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00章 小秘密

第500章 小秘密

清媚子吓得脸色都变了,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对清妙子道:“师姐,我……,我可不睡这柱子旁边。”

清凌子冷哼一声:“咱们学道之人,降妖除魔本来就是本份,有什么可怕的?我睡这柱子旁边好了,若真有鬼怪献身,我正好拿它祭祭我的桃木剑!”

这几句话说得慷慨激昂,声震大堂,左少阳也禁不住赞道:“说得好!修道之人害怕鬼,穿出去没得让人笑话。”

清媚子俏脸一红,诺诺道:“我也不是怕了,我只是……”只是觉得恶心,“”

清妙子笑道:“大师哥住在中间正好,左右前后都可以照顾。大师哥道法又是我们清字辈中最高的,若真有鬼怪出来,大师哥一人便可对付了。”

清凌子听她夸赞自己,不禁喜上眉梢,可是听到后面一句,又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好象有点讥讽的意思在里面”便讪讪地笑了笑。

守通子道:“那我就住在清凌子旁边这隔间里好了,真渊子,你住在里面靠师祖这里,离师父和师叔都近,也好随时听命,我们都不怕闷热的。”

真渊子忙躬身答应。

清凌子道:“那靠大堂外侧四间,我和清媚子师妹住里面两间”太师叔祖和白姑娘住外面两间,那清爽通风,应该比较舒服一些。”左少阳笑道:“让我这太师叔祖跟你们几个守大门呀?哈哈哈”行,我不在意,不过你说的住在外侧,空气流畅比较舒服,这倒很合我的意。就这么定了!”

说好之后,外面雨越下越大了,各自到了隔间躺下睡觉。左少阳先看了看白芷寒的住处”觉着还行,自己其实就住在她旁边”倒也不用担心。条件跟她也差不多,回隔间躺下之后。虽然一路劳累,又喝了一肚子淡薄的白酒”却还是没有任何睡意。

耳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这个时候”他脑海中总是会浮现起那句名诗:“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可是此刻脑袋里闯进来的”却没有铁马冰河”而是今天很奇怪的境遇,可以说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怎么全城所有的客栈的上房都住满了人?这些人来这偏远的衢州到底想做什么?还有,怎么一个衙门的官员都下乡了,只留下一个不入流的小吏在主持工作?

不知过了多久,他脑袋里正胡思乱想,突然,就听到屏风轻轻被抬开了,一个脑袋伸了进来,低低的声音几不可闻:“太师叔祖!睡着了吗?太师叔祖。”

听声音甜腻入心,就知道正是那个学习〖房〗中术的美貌小道姑清媚子。她来找自己做什么?这黑灯瞎火的,旁边就是白芷寒”还有其他徒孙,听到了那可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可是说不清楚的。索性故意轻轻发出斯声装睡。

他们的隔间都是用一扇扇屏风隔开的,可以轻轻挪动,清媚子挪开的屏风,正好在左少阳的脑袋边”脑袋伸进来,都快凑到他脸颊边上了,吐气如兰,让人心旌摇曳。左少阳感觉自己再不出声”这清媚子的红唇只怕就要碰到自己的耳朵了,既然这小妮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说不得只能理她一下,好弄清楚她到底想做什么”免得把别的人也惊醒了。

所以左少阳也是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做什么?”

这一声把清媚子吓了一跳”她本待还想把嘴唇凑近一点”到左少阳耳朵边说话的,冷不丁这一下,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忙用手把嘴捂住,喘了口气,凑过去低声道:“我…………,我一个人睡不着,能不能……”把咱们中间这屏风摆开一点,看见你,我才不怕……”,左少阳懒得跟她废话,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

这一声已经给了清媚子偌大鼓励,忙轻手轻脚将两人中间隔着的一扇屏风轻轻折叠收了起来,这样,两人的隔间便有半截相通了。

清媚子又跪在地上,将铺盖倒过来,跟左少阳的铺盖成丁字形对弃,脑袋正好挨着的他的脑袋。这才心满意足地躺下。

她这样躺着睡得舒坦了,左少阳可睡不着了,少女特有的体香不停往鼻子里送,加上清媚子修炼〖房〗中术,本来就比普通少女拥有更迷人的香气,扰得人心猿意马。左少阳只好转过身”侧身朝里躺着,可是”仅仅侧身,根本没办法挡住清媚子的香味,他索性把被角拉起来把头捂住。

这样,鼻子里倒是只有被窝里的汗臭了”闻不到清媚子的香味”可憋气让人受不了。他只忍得片刻”便憋得实在难受,只好把脑袋又伸了出来。大口喘了几口气。

耳边听见清媚子轻轻一笑,左少阳感到脸上有些发烧,这说明自己定力不够,对了,定力”自己不是学了那返虚吐纳术吗?那玩意可以抵御外界诱惑的,上次用来对付清媚子的媚功,就曾非常有效”当下,左少阳眼观鼻鼻观心,默默运起返虚吐纳术,立即,周身清凉”犹如清风拂过山岗,满山烟雾很快消失殆尽。〖体〗内一片空明,虽然依旧能闻到清媚子身体散发的香气”但是,那香气已经不能让他迷乱了。

清媚子很是惊讶,她刚才施展〖房〗中术,身体才会散发出非常有诱惑力的迷人香味,眼见左少阳忍不住都躲进了被子,憋不住又冒出头来,自以为得计,却没想到左少阳竟然片刻之间又镇定自若了,呼吸立即又恢复了平静,这位小太师叔祖内功修为当真了得。更增添了她对左少阳道术速成法的向往。

清媚子侧过身,把红唇凑到左少阳耳朵边,低声道:“太师叔祖,咱们到外面说说话好吗,我有好多道术不懂,想请你指点指点。”

“太晚了,明天再说!”

“明天?明天咱们还要去看房子办医馆呢!”

“那就后天再说。”

“这件事三天两头是办不完的。”

“办完再说。

“办完又要回去了!”清媚子急了,红唇轻轻一咬,脸颊飞烫,微微颤声道:“太师叔祖,我有一个小秘密要告诉你,这里不方便说,到外面,我就跟你说。是关于你的小秘密,想不想听?”

左少阳心头一愣,也低声道:“关于我的?计么小秘密?”

“我说了,你跟我出去,我就告诉你。”

左少阳脑袋一盘算,真不知道她要说的小秘密会是什么,不免有些好奇”道:“外面下雨呢,到哪里去?”,“找个避雨的地方,好说话的,这样我的嗓子都憋坏了!一嘻嘻,太师叔祖,你不会害怕我,才不敢跟我去吧?”

“笑话!好吧。”

左少阳一骨碌爬了起来”两人蹑手蹑脚出了大堂。外面雨声哗哗的,有点动静也被掩饰过去了”一个大堂的人没有人发觉他们两已经出来了。

到了月台下,左少阳低声道:“行了,就这说罢。”,“这不行!”清媚子左右看了看,接着灰蒙蒙的夜色,一指斜对面的一座平房,“咱们到哪里去吧,白天我见那边廊下挺宽敞。”

“行啊。”

左少阳伸手试了试雨:“呃,这雨有点大啊。”

清媚子西西索索开始解身上的道袍,左少阳吓了一跳,正要低声问她做什么,清媚子已经一抖道袍,如果一张大伞,挡在了两人头顶,低声道:“太师叔祖,你抓那个角,咱们这样过去。快!别吵醒他们了!”

现在天气热,穿得都很少”清媚子把道袍这么一脱,里面就只剩下贴身小衣了,虽然下着雨光线昏暗,却还是能朦胧辨别出她的曲线玲珑的身材出来。

左少阳这时候可不敢把别人吵醒,要不然,出来看见了,这可更说不清了。无奈之下,只好抓住她的衣角”两人紧挨着冲进雨幕里。

清媚子顺势一把揽住左少阳的胳膊,将娇躯贴着他的手臂,那贴身小衣薄如蚕翼,又非常的贴身”裹着浑圆的娇躯,当真是凸凹有致。贴在他胳膊上”几乎跟**贴在上面一样的感觉。若不是左少阳一直在施展返虚吐纳术,抵御她身上的香气,这一招只怕又要让他心猿意马起来了。而此刻被搂着”却没什么一样的感觉了。

两人跑到对面厢房的廊下。这厢房是衙门的六房办公的地方。落地门窗上窗棂扭结成一个个奇怪的形状,黑夜里有点像怪兽的眼睛。

清媚子并没有将道袍穿上”而是把它挂在了走廊的栏杆上。左少阳奇道:“,赶紧穿上啊,当心着凉。”

“穿上才会着凉呢!全都湿了!”,这倒也是”从大堂跑到这走廊下,还是有一段路的,刚才雨水很大,道袍肯定是差不多湿透了的。

清媚子只穿了贴身小衣,可不能跟她呆久了,免得被人看见了说不清楚。左少阳急声道:“行了,你快说吧,关于我的什么小秘密?”

清媚子嘻嘻一笑:“别著急啊,太师叔祖,我告诉你这个小秘密,你可得教我如何快速提高道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