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11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第511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清媚子黯然道:“我明白了。对不起,太师叔祖,以后,我不会再烦你了……”

左少阳有些不好意思:“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好了,你可以告诉我那个小秘密了吗?如果我不教你法术你就不能说,那也无妨,我也不想强人所难的。”

“其实也没什么,这小秘密就是……”清媚子满是娇羞,声音几不可闻,“我还是,如果太师叔祖愿意教我捷径,我可以跟太师叔祖……,合体双修……”

双修术是道术**的精髓之一,道术认为高质量的双修,对男女双方都会功力大进的。

左少阳不知道清媚子的小秘密,竟然是这个,不禁面红耳赤,瞧了她一眼:“这个……,很感谢你的信任,不过,你最好还是跟你未来的夫君修炼这种道术为宜。因为,我不能教你功法,我是太师叔祖,也不适合跟你修炼这种法术的。”

清媚子黯然低下头,声音有些发颤:“我明白了,对不起……”

左少阳见她这样,有些不忍,走过去,轻轻扶住她的双肩,低声道:“你很用心,只要继续这样用心修炼,将来,你的法术一定会有很高成就的。”

清媚子抬眼望着他,美目中波光莹莹,突然抬手伸手搂住他的脖颈,紧紧抱住了他。

左少阳有些不知所措,推开她又怕她受委屈,搂住她更是不妥,感觉到怀里的清媚子娇柔似水,仿佛要把他花掉似的,鼻尖传来一阵阵浓烈的少女特有的体香,那种醉人的让人想到床的香味,身体某处立即有了强烈的反应。

左少阳心头一凛,知道清媚子在施展**狐媚法术了,立即也运起返虚吐纳功,顷刻之间,全身如同沐浴在清凉的泉水里,欲火全消。

清媚子本来已经感觉到了左少阳身体的强烈反应,心慌意乱而又期待地等待着,随即便又感觉左少阳恢复了平静,不禁一声暗叹。

这声叹息左少阳听见了,或者说是用心感受到了,正想如何宽慰她几句,便在这时,耳边又传来那熟悉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细碎快捷向他们靠拢过来!

这一次,左少阳没有回头,他在用心辨别着那脚步声,前几次因为恐惧,他没有对脚步声本身进行太细的感受,这一次,他用心去分辨,心中猛然一动,脚步声原来是自己熟悉的,莫非是……?

他心中闪电般浮起了一个念头,他要证明心中的想法。

于是,他一手搂紧了清媚子的小蛮腰,另一手,在她后背抚摸着,往下,落在了她结实翘挺的臀部上。

清媚子不知道幸福为何突然降临,她嘤咛,浑身抚媚功散发到了极处,娇躯顿时火热,贴着左少阳的身体扭动着,好象一条缠树的青藤,嘴里发出了醉人之极的低低的,牛奶一般嫩滑的脸蛋贴着左少阳的脸颊厮磨着,潮湿红润的一点朱唇在黑暗中寻找着左少阳的嘴。

左少阳只是注意听着身后那脚步声,那本来熟悉的脚步声,停在身后数步远的地方。耳边传来急促的呼吸。同样也是有些熟悉的。更让他心中明白了。

便在这时,清媚子那寻找他的嘴的红唇,乘着他分神这一刻,吻住了他的嘴!雀舌拨弄着,钻进了他的嘴里,与他的舌头胜利会师!

左少阳硬着头皮没有推开她,任由她亲吻着。而自己的的手,却也慢慢向她高耸的**摸去。

“够了!”身后传来一声短促愤怒的低声断喝,“左少阳!你无耻!”

清媚子吓得一哆嗦,赶紧缩身退出左少阳的怀抱。

左少阳转过身去,便看见一个黑衣人站在面前,目光炯炯,高高的胸脯因为愤怒而不停地起伏着。

左少阳笑道:“萧姐姐,果然是你!”

这黑衣人,正是飞贼萧芸飞!

清媚子听左少阳与这人认识,而且是女人,顿时放心了,上前一步,搂着左少阳的手:“太师叔祖,她是谁啊?”

“她是……”

“放开他!”萧芸飞又是一声怒喝,一掌劈向清媚子!

看见萧芸飞目光中闪现一股凌厉之气,左少阳便已经不妙,想也不想,猛地将清媚子往后一拉,晃身挡住,正好萧芸飞那一掌劈到,砰地一声正中左少阳左胸!

左少阳闷哼一声,连同清媚子一起往后摔倒在阁楼上。

萧芸飞盛怒之下出掌,想不到左少阳竟然替那道姑挡这一掌,又惊又怒又是担心,抢步上前蹲下:“少阳,你怎么样了?”

左少阳感觉得到,这一掌虽然凌厉,但是却显然是留了劲道的,与其说是劈了一掌,还不如说是推了一掌,身体并没有受伤,只是气息为之一窘,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他担心萧芸飞继续进击清媚子,急忙翻身护在她身上。

萧芸飞黯然道:“少阳,你……,你真的喜欢她?宁愿舍身护她?”

左少阳胸中气息翻涌,没法回答,清媚子却是又惊又喜,一翻身扑在左少阳身上,对萧芸飞道:“你,你别伤害我太师叔祖!求你了!”

萧芸飞慢慢站了起来:“好!少阳,你真好!”猛地扭头就走。

“芸飞……!等等……!”

如果左少阳叫萧姐姐,或者萧姑娘,萧芸飞断然不会停留,没想到,他却直呼其名叫了一声亲昵的“芸飞”,萧芸飞立即站住了,但是,她没有回头。

左少阳见她负气要走,这一走只怕以后再难相见,心中一急,终于脱口叫出了这一句。

清媚子忙搀扶起左少阳,诺诺道:“太师叔祖,她,她是谁啊?”

“她是……,是我的恋人!”

啊?!

清媚子和萧芸飞几乎同时轻呼了一声,清媚子涨红着脸急忙放开左少阳的手,结结巴巴对萧芸飞道:“对……,对不起,太师叔祖娘!”

左少阳对这个称呼差点笑出声来,萧芸飞听她这么叫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怒气也消了一些。冷冷道:“左少阳,我只给你半盏茶的时间,解释这究竟怎么回事?”

左少阳已经调匀了呼吸,捂着胸口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搂住了他的小蛮腰。

两人在华山之上有了一次身体的紧密接触,那一次是为了从华山绝壁上下来,萧芸飞抱着他,这一次,却是左少阳主动抱着她。这让萧芸飞娇躯一紧,扭了一下,想挣脱,但是这一扭显然不是真心的,只是赌气,自然挣不脱。

左少阳低声道:“先前在衢州衙门和扈老爷家中,我也听到你的脚步声,但是我过去,你就消失了,没办法,我估计你是吃醋了,所以才用这个法子诱你出来见面,她只是我师兄孙思邈的曾徒孙,别的没什么,刚才我们只是演戏。”

这句话,让身后的清媚子顿时明白了,刚才左少阳并不是对自己动情,而是利用了自己把他的恋人骗出来。不禁心中一黯,不过这也是很好的摆脱尴尬的借口,急忙笑着过来,对萧芸飞福礼道:“是啊,太师叔祖娘,刚才只是想让你出来,太师叔祖才这样做的,不是真的,嘻嘻,太师叔祖娘,您要生气,就打我好了,是我不好,装得太像了,让您生气了,真对不起。”

毕竟有数步之遥,而且又是黑夜,萧芸飞只看见他们的大致动作,但是是否真的吻到了摸到了却没有看清,而且,她爱煞了左少阳,潜意识里自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她立即相信了左少阳和清媚子的解释,淡淡对清媚子道:“好,我接受你的道歉,我跟你太师叔祖有话要说,你走吧!”

“是!”

清媚子转身要走。

左少阳说了声:“清媚子,谢谢你!不好意思。”

清媚子转过头来,莞尔一笑,然后低头快步下楼走了。

萧芸飞转身过来,正要说话,却被左少阳一把揽入怀里,用嘴堵住了她的娇唇。

萧芸飞扭了几扭,便不动了,仍有他在身上大肆轻薄,娇躯渐渐变得火热,在他魔爪袭胸时,她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

良久之后,左少阳扶着萧芸飞坐在钟楼的靠栏长条椅子上,萧芸飞依偎在他怀里,闭着眼回味着刚才的炽热柔情。

左少阳搂着她,低声问:“你一直跟我到衢州?为什么不路上出来相见?”

“我为什么要见你!”说起这件事,萧芸飞又来气了,挣脱他的搂抱,哼了一声,道:“你带着你的俏丫头,还带了两个俏道姑。我出来,岂不是坏了你的好事?”

左少阳扑哧笑了:“你可真是胡搅蛮缠,她们两个是暗中跟随我们到了衢州,我可没有带她们来!”

“我不管!反正她们两个对你不怀好意,特别是这个清媚子,还想跟你双修,气得我真想一剑杀了她!”

“人家那是修炼法术的一种,不是因为喜欢我。”

“我不准你跟她修炼这种法术!”

“你就算准,我也不会啊。你暗中不是偷听到了吗?我没答应嘛。”

“我要是不及时出来,谁知道你会做什么事情?——对了,你真听出我的脚步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