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01章 雨夜脚步声

第501章 雨夜脚步声

左少阳早已经料到了,眉头一皱:“我真的没有什么修炼道术的捷径,如果有,你们太师祖肯定会告诉你们的。”

“我不信!”清媚子上前一步,几乎贴着左少阳了,吐气若兰道:“你若是没有,如果能年纪轻轻修炼到如此高深的道术?那天你那一声清啸,便连修炼了六十年道术的大师叔祖都做不到,大师叔祖说了,您这清啸,已经可以跟太师祖并驾齐驱了!还有,要是没有捷径,就算你从小修炼到现在二十年,也不可能在我的媚功下无动于衷的!所以,要说您要没有修炼法术的捷径,打死我都不信!”

左少阳笑了笑,真不知该如何向她解释才好,便在这时,左少阳突然听见雨声中隐隐有脚步声,那是踮着脚轻轻走动的声音,非常的轻,而且方向就在走廊上,正朝他们靠了过来,忙嘘了一声,低低说道:“有脚步声朝我们过来了!”

清媚子吃了一惊,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胳膊,将另一手挡在高耸圆鼓鼓的胸前,紧张地四处张望。

可是,除了哗啦啦的雨声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声音,也听不出什么脚步声来。忙颤声问道:“在……,在哪里啊?”

左少阳朝她身后方向指了指:“那边!”

清媚子啊的轻叫了一声,一闪身,躲到了左少阳的身后,一条赤(裸)的玉臂死死搂着他的胳膊不松,闭着眼,俏脸贴在他的后背,摆出一个鸵鸟钻沙子的姿势。

左少阳虽然听见了声音,可是却看不清远处有什么,走廊上黑洞洞的,便低声叫道:“谁?谁在那里?”

脚步声戛然而止,四周又只有雨声了。

左少阳已经听出了那脚步声细碎,是个女人的声音,如果是白芷寒,她绝不会这样轻手轻脚靠近自己,免得吓到了人,而这脚步声又是个女的,便只有清妙子了。便低声道:“是……,是清妙子吗?”

没有回答。

“喂!不管你是谁,赶紧出来,别这样躲着吓人,人吓人吓死人的!”

还是没有声音,左少阳轻轻拍了拍清媚子的手臂,示意她别害怕,自己大着胆子走了过去,朝刚才脚步声响起的地方走去。

可是,他走到那里,却什么人都没有!走廊上空荡荡的,靠里一面是衙门厢房的一整块墙壁,没有门窗,靠外面,是空荡荡的院子,下着雨,如果有人冲进雨里,他肯定能看见。后面是笔直的长长的走廊,黑洞洞的,他刚才一直死死盯着前面,如果有人快速转身往回跑,应该也逃不过他的眼睛,而且,脚步声也能听见,可是,他盯着这里一步步走过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没有身影,没有脚步声,什么都没有!

左少阳后背起了一阵凉意!仿佛有人在后面向他吹气!

左少阳一凛,猛转身,后面除了不远处清妙子靠在立柱边上的曲线玲珑的俏丽剪影之外,别无他人!

莫非在头顶上?

左少阳暗自防备,一抬头,往头顶看去,头顶是走廊的梁柱,雕梁画柱,白天看很陈旧了,夜晚却看不清,黑漆漆的。此刻,他的目光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黑暗,虽然看不清雕梁画栋的图案,但是栋梁的剪影还是看得见的,目光一一搜索过去,并没有什么异样。

当真奇怪了!

左少阳心里嘀咕,明明听见一个女人的脚步声,怎么来到跟前却什么人都没有?

他环顾一眼四周,心里开始有些发(毛)。

古代衙门是不住人的,就算是县令一家人,也是住在后宅,有单独的门可以通向外界,晚上通到衙门里的门都是锁上的,除了大门口看门的,整个衙门没有住家,所以白天里衙门热热闹闹的,人来人往办理各种事务,而到了散衙之后,天黑下来,便冷冷清清的悄无声息,加上衙门差不多都是些老房子、旧屋子,又是高墙大院的,这样的地方最容易出一些怪事,所以,不管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也好,还是更早的野禅和各种演义传奇里,都有很多关于衙门闹鬼的传说。说得还有鼻子有眼的,让人不寒而栗。

左少阳自然也听说过很多古代衙门高墙大院里闹鬼的故事,原来是只当故事听,现在穿越过来了,到了衙门里,又明明听见了脚步声,怎么突然就没了?不(禁)也有些害怕起来。

作为一个学医的人,死人是不会怕的,怕的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神秘的鬼魂,这种东西不管是不是学医的,是不是无神论者,在不可预知的神秘事件里,都一样的会感到恐惧,而不单单是恐惧鬼魂。

身后传来清媚子的声音:“太师叔祖,快回来!”

左少阳快步走了回来,道:“别担心,没事,可能是我听错了。把雨声当成脚步声了。”

话是这样说,可是左少阳知道,他绝对没有听错,雨声和脚步声他还是能分得清楚的,现在只能这样安慰了。

清媚子顿时释然:“我就说嘛,这(阴)森森的衙门大院里,就咱们几个人,他们都在睡觉,哪里会有人过来嘛。行了,太师叔祖,你还是赶紧跟我说修炼法术的捷径法门吧!”

左少阳正要说真的没有法门,突然,大堂那边传来白芷寒有些慌乱的声音:“老爷!老爷你在哪里?”

这声音有意压低,又忍不住的慌乱,而又不得不加高,左少阳知道她肯定发现自己不见了,这黑森森的衙门里不(禁)担心,忙答应道:“芷儿,我在这边呢!”

便见得一个俏丽的身影出现在雨幕里,很快来到廊下,白芷寒手里撑着一把红油纸雨伞,俏生生站在廊外雨里,她是准备进来的,可是,一眼看见了只穿小衣的清媚子,便呆了一下,站住了不知所措地望着左少阳。

清媚子咯咯一笑:“哎!太师叔祖,你的俏丫头吃醋了哟。我可惹不起。我先躲了!”说着,拿起走廊栏杆上的道袍,遮在头顶,便要往雨里跑。

左少阳急声道:“喂!你还没说什么小秘密呢?”

“既然是秘密,自然是咱们两私下说,怎么能当着别人说呢?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教我道术捷径法门,我就告诉你,我给你保证,绝对是值得你交换的小秘密!”

说罢,清媚子已经闪身从白芷寒身边穿过,嘻嘻笑着跑进了雨里。

左少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讪讪笑了笑,白芷寒已经走到廊下,道:“老爷,咱们也回大堂去吧。”

白芷寒话语清脆悦耳,虽然没有清媚子那种加入了媚功的诱惑力,却听着好象寺庙里的梵音,格外的让人惬意。

“嗯,你怎么跑来找我了?”

“我……,”白芷寒有些不好意思,“我有点害怕,睡不着,所以……,所以想和你一起睡,却发现你不见了,我很担心,也不敢叫,就打了伞出来找你。”

她当初跟左少阳在随州曾经同床共枕很长时间,虽然没有越最后雷池,却已经做了情侣所能做的所有事情。所以现在害怕之时,又想躺在左少阳怀里。

左少阳搂住她的纤纤细腰,吻了吻她的红唇,有点凉凉的,好象雨水的感觉。把她搂进怀里,低声道:“对不起,清媚子说要跟我说什么事情,所以……”

白芷寒扬起头吻住了他的嘴,把他的话堵住了,用吻告诉他,不需要解释的。

左少阳卸了返虚吐纳功法,感受着白芷寒身体迷人的香味,方才被清媚子撩起而又被返虚吐纳功压制住的情(欲)蓬勃升腾起来,一把将白芷寒拦入怀里,放肆地尽情地着她的香舌的甘甜,魔爪从衣摆下探进去,揉弄着她鼓鼓的丰(乳)。白芷寒发出了低低的醉人的,微微侧着身,好让他的手伸展得更方便一些。

便在这时,左少阳忙碌的手突然停住了,耳边又传来刚才那轻轻的脚步声,比上次还要轻,轻得几不可闻,若不是左少阳刚才一直注意听这种声音,又是听过的很熟悉,便听不出来了。

那脚步声很细碎,有些急,好象快速往这边过来了。

左少阳猛地一扭头,望向那黑洞洞的长廊!

有个黑影!那黑影几乎是贴着墙壁的在靠近他们。距离他们也就十数步远!

白芷寒被左少阳突然停止的动作惊住了,顺着他的目光也往那望去,没发现什么异样,疑惑地问道:“怎么了?老爷。”

“好象有个人站在那里!”

“啊?!”白芷寒娇躯一哆嗦,情不自(禁)贴住了左少阳,双眸瞪圆了往走廊看,“在哪里呢?”

左少阳目不转睛盯着那里,可是,雨夜里的光线总是时常变化的,方才光线稍强,现在却又转弱了,那身影仿佛已经融入了那堵墙,又或者并没有出现过。

左少阳把手从白芷寒下摆下抽了出来,做好戒备,慢慢往哪里过去,白芷寒跟在他身后,也是紧张地瞧着,却什么也没发现。

左少阳越走越近,还是先前那整面的墙壁,还是什么都没有!先前看见的那个黑影,已经凭空消失了!

左少阳前后左右上下都看了一遍,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东西。更不要说人了。

白芷寒也跟着他的视线到处搜寻,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看见,可见左少阳如此郑重,也不敢多嘴,只是站在旁边帮着他瞧着她压根没发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