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98章 满城没空房

第498章 满城没空房

左少阳道:“你们是衢州人?”

中年人道:“是,小的在衢州开了一家饭庄,小本生意。”

“对不起,刚才你们的话我无意中听见了,刚才听说,你们孩子的病曾找过大夫瞧过,大夫说脉象很有力,是这样的吗?”

“是的!”中年男子道,“是我们衢州的名医敖大夫看的,说孩子虽然看样子病得很重,但是脉象非常有力,应该不会有事的。”

“呃,你们是不是要去苏州找大夫给令郎看病?”

“是的。”中年男子道,“虽然敖大夫说了并不要紧,但是吃了药却不见好转,所以想去苏州找名医看看。”

“那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去了。”

“为什么?”

“因为……,”左少阳压低了声音,沉重地说道:“你儿子的病,只怕熬不过明天!”

中年男子身子一震,他原以为左少阳把他留下说事,是准备给孩子看病,没想到却说出这句话来。中年妇人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中年男子阴着脸瞧着左少阳:“大老爷你……,你真是大夫?”

“没错。我说这句话是一番好意,你儿子的病已经没治了,而且活不过明天,你们现在返回衢州,准备后事,还来得及,要不然,令郎很可能要客死他乡!”

那妇人哭泣道:“大老爷,您都没有给我儿诊脉看病,如何就知道他活不到明天了?衢州城敖大夫都说了,我儿子脉象很有力,一是不会死的呀!”

“正是听了他这个说法,看了你儿子的面容之后,我才能肯定他活不过明日!”

“为什么这么说?”

左少阳笑了笑,摇摇头:“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刚才的话,希望你能听。当然,如果你们不在意儿子客死他乡,那倒也无妨。算我多嘴了。行了,我的话说完了,你们可以走了。”

那中年妇人不愿意听到儿子不好的消息,潜意识想躲开去,听了这话赶紧起来,拉着丈夫往外走。

中年男子走到门口,又站住了,回头看了看左少阳他们。左少阳没看他,只是端了一杯酒,一饮而尽。innie放下杯子,又摇了摇头。

中年夫妇离开饭庄走了,上了停在院子的一辆马车,马车摇晃着离开了院子,到了院子外,却停住了。停了大概一盏茶的工夫,估计在里面商量事情,最终,还是朝着苏州城方向去了。

左少阳叹了口气,看来,他们还是并不相信自己的话,又或者他们心存侥幸,自己告诉他们的就算是真话,他们也不愿意放弃最后的希望,所以选择了还是前往苏州。

清妙子端了一杯酒道:“太师叔祖,你如何知道他活不过明日呢?”

道理其实很简单,《黄帝内经》关于脉象曾有云:“大则病进,小则平。”就是说,如果一个外表极度虚弱的病人,本来脉象应该是微弱无力的,但是却是非常有力,这提示他体内邪气非常旺盛,人体正在动用最后的能量与邪气抗衡,所以才会呈现人极衰而脉却极旺,也就是人体在进行垂死挣扎的最后顽抗了,这是病危将死的病人在脉象上反应出来的“回光返照”。左少阳望诊他的病容,见他吃饭不能下咽反而呕吐出来,可是听他说脉搏却非常有力,便断定这年轻人体内邪已克正,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不过,这也只是他个人判断,根据脉象和望诊结果的极度矛盾得出的结论,他刚才也是喝得有点大了,又心地善良,所以随口说了出来,真要让他解释,他却不想说,因为不知道自己这个判断究竟是不是正确。

但是眼见几位曾徒孙都是眼巴巴望着自己,等着自己解说,总的应付一下才好,眼珠一转,便随口道:“我是从面相上看出来的。”

清媚子等人都是面现喜色,道:“原来太师叔祖还会占相术!真是太好了,能不能指点我们一下啊?”

孙思邈重重地哼了一声:“你们三个没有自己的师父吗?”

三人都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说了。

左少阳道:“是啊,你们太师祖说得没错,有什么疑问,你们可以问你们师父好了。”

众人吃完饭,接着乘车往衢州城里走。

傍晚时分,终于来到了衢州城。

这座城镇比较小,跟合州差不多,只是满城的百姓,大多衣着简朴,扶老携幼在街上乞讨要饭的也不少。这在全国已经基本完成了均田制之后还出现这种情况,不能不让人有些意外了,不过,衢州附近都是高山密林,除了山间的极少量的耕田之外。由于良田少,自然是不够分的。田地都让官府、军户和大户人家分走了,普通百姓自然就没有田地可分,只能流浪乞讨了。

一行人径直来到州府衙门,只见大门紧闭,只有两个腰胯单刀的皂隶浪洋洋地坐在屋檐下懒洋洋说着话。

真凌子上前道:“两位差老爷请了,我们大人是从京城来的朝散大夫,要见贵府刺史大人。”说罢,将拜帖递了过去。

两个皂隶一听,忙不迭起身拱手。恭恭敬敬接过帖子看了看,满脸是笑过来给左少阳见礼,陪笑道:“大老爷,真是不巧,我们老爷不在城里啊。”

“哦,到哪里去了?”

“今年雨水特别多,好多地方都发生了山洪,把良田都冲毁了,刺史大老爷和别驾、长史、司马、司仓、司户等诸位大人,分别到各地督导防洪防险去了。”

“是啊?”左少阳微觉失望,“要多久才会回来?”

“这可不好说,因为马上就要到秋收了。刺史大人要紧接着督导秋收,连案子都不接呢。”

古代地方官在春耕、秋收农忙季节是不接案子的,并亲自下到乡里及时督导农事,同时了解农情,以预测当年农业收入能有多少,这涉及到政绩问题,是不能耽搁的。

旁边的清凌子问道:“现在总有人在州府主事吧?”

“有,现在只有司兵刘大人在府上管事。”

司兵是州县衙门里管地方武装的,相当于县武装部部长,左少阳他们是来开医馆的,自然跟这司兵搭不上边,而且这样一个小官吏,也做不了什么主。反正手里有钱,不用担心办不成事,便连这司兵也懒得见了,决定先找地方住下,然后找人买房或者租房,开办医馆,等这些前期工作完成了,想必刺史大人也回来了,那时候只需要他们帮忙调查全州县贫困人家,制作贫困免费医疗证就可以了。

他们乘马车把整个衢州城转了一遍,看中了一间位于市中心的客栈,地势比较好,决定就住在这里,下一步方便就近寻找店铺好买下来开设药铺。

马车听到了院子里,两个店伙计满脸堆笑迎了上来,点头哈腰问:“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要几间上房。”

店伙计陪着笑脸道:“真是抱歉,小店的上房全都满了,只有后面大通铺了。”

“什么?”清凌子扫了客栈一眼,“你们偌大一家客栈,宾客看样子也不甚多,如何就没了上房?你别哄我!”

“不敢,道爷,是真的没有了。小的可不敢骗您。”

清凌子还待要说,守通子道:“行了,没有就算了,城里这么多家客栈,不愁找不到住的地方。走吧!”

“是!”清凌子答应了,狠狠瞪了那店小二一眼,上了马车接着找,没想到,一连找了好几家,竟然都没了上房,只有大通铺,清凌子捏着鼻子到后面大通铺一瞧,住的都是贩夫走卒,男女混杂住在一间偌大的屋子里,根本没办法住的。

当真是奇了怪了,一行人接下来,把全城大大数家客栈都找了个遍,全部都没有上房,只有大通铺。

这还是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清凌子不相信,亲自上楼挨个查看,完了之后垂头丧气下来,上房果然都住满了人,店家并没有欺骗他们。

古代客栈的上房相当于现在的星级宾馆的豪华单间,左少阳皱眉道:“这衢州比合州还要偏远贫穷,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这里住在客栈上房里呢?这十几家下来,怕不要有上百人住在上房的。这些人差不多都是有钱人,老百姓是不会花那冤枉钱的。”

清妙子笑道:“会不会是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宝藏,这些有钱人都跑开了开掘宝藏来了?”

一说到宝藏,左少阳立即想到了杜淹留下的那一匣子《论语》里的藏宝图,自己怎么都找不到的那张藏宝图。当真是看着让人心急。

孙思邈可不关心什么宝藏问题,对他来说,才真正是视钱财如粪土,他现在关心的是如何帮左少阳把医馆建起来。可是,现在客栈上方都住满了,大通铺又不能住,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眼看日已偏西,得赶紧找地方住下才行。

清凌子道:“要不然,咱们还是去衙门看看,让他们给介绍一下客栈,腾几间上房出来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