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91章 慢性传染病

第491章 慢性传染病

杜如晦只是浅浅地尝了一口,旁边侍从又斟满。杜如晦道:“第二杯酒,是感谢你不计前嫌替家叔治病,谢谢!”

这一杯,杜如晦却干了,左少阳本来想劝他不要喝,可是没等他开口,杜如晦便已经喝干了酒,只好作罢。也跟着饮干了杯中酒。

杜淹在一旁听了,连声感谢,也陪了一杯。

杜如晦旁边的侍从将酒斟满,杜如晦又道:“这第三杯!感谢左会长替我治病,虽然因为药材我不能适应没有吃会长的药,但是,这份情我还是要领的。”

端起酒杯就要喝,这一次却被左少阳一把拦住了,道:“杜宰相,您不能再喝,您的身体要紧,你的病不适合饮酒。再说了,你不吃我的药,我治不好你的病,所谓无功不受禄,自然不需要喝这杯酒的。”

“不不,这杯酒一定要喝……”

旁边的杜淹一听这话,忙插话问道:“如晦,你为何不吃左会长的药?是担心他治不好你的病?”

“不是,”杜如晦忙解释道,“左会长医术高明,我自然是相信的,只是,其中有一味药,我不能接受,所以没有服用。”

“哦?什么药啊?”

“这个,不说也罢。”杜如晦端着杯子又要喝,却被左少阳一把夺了过来,“杜宰相,你当真不能喝了。你的心意我也领了。咱们心意对心意,也就可以了。”

杜如晦手里没酒,笑了笑,道:“那好吧,我这次来,除了敬三杯酒之外,还个人捐赠良田五百亩,数量不多,还请笑纳。”

杜如晦身为宰相,按理说应该是富甲天下都不为过,但是,他为官正派,两袖清风,所以并没有多少家财。这一次能拿出五百亩田捐赠,已经是他能力的上限了。

左少阳并不了解这一点,所以只是躬身谢过,让马周登记了下来。

左少阳迟疑片刻,低声对杜如晦道:“杜大人,您的病……,不适合到人多的地方来,不仅吵扰您休息,也……,这个,会传染给他人的。”

杜如晦吃了一惊,他不懂医,只听说过这种病死后会传染,却不知道人活着也能传染。不过,既然是左少阳说的,自然是不会错的了,杜如晦忙拱手道:“那我告辞了。”

吩咐侍从抬着轿子离开了总馆。

许胤宗端着酒杯过来正要给他敬酒,想不到他却走了,笑道:“宰相怎么回事?怎么走了?酒还没喝呢。”

杜淹忙笑道:“他身体不太好,不能就呆,捐了田地就回去了。”

等得空之后,杜淹悄悄问左少阳道:“左会长,到底是什么药,如晦为何不愿意吃?”

左少阳瞧了他一眼,漠然道:“紫河车!就是产妇产子之后的胎衣,用来入药。”

杜淹吃了一惊:“胎衣?这个,也能入药吗?”

左少阳没理他,跟旁边的罗公公道:“公公,杜宰相的病非常严重了,而且,他这种病有强烈的传染性,也就是说是可以传染他人的,皇上最好要避免跟杜宰相当面交谈,否则也可能感染此病,最好即刻起将他隔离起来,不要与外人解除,以免传染。”

罗公公大吃了一惊,低声道:“此言当真?”

“我从不拿疾病开玩笑。”

旁边的孙思邈听见了,笑道:“师弟,你不用太过紧张,这传尸之病,只有死后尸体才会传染,这活着的时候是不可能传染的,尽管放心好了!”

左少阳摇头道:“师兄,你也说了,尸注这种病是一种肺虫引起的,由肺虫传染,这一点我很赞同,不过,有一点你没有说对,那就是肺虫不是死后才传染,而是人活着的时候,就能传染的!”

孙思邈皱了皱眉:“活着也能传染?”

“是的!”

“那为何杜宰相身边的人并在没有得传尸之病?”

左少阳问:“杜宰相除了咳嗽,是否吐痰?”

“有痰,但是很少。”

“痰吐在哪里?”

“痰盒里。”

“痰盒是如何处理的?”

“倒掉了啊。”

左少阳点点头,肺结核可分为排菌性的和非排菌性的。前者一般是吐痰的痰液中带有结核杆菌,这种情况下是比较容易传染他人的,而非排菌性的一般不咳痰或者痰液里没有结核杆菌,这情况下,一般不传染或者传染性比较弱。

另外,被传染的人也不一定必然发病,这取决于被传染的结核病毒力大小和被传染人的身体抵抗力。很多人被传染之后,终生不会发病。

现在看来,杜如晦的病应该是一种非排菌性的,而且就算痰液里有结核杆菌,由于处理比较得当,加之身边的人身体抵抗力比较强,就算被传染了,也没有发病,所以身边的人也就没有出现肺痨病。

左少阳道:“传尸这种病并不是都有肺虫传染,有的有的没有,没有肺虫的不传染,有肺虫的才传染。我没有查证杜宰相是否有肺虫传染,但是,肺虫绝对是可以或者传染的,这一点将来我们可以组织病例观察确认。所以,传尸病这种叫法并不准确,应该叫‘肺痨’更合适。”

“肺痨?”

“是的,相信我,肺痨是可以在病患活着的时候传染给他人的,这也是我为何这一次没有邀请杜宰相光临观礼的原因!杜宰相是国家栋梁,经常在皇上身边共商国事。这种病传染性很强,我也不能确定杜宰相的肺痨是否传染,为了稳妥起见,最好让杜宰相隔离治病,暂时不要和皇上在一起了,皇上乃是九五之尊,万一被传染了,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孙思邈瞋目不语,如果这话要是在以前听左少阳说,孙思邈是不会相信的,甚至以为他哗众取宠,但是,自从用了左少阳的中风方子给人治疗中风,疗效显著之后,特别是亲眼看见左少阳给甄权开胸缝肺治疗必死的剑伤,才知道左少阳当真拥有让人震惊的医术神技,现在,听左少阳说的话,虽然与孙思邈以前的医学知识不符,却也不敢轻易说错了。特别是关系到皇上,那绝对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罗公公见孙思邈不说话了,等于是默认,也有些惊慌了起来,忙低声问左少阳道:“左大人,你说的这件事非常重要,咱家这就回去向皇上禀报。”他起身之后,又想起一事,忙又坐下,问道:“适才你跟宰相大人说,你要给他治传尸病,啊不,就是你说的那种肺痨病,他因为有一味药不肯用,所以没有服用这药,左大人,你当真能治传尸病?”

左少阳点头道:“我知道怎么治,这种病要早发现早治疗,效果才好,拖到最后才治,非常麻烦,一旦引起其他并发症,会成为坏证而引起死亡。”

“嗯,我听你刚才说,杜宰相不愿意吃的这味药,是产妇的胎衣,是吗?”

“是!”

“这药不能用别的药替代?”

“对于杜宰相的症状来说,这味药没办法取代,换做别的药,效果就很不好了。难以保证能治愈的。”

罗公公皱了皱眉:“这个……,的确不太好办,这种药也不好找,这样吧,我回去跟皇上说说,看皇上有没有办法让杜宰相服用这味药。”

杜淹大喜,起身长揖一礼,道:“多谢罗公公,我侄儿一条命便得救了。”

罗公公苦笑摇头:“杜太师,你是知道杜宰相的脾气的,他是个出了名的犟脾气,他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只怕皇上也说不动他啊。”

杜淹也有些泄气,点点头,长叹一声,又坐了回去。

罗公公道:“你们不要泄气,我回去向皇上禀报,皇上一定能想出万全之策的。”

说罢,罗公公起身告辞走了。

皇上的人走了,这些人喝得更是放肆,这一顿酒只喝到了日落西山,这才一个个醉醺醺告辞走了。

左少阳回到家,乔巧儿她们几个已经得到了左少阳又当官的消息,是哥哥乔冠派人来通报的。三女都非常的高兴,

第二天,马周便拿着登记簿带着几个帐房挨个去找人认捐的人转移田产,这些人都还没学会后世某些企业家当场举了捐赠牌子承诺捐赠若干最后却不给钱的赖皮样,很痛快地办理了过户手续。当然,这些田地还是全部都过户到了左少阳的名下。

他最后去了户部,办理了皇上下旨赠与基金会的四万亩良田的登记手续。自然也是登记在左少阳名下。

回到总馆,左少阳再次召集会议研究下一步的工作。成立大会开完了,三个京城的赤脚医馆和赤脚药行也都正式开业了。现在皇上和其他人又捐赠了十多万亩良田,特别是皇上赏赐的四万亩良田,分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的四个城市,很明显,皇上的意图是让他们把赤脚医馆开到四面八方去。所以,必须尽早开始这项工作。

参加这次会议的,除了基金会几个人之外,还有名誉会长杜淹和甄权,名誉会员甄立言和几个捐赠超过一千亩的名誉会员。

左少阳把自己的意图说了,众人都连连点头。左少阳道:“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谁去这几个地方建赤脚医馆和赤脚药行?”

甄权起身道:“我去渝州吧,我想到一个清静的地方去实实在在干点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