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13章 深山隐居

第513章 深山隐居

刺史大人、敖大夫他们很感激左少阳所做的一切,本来要为他的进山修炼准备若干东西的,可是,孙思邈说了,修炼本来就是对道人身心的一种磨练,如果准备太充分,便失去了修炼的意义了。

于是,左少阳带了他的出诊箱,另外带了一些盐巴,刺史给他找最好的工匠订做了一把非常锋利的柴刀,还有一把弩和一壶箭。清妙子把贴身的一柄短剑给他防身,清媚子则给了他一把梳子和一面小铜镜,白芷寒为他准备了干粮包和换洗衣服包裹,还把一个针线包放在了他包裹里。

背上出诊箱,带着衣服和干粮包裹,把短剑插在靴筒里,提着柴刀,拿着弩箭,约好一个月回来之后,左少阳进山了。

————————————————这座山名叫“见仙山”,传说曾经有不少樵夫猎户在山上见到过仙人,山势高耸入云,云雾飘渺,整个山脉蔓延上千里,他去的,是山的主峰。

这是一片原始森林,没有道路的森林。在森林里,几乎是看不见太阳的,只有曼曼的藤条缠绕着参天的大树。在原始森林里行走并不太费力,因为在看不见阳光的地方,便只有厚厚的枯黄的陈年落叶,树木稍微稀疏一点的地方,各种杂草却是疯长的。他还是很容易能找到方向的。

他与众人辞别之后,开始往密林深处里进发。

在估计已经远离送别的人之后,他踩着厚厚的落叶,开始喊萧芸飞的名字。

萧芸飞如同《一千零一夜》里的阿拉丁神灯里的神仆,应声而出,俏生生站在了他面前不远处。

左少阳放下药箱,扔掉手里的柴刀等东西,冲过去,抱住了萧芸飞。

密林里厚厚的落叶稀里哗啦响着,成了他们温暖的床,他们在地上翻滚着拥吻,热烈地做想做的一切,直到克制不住到了雷池边缘,这才运功止住心中炽热的欲念。

萧芸飞搂着他,目光热烈如火:“真好,这一个月,便只有咱们两人了!在这密林中,便是我们的家。”

左少阳亲昵地拧了拧她的脸颊:“你愿意跟我在密林里修炼?”

“当然。不过,你们隐居修炼道术是不近女色的,所以……”

“有句话说得好:‘只慕鸳鸯不慕仙’,能跟你做一对快乐的鸳鸯,自由自在,还有什么道术能让我离开你呢?”

萧芸飞喜极,抱住他,翻身将他压在了自己身上。

一番浓情蜜意的亲热之后,两人这才收拾起身,拍掉身上的落叶枯枝,手拉着手,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密林深处进发。

一路上,他们看见不少野兽,都是些兔子之类的小型兽类,还有野鸡。不过,他们带有干粮,包括一包熟牛肉,还有一壶酒。近两天的食物是不用担心的。所以他们也没有打猎,饿了就吃干粮和熟牛肉。

傍晚,曰头渐渐落了下去,萧芸飞道:“我们得找个地方住下,太阳一落山,便什么都看不见了,得赶在这之前找好住处。你说,我们住哪里?”

左少阳笑道:“奇怪了,你这习惯了走江湖的飞贼,怎么问起我来了?”

“不,你是男人嘛,就要你定!”萧芸飞撒娇道。

“那……,住树上吧,可以防止猛兽。”

“好啊,住哪棵树?”

“找一棵最大的。”

“行,不过,咱们是睡树桠上呢,还是靠在树干上睡呢?”

“这个……,”左少阳从来没有在树上睡觉的经历,自然不知道,不过想想也对,大树可不比大床,不是想说睡树上就睡树上的,因为树枝是圆的,而且有角度,不好躺在上面的。

萧芸飞见他茫然的样子,不禁笑道:“你这傻瓜,你那俏丫头没跟你想好,在森林里该怎么睡觉吗?”

左少阳顿时醒悟,一拍脑门:“有的!侄儿说,他问了当地樵夫猎人,当地人用一种网状的吊床,他给我准备了一张。应该在我的包裹里。”

左少阳把衣服包裹抖开,里面找到了一个圆鼓鼓绳索编的圆球,一抖,展开了,果真是个网状的吊床!

萧芸飞撇撇嘴:“你这俏丫头,当真心细,什么都替你想好了。”

左少阳笑了笑,道:“这玩意怎么用,我可不知道。”

“给我吧,我帮你弄。”萧芸飞拿过吊床,飞索上了一棵参天大树,在几个树枝之间,把吊床捆好。然后用飞索扔下来,让左少阳抓紧,抖手将他连同行李拉了上去,把行李放在树桠上,左少阳翻身上了吊床,很舒坦,只是小了点,一个吊床只能睡一个人,左少阳问道:“那你呢?你睡哪里?”

萧芸飞道:“别忘了我是飞贼,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地方没睡过,我可没你那么娇气。我就在树桠上睡就行了。”

“那怎么行?你万一掉下去了怎么办?还是咱们睡一起吧,你也上吊床来。”

萧芸飞道:“你那俏丫头弄得这张床只能睡一个人,两个人怎么睡?”

“嘿嘿,自然是我抱着你了,就像先前在地上那样,大不了这一次翻过来。我在下面,你在上面。”

萧芸飞羞红脸了,轻啐了一口,噗嗤一声笑了:“跟你躺在一起,就别指望睡觉。还是老老实实就这样睡吧。”

说罢,萧芸飞选了一根比较平直的树枝,将自己的铺盖放在树枝上当枕头,仰面躺下。

左少阳看着她凸凹有致的娇躯,又想跟她亲热,便涎着脸让她上吊床来,可是,萧芸飞却始终不理睬他。这树枝挺高的,如果不留神从这么高地方摔下去,下面尽管都是枯叶,却也有受伤的可能。

太阳终于落山了,森林里立即黑了下来。

白天还静悄悄的森林,入夜之后,竟然很快便喧嚣起来,先是各种虫子的鸣叫,然后是各种夜行动物的折腾,猫头鹰的怪笑,狐狸之类的从树下走过的沙沙声,偶尔,还会听见远处传来老虎那威风凛凛的吼叫,震撼整个森林。这一刻,森林里所有的动物都会瞬间安静下来,但是,过不多久,又是各种声响慢慢热闹起来。

左少阳开始有些紧张,摸了摸小腿长筒靴里的短剑,心里才稍稍踏实一些。

他的这个细小的动作,却引得萧芸飞咯咯笑了起来:“你这么点胆子,怎么一个人在深山修炼呢?”

“不是有你吗?——你还没睡着啊?我以为你睡着了呢。嘿嘿”

“我睡觉从来都是睁着一只眼的,行走江湖,得时刻警惕才行。我必须跟你保持一些距离,要不然,会影响你的修炼的。”

“我修炼是假,跟你在一起才是真!”左少阳在吊**坐着说道。吊床随着他的翻动而摇摆起来,他急忙用手抓住了吊床两边。

萧芸飞道:“不行,不能这样,你师兄教你的这个法术非常好,对你将来有莫大的帮助,你必须用心修炼。所以,我们在一起是真,你修炼法术也是真。——睡吧!”

“好吧。”左少阳知道,萧芸飞姓格也很倔强的。千万别惹恼了她。

虽然森林里各种奇怪的声音听着吓人,但是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不过这吊床他还不太习惯,毕竟跟平板床不一样,所以他睡得并不踏实,夜里醒了好几回。

五更天,他便自然而然地醒过来了,在吊**盘膝调息修炼。

太阳升起的时候,修炼结束,然后他们继续出发了,他们找到了一条小河,河水清悠悠的。他们决定沿着小河行走,因为河流一般都是高山,而他们要去的,便是这见仙山的主峰。

这个推测果然奏效,他们沿着小河走了一天,果真来到了见仙山的主峰。

主峰脚下,竟然有一座小村子,村里的人见到他们非常的惊奇,但是很热情,他们当晚在村里借宿,村里人拿出了刚刚猎杀回来的野猪肉招待了他们,还有自己酿造的米酒。

第二天,他们谢过了热情好客的山村百姓,他们沿着主峰往上攀登,又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终于登上了主峰山顶。

山顶是一块巨大的岩石,他们俩登上了岩石,并肩坐下,望着山下绵延的山脉,郁郁葱葱的绿林。左少阳道:“这地方正是好,要是我们能就这样住在这里,多好啊。”

萧芸飞似笑非笑侧脸瞧着他:“你娘子怎么办?”

左少阳一怔,讪讪道:“我也就这么一说。”

“我也就这么一问。”

左少阳笑了笑,岔开了话题:“我们把房子修在哪里?”

“就这块岩石下面啊,这里可以挡风。”

“饮水怎么办?”

“下山去挑上来啊。挑水也是对你的锻练。”

“没有水桶啊。”

“到村里买啊。”

“好远的。”

“你每天修炼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便用来做这些事情啊,不然做什么?”

“还要跟你亲热!”左少阳说着,搂住了她。

萧芸飞挣脱开,正色道:“我不能影响你修炼,你师兄说,修炼时不能进女色的,所以我不能跟你住在一起。也不能天天见你。让你专心修炼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