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499章 露宿大堂

第499章 露宿大堂

左少阳点头道:……这倒是个办法,还是去找衙门帮忙吧。

一行人再次乘车来到了州府衙门,那两个皂隶听他说了说遭遇之后,也很奇怪:“我们衢州平素客栈上房大多空着的,怎地现在一下来了这么多有钱人,都把上房包了呀?”

另一个道:“行了”别琢磨这事了,赶紧通报司兵大老爷吧。”

一个皂隶领着他们往里走,另一个飞奔跑去通报。

马车在衙门大院里停下,皂隶将众人领到了花厅,自有仆从端着香茶上来。

很快,司兵赶来了,是个一脸横肉的大汉,说话大嗓门,声音很是洪亮,一进门便嚷嚷道:“朝散大夫?哪位是朝散大夫左大人?”,左少阳拱手道:“我就是。敢问可是司兵大人?”

大汉忙躬身施礼:“不敢当,卑职正是。适才卑职已经听皂隶说了,几位要住店,但是客栈上房都满了,想让我等想想办法,卑职已经差人再去探问了。即刻便有回话,还请诸位稍等。”

一听这话似乎有眉目了,左少阳等人都很高兴”坐下来喝茶叙话。左少阳先介绍了孙思邈等人。那司兵竟然也知道孙思邈的名头”一脸敬佩,连连拱手作揖,跟众人见礼。

接着,左少阳介绍了他们基金会,然后说了他们到这里来的目的是开办一家送医送药的赤脚医馆分馆,那司兵听了很是高兴,连声说这是造福百姓的大好事。刺史大人听了一准高兴的。

左少阳说”他们并不是为了让官吏高兴才来,主要是服务百姓”所以还需要衙门多多支持,让老百姓真正满意才行。司兵又是连声称是。左少阳又问了衢州的一些事情,包括百姓生活”风土人情”农耕税收等等。那大汉不太健谈”往往都是左少阳问一句,他才答一句。而且很多事情说不上来。这倒也是,所谓隔行如隔山,这司兵是负责军务的”对经济不熟悉也很正常。

开始这司兵有些紧张,毕竟他这司兵是不入流的小吏,而左少阳这朝散大夫是从五品,在他眼中那已经是极高的大官了”所以一直很是拘谨,待到后来”见到左少阳说话和颜悦色,问的又是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这才放下心来了,陪着说话。说到后面,放开了,眉飞色舞说起一些当初率兵剿匪之事。左少阳很是奇怪,问当地还有土匪吗?那司兵说衢州山高林密,当年征战落草为寇者在衢州很多,都是些零敲碎打的小强贼,大股的匪患倒没有听说了。左少阳等人这才放心。

说着话”出去联系客栈的皂隶回来了”陪着笑一个劲表示抱歉,说客栈上房的宾客都不愿意腾房”就算出大价钱他们也不肯,实在没办法,又不能用强”所以只能回来禀报。

司兵大骂几个皂隶是饭桶”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左少阳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说道这不能怪他们,到底是人家先住进去的,不肯搬也不好强行让人家搬”若是那样”就算住进去了也于心不安。

司兵连连拱手”诚惶诚恐连连表示歉意。嗯了半天,才大着胆子说道:“,现在客栈没有上房,眼看日已偏西,若大人和几位不嫌弃,可以住在衙门大堂里,我让人从仓库里拿来铺盖,都是新的,再拿些屏风过来隔开,先将就住,我会先通报城里所有客栈,一旦上房空出,立即留着,衙门预定了”不准再租给别人,到时候有了空房几位便可以搬进去了。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左少阳跟孙思邈、守通子他们简单一商量,与其在客栈大通铺里睡,倒不如在衙门大堂里睡的好,反正都是打地铺。而且客栈的铺盖只怕是很多人睡过都没有清洗的”在衙门里,至少还可以盖新铺盖的。现在外面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别的地方不好住,这衙门里便只有大堂是空着的了,住在人家办公的房间里太挤,也不妥当。反正现在是夏末,天气比较热,住在大堂里也不用担心御寒的事情。左少阳便答应了下来,司兵带着他们来到大堂。

古人都讲究“官不修衙”,”当官的是不修缮衙门的,一来没这个专门经费”要修得自己掏腰包,二来容晷给人落下贪图享受的印象,所以只要官衙还能凑活用,便不会去修缮。

衢州官衙都是隋朝时代修建的,大唐建国之后,一直对外对内用兵,还顾不上大规模的国内建设,因此衙门都很破旧,站在大堂下”竟然滴滴答答往下漏雨,抬头看去,又不知道是哪一块漏。地上都是湿漉漉的东一滩水西一滩泥的”衙门大堂的长条几案上已经落满了灰尘,看样子好长时间没有升堂了。两边立着的,“回避……,“肃静一,之类的牌匾歪歪斜斜有些胡乱地散落着,水火棍大多已经油漆斑驳脱落了。

这时候,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皂隶从仓库搬了十几床铺盖垫褥来,放在大堂上,这些铺盖都散发一股子霉味,看样子是在仓库里放了很长时间,江南的梅雨又很厉害,东西捂久了,逢头也不拿出来晾晒,自然是一股子的霉味,而且伸手一摸,感觉好象摸在青苔上一样腻滑,不禁全身都起了一层激皮疙瘩。梅雨季节过来的被褥就是这样的,老是觉得晒不干一样。

看样子,这些被褥放在仓库里,过了一个梅雨季节却不拿出来晒,所以才成了这个样子。现在也没办法,再要晾晒,没有日头也来不及了。只能将就一晚再说。

司兵让皂隶们负责铺地铺”还搬来了不少屏风,把大堂隔成几个隔间,这样住起来相对有了自己的空间,也有了一定的隐蔽性,看上去就比大通铺舒服多了。

左少阳连声称赞这司兵会想办法。

清妙子突然发现大堂一侧的一根大立柱上有一块暗红色的斑痕”伸手揆了摸,又擦了擦,问道:,“司兵大人,这是什么啊?”

司兵脸上笑容有些不自然”勉强一笑,道:“我也不太清楚,我来之前就有了,可能是什么东西弄脏了吧,没擦干净。左大人,卑职预备了一桌酒宴,给您和孙老神医等诸位接风洗尘。就在衙门外面的酒楼。”

左少阳拱手道:“司兵大人太客气了。”

“哪里,应该的,刺史大人他们诸位大人都不在,衙门便只有我这个小吏在,只能是小的陪同了。”

“无妨!”

众人来到酒楼,衙门各房的负责人差不多都随刺史、别驾等到各地巡视督导防汛抗灾去了,所以陪同的称得上官的便只有这司兵,也没叫当地乡绅作陪,只是让几个酒量好的捕快和皂隶陪着,这些人话也不多,只知道门g头喝酒。

这酒宴就比苏州的差远了”只是大鱼大肉的,水酒也很清淡,喝在嘴里都没什么味道。也提不起兴致来。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所以左少阳还是灌了一大坛子酒,这才熏熏的有了一点醉意。

酒宴散了,回到大堂,皂隶们已经把铺盖都整好了,格挡的屏风也都安置好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司兵虽是个领兵将领退伍当了衙门司兵的”但并不是每个从军之人都是善饮的”这司兵便是如此,喝完那一大坛酒,便醺醺然的了,把左少阳他们送回大堂,然后高一脚低一脚哼着小曲回去了。

大家围在一起,提着灯笼商量如何分配住处。

清妙子道:“太师祖您睡暖阁上,这宽敝,又是刺史大人升堂的地方”下面还有搁板,也不潮湿,最适合的了。”

孙思邈笑着对左少阳道:“当官的地方自然是当官的住,师弟”你住在这里好了。”

左少阳摇头道:“清妙子说得没错,你都快九十的人了,你不住这暖阁上,只怕咱们所有的人都不敢住的。你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好了。”

“那好!”,孙思邈点头答应了,侧头问清妙子:“你这鬼灵精”准备把你太师叔祖安排住哪里?”

“按理太师叔祖应该挨着您的这个隔间”可是,挨着的地方正好是大堂正中,这里两边是墙壁不透风,前后是其他的屏风挡住了不清爽,让太师叔祖住,会很憋气,对吧,太师叔祖?”,左少阳点头道:“是,住在正中”四面前不透风,是很憋气的。”,清妙子听到左少阳赞扬她的构想,很是高兴,禁不住喜道:“谢谢太师叔祖夸赞!”

左少阳嘿嘿笑了笑,又一指先前清妙子发现的那根染有暗红色一大块瘢痕的柱子道:“这玩意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一块陈旧血痕!所以你建议我不要住在中部是对的,这根柱子刚好在中部,靠着这玩意睡觉,虽然有一块屏风挡着,却还是很吓人的。”

一听这话,众人都感到后脊粱一阵寒意”清媚子是这里面年纪最小的,听了之后更是娇躯一哆嗦”拉住了旁边的白芷寒,情不自禁靠拢了一些。

白芷寒低声笑道:“别怕”我们老爷说着玩的。”

“我没说着玩啊,这大堂如此陈曰,只怕有数十年的历史了,这数十年来”大堂上被用酷刑打死的人犯没有一百至少也有八十吧?这血说不定就是哪位惨死的人犯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