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518章 黑船

第518章 黑船

左少阳笑了笑:“哪有那么多坏人?或许是杀鱼留下的血呢?

”在没有杀人证据之前,左少阳是不会把一件奇怪的事情与凶杀联系在一起的。

“不会的!”清妙子‘弄’不明白本来很‘精’明的太师叔祖,怎么这一刻笨了,“杀鱼的血应该是在船尾的厨房里,怎么可能到上房的船舱‘门’。呢?”

清媚子习惯于跟着左少阳的思路走,也想了想,道:“那说不定是船尾做好了鱼端到上房船舱来给宾客,沿路滴落的呢?”

“那更不对啊,那应该是从后舱厨房一直到上房沿路都应该有啊。另外,你什么时候见过鱼做成了菜,还往下滴血的?再说了,鱼的血能有多少,怎么能从船尾一直滴到上房?这一串血痕至少得一小碗血!”

“这倒是……”清媚子大眼睛扇了扇,望着左少阳。左少阳想了想,道:“如果是杀人越货,有几件事说不通,这艘船是装满了客人和货物之后,才一起出发的,我们是上午上的船,从上午到天黑我们睡觉之前,甲板上并在没有什么血痕,所以,这一串血痕应该是我们睡觉之后到清妙子出去看夜景之前的这段时间留下的。如果是这段时间船家杀人越货,我们就在旁边,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呢?”

清妙子嘟哝道:“高手杀人,根本不会有半点动静。”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如果船家是个高手,开这客船便是为了杀人越货,应该对所有客人都动手啊,怎么单单只杀隔壁的客人,我们还有其他人都不动呢?”

“这个……”清妙子有些觉得自己的说法难以自圆其说了,道:“或许他们人少”不敢一起动手,才挨个杀。”

“这种可能也未尝不会有,但是,他杀完了隔壁,应该继续杀我们才是,怎么风平‘浪’静的没动静了?难道杀集了休息一会?他能不动声‘色’潜入隔壁船舱,无声无息杀掉人,又知道把尸体抛入河中毁尸灭迹,说明他并不想暴‘露’自己杀人越货的事情,既然如此”又怎么会留下一串血痕不擦掉?他就不怕引人怀疑?”

清妙子也觉得自己的推测有些不对了,讪讪道:“太师叔祖,如果不是杀人越货,那又为何会有这串血迹?”

“我没有完全否定你的分析,只是,现在就断定是船家在杀人越货,有些太仓促了。至于是什么原因留下了这一串血痕,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才行。明天我们再看看隔壁船舱问问船家,或许便清楚了。一你很机警,这很好。晚上你们要留心,睡觉别太死了。什么事情有个防备总没错。”

清媚子诺诺道:“哦“”可是”要是真是坏人,我和师姐,只怕不是对手,能不能”““?”

一边说着,一边拿眼瞧着左少阳。左少阳笑了笑,道:“有什么话直说”不用吞吞吐吐的。”

“好的,那我可说了。”清媚子道,“今晚上,我们俩能不能跟你们一起住,太师叔祖道法高明至极”有你在身边,我们才踏实。”

清妙子也连连点头:“是啊,我们就跟白姐姐睡外间好了。不会打扰太师叔祖您休息的。”

“行了”看你们说得这么可怜巴巴的,这样好了”你们三个睡里面大‘床’,我一个人睡外间小‘床’给你们守‘门’。”

“不不!”三‘女’一起摇头摆手。左少阳却已经起身,走到外间,脱了靴子,倒头就睡。

三‘女’面面相觑,特别是清妙子和清媚子,更是不好意思,诺诺道:“那毗,那太谢谢太师叔祖了。”

接着,西西索索脱了衣裙上‘床’睡觉。左少阳是不会庸人自扰的,自然不会仅仅因为一串血迹就担心得睡不着,他很快便又进入了梦乡,三个‘女’子缩在被子里,却是谁也没有睡意,都竖着耳朵,美丽的凤目瞪得大大的望着天‘花’板。睡在最里面的清媚子还把短剑‘抽’了出来,放在里侧,用手攥着,脑海里想象着敌人从黑暗里侵袭的时候,自己的各种应对办法。

他们等了良久,没听到什么动静,终于,昏昏沉沉要睡了,便在这时,就听到隔壁有声音,声音有些杂‘乱’,可是,却听不出到底是什么。接着,‘门’外甲板上也传来了声音,咚咚的,应该是脚步声!

三‘女’几乎同时坐了起来,黑夜里紧张地相互瞧着。片刻,又迅速下了‘床’,蹑手蹑脚来到外间,清妙子轻轻摇晃左少阳的胳膊,低低的声音道:“太师叔祖!醒醒!有动静!”左少阳‘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嘟哝道:“怎么了?”

“隔壁房间有动静!”左少阳一骨碌爬了起来,也侧耳听了听,房间里的动静没了,只剩下甲板上的类似脚步声的咚咚声。

房间里没有灯笼,刚才点的灯笼已经吹灭了,左少阳借着窗户透进的朦胧光亮,‘摸’索看来到‘门’边,轻轻拉开了一条‘门’缝,便看见一个黑漆漆的人影,正把什么东西往水里倒,便听的哗的一声,把东西倒进了河里。左少阳猛地把‘门’推开,叫了一声:“谁啊?”

那黑影并不答话,闪身进了屋里,接着,又咣当一声把‘门’关上了。左少阳走过去站在‘门’后,正要举手敲‘门’,突然又停住了。

跟在他身后的清妙子等人低声道:“怎么不敲‘门’?”左少阳摆摆手,作了个噤声动作,又作了个提灯笼的动作,白芷寒点点头,赶紧回到屋里点灯笼,很快,灯笼拿了出来,左少阳将灯笼提在手里,蹲下身仔细查看,底板上,赫然又是一串血痕!滴滴答答的,看着甚是让人惊恐。左少阳伸手指沾了沾,拿到灯下一瞧,暗红‘色’的,凑到鼻翼前一闻,又回头看了看这房间,一摆手,示意三个‘女’人跟自己走。

来到梯子前”下了梯子,转到后舱。

天黑之后,船便停下来休息,夜晚行船是很危险的,容易撞上暗礁。

停船下猫之后,所有的船员都到船舱睡觉了。左少阳来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谁啊?”

“是我,住在上房的船客,有件事我想跟船老大说一声。”

“等一下!”片刻,‘门’开了,一个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肥’大‘裤’管长‘裤’的‘花’白头发老汉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阳,拱手道:“客官有什么吩咐?”左少阳道:“我们住的客房旁边的客房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流了不少血。”说罢,将手伸过去,手指头上赫然是鲜红的鲜血,“我想麻烦你们出面问问,她们几个担心会不会是坏人。”

“坏人?”船老大瞧了一眼清妙子她们三个,三人有些尴尬,本来,她们是怀疑船老大一伙人才是杀人越货的坏人,想不到左少阳径直来找船老大”让他去看看隔壁房间是不走出了什么事,有没有坏人。这说明,左少阳心中根本没有认可推定这艘船是杀人越货的黑船。但是,他心中担心隔壁客房有什么事,所以才来找船老大让他瞧瞧。

船老大听了,眉头一皱”回头冲着大通铺上躺着的汉子们说道:“三子、六合、狗子,你们三个带上家伙,跟我去看看。”

三个壮实的小伙子答应了,起身下‘床’,他们也一样只穿了一条长‘裤’”这船上没有预备兵刃,他们只是各自拿了趁手的家伙,分别是菜刀、榔头、竹竿。

船老大接过一个小伙子递过来的一把柴刀”背在背后,领头上了梯子”来到左少阳他们隔壁船舱,问道:“是这一间吗?”

“是!咦?”左少阳说道,他突然发现甲板上的一串血痕不见了,不过甲板上湿漉漉的。

船老大疑‘惑’地瞧了左少阳一眼。清妙子在身后忙道:“刚才还有血呢!一大串!就在这,肯定是被他们冲刷掉了!”

船老大迟疑片刻,走到‘门’口,看了那三个小伙子一眼,三个船夫立即摆好架势,守住‘门’两边。船老大这才轻轻拍了拍‘门’:“有人吗?”

“干什么?”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

“我是船家,住在你们旁边的大爷,说看见你们这里有血滴,想问问有没有什么事情?”

“没事!你们走吧!”那‘女’人有些没好气又嘟哝了一句,“多管闲事!”

船老大耐着‘性’子又道:“客官,请您开开‘门’好吗?”

“开‘门’做什么?你们想干什么?”里面那‘女’人声音听着有些发慌。

这下连左少阳都觉得不对劲了,朝着船老大作了个继续的手势。

船老大右手握紧刀子,左手又砰砰拍着‘门’,提高了声音叫道:“客官,麻烦你开开……”

那颗“‘门’”字还没说出口,客房的‘门’猛地被拉开了,一个人从屋里钻了出来!

必须要用钻字才能准确描绘这一情景,因为这个人的确太高大了,按照现在的高度标准,应该有两米开外,身材壮实得像一块巨大的岩石,一对眼睛跟铜铃似的圆溜溜的瞪着,胳膊肘跟‘棒’槌似的,一把揪住了船老大的衣领:“你小子想做什么?我欠了你船钱?”

“不不!不是…………,好汉息怒“……”,这船老大显然没想到很出来这么个黑大个,宾客上船的时候是船东收钱的,他是船东雇佣的负责掌船的,所以对上来了些什么宾客并没有注意。也不知道这客房里原来住着这么个黑大个。

船老大慌了神,连声说不,忙不迭赔礼道歉。慌‘乱’中手中的柴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黑大个蒲扇一般的大手揪着船老大的衣领,冷眼把众人一扫,吓得那三个船夫急忙后退,手里拿着的家伙举起来也不是,放下也不先黑大个一把将船老大揪离了地面,炸雷一般的声音呵斥道:“你们这些人,带着家伙来,想打架老子?莫非你们这船,是他妈的一艘黑船吗?”

船老大被黑大个举在半空,跟婴儿似的动弹不得,吓坏了,连声求饶。左少阳在一旁拱手道:“这位大哥误会了,我们只是看见你船舱‘门’口有血痕,担心你有什么麻烦,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帮助的。”

“拿着刀子过来看要不要帮助?”黑大个冷眼瞧向左少阳,“你又是什么玩意儿?跟他们一伙的?”伸手去抓左少阳的衣领。

身后的清媚子一声清啸:“不许伤我太师叔祖!”手中短剑迎前而上,挡在左少阳‘胸’前,却不进攻,若是黑大个还想再抓,必然被剑所伤。

不料那黑大个并不缩手,一把抓住了清媚子的短剑的剑刃!

清媚子大惊,猛力回‘抽’短剑,可是那短剑竟然纹丝不动!

黑大个大笑,一声断喝:“撤手!”猛地往回一‘抽’,清媚子哪里还拿捏得住手中短剑,被这黑大个将短剑硬生生夺了过去。左少阳赞道:“好功夫!”

“你知道个鸟蛋的好!”黑大个叉开蒲扇大手又一把朝左少阳当‘胸’抓到。突然身子一震,便在这一瞬间,左少阳抓住他的胳膊,顺势一带,脚底使了一个绊子,黑大个哎哟一声,一跤摔倒,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一下,场中众人都惊呆了,想不到文质彬彬的左少狙,只一招便将这黑大个打倒起不来了!

只有黑大个知道缘由,他那一爪便要抓到左少阳‘胸’前时,突然感到胯部一麻,半个身子都不是自己的一般,身上无力,手自然也使不出力道,所以被左少阳一扯一带一拌,便摔了个嘴吭泥。摔在地上,身上屋子酸麻不能解,竟然起不来了。

却原来,左少阳在黑大个扑过来的一瞬间,‘射’出了金针,两人相距很近,准头大增,加上这段时间勤练不糠,一针中的,正中黑大个的胯部欢跳‘穴’,当即摔倒。左少阳见自己居然成功打到一个高出自己一大截的大汉,禁不住又惊又喜。

‘门’口铁塔一般的这黑大汉摔倒,鼻芷寒手里的灯笼光线便照进了屋里,只见屋里一个老‘妇’坐在‘床’边,瞧见儿子摔倒,慌慌张张冲了出来:“我的儿!你怎么了?、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打我的儿子?”!~!