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04章 做不到

第504章 做不到

真凌子冷声道:“你这人也是当真奇怪,就算孩子疯了,就算你看过的大夫说他不能治,也不能活活送去什么供奉山神啊。那龙婆更是荒唐,把发疯的病患拿去供奉山神,她到底是巫婆还是阎罗王,怎么能如此草菅人命?”

扈财主两手乱摆,紧张得都站了起来:“可不能这么说!”面向东方,不停地打躬作揖:“龙婆,您老人家大量,别跟孩子家一般见识。孩子说话有口无心,您老人家千万别怪罪啊!”

真凌子想不到这扈财主竟然怕成这个样子,当真是哭笑不得:“行了,是我对他不敬,他冲我来好了!”

扈财主还是一个劲作揖打躬地赔罪道歉。

孙思邈皱了皱眉头,跟左少阳互换了一下眼神,都觉得这扈财主不是假装害怕,而是真心的恐惧,孙思邈对真凌子等人道:“入乡随俗,你们别乱说话!”

这下子,真凌子等人便不敢再说了。

左少阳道:“扈老爷,孩子发疯,送去山神庙,是龙婆的要求还是你们自愿的?”

“当然是我们自愿的,龙婆从来不强迫人送病人去山神庙的。她是个好心人,如果不是发疯的,而是别的什么毛病,比如有的人心肠狠,把一些痴呆儿还有残疾的病患送去敬奉山神,都被她老人家破口大骂撵了出来了。说供奉山神只是那些得罪了山神而被山神惩罚的人,才能送去供奉,算是给山神赔罪。山神才会原谅他和家人,要不然……”

“不然怎么样?”

“不然发疯的孩子的全家甚至左邻右舍都要患病跟着发疯,最后惨死的。”

对于左少阳来说,他是不相信的,但是,孙思邈等人却是修炼道术的,打内心深处便相信法术道术的。所以听罢有些狐疑了。

左少阳笑了笑:“这么说来,龙婆还是做了好事了。”

“那可不是嘛,以前大家都不相信,可是到后来,那些发疯的而又不送去山神庙的病人,全家都发疯了,一个个死得很惨,后来邻居也跟着发疯,不仅一家,连续出现了好几家都是这样。”

听他说的这么有鼻子有眼的,众人都面面相觑,究竟搞的什么鬼名堂呢?

左少阳也懒得去费这脑筋,问扈财主道:“你不是说以前都没有先例,把惹了山神发疯的病人送进山神庙再要出来的,那你现在去要,龙婆会答应吗?”

扈财主道:“我也是刚刚看见您了,这才想起这个法子来,也不知道管不管用,只不过,我现在就这么一个儿子了,但凡有点办法,总还是要尝试一下的。发了疯的病人送去山神庙,龙婆都不会拒绝,也从不主动要求别人把病人送去,所以我想着,送去之后,应该还可以再要回来吧。”

真凌子淡淡笑道:“你就不怕病患不供奉山神,祸及你们人家?要知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儿子死了还可以再生,但是,你自己要是死了,你们家香火可就真的一点戏都没有了!”

这句话说到了扈财主的心坎里了,扈财主之所以迟疑,便在于此,听了这话,顿时脸上变色,刚才他是没想好的,现在细细一想,又觉得自己太过唐突了。

左少阳不言语,在不明白事情真相之前,乱出主意容易坏事,如果对方求到自己,而自己又有能力帮忙,他才会出手。

扈财主低头思索半晌,终于抬起头来,道:“我去跟龙婆说一声。就说左大人您是他亲舅舅,想再看他一眼,然后大人您给他看看,如果面相还有得救,求你救他一命,我愿意以白银一百两相谢!”

一百两可不是小数目了,左少阳心念一动,道:“我也不要你一百两,我跟你去看,如果能救他,我自然会救,如果救得他的性命,希望你能帮我们开办一家药铺就行了。不置可否?”

扈财主一听这话,脸色大变,忙不迭摆手道:“不行,不行的,这个我做不到。”

清妙子奇道:“喂!你脑袋糊涂了吧?你刚才愿意出一百两银子请我太师叔祖救你宝贝儿子,现在我太师叔祖不要你一百两银子,只要你帮着找个店面开一家药铺,就你们这衢州,买一家大的店面只怕最多花不了三四十两银子吧?给你节省了一大半的钱,你还不乐意?”

“不不,我不是不乐意,我是……,这个,我……”扈财主急得直搓手,“要不,左大人,我再给您五十两,您开药铺的钱我帮你出了,您自己想办法,这药铺我当真无能为力。”

清妙子还待再说,左少阳已经挥手拦住了,他看出了扈财主是真的很为难,而他是不愿意强人所难的。便道:“算了,既然如此,就依扈老爷好了。咱们先去看那孩子,能不能救还说不上呢,现在就讨论这些做什么。走吧。——这山神庙在哪里?”

“在北城外的一个小山坡上,不太远,来得及。”

扈财主立即叫仆从准备几辆马车,众人分别上车,跟着扈财主出来,径直往城外走。

因为现在全国已经没有什么战乱了,而衢州在远离突厥边境的江南,虽然山林里偶尔还有盗匪,但都是单个的强盗,那种聚啸山林的大股强贼却没有出现过,所以相对还是很安全的,这城门也就不关闭了,供百姓自由出入。

他们出了城,走了一小会,便到了一座小山下,下了车,沿着盘山小路往山上走,不一会便到了小山顶。

这小山顶很是平坦,一个高墙比其他院落都要高得多,而且看上去更加结实,山门紧闭,门楣上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山神庙”。

扈财主叫仆从上前打门,过了好半天,才有一个壮实的大汉过来开门,而且只开了一条门缝,里面还有一根条链拴着两扇门的,好象现在的防盗门似的。

那大汉从门缝后面警惕地瞧着他们:“你们有什么事?”

扈财主赶紧上前,从怀里摸出一小锭碎银子递了上去,陪着笑脸道:“这位大哥,是这样的,我的儿子前些天得了疯病,送到山神庙来了,他的舅舅知道了,从外乡赶来,特意想见见孩子,您看行吗?”

大汉并不接那碎银子,只是把左少阳他们一个个挨着扫视了一遍,冷声道:“等着!”

说罢,咣当一声,把山门又关上了,接着听到里面花朗朗好象上门闩的声音,脚步声急促地远去了。

真凌子有些好笑:“搞什么啊,不就一个山神庙嘛,怎么搞得跟皇宫似的戒备森严!”

守通子道:“这是应该的,这个山神庙不比其他的庙宇,里面住的都是得罪了山神而发疯的病人,疯癫病患是很危险的,弄不好是要伤人的,谨慎一点有好处。”

等了片刻,山神庙吱呀一声又打开了,那大汉探出头来,说道:“龙婆说了,是否愿意送来是你们的事情,但是,送到山神庙之后,便是进奉给山神的了。这一点在你们送孩子来之前就已经给你们说清楚了的,现在又来要回去,山神会发怒的,山神一旦发怒,不禁会祸害你们全家,更会祸害整个衢州百姓,你当得起,全城百姓可当不起!”

扈财主脸上又红又白的很是难堪,连连作揖道:“不不,不是要回去,而是让他舅舅看一眼,就看一眼。”

“那也不行。龙婆说了,所有进献给山神的人,全部都已经供奉给了山神,便已经是山神的人了,别说是你们,就连龙婆她老人家,也是不能见的了。”

真凌子厉声道:“只是见一面,有什么呢?我们是他的亲人,已经把孩子献给山神了,还用担心什么?若连见一面都不准,岂不是太不讲道理了?”

那大汉一脸横肉,本来比真凌子还高一头,可是,被真凌子这一声怒喝,也敢如何,只是嘟哝了一句:“这都是龙婆她老人家交代的,我也没办法。”

左少阳上前道:“那,我们能否见见龙婆她老人家?”

那大汉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阳:“你是外乡人吧?”

“没错,”

“很抱歉,龙婆从来不见外乡人。”

左少阳心想,这龙婆还当真搞怪,为何不见外乡人?还待要问,那大汉又补充了一句:“龙婆说了,外乡人只能给衢州带来灾难,不会有什么好,所以,奉劝几位几句,还是尽早离开,你们在衢州是捞不到什么好处的。”

“你说什么?”真凌子厉声道,上前一步,凌厉的眼神盯着那大汉,“我们外乡人怎么给你们带来灾难了?我太师祖和太师叔祖不远千里从京城来到你们这里,为了开办送医送药的免费的医馆,给老百姓做好事,你反倒说我们给你们带来灾难,你许说个明白才行!”

那大汉一缩头,退回了大门里,咣当一声又把大门关上了。

真凌子便要上前拍门,扈财主急忙拦住,苦着脸陪着笑道:“左大人,诸位道长。请息怒,龙婆既然不让见,这件事便只有算了。已经很麻烦诸位了,谢谢,多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