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94章 宝藏

第494章 宝藏

这时,杜寅不知怎的竟然苏醒了过来,看见地上自己两条胳膊,还有一身的鲜血,又看见杜淹一动不动躺在地上,怎么呼喊都不醒,知道杜淹肯定不行了,不禁惨然笑了笑,转头望着杜敬,道:“弟弟,这下子,没人跟你争夺爵位了!”

杜敬垂泪呜咽道:“大哥,我……,我本来就不想要这个爵位……,现在,爹和你都成了……,这个样子,要这爵位……,又有什么用?”

杜寅知道自己这弟弟苦读诗书,满腹经纶,但是生性善良,本来就不争这个爵位的,是父亲看中他的品学,而自己又不能容忍爵位可能的旁落,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眼看着父亲一动不动躺在地上,杜寅心中才猛然醒悟,想起以往父亲对自己的种种好处,不觉悲从中生,挣扎着抽噎道:“弟弟,你快看看爹,还有没有救!”

杜敬急忙过去跪倒,将杜淹的头搂住,伸手探了探鼻息,气息全无,又摸摸脉搏,也感觉不到了,放声大哭:“父亲……,他老人家已经死了!大哥,你!你杀了父亲!”

杜寅惨然一笑,低头看了看肚子上血淋淋的窟窿眼,右看看左右两只断臂,道:“不用哭,我也活不了了的,等我到了阴曹地府,自然会侍奉父亲他老人家的。”

当真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时,杜淹的老婆带着妾室们还有几个孩子哭哭啼啼赶到,见此情景,杜淹的老婆妻儿已经哭得死去活来,一叠声的催促去请太医。

杜敬垂泪道:“母亲,父亲已经死了,请太医来,也是无用。”话是这么说,可是却不还是着急忙慌地催促仆从去请太医。

杜寅道:“太医没用了,去请左少阳会长,便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秘术,能救得父亲了。或许,还能救救我……”

杜敬急声道:“好!我去!——大哥,你还顶得住吗?”

“你再不去,我只怕就不行了。”

他的两条断臂已经被仆从紧紧包扎,但是由于止血药比较差,血液不能很好地制住,而肚子上的几刀已经刺破了内脏,这么重的伤,真难想象还能有谁救得了,不过只当作是救命稻草罢了。

左少阳得知这个消息,简直是又惊又喜,问了事情经过这场后,第一个反应便是老天有眼!接着,他心里直犯嘀咕,现在求自己去,若伤重不治而死倒也罢了,如果还能救,那又如何是好?救还是不救?

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自己是郎中,见死不救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但是,杜淹和杜寅两人做了不少坏事,甚至还威胁要杀死自己全家,救这种人,别到时候当了东郭先生。

脑袋里可以快速盘算,但是行动上却还是不能耽搁的,他快速拿了出诊箱,孙思邈已经得了消息赶来,见他拎着箱子要出去出诊,低声道:“师弟,你当真要帮杜淹救命?”

“呃……,”左少阳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支吾道:“先去看看吧。”

“那好,我跟你一起去。”

一行人急匆匆乘车返回了杜府。

不少官员已经得到消息,急急地赶来,守在外面了,虽然各自心怀鬼胎,不少人巴不得他死,但是脸上一个个都是神情肃穆,恨不得赶紧挤下来几滴眼泪才好。

见到左少阳和孙思邈他们进来,这段时间左少阳在京城算是名声大震,因为跟杜淹争斗,取得了杜淹所有家财(表面上),开办了一个给老百姓免费医疗的医馆,又得到了皇上的册封,直接升官到了从五品,这种青云直上的升官还是非常罕见的。虽然他现在只是个散官,没有职权,也不管事,他的“赤脚医馆”也只是公益性质,但是,已经没有什么人怀疑他的前程绝对不止于此。全在于他的医术神奇。

现在,众人见他来了,心里都嘀咕,只怕这杜淹父子死不了了。

众官员纷纷给他们两人作揖施礼,不管官大于他们的还是小于他们的,没人敢轻视这两位神医师兄弟。

左少阳拱手致意,脚不停步急匆匆径直来到杜淹的书房。

浓烈的血腥味弥漫了整个屋子,两个人躺在地上,一个直挺挺的一动不动,正是杜淹,手里握着两把短刀,一把是握着刀柄的,刀刃上都是鲜血,这是他自己的,刺进儿子杜寅肚子里的就是这一把,另一把却握着刀刃,手掌上全是挣扎刀子时割破手掌流出的鲜血。是他儿子杜寅架在他脖颈上的那柄刀子。

这些仆从都还算机灵,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不能乱动现场任何东西,特别是杜淹已经死亡的情况下。所以两把刀都没有拿走。

而杜寅,此刻已经躺在了地上,身下是一大摊血泊,两条胳膊都已经切下来了,掉落在旁边,当真触目惊心。失去了两条胳膊的杜寅,怪异地屈身躺在地上,鼻孔里还是低声着,肚子上被仆从用布带死死缠住了,紧紧勒着。还是有鲜血不停地流淌出来。

几个太医微微发颤站在旁边,垂手而立,旁边放着出诊箱,没一个敢乱动的。因为几个太医都很清楚,杜淹已经没气了,而杜寅这样的伤,根本救不活的。所以他们站在这,其实是表示一下而已,根本无济于事的。

左少阳一见现在这样,按规矩,那是应该先救急性失血的人的,赶紧进行止血,防止进一步失血,但是,他做了一个相反的决定,因为直接害死牛把式的,便是杜寅,潜意识里不让他救。表面上,自然是先救杜寅的父亲这位堂堂的御史大夫检校吏部尚书大人,这放在大唐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说得过去。

所以,他来到杜淹身边坐下,探息、摸脉,都没有任何动静,但是,他翻看杜淹的眼睛,瞳孔却没有散大,取下他受伤手掌里的短刀,将受伤的伤口两边用力一挤,已经凝结的伤口又破了,鲜血咕咕地流了出来。

瞳孔没有散大,挤过之后能迅速恢复圆形,而鲜血还有流淌,说明心脏还在微弱跳动,依然没有死亡!

杜淹居然没死?可是,为了一动不动毫无反应?

左少阳倒转刀尖,在杜淹的十宣穴挨个刺了一遍,要是旁人,所谓十指连心,手指头的十宣穴被刺,就算能忍住痛,但身体依然会作出自然而然的反射动作,至少肌肉会抽紧。可是,杜淹丝毫没有反应,连眉头都没有皱一星半点。

这是怎么回事?

左少阳很是奇怪,扯开衣襟,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听着,果然,还能听到非常轻微的跳动。

左少阳立即判断,杜淹可能是假死,假死如果不及时救治,很快便会变成真死!那时候,神仙都救不活了。

这时,旁边的杜寅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不用两手支撑,从地上坐了起来,垂着头望着他,道:“左会长,求你救救我父亲。”

左少阳淡淡道:“几位太医都救不了,我又如何有这本事?”说罢,回头看了看那几位太医,“你们觉得呢?”

几位太医互视一眼,缓缓摇头:“杜老太爷已经仙逝,我等无能为力了。”

杜寅并不看他们,只是死死盯着左少阳:“你有办法!上次家父也是你救活的!”

“我很奇怪,你既然要救你父亲,为何刚才要亲手把他勒死?”

杜寅黯然:“事发突然,我……,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别的不说了,你,你赶紧救我父亲吧!”

左少阳道:“令尊伤势太重,只怕……”

杜寅喘了一口气,低声道:“你过来,我给你说!”

左少阳走到他旁边蹲下:“你说吧!——你的伤也很重,再不及时救治,只怕会死的!”

“别说废话了,你听我说!”杜寅把声音压得低低的,附在左少阳耳边道:“你若救得家父,家父……可以再给你三十万贯家财!决不食言!”

左少阳心头笑了,萧芸飞说的果然没错,这老小子还藏有大量的钱财,给自己办赤脚医馆的只是其中很小一部分。眼见他眼神开始涣散,知道刚才已经是回光返照,回天无力了,便也把脸扭过去,低声道:“我知道你你们藏了很多财产,至少还有你们给我的十倍,你们收藏了起来!如果你们把这些财产都交出来,让我用于给穷苦百姓义诊,我或许会考虑救他。”

杜寅浑身一震,已经很快失去生命光彩的双眼瞪着左少阳,喘息着道:“你说的没错,我要死了,只要你答应救家父一条性命,我就……,告诉你全部宝藏的所在!”

左少阳回头看了看杜淹,然后一字一句对杜寅道:“好,我答应你,救你父亲一条性命!”

杜寅已经油尽灯枯,身子摇摇晃晃,示意让左少阳附耳过来,然后用孱弱的声音道:“藏宝图……,在……,在家父书房的……,《论语》书匣里……”

说到这里,杜寅脖子一歪,就此不动了。左少阳急忙摸了摸他的颈动脉,已经感觉不到跳动,翻开眼皮,瞳孔已经散大。杜寅胸腹中了数刀,又被切掉两只胳膊,血流如注,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终因血流过多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