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93章 一起死

第493章 一起死

当晚。

杜寅一直心神不宁,总觉得什么事没做好,可是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在屋里坐立不安地团团乱转。

便在这时,一个奴仆急匆匆来了,低声道:“杜老爷,老太爷请您马上过去!”

“好,老太爷这时候叫我什么事?”杜寅随口问道。

“小的不知,不过,看样子老太爷很生气,怒气冲冲的……”

杜寅心头一凛,瞧了那奴仆一眼,缓缓点头。挥手让他先出去,然后从枕头下的暗格里取出一柄短剑,插入长靴里,这才整整衣袍,踱步出了房间,慢慢来到了杜淹的后宅,通报进去,立即传见。

杜寅进到屋里,只见阴森森的大堂里,父亲杜淹铁青着脸坐在长条几案后面,恶狠狠盯着他。

杜寅心里打了个突,忙上前躬身道:“父亲。”

杜淹一把抓起长条几案上的一叠纸,劈头盖脸摔在杜寅的脸上:“你这畜生,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何要害为父?”

杜寅心中打了个突,感觉事情有些不妙,弯腰从地上捡起那叠纸,匆匆看了一遍,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这是父亲的亲兵队长冷队正的亲笔供词,写得是杜寅如何让他挑拨与甄权兄弟的关系,捏造杜淹要整死他们的消息,使得甄氏兄弟不得不先下手为强,利用皇上让他们给杜淹治病的机会,先杀死杜淹,杜寅这么做的主要目的,便是谋夺杜淹的爵位,防止杜淹将爵位传给弟弟杜敬。

这件事做得十分隐秘,只有杜寅和前去透露消息的冷队正两人知道,就算不看笔迹,也能证明这是冷队正的亲笔供述,因为只有他才知道这件事。

看到这封信,杜寅知道末曰来了。脑海里盘算着,嘴上兀自强词夺理:“父亲,这……,这是谎言啊!”

“谎言!哼,这是冷队正的笔迹,别以为为父看不出来!而且,人家说了,冷队正就在人家手里,将来可以对质!”

杜寅抬头望着杜淹:“究竟是谁在血口喷人?父亲为何要相信他?”

“这封信是放在为父床头的!不知道是谁送来的,不过,为父已经对比过笔迹,的确是冷队正的笔迹,他也于数曰前请假回家了。现在,便落到了别人手里!——我只问你,是不是你挑拨甄权,让他们行刺为父?说!”

事到如今,只有硬着头皮抵赖,杜寅道:“父亲,我真的没有,如可以,便叫冷队正来,当面质证

!绝无此事……!”

“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为父也是奇怪,为何甄权给为父看病,却要行刺为父,若不是为父心中不安,把左少阳叫来,又碰巧他擅长起死回生之术,为父那一次已经被甄权害死了!现在为父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你这畜生!——来人!将这畜生绑了!”

屋外想起仆从们的答应声,涌了进来。

杜寅突然出手,一把抓住了父亲杜淹的衣领,将他扯到面前,左手环住他脖颈,右手从长靴里抽出短剑,抵在他的脖颈右侧,厉声对冲进来的人喝道:“不想他死的,就都给我站住!”

一众侍从顿时傻眼了,各挺刀剑望着,吆喝着让杜寅放开杜淹。一方面派人急匆匆跑去通报二老爷杜敬。

杜敬很快赶来了,他已经躺下,得知这个消息,只穿了贴身中衣,连鞋子都没顾得穿,慌慌张张冲了进来,见此情景,吓得脸都白了:“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放开父亲,别伤着父亲了!”

杜淹脖颈被杜寅死死勒着,一侧又被短剑抵着,剑尖已经刺入些许,鲜血流了出来,他动也不敢动,嘴里却怒道:“你这畜生,难道还想谋害为父不成?”

“你别乱动就没事!”杜寅冷笑道:“事到如今,大家都撕破脸了,索姓敞开了说,没错,父亲,是我挑唆甄氏兄弟说你要整死他们,他们这才行刺你,我是要你死!因为你先不让我活!”

“为父如何不让你活了?”

“我是长子,这些年,为你做牛做马,整这个整那个,杀这个害那个。帮你收受贿赂,帮你收藏脏钱赃物。你呢?什么时候说过我一句好,我反倒不如弟弟他了!你还要将爵位传给他!我才是长子!这爵位应该是我的!为了我这些年累死累死黑着心帮你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就该得这个爵位!”

“你就为了这个爵位,便要挑拨甄权他们杀我?”

“是!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爵位更重要的?我帮你做哪些黑心事,也是为了这个。你不给,我就只能让你死!”

“你,你这畜生,你现在却要怎样?”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你现在是我的护身符!”

“你!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孽障!”

杜敬急声道:“哥,你只是要爵位,不用这么的啊,你是长子,本来这爵位就是你的,我不要,父亲就算给我我也不要!求你马上把父亲放开吧!”

杜寅大笑:“当我傻子啊?事情闹到这一步,嘿嘿,我告诉你们,那冷队正是我派去行刺杜淹的,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讨好父亲你,现在说这些没用了,他被人抓住,既然已经把那件事交代出来,别的事情肯定也藏不住的!父亲,包括你指使我做的那些坏事,一个都别想藏着,说不定都给你已经抖了是来了!你就等着皇上下旨将你砍头吧!”

杜淹脖颈被勒着,都喘不过气来了,挣扎着叫道:“你这畜生,得意什么?为父死了,你难道就能躲得过去?你快放下刀,咱们好好商量如何应对!”

“得了吧父亲,你这话拿去哄那小郎中还行,哄我?不必了,别人不知道你的为人,你儿子我还不知道吗?事到如今,你要想活命,就得按照我说的话去做!”

“你说的什么话?”杜淹艰难地问道,“你要为父做什么?”

“很简单,你马上写奏折告老还乡,同时让我承继你的爵位

!你隐藏的财宝的八成归我。——我警告你,这一次别搞鬼,天亮之前让皇上必须同意这两点,不要像上次跟左少阳那样,明里要退,暗里又说不想退,让皇上留你。你这些鬼把戏我说了,只能对付左少阳那种乡巴佬,别在我面前耍花样,天亮之前如果皇上不同意你退隐,嘿嘿,咱们就一拍两散,反正我在你影子下也活腻味了!”

“你就不怕,我告隐之后,找人对付你?”

“哈哈哈,换成甄权他们还真怕你,在我面前,你就省省吧,你的那些手腕我清楚得很,你只要不当官了,退隐还乡了,谁还理你这老家伙?仇家不上门整死你就算你命大了!我有了爵位,有了你八成的家财,几百万贯呢!我还怕你?哈哈哈”

就在杜寅仰天长笑的瞬间,杜淹左手一伸,死死抓住他抵住脖子的剑刃,右手寒光一闪,从左手衣袖抽出一柄短刃,反手往后猛地一戳,正中杜寅的肚子!

杜寅惨叫一声,手中短剑往杜淹脖颈刺去,可是那剑刃已经被杜淹死死攥住,鲜血从他指缝咕咕流出,就是不松手。杜寅一时抽不出短剑,便在这时,杜淹手中的刀子却一刀接着一刀往后刺入杜寅的胸腹!

杜寅猛地放开手中短剑,两手死死勒住杜淹的脖颈,用力勒着。拉着他一起倒在了地上。

杜寅虽然身中数刀,但是到底年轻,被刺中的差不多都是腹部,一时不死,两臂如铁箍一般勒紧了杜寅的脖颈,狂笑着:“咱们一起死吧!”

这发生太突然了,旁边的杜敬和众位仆从都不知所措,待回过神来,杜寅已经全身是血,而杜淹也被杜寅勒得两眼翻白,舌头都吐出来了。

杜敬慌忙叫道:“快快!快把他们拉开!”

众仆从急忙冲上去使劲扯杜寅的手,可是,杜寅的手如铁箍一般,哪里摆得开。

杜敬急了,瞧过一柄单刀,重重地在杜寅后脑猛击了两下,杜寅头一歪,昏死了过去,可是,手臂依旧死死勒着父亲杜淹的脖颈。

杜敬见父亲都快没气了,急得眼泪都下来了:“快啊!快想办法救老太爷!”

一个仆从正使劲扳着杜寅铁箍一般的手臂搬不动,急声对杜敬道:“二老爷,不行啊,大老爷不肯放手,只有把大老爷的手臂割断,否则,再等一会,老太爷就要被勒死了!”

杜敬慌了神,一听这话,急声道:“好!快!快把大老爷的手切断!救老太爷啊!”

两个胆大的仆从拿着刀子一边一个,也不敢硬砍,生怕误伤了老太爷杜淹,只能拿刀子当锯子,吱吱嘎嘎齐肩切割着杜寅的胳膊。费了好半天劲,终于把杜寅两条胳膊都切了下来,扯掉紧勒着杜淹脖颈的那两条断臂。

杜淹已经翻着两眼一动不动的,杜敬等忙扯开杜淹的衣领,大声呼叫着,又掐人中又刺十宣,赶紧派人去通知老夫人她们。

随后,杜敬吩咐仆从赶紧给杜寅包扎断臂。可是,杜寅两条胳膊都断了,那鲜血跟泉水一般汩汩往外流淌,哪里止得住,加上肚子数处伤口,整个人已经成了个血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