下来,你一千亩,我五百亩,都嚷着捐赠起来。

左少阳等人眉开眼笑,不过,杜淹的笑容细细看去有点假,很显然,这个众人捐赠的结果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原希望自己是基金会唯一的捐赠者,没想到现在多了这么多人,粗略算了一下,皇上的加上众人捐赠的良田加起来也差不多有十万亩了。

这些具体的事情都是马周在负责,此刻左少阳才知道,这马周却不是个书呆子,而是具有善于处理各种复杂局面的能力,也非常善于交际,很快就跟场中各名流权贵熟悉了,大家也都给他这个副会长面子。不停敬酒,接着喝酒,一笔笔的捐赠都签了下来。

左少阳心中大定,有马周这位未来的宰相帮忙,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呢?

罗公公是来宣旨的,所以坐了上席首位,左少阳和杜淹这两个会长和名誉会长一边一个陪着说话。

罗公公几杯酒下肚,笑眯眯对左少阳道:“左会长,你可知道,为何皇上要同时册封你和杜大人吗?”

左少阳心里咯噔一下,刚才自己还在想这件事,从罗公公话里的话听来,果真是另有深意的,忙躬身陪笑道:“皇上圣意,卑职不敢妄自猜测。”

罗公公又侧身望向杜淹:“杜大人可知?”

杜淹面露惶恐之色,欠身道:“皇上对微臣和左大人都十分眷顾,而前些日子,微臣与左大人有些误会,惹得有些不愉快,这件事只怕皇上依然知晓,这一次同旨册封,想必是皇上想用这个法子,让微臣与左大人重归于好。”

罗公公频频点头:“正是!皇上得知两位大人闹了矛盾,很是牵挂,说了,杜大人身为御史大夫,刚正不阿,这次推举的四十余人,均是精英之士,皇上看过之后,很是欣慰,已经都予以了重用。杜大人虽然身染小恙,但是有左大人这样的神医医治,已经大好,正是江山社稷的倚重之人,而左大人的医术,不逊乃师兄孙思邈老神医,特别是这次给甄权疗伤,开胸缝肺,此等神技,除了三国华佗神医能有此本事之外,还能有谁呢?皇上闻之,以我大唐有次神技而深感欣慰。这一次,杜大人出钱,左大人出力,成立了这个‘赤脚基金会’,为劳苦大众送医送药,当真是难得的善举,皇上对二人不计前嫌,再次携手深感欣慰,所以,御笔亲题了这一方匾额,让二位大人从此携手并进,为我大唐繁荣各出己力啊。”

杜淹忙躬身施礼:“是,微臣谨记皇上教诲。”

罗公公瞧向左少阳,左少阳也只好抱拳道:“微臣记住了。”

“很好!来,你二人互敬一杯,以往误会也好,仇怨也好,都一笔勾销,从今以往,两位会长齐心协力,荣辱与共!”

杜淹忙答应了,端起杯来,对左少阳道:“皇上教诲,我二人铭刻在心,来,左大人,老朽敬你一杯!”

左少阳很不想端这杯酒,不过,他还没胆子不给皇上的面子。便也端起杯子,也不说话,闷声一口将酒干了。

杜淹也饮干了酒。

罗公公一手一个抓住两人的手腕,哈哈大笑:“这就对了,咱家回去,也好给皇上有个交代了。哈哈哈”

这时,许胤宗、彭炳、瞿老太爷、乔冠等一帮官吏,还有孙思邈、甄权、甄立言几个老神医,还有曲鸣等同榜进士,依次过来给杜淹和左少阳敬酒表示祝贺。

彭炳给左少阳敬酒之后,拉着他的手乐不可支:“兄弟,你上次辞职,哥哥就觉得甚是可惜,只不过,从九品下的芝麻小官,辞了也就辞了,现在呢,好了,皇上给你封官,上次的官儿是你自己个考的,想辞就辞,这一次,可是皇上赏赐的,若要再辞只怕肚子里还得掂量掂量了。哈哈哈”

乔老爷和乔冠父子两过来敬酒,上次左少阳辞官,乔老爷很是有些不快,当初把女儿嫁给他,看中的就是他的官儿,想不到一声不吭自己个辞官了,把乔老爷气得都不想见他们。现在好了,皇上赏官,而且是从五品下的官,这可是乔老爷做梦都想不到的。乔老爷一直引以为豪的乔家祖上,在隋朝也只做过从五品的别驾。左少阳年纪轻轻就当了从五品的官儿,虽然只是个散官,但绝对前途无量啊。

想想当年,祖上都没有得到皇上的亲笔题词,左少阳呢,成了一个数十万贯的什么基金会的会长,皇上还给亲笔题词嘉奖。这等荣耀又岂是当年祖上能有的呢?

所以,乔老爷过来的时候,那是脸上都笑烂了的,点头哈腰给左少阳敬酒。

甄权因为捐赠数量达到一万亩,已经成为基金会的名誉会长,而甄立言捐赠五千亩,成了名誉会员。也就是都是基金会的人了。不过,甄权和甄立言给左少阳敬酒是满脸欢笑,给杜淹敬酒,却是连假笑都没有的。杜淹也却毫不在意,似乎与他们两本来就没什么过节似的,反而热情地举杯回敬。

就在这真真假假之中,这一顿酒宴吃得甚是畅快,左少阳和杜淹这个会长成了众人敬酒的主要目标,左少阳的医术本来就给整个京城很大震撼了,现在又是数十万良田基金会的会长。而且,最让众人震惊的,是皇上下旨册封他一个从五品下的朝散大夫。左少阳这个会长和杜淹这个名誉会长都是朝廷官儿,这基金会里又有皇上四万亩田的捐赠,加上一众官儿的捐田,于是乎,这赤脚基金会其实也就成了半官方的机构了。

左少阳回敬许胤宗、孙思邈和甄氏兄弟四个老神医的时候,给他们提了一个建议,能否每个月抽几天出来,在赤脚医馆义诊,给穷苦百姓看病,同时也扩大医馆的名气。

四个老神医都是医德高尚之人,对这样的要求岂有不同意之理。当即答应了下来,而且一商量,当场决定,今后每个月逢五的日子(每月五日、十五、二十五),四人便分别到京城几家赤脚医馆义诊。

酒正酣,总馆外面迎接宾客的侍从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向左少阳禀报道:“左会长,宰相杜如晦杜大人来了!”

左少阳吃了一惊,这一次发请帖,他没有请杜如晦,原因很简单,杜如晦患的是肺痨,也就是肺结核,那是一种传染病,是不适合出现在集会这样的人多场合的。没想到杜如晦不请自来。左少阳急忙带着马周迎了出去。

杜如晦还是坐着软榻,由仆从抬着来的。唐朝人虽然知道了肺痨的传染性,但是肺痨不像鼠疫那样的急性传染病,而是一种慢性传染病,感染之后较长时间才会发病,所以人们并不知道已经被传染,由此,对肺痨的传染方式便缺乏足够的了解,而认为肺痨是死后经过尸体传染,人与人之间是不会传染的,才把肺痨叫做“尸注”或者“传尸”。也正是因为,所以,杜如晦也不知道自己的病会传染他人,便坐着软榻来参加这次聚会了。

左少阳躬身施礼:“杜宰相!”

杜如晦微笑点头:“左会长,我不请自来,有些唐突,但是这等盛事,我是一定要来瞧瞧的。”

“多谢!”左少阳把杜如晦请到了主席,他目前是在座高官中职位最高的,其实也是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绝顶高官。自然是坐了首席。

杜如晦跟罗公公等见礼之后,让人斟了一杯酒,对左少阳道:“左公子,我身体不适,别的酒我就不喝了,只敬你三杯。——这第一杯,祝贺你们基金会成立,这是为民造福的大善事,希望你们能把他做好!让更多的穷苦百姓得到医疗救助!”

左少阳谢过,将杯中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