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92章 软蛋

第492章 软蛋

左少阳知道,甄权原是杜淹的手下,因为杜淹让他利用治病的机会杀死自己的政敌,被甄权断然拒绝,杜淹因此恼恨,要利用甄氏兄弟负责的高祖皇上的爱妃病死之事整死他们兄弟,没成想这消息让甄氏兄弟知道了,所以先下手为强,这才断言杜淹必死,且在断言他必死之日,用暗藏在手指戒指的银针行刺杜淹。没想到被左少阳救活,杜淹因此将甄氏兄弟打入死牢,在得知皇上会赦免他们之后,又派人行刺,却被左少阳救活。

两人的恩恩怨怨就此纠结,巧合的是,在这一场双方生死争斗中,无巧不巧地,左少阳一边救了一次,双方都欠他一条命。

甄权知道自己没办法跟杜淹争斗,虽然得到了皇上的赦免,在京城也是提心吊胆,生怕什么时候会犯在他的手里。如果躲到相对偏僻的西部州县去,杜淹也就鞭长莫及了,那时候多花钱找些贴身侍卫,就算暗中杜淹要使杀着却也不怕了。所以,甄权主动请缨,要求去西部渝州创办赤脚医馆。

左少阳忙拱手道:“如此有劳了!”

甄立言知道,自己也是杜淹的对付对象,兄长甄权的选择其实也是他的愿望,便拱手道:“我到南面永州去吧。趁自己现在还能动弹,也做点实事,报答皇上圣恩。”

左少阳忙答应了,连说辛苦。杜淹只是微笑不语,捻着胡须听着。

另一个名誉会员,捐了四千亩地的退隐户部员外郎胡仁,提出他的老家便在幽州,他愿意去幽州建立赤脚医馆幽州分馆。

左少阳很高兴,忙答应了,道:“现在只有江南苏州没人去,我去吧。”

马周道:“会长,你需要在总馆坐镇,还是我去吧。”

左少阳不想呆在京城,他很腻味杜淹,现在别看杜淹笑嘻嘻的跟个笑面虎一样,不知道肚子里正在打什么鬼主意,得防着他点,趁自己现在年轻,可以到各地走走。便道:“你是副会长,你来坐镇好了,我想去苏州逛逛,苏州我没去过。你就让我偷偷懒吧。”

马周也笑了:“既然左会长这么说了,自然听从左会长的。你决定什么时候去?”

“嗯……,这边杜宰相的病还没有处理,等这件事有个眉目了再去也不迟。”

杜淹这才动容,起身施礼:“多谢会长惦记我侄儿。这里替他谢过了。”

左少阳懒得跟他客气,装着没听见,宣布散会,各自准备去。

左少阳回到家一商量,跟乔巧儿她们几个一商量,觉得现在当了五品官,宅院也大了,姐夫他们都过来了,自己过些日子又要去幽州建赤脚医馆,只怕没半年时间回不来,家里只留三个女子自己也不放心,还是叫父母都搬过来的好。

当下,左少阳写了一封信给父亲,让甄权去渝州时顺路去一趟合州,把信给父亲,让他们立即启程进京来住。

随后,左少阳让乔巧儿托人去把乔冠叫了来,对乔冠说,甄权这一次去渝州,自己担心杜淹会派人暗中对他不利,希望乔冠能派出大理寺的天罗地网阵暗中保护。还给了乔冠一包麻醉药,用来对付可能的杀手。

甄家和乔家本来就是世交,甄瑶跟乔巧儿又是闺蜜,这个忙乔冠自然要帮,当即答应,回去暗中安排。

甄权和甄立言两兄弟着急着要离开京城,所以简单收拾了行礼,便来向左少阳告辞,从医馆领取了开办赤脚医馆的经费,各自启程了。左少阳把那封信给了甄权,甄权表示一定带到。

送走甄权他们三个,宫里罗公公也传来了消息,皇上也觉得用胎衣做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不过为了杜如晦的健康,还是劝了他,结果果然如左少阳他们所料,杜如晦非常倔强,尽管皇上亲自劝他接受左少阳的治疗,但杜如晦还是坚决拒绝了。

皇上听从了左少阳的建议,下旨让杜如晦回家隔离治疗,在病没有治好之前,不能上朝和料理公务。

杜如晦已经知道自己的病是有传染性的,也听从皇上的旨意,缩在家里静养。可是,杜如晦的病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一日重似一日,左少阳和孙思邈三番五次到杜如晦家劝解,都被杜如晦断然拒绝了。只能叹息,别无他法。

这天,乔冠突然来访,左少阳将他请到屋里,关上门密谈。

乔冠道:“他们果然向甄老爷子动手了!”左少阳吃了一惊:“结果怎么样?甄老爷子没事吧?凶手呢?”

“你听我慢慢说,杜淹的亲兵卫队长冷队正带着两个副手在路上行刺甄权,幸亏安排了我们大理寺的天罗地网阵防御,但是这冷队正武功很高,虽然最终被擒,但还是刺伤了甄老爷子。好在伤势不重,没有刺中要害。冷队正的两个助手一死一伤,伤者也被擒获。甄权老爷子他们继续南行去渝州,我大理寺的天罗地网继续跟随保护。并派了一队人用你给的麻醉药将两人麻醉,秘密押解回到了京城,昨夜到的,我亲自审讯。冷队正虽然武功甚高,但是却是个软蛋,用刑才一个时辰,我大理寺的好多审讯刑种都还没用上,这小子就熬不住,终于交代了。”

说罢,乔冠将一叠供词放在桌上:“这是冷队正的交代。”

左少阳见那一叠供词很厚,顾不上慢慢看,急声道:“他都交代了什么?”

“他说指使他的,主要是杜淹的儿子杜寅!”

“不可能吧?”

“我也是这么怀疑的,可是,冷队正说了一件事,让我相信了这个说法。”

“什么事?”

“冷队正说,当初杜淹指令甄老爷子兄弟利用诊病的机会谋杀与他不合的政敌,甄老爷子兄弟不愿意,得罪了杜淹,杜淹很生气,但是当时他并没有想杀害甄老爷子兄弟,是杜寅无中生有,编造了这个消息,并暗中让冷队正透露给甄老爷子他们的,他们这才先下手为强,行刺杜淹!”

左少阳浑身一震:“杜寅为什么要编造这个消息?”

“杜寅想挑动双方争斗,整死他爹杜淹,好承袭杜淹的爵位!”

“啊?听说这杜寅就是杜淹的长子,本来将来这爵位就是由他承袭啊。”

“我问了这冷队正,冷队正说,其实杜淹更喜欢小儿子杜敬,不太喜欢杜寅,为杜寅太喜欢猜忌,且工于心计。有一次杜寅做错了事,杜淹非常震怒,当时他的水肿病很厉害,想着时日无多,便准备向皇上建议将来自己死了,令小儿杜敬承继爵位。杜寅跪了一夜恳求杜淹原谅,并发誓改邪归正。杜淹这才给他一次机会改过。但杜寅根本不想改,而且也改不掉,又担心将来老爹向皇上禀报让弟弟杜敬承继爵位,便决定先下手为强,在杜淹向皇上禀报之前,暗地里把杜淹整死!”

左少阳皱了皱眉:“这杜寅太也狠毒了。”

“是啊,去年杜淹已经出现严重的风毒水肿,杜寅觉得机会到了,一方面加倍讨好父亲,另一方面暗中动手脚,编了杜淹要杀甄老爷子兄弟的消息,挑动两人先下手为强,行刺杜淹,没想到被你救了。——我也是听冷队正说了,才知道当时原来是这么回事,你的嘴可真紧,竟然没有透露一个字。”

“呵呵,你接着说,冷队正还说了什么?”

“冷队正说,杜淹盛怒之下翻旧帐将甄老爷子兄弟打入死牢。后来,杜淹无意中得知皇上准备赦免甄老爷子兄弟死罪,把这件事告诉了杜寅。杜寅生怕将来这件事露馅,又为了进一步挑逗甄家对杜淹的不满,便派冷队正行刺甄权,又被你救了,你把他们两边都救了一会,当真是机缘巧合。”

“嘿嘿,”左少阳笑道,“牛把式的事情呢?他交代了吗?”

“交代了,当时牛把式驾车翻车了,杜淹受到惊吓,很生气,是下令查问一下牛把式有没有受人指使,如果没有,就打一顿把他赶走就行了。没想到杜寅为了向父亲邀功,却扩大了杜淹的授意,严刑拷打牛把式,让他攀供萧海博。想不到牛把式是个硬骨头,宁死不愿意攀供。后来中风了,杜淹又问起这件事,杜寅这才将牛把式释放。在得知牛把式的病被你治好大半之后,杜寅生怕牛把式把他逼迫攀供的事情抖出来,便向杜淹建议,用附片下毒,让牛把式中毒,以便揪你的把柄,好把你控制在手心里,杜淹同意了,没想到杜寅却将牛把式毒死了。”

左少阳愣了一下,狠声道:“虽然是杜寅下了杀心,但杜淹同意给牛把式下毒陷害我,以便控制我,甚至威胁要杀我全家,仅是这一点,我就与他不共戴天!”

“是啊,”乔冠道,“他是有名的笑面虎,朝廷的人都知道。你打算怎么办?把冷队正交出去吗?”

左少阳摆摆手:“不!现在看来,皇上对杜淹非常好,如果交给皇上处理,皇上不会太严厉的,所以还不要抖出去,还是想办法让他们窝里斗,坐收渔翁之利好了。”

“怎么个窝里斗?”

左少阳想了想,道:“这件事你先不用管,我来处理,你只需要把这冷队正两人看守好别出事别泄露消息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