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05章 树挪死人挪活

第505章 树挪死人挪活

真凌子愣了一下:“你就这么算了?我可告诉你,我太师祖和太师叔祖可都是举国有名的大神医,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便是知道两位的能耐,所以才请来替小儿治病的。【】只是,刚才龙婆已经说了,不能接回去也不能见面,龙婆的话是绝对不能不听的,否则,我一家人遭到横祸还不说,连累了全城人跟着我遭难,那我可心里过意不去的。”

左少阳道:“算了,既然如此,咱们回去吧,天已经黑了,山路不好走。”

说罢,一行人沿着蜿蜒的小路慢慢往下走,回到山脚,上车返回了城里。

进了城,扈财主陪笑问左少阳道:“左大人,你们到哪里去?我让马车送你们。”

左少阳笑了笑:“本来是想让你帮忙找商铺或者住处的,只是,你们家现在有事,无暇照顾我们的……”

扈财主麻烦他们空跑了一趟,加上先前不给他们帮忙找商铺,已经很是不安,听了这话,更是不好意思,忙道:“别的我实在是帮不上忙,不过这暂时的住处到还是没问题的,如果几位道长不嫌鄙人家里有白事,愿意住在寒舍,便到我家暂住吧。”

一听这话,众人都很高兴,清凌子笑道:“我们修道之人还忌讳什么白事啊,住你们家总比住那阴森冷清的衙门大堂的好啊。”

其他人也都笑着点头。

左少阳道:“是啊,很是不巧,这些天城里的客栈上房都住满了,衙门司兵已经帮我们打听着的留了话了,一旦空出上房,便立即给我们留着。所以,我们在你家也不会叨扰太久的。而且,我们也会按上房的价给你付钱的。”

“不不,不用的!”扈财主连连陪笑道。“左大人和诸位道长光临寒舍,已经让寒舍蓬荜生辉了,如何还能要钱呢。”

他们先到了衙门取行李,司兵听说之后,也很高兴,对扈财主连声感谢,亲自把左少阳他们送到了扈财主家里。

扈财主把他们安排在了后花园单独的一栋小院里。从这里可以有后门直接通到外面的街道,这样他们出入就可以不用经过前面的做丧事的凉棚了。

在这里可就比在客栈的上房都舒服了,独家独院还有花园凉亭,又没人来惊扰,还有单独的院门出去。

衢州这边的雨水比较充足,晚上,又淅淅沥沥下起雨来。

左少阳住的是正房套间,外面的小间给贴身侍女白芷寒住,他住里面。

左少阳躺在**,听着窗外沙沙的雨声,久久不能入眠,来到衢州之后连续遇到古怪的事情,昨曰的古怪还没有解开,今曰他们又遇到了更古怪的事情,知道了这里有一个山神庙,把生病发疯的病患送到山神庙里供奉山神,送进山神庙之前虽说是自愿的,可是如果不自愿,便会祸害全家甚至左邻右舍,而病患一旦送进了山神庙,又不能见面更不能返回要回来了。这位扈财主也是个怪人,愿意留下众人住家里,却不愿意帮忙找商铺。包括那个司兵也是这样。居然连城里的富商都不认识。

他脑袋里盘算思索着,便在这时,他又听见了昨夜的那脚步声,非常轻,细碎的,好象猫儿走在碎石上的感觉。那声音便在头顶方向,速度很快地朝自己这边过来了!

左少阳猛地一骨碌爬了起来,撩开床的帐幔,往声音响处望去,屋里漆黑一片,这里不比昨夜的长廊,外面是空旷的院子,所以虽然下着雨,但光线还是比较好的,能看见一些剪影。而在家里面,屋子里,门窗都紧闭的,灯也吹灭了,自然是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左少阳却敏锐地感觉到了距离自己床头只有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

这人长的什么样,穿的什么衣服,甚至身材高矮,他都一无所知,但是,他能肯定,哪里站着的,绝对是一个人!

“谁?”左少阳叫道,“谁站在那里?芷儿,是你吗?”

那黑影一动不动的。

便在这时,外间传来白芷寒的声音:“老爷,你叫我吗?”

说着,门帘一挑,一束明亮的光照了进来,屋里顿时一亮。

左少阳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影所在,光线照亮屋子的时候,那黑影却不见了,又或者说,那道黑影,跟着一屋子的黑暗一起消失了!瞬间,便消失了。

光亮来自于白芷寒手里的灯笼,她睡在外间,为了夜里左少阳起夜方便,在床尾放有一盏气死风灯,而且用灯罩整个罩了起来,这样,就不会有光线漏出灯罩外,所以不会影响左少阳在屋里睡觉。

听到左少阳在屋里说话之后,白芷寒立即醒了,听左少阳的声音很紧张,白芷寒便顾不上披衣,穿着小衣一把扯掉灯罩,抓起灯笼撩开门帘便冲了进去。只见左少阳站在床边,一脸惊恐盯着床头方向,白芷寒感到后脊梁一阵寒意,快步走了过去,也往床头方向张望,却什么都没发现。

白芷寒疑惑地问道:“老爷,怎么了?”

“我听到有脚步声,跟昨天晚上我听到的一样!”

白芷寒吓得一哆嗦,手里灯笼晃了晃,赶紧靠近了左少阳:“在,在哪里?”

“就在床头这边,可是,我问是谁之后,你的灯一进来,却又没有人影,当真奇怪了。”

“没有人影还是跑了?”

“不是跑了,是没有人影,好象本来就没有人影在哪里一样,可是,我真的明确地感觉到那站着一个人,就好像现在你站在我旁边一样,看不真切,甚至看不清剪影,但有个人我能肯定!”

左少阳慢慢走了过去,在床头四下张望,连头顶都细细看了,可是,什么异样都没有。

白芷寒提着灯笼跟在他身后,紧张地四处张望着。

两人把屋子整个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左少阳道:“这人应该不想为难我,要不然,以他的速度,行刺我那是小菜一碟。算了,睡吧!”

白芷寒诺诺道:“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敢回去睡觉了,要不,我还是和你一起睡吧。”

“好啊!”左少阳喜道,除了那次单独在随州两人住一起之外,别的时候,白芷寒是不肯跟左少阳睡一张床的,说只有妻妾才有这夫妻,自己还不是,不能这样做。左少阳说了也没用。现在想不到她竟然主动提出来的,左少阳自然喜出望外。不过也说明这神秘的事件让白芷寒吓得够呛,连规矩都不讲了。

两人回到床边,把灯笼放在桌上,反正两人都穿的是贴身小衣,不用再脱了,躺下便可以睡了。古代女人只能睡里侧,所以白芷寒先爬上了床,靠里睡着。

左少阳放下帐幔,朝里躺下,从后面搂住了她的腰,伸手从她的小衣摸进去,抓住了她圆润的**,轻轻揉捏着。

白芷寒抓住了他的手,低声道:“别!”

“为什么?”左少阳道。

“你不想听那脚步声了?说不定还回来!你要乱动,听到响动,他或许便不来了!”

“嗯,有道理。”左少阳抓住她的**的手停住了。侧耳听着四周的响动。

可是,那人影仿佛已经凭空消失了,那脚步声再也没有出现过,左少阳等着等着,瞌睡虫便上来了,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

五更天,左少阳便醒过来了,除非头一天太累或者喝醉了,否则,他一般都能在五更天醒过来,这时候要开始练功。

白芷寒这一次没有提前起来,而是跟一只乖乖的小猫咪一样蜷缩在他怀里,甚至,他的手还握着她的**。

左少阳侧耳听了听,四周静悄悄的,他轻轻撤回手,把帐幔撩起来,盘膝坐在床榻上,开始修炼返虚吐纳术。

这种功法是一种调息的内功,所以坐在**就能练。

他现在的功法已经初窥门径了,能很快入静,所以,片刻功夫,他便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地。

这次修炼持续了整整两个时辰,收功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而白芷寒已经悄悄地从旁边下了床,在给他准备洗簌了。

照例,这一天又在街上转悠,为了能买到开商铺的房子,左少阳甚至硬着头皮将价钱提高到了三倍!而且是京城商铺价格的三倍!可是,问遍了满城商户,却还是没有任何人愿意转让商铺。而去了衙门问了司兵,各个客栈的上房也是一间都没有腾出来,他们信不过,又自己去问,果然如此,所有的上房都住满了人。

守通子对左少阳道:“师叔祖,既然找不到商铺,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要不,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另外找一个州县开设药铺吧。反正咱们的赤脚医馆也不愁没地方开。”

左少阳点点头,对孙思邈道:“师兄,你觉得呢?”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都把价钱涨了三倍了,还没人肯卖,甚至客栈也没地方住,那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如换个地方。”

“既然如此,如果今天再找不到商铺,明曰一早,咱们就离开这里,到最近的一个州县去。树挪死,人挪活,挪个地方总是好的,这地方既然不欢迎咱们开医馆,咱们还是走了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