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12章 相聚在深山

第512章 相聚在深山

左少阳道:……是啊,要不然我怎么会发现你在旁边呢。,对了,你靠近我,是不是看见我跟清媚子在一起,吃醋了,想过来分开我们?”,“是啊,怎么了,我就是吃醋了!”,萧芸飞已经听左少阳说过什么叫吃醋”用这个词也很顺溜。

左少阳道:“不对了,我只有第一次和这一次才跟清媚子在一起,第二次是和芷儿,我要娶芷儿你也是知道的”没理由吃醋,而第三次是在扈老爷家里,我一个人睡在**,芷儿睡外间,更吃不着醋饿”

“第一次我被你发现之后”急忙远遁了,后来又悄悄回来,我不知道那道姑清媚子已经走了,是白芷寒跟你在一起,靠近了才知道,又被你发现了,第三次在扈老爷家”我……”,”萧芸飞抬头看了他一眼,娇羞无限,低下头道:“我想你了,所以想过来和你说说话,你却一惊一乍的,把你那俏丫头都惊醒了,我只好退走。”

左少阳轻轻在她滑嫩的脸颊上一吻:“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我还以为是鬼呢,其实早该知道,怎么会有走路那么好听的鬼呢。”

“哼!”,萧芸飞欣喜地白了他一眼,“当真奇怪,我以前跟踪你,也是离得那么近,有时候甚至就在你头顶上,你也从来没有察觉过,这一次,我怎么一靠近,你立即就警觉了?”,“不知道啊。”

“还有,你没学过武功,怎么刚才会察觉我要出掌打那俊俏小道姑?”

“嘿嘿,我看见了你眼中的煞气一闪,所以知道你要动手。”,“天那么黑,我都看不清你的目光,你怎么能看清我的眼神?”

左少阳一愣:“是啊,我怎么看见的?”

萧芸飞沉吟片刻道:“我明白了,肯定是你学了孙思邈那老道的功法让你耳聪目明,才听见了我的脚步,也看见了我的眼神。”

左少阳频频点头:“没错,我也觉得,我修炼这种功法之后,的确精神比以前好多了,而且晚上能看得很清楚看得很远,很细微的声音我也能辩察出来。”

“这套功法真好不过,你不用担心你刚才跟那美貌小道姑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知道这功法只有你们一派的传人才能学,所以虽然我眼谗,也不会勉为其难让你教我的。”

“谢谢。不好意思。”

萧芸飞转身过来望着他,眼睛亮闪闪的:“这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谢谢?”

左少阳用吻回答了她。

当两人深吻良久分开,萧芸飞含羞带嗔道:“你就知道欺负我!”,“回去就嫁给我,好不?”

一说到这个问题,萧芸飞顿时黯然了:“不行的,我以前就说过了我的身份不能让我嫁给你,不然,我不会让别人嫁给你的。”,“那,以后咱们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你不嫁给我,我想你了,怎么办?”

萧芸飞吻了他一下:“想我就在寺庙门口插根树枝我会来到你身边的。”

“那我就一直插着树枝。”

萧芸飞听他如此眷念自己”心中欢喜,搂着他的脖颈,眼珠一转,道:“要不你找个时间进山修炼吧?你们道士不是要时常进山修炼的吗?你别带你的俏丫头”也不要带别人,我不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吗?”

左少阳喜道:“真是一个好办法正好这衢州附近都是原始森林,完全可以用来修炼!我师兄孙思邈教我这道功法时曾要求我每年至少要抽出一个月来隐居修炼。”

萧芸飞喜得在他怀里直蹦:“太好了!那咱们说定了!”

“好!不过,我要先给山神庙里的尸注病患治病,等有了起色之后,我再提出进山修炼。行吗?”

“行!”,“那你晚上能来陪我吗?我想抱着称睡!”,左少阳搂着她柔声道。

萧芸飞坚定地摇头道:“不!我们最多只能这样,你一定不能和我行夫妻之礼,如果你还想我活着的话!”

左少阳吓了一跳:“这样严重?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不肯跟我说。

萧芸飞亲了亲他的嘴:“对不起,少阳”我只能告诉你,我的身份不能让我跟你有夫妻之实的,我们这样已经很不妥了,这是我一直跟着你却不愿意出来和你相见的原因,我怕的就是我们忍耐不住,做错了事,那时候后悔就晚了。”

左少阳见她说得郑重,搂紧她,低声道:“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让你这么痛苦。不过你放心”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决不会拿这样严重的事情开玩笑的。我们能这样,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萧云飞心中感激,搂住他,深吻。

第二天,左少阳依旧给病患们治病,清媚子依旧微笑地跟在他身边,只是那种笑,注意观察的话”便能发现一种淡淡的忧微在给山神庙里所有病患们都诊治过之后”左少阳按照各自的情况拟定了方剂,他尽可能选择唐朝有的药材,但是,仍然不能避免其中一部分病患的药只能使用后代的药。比如紫河车。好在,这里的病患都以为他是山神的使者,他给的药物也从来不敢询问是什么药,只是老老实实端着就喝。这省了很多麻烦。

而收集紫河车的事情,有了龙婆这个特殊人物帮忙之后,事情突然变得简单起来了,龙婆发出的号令,从来没有人敢拒绝的,那些信徒们不问到底要产妇的胎衣做什么用,只要是龙婆要的东西,自然是双手奉送的了。

所以,很快,从整个衢州各地收集到的紫河车都送到了山神庙”左严阳炮制成了药材。而且,他告诉敖大夫,这种药材是治疗尸注的必不可少的药物,希望以后能长期收集提供。敖大夫自然满口答应。

本来,他们是要离开衢州到其他州县开办医馆的,但是现在有了观摩治疗尸注这样重要疾病的的机会,任何一个学医之人都不会放过的千载难逢的良机,即使他们不可能知道左少阳治疗的方剂的详细内容”但是,就是目睹奇迹的发生这一点,便足以留住他们的脚步了。

所以,去别的州县开办医馆的事情便搁置了下来,山神庙的香火很旺,每天里香客络绎不绝。在左少阳给山神庙的尸注病患治病期间”守通子他们便在山神庙开了一家临时医馆,给前来上香的病患治疗疾病,其中穷苦人家则免费治疗。

一个月后,病患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左少阳在病区里又进行了隔离,以免相互之间交叉传染,所以病人恢复很快。但是,尸注病就算已经好了,也要再持续用药一段时间治疗。所以,病情好转的病患,依旧留在隔离区治疗。

见证了这段历史之后,所有的人的〖兴〗奋也过去了,这是秘技,也没人提出让左少阳传授。再呆下去,便只有观看一次又一次的病情好转了。

治疗这种慢性病的方剂,也是很长时间才做一次随证调整的,所以,左少阳日复一日的拣药,都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也不需要调整。左少阳惦记着进山修炼,跟萧芸飞在一起的事”这段时间,萧芸飞只能在半夜里抽空来见他,跟他温存一会”然后便飘然而去。

这种温存只是片刻的,默默的,有克制的。很不尽兴。更让左少阳想着早日进山修炼。

山神庙的病患们的病情一个接着一个开始好转了,当然,几个病情已经危重的病患,没能撑过去,相继死去了,而大部分病患,在左少阳的治疗之下有了明显好转。其中包括扈财主的小儿子,和那个中年夫妇的老父亲。

直到两位亲人回到了他们中间,扈财主和那对中年夫妇也不曾知道其中的原委,因为龙婆告诉他们的,是山神原谅了他们亲人的冒犯”由山神的使者左少阳给他们喂服一种涤荡心灵的药水。他们最终才得以重新回到人间。所以,他们感激左少阳的同时,最主要的,还是感激山神对亲人的原谅。

在绝大多数病人都陆续开始好转的时候,这一天,左少阳向孙思邈提出,自己要进山修炼一个月。

孙思邈本来就是一个不耐在一个地方呆很长时间的人,见这里山清水秀”自然也希望左少阳在这里修炼。同时提出由他带着守通子等人去附近的建州开设免费医馆。等医馆开好之后,再返回来接左少阳他们,那时候这里的尸注病患也应该治得差不多了,再一起进京。

白芷寒要留下来服侍左少阳”但是,按照修炼的要求,在山里静心修炼期间,是不能近女色的”所以,白芷寒便留在山神庙里等左少阳。为了给他做伴,清妙子和清媚子也主动要求留下。她们本来就不在此次来衢州建医馆的行列之中,所以也不影响。便把三人留在山神庙龙婆身边。

这药方是保密的,所以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友少阳把各个方剂告诉了白芷寒,让她负责负责拣药煎药。因为在山神庙开设药铺,常用药都有,左少阳进山修炼,拣药治疗的事情就交给了白芷寒了。她只需要照着左少阳教给他的方剂煎药就行了。当然,这个过程依然是秘密进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